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nd Magic 喜提三项 TEC 技术大奖提名,民乐音源和效果器首次入围力助中国音频历史性突破

母带级人声的理想选择——Manley ELOP+ 立体声光学压缩限制器简评

喜大普奔:midifan.fun 音乐人欢乐社区 iOS 和 Android 应用下载起来!

Roland GROOVEBOX 系列 MC-101 测评:盒子虽小,律动无量

如何用 Steinberg UR-C 做直播并推流到各大平台?第二期:OBS 直播软件设置


音乐冲击力的源泉:真鼓乐器中的底鼓奥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官方新闻稿 发布于 2020-07-21

在现代音乐的鼓组乐器中,底鼓可以说是低频中的焦点,同时也是音乐节奏的根基,把持着音乐的时间线。在鼓乐器的演奏中,有很多关于底鼓的小技巧,比如:有些金属乐队的鼓手会使用两个底鼓踏板来演奏。但不论演奏方式、技巧如何,底鼓始终是任何现代打击乐器中的核心力量。


所以我们该如何更好的运用现代音乐中的底鼓?如何录制和混音?如何确保它在音乐中处于正确的位置?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学习关于原声底鼓乐器的演变,通过一些经典的案例,学习如何在 Ableton Live 中获得听感极佳的原声底鼓音色。

一开始,底鼓真的就是很大的鼓

从历史上看,现代底鼓是由数量庞大的大型低音鼓乐器演变而来的。在管弦乐中,定音鼓提供谐调的低音打击乐。观看和聆听,纽约爱乐乐团打击乐演奏家马库斯·罗顿 (Markus Rhoten) 演示这些隆隆的野兽:

观看视频:

同时,日本古典音乐中也有太鼓(Taiko)的演奏。( “太鼓” 在日语中是 “大鼓” 的意思)。太鼓通常是合奏的,可以通过 Sonica 制作的 Japanese Taiko Percussion 扩展包在 Live 中重现。


在中东和北非的其它地方,奥斯曼帝国的 “Long Drum” 也是同样大尺寸的低音乐器,有些传统的梅特乐队至今仍在使用这种乐器。

观看视频:

土耳其/奥斯曼梅特乐队的鼓演奏

套鼓的核心

现代的底鼓是鼓组的核心,一套特定配置的套鼓可以运用在多种流派中。虽然早期的行进乐队也会使用整套的鼓组,但正是在 1910 年代早期爵士音乐的出现和兴起,才引入了当今我们已经习惯的套鼓,也就是爵士鼓。

需要注意的是,在新奥尔良爵士音乐的全盛时期 (1910年代末/1920年代初),音乐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声学问题。收音机在当时是一种奢侈品 (而且不可携带) ,而家庭式收音方案同样非常昂贵,并且在没有电子功放的情况下,保真度非常低。在这个时代中,底鼓的听感非常理想,因为音乐会空间能够产生很大的声场。现场扩声在当时仍然是一种奢侈品,这使得合奏更有必要达到响度的平衡。

录音革命与增加冲击感的底鼓混响

让我们把时间倒转回 1960 年代,当时家庭录音已经成为一项巨大的产业。随着音乐的电子刻录技术的发展,音频技术领域也取得到了类似的发展 — 麦克风产品的改进,早期 EQ 均衡器和压缩的发展也为录音提供了越来越好的保真度。尽管如此,底鼓的录制仍然是一个难题:录音很难反映底鼓在现场演奏环境中呈现的听感。

观看视频:

The Ronettes – “Be My Baby”

1963 年,Ronettes 发行了热单 “Be My Baby”,传奇制作人 Phil Spector 展现了标志性的制作技巧 — 声音之墙,赋予了底鼓令人难忘的冲击感和荡气回肠的声场,贯穿整首音乐作品。该音乐的鼓部分由著名鼓手 Hal Blaine 演奏,这首歌的节奏部分使用了一个近场麦克风进行录制,然后浸透在混响当中。不仅如此,Phil Spector 还使用了很 “死” 的军鼓(一种音色很短的军鼓)形成反差,以突显底鼓的冲击感。


1950 年代的 WFL 套鼓

Abe Seiferth 分享了如何在真鼓中平衡混响、冲击感和音色本体的配置:“我的录音室的主底鼓是一个来自 20 世纪 50 年代的 22 英寸 WFL 底鼓,但经过了大量改装。它的谐振头已被移除,以减少谐波。底鼓内有一个加重枕头,对应锤头,经过调整已达到理想的声音衰减。所有的鼓耳都使用泡沫进行填充,以确保没有卡嗒声或额外的响铃。我最喜欢的底鼓麦克风是老款的 AKGD12,在高强度的隔离下它可以获取足够的低频能量。我通常会使用 Neve1073 来录制底鼓,并使用 Pultec 进行EQ调整。”

