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leton Live 小贴士:Live 10 新效果器背后的开发故事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Dark$ide 添加于 2018-04-24 · 暂无评论

作者:Ableton

编译:Hotwill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其实是个意外,” Ableton 的软件工程师 Marc Résibois 正在解释 Live 10 新加入的 Drum Bus 组件。“我手上有个滤波器的代码,我真的很喜欢它的声音,然后我进行了一些大胆的尝试。比如把高通和低通进行颠倒 — 瞬间他就开始轰鸣,并且是喜人的那种。我觉得这肯定很有搞头。”

这个愉快的小插曲帮助 Drum Bus 原型的诞生,就像是音乐人得到了灵感从而创作了一首新的歌曲。但 Live 的创意新工具是否全都是来源于这样愉快的意外?为了更深入的了解这三款效果器的开发,我们直接与 Live 开发团队的一把手们进行了一次对话,关于这三款新效果器背后的开发灵感和开发过程,同时团队成员也从内部人士的角度分享了一些如何在音乐创作中使用这些效果器的小贴士。

来源于头脑风暴的灵感


在意料之外的 Drum Buss 之后,还有一款新组建的早期版本是在开发团队的Sprint活动中被展示出来的 — 这就像是一个团队内部的开发者大会,每个开发者都可以头脑风暴,拿原有的东西进行疯狂的实验,然后进行展示和陈述。” Matt Jackson 如实说,这位 Device 设计师参与了 Drum Buss, Wavetable 以及 Pedal 的开发。值得一提的是,Pedal 也是在这个内部活动上出现的。 “在开发 Pedal 之前,并没有人在负责这个项目的开发。这款组件的早期版本在 Sprint 被得知,然后大家就迅速了解它背后的理念。

至于 Live 10 的第三个新效果器 Echo,它的出现则是被安排在计划之中的。“在之前版本中,Live 并没有可以进行调制的延迟效果器,这是比较让人难过的一件事,” Ableton 声音团队的 Christian Kleine 如是说。“我们现有的延迟效果相当标准,但我们想要出格一点,可能性更多一些。延迟本身就是一个很强大的效果,在一定程度上延迟效果器的背后都有一些其他效果器,比如镶边、合唱和混响。Christian 把看做是一次扩展 Live 可能性的一次机会:“让声音产生失真往往是模拟设备的专利,纯净的效果器有他们独特的魅力,但 Live 的新 Echo 会创造出完全不像电脑产生的声音。”

灵感与模拟


Christian 带领团队进入了硬件世界,研究那些经典的延迟效果器硬件,以此产生 Echo 的设计概念。“我们做了一个播放列表,这些音乐里的延迟音色让我们产生兴趣。然后我们用一些老的延迟和回声设备进行录音,比如 Roland Space Echo, WEM Copicat 和 Morley Oil Can,然后探究到底是什么给了它们如此的声音特性,是什么特性和设计缺陷让声音变得如此有趣,以及我们要如何重现这些东西。

在掌握了这些硬件的特性之后,参与开发 Echo 和 Pedal 的软件工程师 Marco Fink 告诉我们 Echo 的设计理念:“为了模拟出硬件设备在改变延迟时间时同时产生的移调特性,我们需要研究出硬件设备的物理作用方式,然后通过数字算法建模来重现。” 但 Marco 强调:“ 除了 Echo 内部的滤波是复刻模拟设备以外,我们设计 Echo 时并没有要刻意的模拟任何一款硬件,而是捕捉这些设备的亮点,然后创造出类似的声场。” 如果用三个词来总结,那就是 “失真、压缩和饱和”。


尽管 Drum Buss 的开发并没有收到任何一款硬件的影响,但产生这个概念的 Marc 却把它想象成是一个 “从来不存在的硬件”,为的就是在极其有限的参数控制下得到非常明显的作用反馈。至于 Pedal 和 Echo,可以说它们都是从硬件上得到灵感。开发者 Matt 很赞同 Christian 的观点:“我认为有趣的是我们并没有去模拟某一款特定的效果器单块。我们试听了很多经典单块的声音,然后试图结合多种不同的特性和元素,让它们产生和谐的声音,从单块的本质入手。”

