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的手机直播声卡潮:Ickb SO8 六代

时尚更实用:Ickb SO8 五代进阶版 DBS 手机声卡

录音棚里的人声神器:曼丽 MANLEY CORE 电子管话放通道条试用与简评

Midifan 森海塞尔专访:HD 490 PRO 新旗舰、U 67 新经典和 Merging Technologies 的新方向

叮咚音频 618 促销全案指南

Live 小贴士:与 Drift 设计师聊聊如何将硬件灵感转化为软件合成器开发

Dark$ide 添加于 2023-07-27 ·

分享到微信

暂无评论


Drift是一个界面友好且可用于MPE的合成器,受硬件启发而开发设计。现在该合成器已经包含在 Live 11.3 当中 — 任何使用Live 11的用户都可以免费使用这款合成器,甚至是Live Lite用户。

我们利用这个机会与该合成器的创造者Marc Resibois 聊了聊Drift是如何开发的,并得到了他关于声音创造的一些启发,以及你可能会错过的一些深度功能。


为什么想开发 Drift?


CDM:一开始是什么促使这个项目的开展?

Marc:我们有定期的休息时间,从纯粹的制作中抽出两周时间,可以自己做一些探索 — 几乎想做什么都可以。我意识到我和一些硬件合成器有某种情感上的联系,而我无法用现在的设备轻易地再现。所以我开始了这方面的探索 — 这是第一个种子。

可以举个例子么?关于你与硬件的情感联系

KORG Minilogue会是一个特别的存在。我也了解了很多合成器的各种特点,比如Moog Grandmother、Korg MS-20、Make Noise 0-Coast、Arturia MicroFreak 等等。我试图看看是什么触发了合成器特别的声音情绪,其中一个因素是当声音一起演奏时,会发生轻微的失谐 — 如果它们失谐,就会有非常缓慢的跳动,在两个声音之间,使声音更加生动。它们在数学上并不完美,也不是完全同步的。这很好,所以设计合成器的概念就这样开始了。 

一开始我开发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减法模拟合成器,它并不是一个正式的项目。我联系了 Robert Henke,幸运的是他有时间,因为当时正处于疫情中,我向他解释了我的目的。我有时会把以前的大多数合成器称为 “开发套件”:这取决于你自己给它们注入多少生命。我感兴趣的是有生命力的东西,因此我不想把时间花在纯粹的尺寸和控制参数的数量上,而是想确保所有的东西在信号路径和功能方面都能得到很好的校准。所以我们开始交流想法,思考可以做些什么,然后得出了最初的原型。后来这个原型开始看起来像是一个真正的乐器了,于是它就成了一个正式的项目,并成立了一个团队(开发、UX/UI、内容等),促使它成为最终产品。没有每个人的贡献,Drift就不会成为现在的样子。

 

Drift很好地反映了我喜欢的东西:控制数量相对较少,但提供了有个性的工具,Drum Buss也是如此。当我开发Drum Buss时,我想要一些感觉像硬件的东西 — 在声音特性方面有一个固定的姿态,但没有很多的控制参数。 

Drift使用熟悉的概念,这使得它对初学者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合成器。Drift 没有什么压迫感,仍然像一个经典的减法合成器。我想让它成为你最好的合成器伙伴 — 当你需要一个声音,而你又不想去看很多预设的时候,你就会去找它。你需要做的只是把它拖进去,因为它很简单,很容易熟悉,你可以很容易地得到你喜欢的声音。一个常用的合成器,对于初学者来说,应该是一个很平易近人的东西。尽管如此,Drift 还是很有深度,所以老玩家也可以尽情享受它。


了解 Drift 合成器的构成

让我们从滤波器开始。我们对I型和II型很好奇,你能描述一下这些型号吗?以及为什么只有这两种滤波器型号,而不像其他合成器一样提供很多种滤波器?

