化繁为简、大有可为:拿火 LAVA ME 3 智能吉他究竟能拿什么火?

iZotope RX 9 第一时间上手:Ambience Match 精准匹配变化环境声效

Soundiron 与 Native Instruments 合作的扩展音源套装上手试用

Steinberg 推出最新乐器合集 Absolute 5

复刻经典的成功者:Warm Audio WA-47 大震膜电子管麦克风评测


直播:陈伯豪(大头)──流行音乐混音

musiXboy 发布于 2011-06-13 ·

分享到微信

2 评论

北京现代音乐学院528剧场,第二届北京九棵树数字音乐节大师班。

你也可以在midifan的新浪围脖观看图文直播,同时我们将在2天后放出现场高清录像。由著名录音师陈伯豪(大头)带来流行音乐混音方面的讲座。


现场图文直播已经在6月13日晚上19:30开始。由于是现场边听边速记打字,难免有错误和不完全,请大家等待2天后观看现场全场视频

舞台上正在布置,陈伯豪(大头)的流行音乐混音讲座马上开始。据王磊院长说,今天是所有讲座场次里求票人数最多的,没错,全场已经坐满了,不愧是所有讲座里压轴儿的大戏哦。



大头已经上台:



王磊有约,开播:




大头说自己95年入行,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他的老师小K,专业是海洋,都不是音乐专业。当初从录音助理开始,2-3年才当上录音师。01年做完王力宏龙的传人专辑,完后决定来北京,一直到现在,今年是我来北京的第10个年头。

陈伯豪老师先介绍自己录音和混音方面的习惯。不要奢望自己从学校出来之后就是一个混音师,在混音之前你要达到很多录音的水准,跟客户的沟通能力,跟音乐的鉴别能力,都达到之后才能当得上混音师。

毕业之后如果你出去跟别人说自己要做混音师,是不会有人给你机会的,因为你没有作品可以证明I Can。台湾第一个学Pro Tools的是我,第一个用很多话筒去试歌手声音的人也是我。是不是越贵的话筒就是好话筒?不见得,要打破这个想法。每个话筒有自己的特性,针对A是OK的,针对B就太炸或太闷了。

我的录音生涯里让我最惊讶的,就是森海塞尔的MB422,我当时帮欧阳飞飞录音,就是用这个话筒录的,这个话筒才3000多人民币。我们要的是寻找好声音,可以用任何手段做,不一定最贵的就是最好的。每个人都有适合声音的话筒。

歌手如果经历了很多话筒之后,他就会知道适合哪个话筒,另外你的录音过程也会很顺利。

王磊:介绍一下不同话筒的特性。

陈伯豪:纽曼M149好的原因因为它频率的分布适合东方人,我录过老外,结果就是一个字:惨。因为它的动态范围没那么大,录一些power强的声音就会破。东方人不像老外,力量没那么足,所以M149比较适合东方人的人声。

U87我认为是最标准的麦克风,有人觉得它软、没力,但它记录声音是最标准的。我最近最常用的是brauner的话筒,优势可弥补M149低频比较软,brauner就很硬。希望大家多听听看不同的话筒,好了解不同话筒的频率分布。

话筒跟录音师的关系,就好像军人与枪的关系。

王磊:话放和话筒的关系?

陈伯豪:我要求的不是指标有多强,而是第一给我的直觉是什么。很多人都问我话筒重要还是话放重要,我觉得话筒比话放重要。因为不同话筒可以收到不同频率的声音。话放只能是放大信号,然后就是增加动态范围。但话筒是决定你录进来的声音的好坏。



录底鼓的话筒都是收低频很漂亮,如果我们用它录人声,结果人声会变得特别闷,现在你用全世界最牛逼的话放,也没法让它变亮,只能更闷。

大家会不会用模拟台重新过一遍声音?我不认为这样过一遍会变好。好比有一个老鼠屎,过了一遍放大之后,它还是老鼠屎。你的声音本来就不好,过了再牛逼的机器,还是不好的。我印证了15年,一直都是这样准,相信我说的。

王磊:你棚里的ADDA有什么特别的?

陈伯豪:我用的Apogee ADA8000,我认为只要在10000块人民币以上的ADDA,差别都不会太大。我知道这个ADDA很重要,但我知道,你混的不好的话,ADDA也不会帮到你。

王磊:你用什么软件呢现在?