但我们要如何捕捉硬件的灵性?这些设备的灵魂到底是什么?Christian 用 Echo 作为例子:“它的 LFO 是以数字的方式完美的进行着,但如果你能用它产生一些不完美的情况,就会在随机的产生悦耳的作用,你就感觉听起来更加真实,更加模拟。有时候制造人工的随机性并不难,但有时候却会很困难,比如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达到听起来最好的噪声和颤音。”

寻找平衡


Pedal 的设计灵感也是来源于硬件对声音的处理方式。“但我们仍然想要它更有效率,” Marco 说到。Herein 为他们提出了一个新的挑战,工程师往往会遇到一个问题,就是他们能够在模拟硬件上达到怎样的深度。尤其是在实时处理的环境下,还原更多的细节需要更多的 CPU 占用。“我们需要在组件设计的每一个部分同时考虑到最简单的控制方式以及更丰富的功能。”



然而在开发 Echo 时却遇到了不同的情况。Christian 表示,他们原本在设计这个组件的时候更倾向于简单化,我们想要创造一个只有几个参数的东西,避免加入过多的功能。但很多早期参与测试的用户却表示想要接触到参数背后的东西,所以我们决定更暴露一些,比如 Noisey 噪声模块。

“这让 Echo 刚开始可能会有点难上手,但却能够创造出很特别的声音。关于实用性和更多的可能性之间总有一条线,我们有太多关于 Echo 的想法了,但如果我们一次性都放进去,那它肯定就炸了!我们需要考虑功能的优先性,并且和做音乐的进行测试,聆听他们的想法。”

其他的组件也需要寻找这样的平衡点。Drum Bus 组件中提供了一些相当实用的参数,但 Marc 表示这需要非常谨慎的测试:“ 刚开始我们有 Boom 参数,然后在第一波测试用户后我们加入了 Crunch 和 transient 瞬态塑形、压缩和其他元素。我想要做一个组件能够提供仅有的几个参数,同时能够完美的搭配在一起,无论怎样调试听起来都不会太糟糕。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进行调试 —— 大概有 75% 的时间我们都用在了寻找不同处理元素之间的平衡点上。”

测试与团队合作

用户测试在创造性的决策中扮演着关键角色。Marc 解释其他音乐创作者在 Drum Buss 开发中的重要性:“这是非常有用的,这样的流程帮助我们决定下一步该做什么,给了我们很多方向。” Pedal 在开发过程中也进行了很多 Tone 的调试,它会让声音听起来更加扭曲,因为有用户反馈法兹的声音听起来 “有点太过于好听了”。


Echo 在开发后期通过其他音乐人的反馈加入了 Mid/Side 模式 —— “我们想了想,试了一下,觉得很有趣,于是就留下了。” Christian 打趣道。


所以什么事 Mid/Side 模式?“与立体声道的左右通道不同的是,Echo 是通过计算每个通道之间的差异性和综合来处理延迟。” Marco 解释道:“ 信号的单声道和立体声道可以在不同的延迟时间下进行重复,以此来具有多个创造不同延迟时间的立体声像 — 比如你可以在中间进行快速的声音重复,然后在两侧让延迟时间慢下来。Echo 在声音处理上真的很有自己的特点。”

虽然这三个效果器背后的开发团队并不大,但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会产生意见分歧。“通常会有一个领导人拥有清晰的想法或者概念,然后其他人帮助开发和设计,” Christian 说到。“但有趣的是 Echo 的开发过程却不太一样。我来自音乐人的背景,所以关于我想要怎样的声音我有很清晰的想法。工程师虽然没有这样的概念,但是却能用技术原来进行透析。如果有些东西做的很屎,但听起来很棒,可能我会觉得很棒,但对于工程师来说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我们还是要把它做的更实用一些。所以这也产生了一些有趣的讨论。”

关于开发 Drum Buss,Marc 分享了一些他对声音的执着,以及团队其他成员的重要性:“我的开发过程更倾向于实验性,我试图让声音更酷,而不是用最理想的方式来实现,最后我得到的代码可能有些亮点但并不是很完美 — 甚至我经常犯错。幸运的是我的团队中有比我对 DSP 理解更深的成员。“

对于 Marc 看来说,与这样的小团队一起工作可以让组件拥有更真实的特点和特性。”我认为像这样小而有序的团队是极好的,这样能够更好的反应每个人的个性。Drum Buss 并不是一个很常规的效果器,它有自己的色彩和自己的工作方式,我个人非常喜欢它创造的声音!”