多通道录音

真鼓通常是使用多个麦克风进行录制。捕获主要声音的近场麦克风或拾音麦克风,指定用于捕捉空间混响的空间麦克风,以及放置在套鼓上方的顶置麦克风,等等..... Abe Seiferth 分享了他的多麦克风录音策略:“无论是制作采样还是为鼓手录音,我会使用多套麦克风的配置。拥有顶置立体声收音或是立体声空间麦克风为音色增加额外的生命力。当我们关注于底鼓的低频时,其实上面的频段也很重要。如果你是为了采样而进行录音,那么请加上一个立体声麦克风,然后在 250Hz 往上进行高通,已获取更高频率的立体声像。如果你采用的是多麦克风阵列的配置对鼓手进行录制,那么你需要多花些时间以确保所有麦克风都是同步的。”

如果你手上没有真鼓的采样,那么可以试试 Ableton 的 Session Drums Multimic 音色包。该音色包提供了接近13GB的多重采样鼓组,每种鼓音色都经过多个位置的麦克风进行录制。除了常规的拾音麦克风、顶置麦克风和空间麦克风,Session Drums Multimic 还使用了专门的军鼓话筒采集了军鼓与其它乐器一起打击时所产生的细微噪声 — 类似黑胶与电子管的失真,这原本是乐器录音中一个令人讨厌的特性,而现在却变成了真鼓吸引人的地方。

与使用其他采样一样,Session Drums Multimic 的音色也许需要一些额外的处理才能得到你想要的声音。在这套扩展中,我们在不同的乐器和分线上加入了压缩、EQ、门限混响、Drum Buss、Glue Compressor 的处理,请仔细的对比处理前/后的效果。

使用压缩进行“压榨”

有很多制作人和音乐人都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摇滚乐就是过度压缩的声音。” 当然,带挤压属性的压缩能够在鼓组中产生更加猛烈的声音:当底鼓伴随着 “砰” 的一声而被触发,压缩能在避免动态范围衰减的同时也推开钹了声音。所以,在 70 和 80 年代,过度压缩的鼓声成为一种非常流行的声音。

话虽如此,但你还是应该小心底鼓的过度压缩,因为它也会夺走底鼓的生命,只留下雨点大的声音,而不是雷鸣般的冲击感。

Abe Seiferth 同意这一点:“不要过度压缩真鼓中的底鼓。我很少将压缩添加到底鼓麦克风轨道( 鼓总线压缩是另一回事)。当你压缩底鼓时,反馈将会衰减,尤其是在处理鼓手的演奏时。核心问题是:你一直在提升噪声水平。如果你把底鼓压得太狠,压缩就会开始拉进其它不需要的声音,比如钹。当然你可以打开底鼓的门限,然后再用压缩把它处理掉。这可以是一种有趣的、有创意的鼓音色。然而,对于更传统的鼓组混音,我个人并不推荐在底鼓上使用门限 — 它们似乎永远无法维持最初的短暂状态。”

混合电子鼓与真鼓

有时候,光是真鼓可能不足以满足你的需要。在Live这样的宿主软件中,我们可以自由地将真鼓的声音与电子鼓的声音混合 — 例如:尝试在你的真鼓底鼓上加上 909 的底鼓,以获得额外的砰砰声。

Abe Seiferth 对于混合电子鼓与真鼓有更多建议:“我经常会在真鼓演奏的混音中加入底鼓的采样。大部分情况下,我会增加一个采样以补充低频。在现代音乐的混音中,一个连贯且专注的低频是很重要的。我会建议将真鼓音色进行高通,并只留下一个轨道负责低频。这样你就可以在底鼓轨道中避免采样的相位冲突。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你也许还需要对采样进行低通处理。”

“个人觉得电子底鼓的高频听起来有点乏味,即使是在电子音乐当中。处于制作的目的,我喜欢在底鼓的顶部加入真鼓录音。如此一来,我就可以在整首歌中拥有持续、专注的低频,同时还能拥有声音特性上的变化。”

尝试使用真鼓进行创作

Ableton 提供了多套真鼓音色的扩展包,包含了:现代底鼓、传统大鼓,以及介于这两者之间的音色。不妨下载一下试试吧!

Session Drums Multimic by Ableton (包含在 Live 10 Suite 当中)
https://www.ableton.com/en/packs/session-drums-multimic/

Drum Booth by Ableton (包含在 Live 10 Suite 当中)
https://www.ableton.com/en/packs/drum-booth/

Japanese Taiko Percussion by Sonica
https://www.ableton.com/en/packs/japanese-taiko-percussion/

Bully Kit by Toontrack
https://www.ableton.com/en/packs/bully-kit/#?instruments=drums



了解更多讯息,敬请垂询传新科技有限公司
香港:852-27210343
北京:010-85806317
广州:020-81068112
上海:021-80185110
www.dmtpro.com
www.dmtpro.com.cn
欢迎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文章出处 http://www.dmtpro.com.cn/

转载新闻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