陈伯豪:我现在还在用Pro Tools 5.2,我是老人,所以一直用老东西。不管用什么硬件或软件,混音的本质是最重要的。

王磊:用啥监听?

陈伯豪:我的教程第一就是说要修正你的监听环境。你有一个对的环境,才能得到准确的声音。如果你的监听环境高频很多,你的混音拿到别的地方听,你出来的东西就会变闷,因为你不敢加高频了。反之亦然。

我希望大家在监听上下足功夫,混音的东西出去基本就是成品或半成品了,我想只要经过我手的东西,尽量要做的最好。听2年前的东西,会感觉到做的很烂,没事,因为我2年前尽力了。要在当下,做到最好,这样才有进步的空间,知道哪里进步了。

我可以给大家看seesion,让大家看我混音的过程,但这你只是知道我是怎么做的。因为音乐是主观的,一点不客观。相信有一半的人说我婚的好,但也有一半的人说你混的就是鸡毛啊。因为每个人有自己的爱好,我只是按照自己的喜好将一个歌做到最好的状态。

有人问我在家只能用耳机怎么办?准备多几个耳机,另外多到录音棚里看,去体验什么叫对的声音,什么叫不对的声音。其实只要知道频率是否完整就可以了。录音也是一个道理。录音的时候家里的环境不好的话,用一些吸音和隔音的手段,尽量做到最好。比如拿一个常听的CD对比。

我代言了一个JBL的监听修正器MSC-1,还不错才2000多块,或多或少可以改变监听状况,大家可以试试,我不是做广告啊。。。



王磊:录音的监听响度和混音时候的响度如何?

录音监听响度取决于歌手,混音的时候我开始会将声音推到最大,耳膜能承受的最大程度。因为我要确定每个音色的频率缺什么,多了什么。一个好的作品,20Hz到20kHz都分布好频率,作品就是很好的。有人说为什么我混音出来的作品感觉很挤,就是中高频太多了。太脏的话,就是低频太多了。很炸的话,就是高频太多。

很多人追求混音是两件事:声音的响度、声音的宽度。他们追根接底取决于频率分布是否完整,如果完整的话,相信你的响度和宽度都会提高。有点抽象,但大家可以去试一下。

举一个科学的例子,放一首歌来示范。先把中频用EQ切掉很多,再放一遍,音量不变,听到差别很大,响度降下来了,因为你缺频率。这就是音乐响度发声变化的原因。

大家不要忘了,混音的基础就是把频率分布好,响度和宽度就好了。

王磊:素材拿到手有啥要求?比如音准和节奏?

陈伯豪:我觉得音准和节奏不是混音师该做的,而是录音师该做得。因为混音师要面对的是一个完整的歌,如果花时间去处理这些,很浪费时间,造成你今天的混音干不完。所以我认为这是录音师应该做的,除了你要录好音,还要对素材负责,应该是录音师的基本素养和职业道德。

拿到一个歌,我会先把推子归零,听听都有什么,哪里是出彩的地方,讲了什么定位是什么,产生了什么致命的缺点需要你去弥补的。小小声的播放好几遍,来回的听,刚开始就是这个步骤。

王磊:之后呢?

陈伯豪:之后我就开大声了,前面我说了。但之后会按照时间,慢慢递减声音。比如第9小时几乎很小声了。因为最开始我要知道每个乐器的频率分布,到小声的时候我听的就是它的层次。大声的时候你听不出层次,小声的时候你可以听到前后左右的顺序。最后再做automation的东西。

我送给大家两个字:平衡,balance。一个成功的混音要留意三个平衡:频率的平衡、声像的平衡、层次的平衡(什么在前,什么在后)。音量大的在前,音量小的在后。小音量+大混响会让你觉得很远,大音量没混响就感觉在你面前。



王磊:从什么乐器开始混起?

