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马未动,粮草先行:Roland 首款 MIDI 2.0 全配重键盘 A-88 MKII 评测

Steinberg UR24C 音频接口测评

Steinberg UR-RT4 音频接口简评:将 Rupert Neve Designs 收入囊中的普惠之选

Steinberg Cubase Pro 11 数字音频工作站软件详细测评

Roland JUPITER-Xm 测评:木星合成器据说即将要崛起?


MASSIVE X Patch x Play AYA(附 MASSIVE X 音色下载)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小盐 发布于 2020-12-05

来自曼彻斯特制作人 AYA 分享了一个可用于 MASSIVE X 的 Mutating Lead Patch,尽管这个 Patch 不太稳定,但真的很好用。


Aya Sinclair 是一名定居曼彻斯特的 Experimental Club 制作人,几年来一直不间断地在发行电子音乐,这些音乐可以用在各种流派的电子音乐风格,包括有 Drum & Bass 、 Footwork 、 Grime ,还有下文将会解释的 Metalcore 。已经解散了的 Tri Angle 唱片公司,于 2019 年以 Aya 的旧名 LOFT 发行了她的首张音乐专辑 《 and departt from mono games 》 。 Aya 在发行了24轨怀旧风的 《 are eye pea ell oh eff tea 》之后,便不再使用旧名,但专辑还可以在 BandCamp上免费获取。

我们最近联系并询问了 Aya ,是否愿意把合成音色的才华,“借给” Patch and Play 系列,为 MASSIVE X 制作独家预设。然后我们就推出了这款 Patch 2020 coldest champion,这可以说是高效预设的典范。我们精挑细选地设置了一些方便上手的 Modulation 控件,无需繁琐的控制界面,就可以调制出急剧变化的合成器音色,让你可以在塑料感的弹拨音色和丰满失谐的铜管 Pad 之间自由变换。

然后阅读下文了解其制作过程,以及 Aya 的声音设计过程,也可以通过下文链接下载 AYA Patch,从探索中学习更多:

https://blog.native-instruments.com/wp-content/uploads/2020/11/AYA-E28093-coldest-champion.nksf_.zip


让我们先从Patch本身开始:您打算用 Patch 实现什么?

我特别喜欢 Massive X 好玩的交叉调制功能,您可以用它生成一些非常狂野、混乱的元素。我制作这个Patch,是为了尝试稍微减少音色的瞬态,创建出非静态的声音。我喜欢变化超出我预料的音色,每次敲击键盘都有不一样的变化,带些混乱的感觉,还能乱中有序。

我的很多音乐都比较注重合谐的旋律,因此我想通过这种不确定性来突破流行旋律的定性。


您在Patch里使用了哪种调制方式?

其中一种方式是通过 LFO 扫描两个波表。我非常喜欢 Chrome 波表跟随波形进行包络的方式。实际上我也发现,将任何波表切换到其中,都能产生许多有趣的效果。另一个波表只用作辅助的低频振荡器,给音色填充织体。

我几乎所有的音乐都带有调制混响。我真的非常喜欢空间崩塌感,也就是空间环境感的突变,听起来像是迷失方向的效果。

我还路由了一些其他调制功能,默认关闭,您可以打开试用一下,看是否喜欢。


您用一个 LFO 同时控制混响的多个参数吗?

是的,控制的参数涉及了 Mix 、预延迟和所有东西,而且这个 LFO 和调制第一个波表的是同一个随机 LFO 。声音高频越多,听感就更远。不同的音色放在不同的空间,就好像用一堆不同的摄像镜头拍同一个物体。


一个LFO同步各种调制功能,这是您常用的手法吗?

是的,我经常这么做,而且通常用 Mac for Live LFO ,它可以赋予音乐一定的凝聚力。在许多 Experimental Club 音乐中,您可以同时听到很多东西在同一个空间里,但实际上可能会“打架”。我的作品会尽可能地将所有东西融合在一起,听起来融合度高一些。

(人们经常会简单问题复杂化,很多时候,只要去掉多余的音色叠加,底鼓、军鼓,甚至单单一个合成器音色的打击感就能出来。)

我认为另一个 Experimental Club 常见的问题,就是缺乏层次感。乍一看好像所有音色都是有用的,但是全部倒为作品减了不少分。

这就是我说的,少即是多。我倾向于以事半功倍的方式达成目的。音乐制作很简单,我会简化我的编排,同时达成最佳的效果。人们经常会简单问题复杂化,很多时候,只要去掉多余的音色,您会发现,可能简单的底鼓、军鼓,甚至单单一个合成器音色就足够了。

但前提是,选用的音色是正确的。如果一个音色听起来没有让我非常满意,那我就不会把它放进去。必须要让我感觉:“天啊,这个 Clap 也太完美了吧。”我会确保每一个音色都是我想要的,而从不会用另一个音色来掩盖不满意的音色。


您制作音乐的时候,通常是先设计正确的音色,还是先作曲?

老实说,这个问题正烦恼着我。我一般都是直接打开一个合成器,玩起来,玩着玩着旋律就出来了。我有个比较烦人的习惯,就是从不用预设。听起来像是胡说八道,但是从头设计音色可以让我创作出与特定音色结合度更高的旋律。这个习惯好坏参半,坏处就是,我旋律创作的调是特定的,这会导致我倾向于一种特定类型的音色。我现在就需要跳出这种特定的创作模式。


您旋律创作的调具体是什么呢?

我本来就是作曲的,所以这也是我要深入研究的东西,但实际上我旋律创作的调非常简单。我听过很多关于 Metalcore 的东西。像 Misery Signals 和 Between the Buried and Me 这样的乐队,当他们的音乐进入适度悲伤模式的时候,我会感同身受,至少是我的“默认设置”状态。翻译成我自己的话就是,非常多小六度,非常多半音。而且我认为这也多亏了五声调式的 Grime 音乐风格。这两件事都是与我息息相关的。




Aya BandCamp 上收听更多她的音乐,并在 YCO.life 上可以获取最新消息。

http://aya-yco.bandcamp.com/

下载并解压 .zip 安装包,在 MacOS 或 Windows 系统的 Documents 文件夹中找到 MASSIVE X 的用户文件夹,然后将 AYA Patch程序拖动进去。打开或重启 MASSIVE X ,您可以在预设浏览器的 User 目录中找到Patch。

文章出处 https://blog.native-instruments.com/patch-and-play-aya/

转载新闻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