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elope Audio 羚羊 Orion Studio SC 全能音频卡实录亮测评

叮咚音频双十一购物秘籍

欢迎来到 EQ 2.0 时代——UVI 创造性 EQ 均衡插件 SHADE 简测

上海首家 Ableton 官方认证教育中心 GateMusic 門音乐正式上线

Steinberg UR-C 细节全知道!第三期:驱动


NI 对话 BT :Stutter Edit 粒子合成技法背后的先驱者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官方新闻稿 发布于 2020-08-30

下载 Community Drive 声音包,并倾听这位迷幻舞曲的先驱阐述他是如何用 PRISM,SKANNER XT 和 MONARK 这几个合成器完成那些精美预设的。


 Brian Wayne Transeau - BT 

BT 跨越时代的音乐职业生涯铸造了他作品的风格多变,这在音乐历史上都是史无前例的。从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当像 Tori Amos 一样以人声主导的类似 Blue Skies” 的经典歌曲被收录在 Ibiza charts” 及 The sunrises of Ibiza” 精选集时,BT 这两个字母就成为了英国阳光欢快的先进 House 音乐和迷幻舞曲的代名词。更令人钦佩的是,这位出生于马里兰州的制作人、多乐器演奏家、DJ 从未停止过自我提升。

Brian Transeau 是电子舞曲及 Stutter Edit 背后的先驱(Stutter Edit, 一种音频碎片在有节奏的间隔里不停重复的电子音乐制作技巧,是粒子合成的一种形式。),他后来把这个极具辨识度的效果开发成了 Izotope 插件 - Chopped Glitch。在《速度与激情》系列里,我们听到的许多乐曲都是出自他的手。

事实上,我们几乎无法想象世界各地的舞池控制台后缺了 BT 的场景。一路走来,他制作了多张获得格莱美提名的个人专辑,并且抽出时间跟从 Bowie 和 The Roots 乐队到 Madonna 和 NYSYC 等音乐人进行某种形式的合作。现在,他想与世界各地的的 Beat 制作者分享他的激情。

一个下午,NI 与他谈到了他参与 Community Drive 的情况,他跟另外十四位定义音乐流派的当代艺术家一起给 Community Drive 捐赠了 Loop 文件,预设和采样(包括 Peaches,Sia,Laurel Halo,Miquela等人)。Community Drive 所筹集的资金会全数捐给慈善机构,以支持那些全球因新冠病毒疫情而生计受到困扰的艺术家。


「领取 Community Drive 声音包」


说回 BT 的 PRISM,SKANNER XT 和 MONARK 预设,它们是 House 音乐历史上一笔宝贵的声音财富。就个人而言,BT 虽然已近半百,但他还是非常聪明活泼,仿佛岁月未曾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如果著名 DJ 是意味着超然而神秘的话,这个家伙就是永不过时的那种。


您现在在哪里? 


我现在在美国东海岸。我们确实非常想念加州以及我们的朋友,但我一直在东岸努力开展项目,值得庆幸的是,每个人都很安全。所以我们很开心。


对于过去经常在许多观众面前表演的人来说,这几个月以来没有演出的感觉怎么样?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实际上答案也很有趣。最近有很多粉丝都在问我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 你怎么可以在写这么多音乐的同时去做不同的项目?”另一个是 你能展示一下在制作这些狂野的声音时的一些疯狂的技巧吗?”最近我在做一个愿望清单项目,它也是一个服务性质的项目,把我用于制作音乐和声音设计的所有工具,技巧及方法论整合成一系列的大师课。课程里有一大部分是关于如何拥有创造性的生活,把在录音室里无法做到的所有东西都变成音乐。我发现 80 的创意生活需要的是录音室外的东西。所以我一直在关注自己如何饮食,补水,静修操练等等的东西。实际上,它们是我创意源泉里不可或缺的部分,而且它们也让我在录音室里更加有效率的去工作。但与此同时,跟很多喜欢泡在录音室里的人一样,我在录音室里也是一个典型的内向人士。