陈伯豪:不一定,有人喜欢贝司鼓开始,我不一定。比如抒情的流行音乐,钢琴吉他鼓等乐器,我就跟大家不一样,我先听哪个乐器是主角。钢琴弦乐是主角的话,我就从他们开始来。如果是摇滚的歌,主角是吉他,那我就从吉他来。舞曲我就从鼓和贝司开始。

你要看什么是重点,就要花最多的时间在重点上。如果钢琴是重点,你去花5小时修鼓,你花这么长时间在不是重点的地方,就没意义了,有点多此一举,除非你想做一个非常牛逼牛逼的歌。你要做的是把钢琴做漂亮,否则你别的做的再漂亮,也白搭,这样有点本末倒置了。要找寻混音的重点,看什么乐器是重点,就从什么乐器入手。

王磊:怎么控制混音最终的电平?

陈伯豪:你音量大并不取决于你最后挂了多少插件,而是你的频率是否饱满。我现在做到-3dB到-6dB之间的音量,为未来的master预留空间去做母带。

如果你把一个歌的动态都做到满了,如果我是母带处理师的话我会吐血,什么东西我都不能加,什么都不能动。你拿到国外给母带处理师的话,他会哭出来,还会加两倍的钱。如果你留出一些空间,我觉得是相对标准的波形,偶尔到0和-1dB还OK,如果长时间你都在0dB,那我觉得我如果是母带处理师的话,我会把混音师骂死。

我曾经在美国录音的时候,跟一个录音师聊过,2000年在明尼苏达州,baby face的录音师。为什么我们在PPM表看,跟美国差不多,但一听就差很多。老外就举例说,你告诉我中国人骂脏话怎么骂?我就说“草”,美国人怎么说?“f*ck”。听到频率不一样了吧?骂脏话都跟我们频率不一样,更有力。

王力宏最近都在美国做混音,你会发现他的人声的音量比例跟国内其它人比的话,都要弱。美国人把王力宏的人声当成一个乐器在做,因为他们知道王力宏的人声比不了老外,这样我就把他当作乐器做,否则别的乐器会被人声牵制住。如果我把人声藏在其它乐器里,就可以整体提升音量。

王磊:揭秘一下流行混音吧。。。

陈伯豪:请一位现场观众上来,因为要用他做一个例子。有两个效果器是大家总碰到的:EQ和动态。动态里又分四个兄弟姐妹。哥哥是限制器,弟弟是压缩器。姐姐是门限,妹妹是扩展器。



压缩和限制器之前有一个阙值,就是一个作用点。还有一个ratio压缩比,但限制器没有比例。还有attack时间和releases时间。什么叫限制器呢?一直压死你到一个高度:



其实大家都知道了,我就不细发了。。。

beatles的时代,吉他和鼓很多。有一个音色是当时没有的,也是现在用的最多的,就是失真吉他。失真吉他怎么来的?就是他们不小心把吉他的增益开太大了。就是说你能不能用自己不会的东西,来发现新的东西?

我就揭秘一下。把一个底鼓做怪。我就用一个压缩器,把压缩器的ratio开到无限大,100:1,就是限制器了。底鼓的中央部分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只听到attack敲击点的声音。在混音的时候,它的底鼓挺好听的,但如果遇到一个底鼓点不是很清楚的歌的话,就建议你们这么做。

之后把原始的声音和处理的声音和在一起,做完之后就可以感觉到,原始的音色叠加attack,这样就做到每个底鼓的鼓点就听的很清楚了。把所有乐器都打开的时候,有时候听不到底鼓,因为你的attack点听的不清楚。用这个方法,就可以修出attack点的底鼓的声音,就清楚了。

如果你发现attack不见了,你就必须想办法把他弄出来。如果你有一个军鼓也是听不到attack,我也可以这么做,单独用限制器做出一个attack很明显的军鼓的一轨,再叠加原始的加了混响的军鼓,结果就都出来了。你要懂得灵活的搭配。



陈伯豪称赞王磊Pro Tools 9里的插件很多,是富二代。。。厚厚

假设我要做老唱片要做跳针那种效果怎么办?也可以用扩展器玩一些花样得到。我们可以用现在的东西,恶搞一下,得到新的东西。需要大家自己去创新,去领会,这是学不来的。

王磊:做人声你有什么手法?

