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elope Audio 羚羊 Orion Studio SC 全能音频卡实录亮测评

叮咚音频双十一购物秘籍

欢迎来到 EQ 2.0 时代——UVI 创造性 EQ 均衡插件 SHADE 简测

上海首家 Ableton 官方认证教育中心 GateMusic 門音乐正式上线

Steinberg UR-C 细节全知道!第三期:驱动


林肯公园 Mike Shinoda:最近每天直播做歌,还出了几张专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官方新闻稿 发布于 2020-08-26

早上 8:30 的南加州阳光明媚,此时 Mike Shinoda 已经坐在了他家庭工作室的桌前。在这里,他要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通过 Twitch 向成千上万的粉丝直播。自疫情以来,这位以林肯公园成员身份被大家所熟知的唱片制作人、歌手和视觉艺术家几乎在每个工作日的清晨都会通过直播做一些有意思的事情,比如说和粉丝一起做音乐、演示侧链的工作原理、试玩新插件、画一条龙,并且提供给观看者一个楚门的世界风格的窗口来展示他当下的所有想法。


有意思的是,Mike 还给看他直播的观众了提供奖励机制——看的越多,你就能获得越多的“Shinoda币”,你可以用它来询问制作问题、选择采样让来 Shinoda 使用,以及让 Shinoda 为你的音轨提供风格建议,Shinoda 会把它们写在小纸片上并从一个黑碗中将它们随机抽出。在直播里,你可以看到 Mike 将恐怖电影配乐与街头歌手的嘻哈乐混合、尝试融合红辣椒乐队的 Funk 和 Prince 的 Funk 以及制作 K-Pop、迈克尔·杰克逊的 Thriller-era 和宠物小精灵超梦风格的音乐。

就在过去的四个月中,Mike 和他的粉丝已经做出了足足可以撑起三张专辑的音乐 —— 第一张 Dropped Frames Vol. 1 发布于 7 月 10 日,里面有 12 首歌,而 Vol. 2 则紧随其后,于 7 月 31 日发布。


“我在直播里用的东西,有三分之二都是 NI 的,我对 NI 的产品逻辑非常熟悉,所以即使我拿到一个新产品我也能很快地用起来。我也非常欣赏制作采样包或是其他东西时对于质量和审美的选择,我就是喜欢这些声音。从第一个起我就一直有在使用 MASCHINE——现在我已经拥有 MK3 了。我有一个 KOMPLETE KONTROL S49 键盘,因为它极其适合我的工作桌。即使是我的硬件设备,我也喜欢让它们触手可及。这也是我为什么如此频繁地使用 KONTAKT 和 MASCHINE 的原因,因为我感觉这像是我模拟设备的电子版本。我可以直截了当地将心中的想法快速地转变为现实。”

Mike 的 Home Studio 设置包括一个控制间和一个直播间,用一个 Hear Back OCTO 监视设备连接,一套完整的鼓和几个连接起来的运行 ProTools HD 的电脑,这让他自己录音和做工程时十分方便。

然而为了在 Twitch 直播,他选择了使用 Ableton 而非 ProTools,因为 Ableton 的操作逻辑是可以让音乐持续播放的。“在 Ableton 里,你可以在播放歌曲的同时去做很多事情:编辑、增加、减去、录制、删除。而且我希望当有人熟悉我的频道时,我的背景里一直有音乐在播放。而且这样一来,我也能听到声音在音轨内听起来如何。我的制作偏好是使用自己实录的鼓,但在直播中我一般会直接使用鼓音源,一是因为时间限制,还有就是 Ableton 不能操控实录鼓。”


尽管此时 Mike 的 Twitch 直播设置已经很完善了,但在刚开始的时候他也有过许多手忙脚乱的尝试,比如说不断调整 Workflow,重新在 Streamlabs’ OBS 软件上给工作室和频道连线,以及想方设法如何能留住粉丝。

“我当时思考了一些关于直播写歌的点,譬如说:怎样做出既能使我自己满意的歌曲的同时,也能让观众觉得有趣?在音乐制作的环节,我可以很自信地与直播间里的人互动合作;但在作词和作曲时,旁边有其他人会让我分心。于是,我意识到我只要把人声创作的部分放在一边,我就可以很好地在这个聊天室中集中大家的建议来制作音轨。”


