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觉者大话编曲键盘:来自意大利的 KETRON SD9 测评

买?!深度对比评测新款 HomePod

高效率一站式母带后期工具的王者再攀新高:iZotope Ozone 10 小半年实用心得体会

2023.1《Midifan 月刊》电子杂志上线

用 Cubase / Nuendo 做杜比全景声音乐(2)与 DAPS 进行连接(使用 Music Panner)


格莱美奖混音师的最佳选择:amphion 监听音箱

官方新闻稿 发布于 2022-12-09 ·

分享到微信

漂亮的实力派。


如果当我混音时不在状态,为了尽快恢复到最佳状态,我会回去听听之前的作品,寻找情感和声音上的共鸣。

<Im That Girl>是碧昂丝新专辑的开场曲,我们的大部分时间花在录制她 Vocal 的那一天。我认为我们在录音时已经完成了90的混音,专辑中的几首曲目几乎都是这样。


关于Stuart White

Stuart White 描述的其实是是一种新的趋势。越来越多的混音师在谈论在工作时间过长,耳朵疲惫听感下降时,最初听觉感受的重要性。在使用各种各样的设备来打造声音之后,有时的确会发生声音不理想的状况。不要着急,要创造出心中理想的声音。

自2012年以来,Stuart 一直是 Beyonce的私人录音师和混音师,尤其是在她的最新专辑《Renaissance》的制作过程中,运用了很多天马行空的创作想法,有时候这比技术更重要。

在与Russell Elevado、Ann Mincieli 和 Tony Maserati 合作后,Stuart White在纽约的Quad Studios 从业生涯到达了顶级水平。他的合作艺人包括 Alicia Keys、Nicki Minaj、Sia、Jay-Z 、Nas、FKA Twigs、Megan Thee Stallion 和 Solange。他获得了两项格莱美奖,并获得了七项提名。Stuart White有一次出现在 Sound On Sound 是在2018年9月,谈论混音作品专辑《Everything Is Love》。在这四年以后,业界发生了很多大的变化。在整个混音文艺复兴时期,他在每首歌曲上都获得了制作荣誉。

 

White说

"我曾经非常在意工程界面,整理的井井有条,适当的编辑曲目名称和颜色等等。但是现在我只考虑工作的效率,虽然颜色编辑很有帮助,但我可以从波形中直接看出我正在处理的是底鼓还是人声。"

White经常出差,并且可以随意在Airbnb(国外民宿app)上随机挑选普通房间建立工作室。

"我的监听系统是 amphion Two18 与BassTwo 25 的组合系统和 ProAc 100s,还有Mac Mini 上运行的 Pro Tools HD Native 。该系统有所有可用的插件,我倾向于使用非常基础的插件,我喜欢保持高效简洁。我喜欢在 Airbnb 上寻找木质内饰的房子,因为木材的共鸣非常好,听起来很自然。"

"每当我布置一个房间用来工作,我会花很多时间来移动音箱以获得正确的声音,使低音听起来尽可能紧凑和相位一致。"

"我的工作室设置在一间卧室,我会把床垫靠在两边的墙上,以吸收最初的反射声。房间后面的壁橱就像低音陷阱。在楼下的客厅里,我有 ATC SCM25s(不带低音炮)、Genelec 8040s 和一个 Sonos 扬声器,以及一个 Dangerous Monitor ST 监听控制器。楼下的空间很大,有高高的拱形天花板,这让我更加了解现实中的声音。"

White录制 Beyoncé 时,使用 Telefunken ELA M 251 麦克风,通过 Avid HD I/O 录制。“我曾经非常在意录音时的室内声学,但多年来我发现大多数艺术家,在任何地方都能工作,有时工作的房间会有点回声,我会尽我所能的关掉任何嘈杂的电器,专注于设置我的音箱,这样我就有了很好的监听效果。


Beyonce新专辑《Renaissance》里有一首歌叫<Pure/Honey>,在录音时发现251 麦克风中的一个电子管坏了,很吵,很多噪音。起初我想:太糟糕了,我不得不使用降噪软件来处理它,希望它听起来仍然不错。”但随后我发现在这首歌的背景下这个声音有点酷,感觉很不错,我觉得这行得通。当出现问题时,我会尝试利用它来发挥自己的优势,让它听起来像是故意的。在这种情况下,我添加了压缩,这带来了房间的声音,我还添加了一些 McDSP FutzBox 增加饱和度,让它成为了效果的一部分。“当你听旧唱片时,到处都是各种缺陷,但我不介意。我觉得那太酷了。它留下了一点生涩的感觉,这可以使它很有趣,并升华歌曲的情感。那天晚上我在听一些老唱片,那是如此纯净,是如此美妙。如果当代的说唱或流行唱片标准去评价这样的处理方式,它会被认为是有缺陷的。

"当我录制人声时,我会对鼓和贝斯进行EQ、压缩、失真。我经常粗暴地处理,因为有时它们听起来很平。喇叭或琴弦会录制得很干净,然后我会使用 Soundtoys Decapitator,XLN Audio RC-20 Retro 在风格上处理它Color,McDSP FutzBox,结合压缩和EQ来调试混音,同时保持歌曲所带来的情感。我倾向于在录制人声时这样做,所以当我和歌手在同一个房间时,去感受,这一切都会融合在一起。"