陈伯豪:看你人声是否可以融合到乐器里。我看有人用压缩并不是做的不好,而是太常规了,为了做而做,为了修而修。我有看到有人修压缩,只修0.5dB,那你不如不修,对你的混音没有太大帮助。比如EQ,你如果只动某个频段的0.1dB,不会起到太大作用,但很多混音师觉得我挂上他,我对这个轨,就有交代了,我修完了,完工。

我之前帮蔡依林混音,她的齿音比较弱,发不出来,像大舌头。你就要花心思把齿音给推出来,我花在这上面的时间最多,让她的感觉变对,这是我主要关心的事情。

王磊:有人把平衡和空间处理完后,要考虑表情的事情,这还是最近才做的。7、8年以前我很奇怪台湾的混音师花很大的时间做automation,到底是什么思路?

陈伯豪:其实现在的混音师不管国内国外,跟10、20年前只要把声音做好就完事了。以前是条状混音,顺着做就可以。现在是块状,每个段落,就是每个块,每一块都有一些特殊的东西,每个块都有自己不同的主题。比如A段开始的时候有Pad、钢琴之类的,到了最后只有钢琴了,那钢琴就是这块的主题。下面一块的主题有气质的歌可能是弦乐,没气质的是吉他。

现在的混音要求每个段都有自己不同的表情,好像看电影。你要凸显出每个块的主题,突出每个块主题的乐器。有人混完听完平淡,没什么不好,但就是平淡。好的混音师则会让你不同段有不同的情绪点,做出表情让你了解你要表达的东西。这样你才有起伏,才有阴阳顿挫。

开始问答环节。



问:Hiphop的混音?

陈伯豪:鼓点的部分你可以做补偿。某些频率可能需要做一些适合的改变。相同的频率的话会导致音量变大,一首歌里有各种频率在里面,很多人会遇到盲区,就是我solo一个声音特别牛,但和在一起就听不出好听。solo使劲修,到最后和一起又不行了。因为频率互相会有影响。

比如当吉他根音在第6弦,A段低音区把为比较多,声音很浑厚了。bass再出来就混了一塌糊涂了。如果bass也只是做根音,吉他同时也在走根音的话,我会减少吉他的根音,留给Bass。solo吉他可能很扁,但他们和在一起就很好了。用不到的频率,就要大胆的让出来,solo不好听没事。

问:工作中遇到难听的歌,怎么办?

陈伯豪:入行这么多年,什么歌都要听。我喜欢rock,但我必须听任何别的歌,民歌、京剧你都要听,这样才能刺激你的灵感。我只能说,我要努力把难听的歌作到最好,我要对自己和人民币负责。

问:混响在各个乐器上的运用?鼓组、弦乐?

陈伯豪:混响取决于你想要什么样的空间。一个很rock的歌,你摆了个教堂混响,就一团遭了,很混。所以取决于你对音乐的理解。鼓的部分我会用2-3个混响做。其实我害怕你们问这个问题,有人问底鼓我该怎么修,减多少频率。但歌个歌不一样,你不能按我这个歌的方法修。

混响也一样,比如plate和room、hall我就常用,但这个话题太大了。我只能说混响没那么难,只是一个感觉,把层次摆出来就可以了。至于怎么用,你有正常的用法,也有不正常的用法,后者才是你们需要靠经验去学的。

问:有时候声音的宽度做到了,但纵深感却没有了。要加混响的话又太藏了,要听的清楚的话怎么办?

做混音要有频率的避让,有时候两个乐器的频率就在同一个频率了,怎么办?

做减不做加这个问题,如果我要提升中频,就不能提升中频,反而要把其它频率砍掉?



陈伯豪:你是不知道主次。你应该多听音乐,要知道怎么听音乐。音乐听的越多,你就会越明白缩混。你要知道什么是主的,什么是副的。你要想主次都在同一个层次,那就很难,也会很乱。你要知道平衡,知道怎么做取舍,留下好的东西,隐藏不好的东西。

频率的加减,没有一个很严格的说法。做减法是为了避免最后越来越大声。但也不是说一定要做的模式,我可以告诉你正常的用法,但你当然也可以用不正常的用法,取决于你的习惯。

问:频率的平衡,是说从前奏,到A1、A2到最后一秒,就都要平衡?