只有两个滤波器是为了简化,而且它允许有时间让滤波器得到真正好的校准。越是扩大选项,就越难做到。 

第二类是其中一种MS滤波器 — 24db 的Cytomic MS-20滤波器,它也可用于其他乐器。而I型是我们授权的一个新滤波器,它叫做DFM1 — 这是一个在SuperCollider中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的滤波器。我认识开发这个滤波器的人 — Tony Hardie-Bick,即 Entity合成器的制作者。我知道这个滤波器有一段时间了,一直喜欢它的声音。我认为它在这种情况下会非常好用,所以我们联系了他,请他对原始版本做一些更新。事实上,我们可以使用它的矢量,所以我们可以在某些情况下渲染四个声音,以及其他一些DSP更新。 

这两个滤波器有非常不同的独特染色和行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给它们贴上I和II的标签,而不是12dB(I型)和24dB(II型)。 因为它们是不一样的,并且确实有不同的校准,它们对频率也有不同的响应方式。 

除此之外,Drift 还有一个高通滤波器 — 这个高通滤波器没有太多玄机,单纯就是简单好用。


你能谈谈震荡器的问题吗?可视化在这里也是一个重要的特征。

是的,我们希望它对初学者是友好的,所以可视化可以很好地显示发生了什么。 

振荡器波形大都都是常规配置,但有两个新的形状 — 一个是鲨齿形,这也是Moog风格的经典可变形状振荡器,我发现它在声音上非常令人愉快。当你演奏这个形状时,它有某种奇怪的轻微弯曲,就像轻微走调。然后有一个饱和失真的形状:这是意外发生的 — 我试图围绕着饱和波形做一些变化,但把它弄糟了,不过我得到了一些同样有趣的东西,而且我发现它对贝斯来说非常好用,于是我们保留了它。 

非常重要的是,我们没有打算让每个人得到相同的音色,每个振荡器及其相关的形状会让你进入一个不同的领域。

也许这是源于模拟乐器?它们会有这种特性 — 来自现实乐器的声音特征。

是的,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永恒的问题:原声乐器会发生什么?它们是如此让人惊喜,即使从吉他上挑出一根弦也有如此多的深度。


能聊聊 Drift 的参数么?当用户调整这些参数时会发生什么

在两个振荡器和滤波器的频率上都有一个随机的失谐。它们中的每一个都是随机地从主频率上失谐的,所以你会得到跳动的声音。根据这些随机数的设置,它们的互动会略有不同。

Drift 中的每个声音都有这三个元素的不同随机化 — 这就像你在模拟合成器中的声卡,每个声卡都会因为元器件的变化而有轻微的失谐,会有稍微不同的音色。Drift 参数本身增加或减少了这种随机化的调谐数量 — 你越是增加 Drift 参数,振荡器和滤波器之间的差距就越大,就越是失调。 

关于这一点,有一个有趣的说明:每当你创建一个新的预设或一个新的Drift 实例时,这个实例就会从一个我们称之为序列号的种子中随机化。当你重新加载预设时,它也会重新加载这个序列号。所以你第一次调整参数时使用的随机化将被恢复,所以你得到的声音和以前完全一样。 

当你重新加载它或与别人分享音色时,声音的随机化会被召回。


声音设计的想法

在制作新的声音时,Drift有哪些什么独到的使用方法?

就我个人而言,我主要是靠耳朵去听。所以我会先把玩滤波器和振荡器来 — 这将触发我大脑中的一些东西,从中发现一些可取之处。我没有什么秘方,只是凭着本能和感觉去做。我只是一个乐器制造者,我的职业不是制作好的预设 — 这是一个特殊的技能,我们有一个才华横溢的团队来做这个事。在我们制作乐器时,他们很早就参与了反馈过程。他们做得很好,我认为我们的预设真的很有吸引力。 

在创造声音时,Drift 有一个优点 — 几乎所有的控制都可以在前面板上直接使用。大部分的工作都是为了找到一个平衡点,即在保持直接性的同时提供广泛的可能性,感觉我们可以用它来实现很多东西。唯一隐藏的部分是调制矩阵,它允许我们做更多的调制。


调制部分。请注意,这些值也可以设置为倒数/负数。

Wander 什么?它似乎是一种带有某种回转特性的采样和保持?