Mike 还为每一天的直播制定了计划表,他说这能帮助他保持创造力。

“我喜欢将工作日早晨中的一个特定时间留给自己,”他说道。“我也在试着不去想太多。跟着感觉走,就像是跟着惯性做出来的一样,这样就没那么费劲。”

除了直播本身需要安排计划,为声音做好分类也是尤为重要的。对于做旋律金属或 N*Sync 风格的人来说,工作的重中之重是能够快速地找到合适的声音。Mike 收集采样和声音已经有 25 年了,所以对他来说更重要的是如何去组织与编排。此外,知道如何去获得想要的东西对于保持工作效率很有帮助。

“最近我有在按日期为这些声音做分类,我发现分组很重要,无论是通过色彩还是主题来分都可以。花一天的时间来清理你的文件,并把采样们归类放置很有必要。这可以在你的思绪一成不变或需要一个新的声音时带来一些灵感。”

在过去几个月的直播里,Mike 尝试了各种不同的工作流程。

“一开始,我把很多声音直接放在了 MASCHINE 里,后来我突然意识到我应该分开导出,然后在 Ableton 里将它们放入单独的轨道中,以方便做侧链之类的处理。在 Dropped Frames Pt. 1 的歌中,我做了混音和母带——我在 Ableton 和 MASCHINE 的混音界面里来回切换。

我将 MASCHINE 看成一个 Bus 轨,所以在这一组里会有一些声音。如果我要尝试“实录鼓”的方法时,我会将它们拿出来在 Ableton 里分配到它们自己单独的 MIDI 轨或乐器轨上,所以这样我就可以在屏幕上看到音符或是打击并轻易地投入进去并改变其表现。


但如果我是在用鼓组 Loop 之类的东西做时,我会让它们待在 MASCHINE 里。并且因为一些原因,我更倾向于去使用 MASCHINE 里的插件—— Transient Master 或 Supercharger Gt compressor 或 the RC 24 和 48 Reverbs——都是 MASCHINE 自带的而非 Ableton 中的。”

“我非常推荐大家使用 MASCHINE,我会花上一整天待在工作室里制作声音、采样声音,再把它们放到 MASCHINE 音色库的新文件夹里。我可能会借个朋友的键盘并采样一些单独的音符,然后我会通过吉他的踏板和放大器来运行键盘并把它们也采样下来。


对于中音区的音符,我喜欢拿出一个单独的音符并把它拓展到整个键盘上再手动调节它的 Attack 和 Release 以及所有东西时听起来的效果。一些我最喜欢的声音实际上是来自 Prophet 或 Juno 的,被重新采样进 MASCHINE 并在整个键盘上以一个单独的音符来使用的。我可能会演奏多音的预制 —— 像是拿出一个 C 来并提高或降低两个八度来演奏,并且这听起来会完全不一样。”

“我也愿意去制作我自己的声音。使用存储的预制会给我一种粗野的感觉。即使我很喜欢一开始的声音,我依然会去调一调它只是因为······并且有时候我不应该这么做,”他说着说着笑了。“我用了很多很多 NI 的 KONTAKT 乐器的钢琴音源:UNA CORDA、ANALOG DREAMS、HYBRID KEYS。新出的 LO-FI GLOW 非常棒。我很喜欢 SYMPHONY SERIES STRING ENSEMBLE,并且 RETRO MACHINES 我也用的非常多。接着我也会用一些其他人制作的插件但也是需要 KONTAKT 入库的:DAMAGE、DECAP DRUMS、EXHALE。”

从 Mike Shinoda 的往期作品中,经常能听到的一些能量爆棚的低音元素,这是因为他是个深度的 MASSIVE 玩家。“我有一段时期特别迷恋 MASSIVE —— 就是最原始的 MASSIVE,不是新生代的 MASSIVE X,”他说道。

“我在 Linkin Park 的 Living Things 和我的个人唱片 Post-Traumatic 中使用了许多 MASSIVE。这里面有许多真的非常脏的声音,可以当吉他用来填满大量空间。但我也会将它作为背景的小琶音或是提升来使用。我没有一个固定的做事方式——不管歌看起来是什么样想表达什么或它的意图是什么我都会去适应。”

“我会从任何一种声音、任何一种律动,任何一种想法开始。我会把灵感吹成口哨录进手机里,从那里开始完成一个 Beat,把它带到 MASCHINE 里并继续。实际上,林肯公园的 Lost in the Echo 就是从一个橙色的儿童猫型玩具键盘开始。我在那上面弹了几个我喜欢的和弦。然后我打开手机上的 MASCHINE,采样了 16 种不同的和弦组合,做了一些 Demo,导出到我的笔记本电脑上,从这里开始它就有了形状了。”