陈伯豪:不可能,这样的话你的作品会丰满之极。比如人声你怎么可能从第一个字到最后一个字都丰满。我有说现在是块状混音,假设你有一个钢琴的音色,编的很漂亮。在A段OK,在B段跟别的音色比如电钢琴打到的话怎么办?我就不管了,不把钢琴当钢琴看,会做EQ的automation,砍它的低频。

混音是一个细活,考虑到很多方面,不是说一个音色从头到尾修一样的音色就好了。比如贝司,只有某几个音突然突出一下,但你不能没有这几个音,那怎么办?这几个音就要在EQ上动手脚,去掉这种突出感。所以说一个音色不是从头到尾都一个样的。

问:现在条件有限,缺少好的设备和监听环境,这样处理频率就麻烦了,有啥建议?

陈伯豪:如果你们有机会到学校的录音棚,或朋友的好的录音棚,可以在家里做完之后到这些棚做对比。因为你了解家里的监听状态,对比完之后你就知道是高频太多还是低频太多。微调多几次之后,即可改变自己家里的监听环境。

问:到底应该怎么听音乐?怎么训练?

陈伯豪:就是要多听音乐,值得下本钱去做的事情。我的方法是,在一张纸上把听的音乐有哪些乐器,出现在哪段,出现在左右哪里记下来,还有和弦方向等等。我做了很多的笔记,包括歌名、左右声道,每个乐器都在哪里,都记录下来。我积累出来的能量就很大了,变成你的记忆库,混音的时候你就会想起来。

问:对做编曲的有啥建议?

陈伯豪:编曲和混音是相辅相成的。一个好的混音肯定是一个好的编曲。编曲是混音里很重要的环节,我建议编曲的环节,除了多听音乐,还要多去考虑频率的分布问题。有些人编曲要鼓进来要吉他进来,但你想过没,如果你能垫一个pad,编曲会更丰富,因为你把频率和宽度铺满展开了。

我知道好的编曲老师,在频率方面考虑的都很完整。

问:模拟时代都追求干净的声音,现在数字时代反倒追求模拟的染色的,甚至大家都用summing box,你怎么看?你喜欢啥?

陈伯豪:这是人的误区。台湾的棚都有大型调音台,话放和EQ都很好,但你有的时候反而不想用它,而是用什么NEVE的GML的。我个人觉得没有所谓的对错好坏,你要做的是把歌完美的展现出来,你知道自己的目的。至于干净和脏是你个人的感觉,没有好跟坏,也没有最好。

问:预算不高的时候,编曲自己就去混音了,为了省钱。这导致很多学混音的人觉得市场变小不好做,你有什么看法?

陈伯豪:这是我们最关注的问题,很多人对混音的品质也不那么计较了。比如MP3的带动,还有网络音乐,有人觉得音乐是附属品,现在太多的消遣了,以前只有音乐是唯一的消遣。分散了你的注意力。

我相信有一个东西是不会变的,就是音乐人追求品质的感情。我相信这只是一个低迷的时期,可能1、3、5年,但我相信会好转。我也抱怨过这个问题,盗版和版税等问题,高层官员说,不是我们不想抓,现在连假钞都抓不完呢。。。

我希望大家也跟我一样,尽力把自己做的东西做的最好,真诚和执着的音乐人才会有光明的未来。

问:大舌头的问题,怎么做吐字不清的字?

陈伯豪:“说话”里的齿音,“sh”这个音就是齿音。混音里,关键字的地方,zcs,你用消齿音的插件往上顶,它就清晰了。

我会把人声拆成很多轨,挨个处理,再合并在一起。如果一句话某几个字太闷,我会把这几个字的低频做automation,拉下来,把高频往上修。保证你们听的时候有强烈的定位感,闷的字会往后退,亮的会往前,但我做完要让他们都在一个层次上,一样的感觉。

有些歌词里的字,没那么多齿音,会糊掉,我就会做处理,还原到平整的状态。这很复杂,我没法1、2小时说完。。。

再有问题可以到微博关注陈伯豪。

陈伯豪续签客座教授,续签5年!



王磊最后做会后感言,各种感谢。



活动全部圆满结束!大家明年见!明年有一个更大的创意,做流行音乐学院奖,联合其它专业院校,都是后期的奖,最佳编曲,最佳混音,最佳录音,就是没有最佳艺人,好!

第二届九棵树音乐节大师讲座所有的直播都结束了,感谢大家的关注!再见!

文章出处 http://www.midifan.com/

转载新闻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

共有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