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首家 Ableton 官方认证教育中心 GateMusic 門音乐正式上线

Steinberg UR-C 细节全知道!第三期:驱动

Tegeler Audio Manufaktur VTRC 评测:「昂贵」的声音长这样吗?

喜大普奔:midifan.fun 音乐人欢乐社区 iOS 和 Android 应用下载起来!

2020年10月号《Midifan 月刊》技术刊物上线,戳这里阅读


好莱坞顶级混音师的 Merging 情结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官方新闻稿 发布于 2020-04-21

获奖的混音师Pete Cobbin和Kirsty Whalley解释了最新的AoIP技术是如何让他们以全新的方式将模拟信号和数字信号结合起来的。

“我们唯一安全感来自于我们有改变的能力。”这句话来自美国科学家和哲学家——John C。Lilly可能不熟悉两位混音师Pete Cobbin和Kirsty Whalley。但这句话就像蝴蝶的翅膀一样煽动了他们离开Abbey Road工作室并在北伦敦建立了他们自己的杜比全景声工作室——Such Sweet Thunder。

Pete和Kirsty在Abbey Road工作室合作了20多年,他们为数百部电影混音,其中超过60部电影获得票房冠军。他们清楚地知道从理想的混音室中能得到什么。但他们也知道,在Abbey Road的公司结构限制下无法实现这一抱负,这就是他们决定单干的原因。

“做出这样的举动很可怕,”Pete承认。“Abbey Road是我们的安全网。这个名字本身就代表着销量,我们在这里不用担心别的。但我们一直有一个念头,我们要做一些伟大的事情。因为多年来,对于如何改造我们的混音室或改变我们与客户的合作方式,我们有非常具体的想法但一直没有实现。后来我们发现走出舒适区是能让我们做到这些的唯一方式。”

“我们也希望有机会将我们手头上的项目处理得更加富有艺术性,”Kirsty补充道,“这对我们是另一个激励。我们有机会参与一个项目的前期制作阶段,这段过程让我们意识到这是件非常享受的事情。然而,按日收费的制度让我们很难继续经营下去,所以我们决定创造一个更灵活的方式。”


四年前踏出这一步之后,两人一直奋力向前。在搬入自己位于伊斯灵顿工作室后的一个月内,他们知道这个决定是明智的--不仅是对他们自己而言,他们的电影导演和作曲客户同样对这个混音室的美学和声学环境欣喜不已。

“独特”是一个被滥用的词,但当它被用来形容Such Sweet Thunder时却恰如其分,因为世界上再也找不出像它这样的设施了。它是专门用来服务如今需要电影资金快速周转的混音行业,Such Sweet Thunder结合顶级的数字模拟技术,通过外接Pro Tools和机架外置设备(包括一些罕见的古董,即使放在音频博物馆中也不会显得格格不入)。Sweet Thunder定制的thunderDesk™也是独一无二的,由Pete和Kirsty设计,以解决他们在传统办公桌上工作时遇到的限制和困难。thunderDesk™是一个带有电动推子的调音台,一个集成的音乐播放器,一个键盘乐器和一个灵活的工作桌面,使他们能够像艺术家和工程师一样充分参与创作过程。


为了给这个万千世界创造个性的解决方案,Such Sweet Thunder通过Merging Technologies组建了一个强大的网络音频系统,这与Pete和Kirsty的理念出奇一致。这个系统建立在6个Horus AD/DA音频接口和两个Anubis桌面接口上。自2019年推出以来,Anubis迅速成为复杂IP环境中远程生产的首选设备。由于其紧凑的尺寸和强大的拓展能力,Anubis是通过扬声器或高质量的耳机放大器检查传入音频的理想选择。它还提供了非常创新的双级麦克风前置放大器和高质量的AD/DA转换。Horus产品通过MADI、AES/EBU和analogue I/O以及AoIP提供连接,而Anubis只能通过AES67/RAVENNA来连接。通过将它们连接在网络上,就可以轻易地从小巧的Anubis上控制庞大的音频系统。

Kirsty说:

“在今天的世界里,每混一个电影配乐意味着大量的素材堆积。甚至一些基本的管弦乐也需要被分解成12条或更多的母线,这就给这个项目的混音带来了挑战。

“我们喜欢用一套7.1/杜比Atmos环绕声混合和一个单声道立体声混合来制作,在设备中这是完全不同的路径,”Kirsty说。“混音音响会发出模拟信号,并通过一些我们多年来精心挑选的设备进行播放。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最好的立体声转换器,因为我们想通过设备的模拟路径得到最真实的声音。”

Pete和Kirsty买了他们的第一台Horus后,他们的一些古董乐器终于可以通过Horus为立体声链进行模拟信号summing。


“我们被它的声音震住了,所以我们开始将它和更多的模拟设备一起使用,并把它作为专业工具的接口,”Kirsty说。“我们意识到它非常棒,但因为我们的工作流程相当复杂,所以我们花了不短的时间才想出如何最好地使用它。”

当他们带着自己的专业工具去格拉斯哥为作曲家Danny Elfman录制小提琴协奏曲时,他们才真正感受到了这些Merging设备的强大。那里的会场配备了Merging Technologie公司的Hapi和Horus,他们通过这些设备可以简单地接入网络,体验IP音频的力量。

“太神奇了,”Kirsty解释道。“我们只是到处拉拉线,把我们自己的话放连入他们的系统而已。我们意识到我们也可以在自己的工作室里做这件事,而且不需要到处都布置麦克风,我们可以把所有我们喜欢的模拟设备构成音频网络,在任何我们需要的时候拉进我们想要的东西。随后,我们买了另一个Horus和更多的模拟设备,并开始以一种我们从未见过的方式将其整合到我们的多轨道工程中。我们现在有6台Horus和2台Anubis,他们都非常棒。现在我们的主计算机与三台Horus相连,所以每一个Pro Tools输出的HDX路径都可以传到网络上。这个系统有很强的灵活性,我们喜欢灵活的模拟输出,这样我们就可以用最佳的效果使用它们。我们还有一个web窗口,可以远程操控它们,以便我们想要在楼上听音乐或通过一些不错的模拟设备来做一些编辑或掌握。”


Pete补充说,完美的音色纯度是我们选择Horus的另一个原因。

他说:

“我们几乎使用过市场上所有的转换器,所以我们知道好的声音是什么样的,通过Horus转换出的声音听起来很棒。”“多年以来,我们在尝试将模拟硬件整合到数字工程时遇到了很多困难,但现在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做到这一点,这就是我们的系统扩展得如此迅速的原因。”在Kirsty证明了在时间上没有延迟或任何问题后,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我们可以把所有的古董乐器连接起来,并在网络上使用,这太惊人了。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也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将想象力运用到我们的音乐中。”

突破极限一直是Pete和Kirsty所追求的核心,自从建立了“Such Sweet Thunder”,他们就一直在探索新的、令人激动的工作方式。无论是设计自己的控制台,购买越来越多的模拟设备,还是通过IP探索音频,他们都决心站在技术和艺术可能性的最前沿。


“从人体工程学的意义上来说,工作的状态和过程对我们很重要,所以我们建立了我们的工作室,来实现我们喜欢的工作方式,”Pete说。“我们也在非常细心地去满足客户的需求,确保他们能够满意,因为我们发现,一个愉快的工作环境会带来完美的作品。”“如今,制作混音电影配乐的压力已经够大了,我们不需要再为自己施压了。”

去年,Pete和Kirsty录制并制作了许多不同的项目,如《小妇人》、《教宗的继承》、《蜘蛛侠:英雄远征》、《沉睡魔咒2:恶魔夫人》,《利刃出鞘》和《乔乔的异想世界》。Such Sweet Thunder今年已经开展的工作包括计划于2021年发布的蝙蝠侠,英剧《叶卡捷琳娜大帝》以及一部漫威的新作(两人以前为漫威系列的许多电影混音过,包括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


“我们与许多顶级导演和作曲家有着长期的合作关系,但我们也喜欢与那些没有巨额预算的小项目合作,作为我们为我们这个行业带来的一点贡献,”Pete说。“我们喜欢制作好莱坞大片,它们会让我们保持良好的状态,但拥有自己的工作室的乐趣在于,我们也可以为较小的独立电影或音乐项目提供良好的服务,在这些项目中,可以发挥自己真正的创意和想法。”

文章出处 https://mp.weixin.qq.com/s/oUn_UifVZAatoXpbDyDwjQ

转载新闻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