它是一种带有S形的采样和保持 — 一个乙字形的连接,而不是一个直的边缘。你执行一个采样和保持,然后以LFO的速率在两个值之间插值。

 
LFO 模式和 Wander

这是否也与MPE支持有关?

如果我们提供的合成器没有整合MPE,那就太奇怪了。因为在校准调制对参数的影响方面,我们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从MPE的角度来看,它也能从中受益。因此,如果你利用了这一点,你就会得到一个非常有表现力的合成器。

Pitch Mod —  你可以将LFO设置为更高的速率,用作纯 FM(这对两个振荡器都会产生影响)。

我想 Drift 还有很多功能还没有人注意到:例如,在调制标签中,你可以调制很多东西,包括每个振荡器的混合器增益。这意味着很多事情,比如你可以对其中一个振荡器应用一个较短的包络,并只把它作为一个瞬态,而另一个将被持续。 

你也可以阻止一个振荡器通过滤波器,让其中一个振荡器直接进入VCA,而另一个则被过滤。


Osc Mix 部分,在每个振荡器的0dB以上,你开始看到不同的过载/失真特性,振荡器右边的箭头决定了它们是否被路由到滤波器上。

回到振荡器的增益上,如果你用一个包络来调制它们,并把量设置为100:当包络完全打开时,它将得到 Mixer 中设置的音量;而当包络关闭时,它将是无声的。但如果你把量调到 -100,包络的作用就会颠倒过来 — 这意味着当包络完全打开时,它将是无声的;而当包络关闭时,它将上升到你设定的任何电平。 

利用这一点,你可以将振荡器进行交叉衰减 —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种用法。 

另一件事是,当你激励 Mixer 时,它将开始扭曲滤波器的输入,并将在0以上开始过载 —  然后当你接近6时,第二级将会参与,甚至更强。一个是在滤波器之前,是一种不对称的削波,例如Moog Grandmother。另一个是在滤波器之后,所以它将扭曲共振。 

如果你在调制矩阵中使用谐振调制,它会比从用户界面中得到的谐振更强。在用户界面中,我们希望这个范围是平滑的。但是如果你使用包络来调制滤波器的谐振,并开始真正地改变振荡器的音量或混音器的增益,那么你会得到很锐利的失真音色。 

第二个包络,你可以让它循环 — 这让你可以在包络和LFO之间选择。而LFO也有一些包络的形状 ,一次性的形状,所以你可以在这方面也尝试尝试。

回顾 Drift 的开发历程,对未来的发展有什么想法吗?

回到谈话的开始,像 Grandmother 那样的产品非常简单,但它听起来很棒。它的使用非常简单,当然你也可以用跳线来实现一些聪明的做法。大多数时候,无论你怎么操作,它听起来都很不错。这就是我真正要实现的东西:不一定需要复杂的东西才能享受合成器的乐趣和声音。 

找到这种平衡需要时间,我认为重要的是你必须把它作为一个指导原则。我总是害怕因为过于专注一些技术细节的实现而犯错,破坏一些声音本身的魔力,因为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它来自哪里。 

这就是音乐的魅力,有很多东西真的很难解释。有时你在听一首歌的时候,突然间你就毛骨悚然。尽管你可以尝试尽可能有条理地分析它,但你可能永远无法重现它 — 音乐是一种直接与你对话的东西,即使你旁边的人没有任何感觉,这也是合成器如此吸引我的原因。

新的Push 3 也很好地利用了Drift的各种参数,并真正让人感觉到这是一个硬件。官方的视频展示了 Drift 与富有表现力的打击垫:

 


本文出自《midifan月刊》2023年07月第208期

 

可下载 Midifan for iOS 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 iPad 或 iPhone 上下载并阅读。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