效果器使用

所以这些新的效果器听起来怎样?是什么让它们如此特别?我们该如何使用它们来进行创作?这些效果器的创造者们提供了一些小贴士。

Pedal

Pedal 弥补了 Live 一直以来的缺失,终于为吉他手们带来了一款吉他效果器,带来了 60 年代那种极度饱和的声音模式,像是 Jimi Hendrix 和 Zeppelin。

如果在合成器上使用也会带来明显的效果,比如 Daft Punk 早期用失真制作的哭声效果,参考 Daft Punk 的 ‘Rollin’ and Scratchin’。

“还有一种不同寻常的使用方式,” Matt 补充道,“就是在 Pedal 效果器之间先用一个 EQ 尖峰进行扫频 — 这常常可以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这听起来更像是不同失真类型的变化,而不是正常的滤波扫频。你就别考虑共振了,尽管尝试吧!”

“它可以创作完全失真的音色,让声音完全扭曲,” Marco 补充道,“但有了干/湿控制,你当然也可以用它来给声音润色。有人甚至会用这种效果器给人声增加亮点,就像一个激励器一样。他们会另外做了一个失真的人声轨道,然后叠在干净的人声上。”

Echo

所以除了传统的磁带延迟和迷幻的 Mid/Side 模式,Echo 还会有什么样的可能性?

“你可以用很多种实用的方式来结合干净的数字信合和模拟噪声,” Marco 解释道。“你可以留下磁带延迟的震荡和噪声,但去掉阴暗和压缩的特性。合作和你可以留下磁带的失真,但去掉噪声的影响。当然在纯模拟的世界,你是无法把他们分开的。”

“这样你就可以用很多在硬件做不到的方法来调制声音,” Christian 说道:“ 它可以很容易的就做出回荡、带和声或者其他奇怪的声音,真的是一个很有趣的效果器。你想的话甚至可以把 Feedback 反馈时间调到 10 分钟。” Marco 补充道:“ 我喜欢有点机器的声音,你可以通过这样的调制得到:很小的延迟时间,大量的反馈,然后通过随机 LFO 调制延迟时间。”

“同时它也很适合吉他,尤其你喜欢氛围和噪声音乐的话。Echo 其实内置了延迟和混响的相互作用机制,你可以通过 Feedback 模式调制出混响的大 Decay 时间,”  Christian 补充道。

“ Echo 还有一个包络跟随器,” Christian 继续说道,“它会对输入信号的振幅做出反馈。如果是吉他,延迟声线将会根据音符的振幅进行调制。这是一个声音更加具有生命力的功能。Frank Zappa 就经常用这样的方法。”

Drum Buss

“ 我最喜欢 Drum Buss 的一点就是它在即时效果与控制力之间找到了平衡,“ Marc 说到。“当你在轨道上挂在了这个效果器,你马上就会察觉你的鼓听起来更有劲了。然后你可以继续进行调制 — 让低频更轰,或者拉出高频,甚至让音头更加锐利。它绝对适合现在由失真鼓机创造的 Hiphop 音乐,或者鼓组更加抓耳的摇滚/电子融合音乐。”

“但这款组件也不仅仅可以做出 “拳拳到脸” 的音色,它可以用来为音色做轻微的润色。更多的人开始把它用在单独的底鼓、军鼓、单独的打击乐器甚至是合成器上 — 它能够做出很好的声音,但是完全不像是用 Drum Buss 做出来的。对于我来说,这仅仅是它的一小部分可能性。”

“ 没错,它是为跳线而设计的,就像硬件一样,但你完全可以在任何东西上进行尝试!”


本文出自《midifan月刊》2018年4月第145期


可下载 Midifan for iOS 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 iPad 或 iPhone 上下载并阅读。

文章出处:https://magazine.midifan.com/detail.php?month=2018-04#97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