White说,当他拿到新的材料时,他会更好地完成录音和混音。当对这首歌不熟悉时,他会竭尽所能的去制作,让均衡器和压缩器等插件参入。如果制作得不好,会马上去修改,或者再录一个新的,然后再把它整理好。录制的第一天就试图让它尽可能接近最终成品。


当我在编辑工程、添加声部、做人声和声叠加时,我会一直想,不要拖,现在就完成它,现在,就是现在。我会给自己施加压力,让作品立刻就接近成品,所以如果当客户说,“让我们今晚把它放出来听一听”,我可以不用太调整它就可以听。

试着在一天内完成尽可能多的工作的另一个明显优势是,可以马上从Beyonce那里得到反馈。

“她是一个真正的制作天才,而且她想法一直都非常正确。她可能会说,“这听起来很酷,但你能把它弄得更有脏脏的粗砺感吗?”然后我就会加上她最喜欢的一些饱和度或失真插件来尝试获得正确的感觉。我们的口味非常相似。在音乐中,我们总是在一个焦点上去描绘——主唱、鼓、贝司、和弦,所有的这些都是音乐的核心,当开始混音时,是EQ/饱和度/压缩等技巧真正发挥作用的时候,为确保制作重点始终正确。我喜欢思考如何更好地表达情感,以及如何叙述故事。如果我能在当下情绪并快速混音,那么艺术家在创作和演奏时就会更好地感受歌曲。

"大部分人声效果在第一瞬间。然而,反馈通常基于感觉。我一生中与之合作过的大多数艺术家都是如此。他们不倾向于用技术术语谈论 EQ 和压缩器。他们更多地谈论质地、感觉和情感。有些人可能会使用“空灵”或“丝滑”之类的形容词。新一代的艺术家在表达时相当有技术性,他们可能会说,这个太压缩了,太平了或 EQ使用错误。但实际上,我更喜欢抽象的反馈。作为混音师,知道如何能够快速处理,至关重要。"

“另外,当你和客户在房间里面对面工作时,你可以通过他们的肢体语言来感知他们是否喜欢某样东西。我总是记下屋子里每个人的反应。看每个人的表情状态就知道歌曲的那个部分让客人停止了思考,那些地方有些不对劲。我会记下不对劲的地方,然后回去接着去听是什么让他们失望了,哪里不舒服。人们不会总是告诉我,“哦,那里感觉不太对劲,不舒服。”成为一名优秀的混音师不仅要对音乐敏感,还要能够观察客户,是观察而不是盯着他们看!——观察他们聆听时的反应。

近年来,Stuart White 混音方法也发生了其他变化。我的混音会比过去更激进一点。我喜欢对干净的东西有侵略性,因为它能产生对比度和深度。

这也是对风格的理解,我喜欢了解不同的流派以及如何模糊它们的定义区间。就像有时候,现代流行/R&B 唱片与 EDM 唱片的一些效果相结合。当您从头开始录制一首歌曲,混音更像是制作的延伸。《I’m That Girl》 的混音有助于将这首歌推向一个高潮。歌曲的强度和她的歌声的强度一样。对我来说,这真的很令人兴奋。当你听那个混音时,你真的能感觉到混音是在推动歌曲。让一切都听起来充满活力。响度和兴奋度密切相关,因此许多人在总线上使用一堆压缩器来提高动态。如果你整天都在听限制器或压缩器,你提升一个频率它可能会降低其他频率。总线上使用的压缩器或限制器,也确保他的混音远不接近 0dBFS。我在录音时和完成 90 的混音时,让我的主推子始终有6到10dB的动态余量。

此外,有时当我快要完成时,歌手们如果要求“再添加一个新的东西”或“再添加一个新的鼓”,在那个情况下,你又必须添加一个新的声音。在完成混音后,动态余量如果已达到最大值,是一种不好的现象。现在即使“完成”混音,我也确保我有足够的动态余量,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会再添加一些东西。

"为了确保我能做到这一点,我还有余量可以随时调节的主推子和aux轨。因此,如果艺术家想侧重聆听到她的声音,我还可以有调高音量的余地。"

"首先,当我一开始不使用限制器时,我可以让声音听起来更响亮、更自然。在过去,人们会不自主的在总线上混入所有东西。但是,如果您想变得响亮而充满活力,就要考虑混音平衡。我非常重视乐器的EQ方面和瞬态方面,用饱和谐波处理。然后,我把AOM Invisible Limiter放到主总线上,听了一会儿,做了一些调整。让其不会失去瞬态。"

在使用 Waves WLM Loudness Meter 进行测量时,如果我听到失真,我会回到混音中,找出是什么占用了动态余量并快速修正。

"Invisible Limiter 不会改变我用EQ所做的音色。这是我听过的最干净、最通透的限幅器,而市场上的许多其他限幅器却大大改变了音色带了许多的染色。这对我来说是一个令人沮丧的过程,因为当我在快要完工时,仅仅是在最后添加了一个限制器,声音听起来就变了。所以我很喜欢它。"



嘉言(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www.galyet.com
010-65765620


 

 

文章出处 https://mp.weixin.qq.com/s/6vHIYkC_fnXbkI7GwOfZig

转载新闻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