“我也曾把 MASCHINE 用在了一个很受欢迎的叫做 ‘The Raid’ 的印度尼西亚动作电影的配乐里,我与 Joe Trapanese 合作的那个。我将一面板的声音放进 MASCHINE 里,像是多个时段中 16 个声音的 8 个库。每个独立的声音都可能一个场景的主要声音。我觉得这成为了一个很独特的配乐方式。它好就好在我可以在配乐时在我的 MASCHINE 上调整节拍、音律和调性并做一些速写一样的东西。”


在混合多种风格时,Mike 会非常注意是什么带给了某个特定音乐风格它独特的氛围——演奏风格以及乐器、效果如何使用、不同年代的混音手法以及整体声音的色彩——经常通过教程学习并在 Twitch 直播时段之前认真听这些音乐。然而说到节拍,他并不坚持于任何惯例。

“我并不是那种习惯于待在特定 BPM 中的人。有些人会这么做,并且这对他们来说非常舒适,因为这样他们能有一个东西来开始并并紧紧抓住。我不在意这些。我可能会在做歌的时候花上两个小时,决定某个部分是否需要再快 5 BPM ,再然后就会直接去改变它,哪怕是在 ProTools 里录音,而且里面已经有成堆的音频文件时。尽管这么做会给自己增添很多工作量,但总归是值得的。

当然,如果你正在为 Ultra 和 Electric Daisy Carnival 做歌,你可能得一直在一个固定的速度上,因为那就是你的工作。但那不是我的工作。我的工作是寻找到最好的律动,寻找到最好的节拍以及最好的调来为歌手服务。

当你在为歌手做歌时,就应该会去考虑如何为歌手服务这个问题。如果这是一个说唱歌手,你可能会考量,他们说的是太快了还是太慢了?如果将 Beat 调整几个 BPM,能够更好地展现他们吗?这会使音乐变得更好还是更糟呢?

事实上,歌手的音调是最重要的。如果你将调向上或向下移动几个音程,你就能够试出歌手的音域并找到他们声线的甜蜜点。这也是另一个我喜欢用 MASCHINE 以这种方式工作的原因,用它进行实时变调简直不要太容易。”

目前,Mike 已经记录了超过一万个小时的独自一人或与林肯公园一起进行音乐制作的过程,以及发布了几张从直播中诞生的合作专辑,这些结果都十分振奋人心。

最后,Mike 有一些建议希望可以给到一些对直播做歌有兴趣的艺人们。

“请认真地考虑你的目的,”他说。“你为什么要做这个?如果你的目的更偏向于能从别人那里拿走什么,而不是去创造有价值的东西或是给予,那你可能需要重新考虑一下这件事。你可以做些什么事情,或建立起一种联系?我们中有人在聊天中学习制作,从 14 岁到 60 多岁。我知道我给人们提供娱乐。我也一定能给他们带来一些新的信息。‘大师课’ 这个词每天都会出现。人们会积攒他们的 "Shinoda币"并把它们投入到音乐制作的问题上,像是 ‘复习一下侧链’ 或是 ‘多大的压缩算是过度了’ 如果我对这样的问题有答案,我会很乐意去分享它。”

目前 Mike 对直播仍然饱含热情,但与此同时他也留出了一些可供提升的余地。“我感觉自己正走在一个又奇怪又原始的旅程中,这听上去可能很好笑。我只是在一件一件地做事情。我以前是一个容易想很多而且会焦虑的人,现在我在尝试着不去想太多。如果有时在直播中,观众感到有些无聊了,我们就会去转做更加奇怪的事,并且这真的会成为我做的下一件事情。事情就会这么走下去。”

《Dropped Frames Vol. 1 & 2》这两张在直播中诞生的专辑已经可以在所有的流媒体上听到了。

想要向 Mike 提问,或者是参与到他的下一张专辑制作中吗?

请关注 Mike Shinoda 的官方 Twitch 频道,加入关于音乐制作的洞察力以及灵感的旅程:
https://www.twitch.tv/officialmikeshinoda

Mike 教你做 Hybrid Theory 风格的歌曲小样:


文章出处 https://www.native-instruments.com/zh/

转载新闻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