实际上,我们还可以就 电子音乐制作人的性格相似度”展开一场细致而有趣的对话,由于这次的非常时期,他们被迫切断社交联系,而他们对此觉得非常煎熬,他们还得学习如何给自己创造空间。很奇怪的是对于我来说,(疫情)这个时期在某种程度上是非常好的,因为我有很多的时间提升自己,然后把平时在飞机或者表演上的时间拿来在录音室里实现自己的想法。不是说我不喜欢坐飞机或者表演,而是这些东西都是我内心所渴望的,是这段时期给我的一个奖励,让我可以有独处的时间去反省自己,令自己更加有创造力。


关于 DJ 和制作人的说法很多,人们常常认为他们过着非常光彩夺目而且炫富的生活,而觉得他们不一定是性格内向的人。


你真的可以在性格内向的人和性格外向的人之间画一条线。当你开始觉得他们的生活光彩夺目的时候,其实却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我有许多做电子乐的 DJ 朋友,他们现在财政上非常困难,这就是为什么我为能参与 NI 的 Community Drive 而感到自豪的原因之一。跟很多典型的性格外向的人一样,Double Whammy组合也深陷经济困难当中,他们错过了很多社交机会。我有四、五个朋友现在很沮丧,因为他们的创造力来自于社交,而无法接触到其他人使他们非常煎熬,所以我们现在每天都会找他们聊聊天。


所以说,你已经花了近几个月的时间来把自己的知识和技巧都整合到一起,以便与其他人共享。有一种经典的观点认为,艺术家希望像黑魔法那样把自己的技巧保持私密。你不同意这个观点吗?


我喜欢分享信息。插件的开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Stutter Edit 的想法是我坐在马里兰州农村里录音室的脏地板上,手拿着刀片、油性铅笔和一个小金属块切割录音带而来的。我还产生了一些疯狂的想法,就好像 如果是每分钟 122 BPM,然后每秒钟是 15 英寸呢,那么就意味着……”。从我青少年时期开始,我就已经在研究这些想法了。最终我鼓起了勇气,找了几个朋友问: 要不要做一个软件出来?”,后面我们制作完成并且将它卖给了 Izotope,然后全世界都知道了。很多朋友问我 你不怕把自己做出来的东西分享出去?”,我都会回答 我不怕,他们会各尽其用”。我感觉你越看重你的想法,反而会抑制自己的成长,因为通过分享,别人得以致用的话,会使自身不断成长。




你为 Community 组合包创建声音时有什么方法论吗?

我喜欢从头开始设计声音。我是那种一得到一个合成器的话,第一件事马上把里面的预设都删掉的怪人。我朋友们为此感到极其愤怒,且实际上并不相信我的一举一动,但此举有助于让我学习这个乐器。这个项目有趣的原因是,有一些 REAKTOR 的 Ensembles(合奏组件) 我还没试过。我非常努力地通过乐器本身的可能性去尝试创造独特的声音,希望激起听者的兴趣,并提出 噢,太有趣了吧,接下来是什么?这个波形怎么样?”然后让他们自己去学习我的方法。


所以在分享这些东西后,你会有遇到在别人音乐后时突然发现里面有自己的东西的时候吗?


其实这种情况还挺常见的哈哈。我喜欢听到自己参与过的歌曲,而且你们能听出来一些人的创作所在。对于 Stutter Edit 来说就更加常见了。如果我想知道那是什么,我会在 Instagram 直接发信息 兄弟,我听到你用了哪种声音,听起来很酷,你可以分享你的这些组件包吗?” 所以是的,这种情况很有趣。


从当前的全球形势来看,你会觉得可以创造性的产生积极的影响吗?


我认为作为艺术家,我们的角色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我们不像一线人员那样帮助人们对抗病毒或者尝试治愈疾病,我们作为艺术家,这一份工作是营造包容性和积极性,让人们可以在任何时刻都可以得到喘息的机会,即使时间只有三分钟。我认为我们的角色前所未有的重要,我们有使用自己创作的媒体来散发正能量和履行善意的义务。


文章出处 https://www.native-instruments.com/zh/

转载新闻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