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话:剪不断理还乱的线线线——Eurorack 模块合成器从入门到精通直至放弃

Midifan 的流水账:Bitwig 柏林总部参观之旅(内附福利)

Steinberg Nuendo 10 试用心得

测评:Roland AX-Edge 解放了你,你还不解放自己?

第 3 话:盒子与电源——Eurorack 模块合成器从入门到精通直至放弃


来自波兰广播电台的实验之声,在 Ableton Live 当中探索东欧电子音乐先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官方新闻稿 发布于 2018-11-19

二战结束后,波兰正式宣告独立,并且在接下来长达 40 年的时间内成为了苏联政权的一部分。这种在经济和政治上的影响一直持续到了 1989 年,苏联正式宣告解体,在这期间严格的文化审查制度被认为滞缓了当时的艺术创作,很多内容创作都有可能被打上 “反苏维埃”、中产,或者仅仅是不符合国家认可的 “社会现实主义” 的标签。


即使是在这种环境下,仍然有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 欧洲其中一个最早用于电子音乐实验和创作的机构就成立于波兰。成立于 1957 年,Polish Radio Experimental Studio (PRES) 波兰电台录音实验室用于为电影、电台和电视制作配乐,并且在 1960 - 1980 年代成为了艺术家能够自由发挥的小岛。PRES 是当时东欧仅有的几个拥有电子音乐设备的录音室,并且成为了磁带音乐的研究中心,它与录音室的音频工程师一同见证了很多电子原声作品的诞生。


除了东欧,剩下能与 PRES 对标的电子音乐研究机构几乎都存在于西方世界,包括、哥伦比亚普林斯顿电子音乐中心、旧金山磁带音乐中心、巴黎 GRM、科隆 WDR 电子音乐工作室 —— 这些知名的电子音乐机构都在它们的年代拥有自己的定义,相对而言 PRES 则没有在 20 世纪的音乐历史中留下太多的存在感。不过现在波兰电台录音实验室的故事正在被更多的人所熟知,波兰的文化机构Instytut Adama Mickiewicza (IAM) 通过一个采样库还原了 1970 - 1980 年代这所神奇的电子音乐机构所创造的作品,包含知名音乐人 Krzysztof Knittel, Elżbieta Sikora 和 Ryszard Szeremeta 的创作。

将如此具有历史意义和分量的扩展音源,即使沉重,我们仍然免费分享给大家。这个扩展音源包含将近 300 个音色、Loops 乐句以及效果器,通过 Drum Rack 进行整理,并且包含定制的 Effect Rack 效果器组,所有参数控制都经过了精心挑选。你可以通过下面的链接下载这个具有意义的扩展音源,如果你想进一步了解这些声音背后的故事,可以继续阅读该项目的策划者 Michal Mendyk 与该扩展音源的制作者、 Ableton 认证讲师 Marcin Staniszewski 的相关采访。

下载链接:https://iam.pl/UFJFU19BYmxldG9uX3NhbXBsZV9wYWNr

提醒:该扩展音源需要 Live 10 Sutie 以保证所有功能运行。


以下是与项目策划者 Michal Mendyk 的采访。


请问你能否简单的描述以下 Polish Radio Experimental Studio 波兰广播电台实验室的起源?

波兰广播电台音乐实验室是欧洲首个电子音乐之一,成立于 1957 年,隶属于波兰广播电台。实验室的创始人是  Józef Patkowski,他是一位音乐学家和早期的电子音乐专家。有趣的是,Patkowski 受到了 WナPdzimierz Sokorski 的大力支持 —— 他是一名激进的马克思主义者,同时也是波兰广播电台的主席,之前也曾担任过波兰人民共和国的文化部长。但矛盾的是,就在几年前,正是 Sokorski 推出了社会现实主义,让波兰的艺术与文化进行激进的政治审美审查制度。他最出名的一句话是,他认为波兰音乐先锋 Witold LutosナBwski, “这个人应该被扔到电车底下。” 所以,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在 1957 年代创办了整个欧洲最具实验性的音乐中心。后来他说,成立波兰广播电台音乐实验室,是他用自己的方式来弥补之前的过错。


 

除了布拉迪斯拉发的斯洛伐克实验录音棚,PRES 是苏维埃政府在东欧仅有的电子音乐官方研究机构。所以 PRES 是否被政治所左右?它是社会主义进程的见证者,还是相反的成为了被镇压的中产阶级文化寄托?

在当时的东欧阵营中,波兰文化是非常特别的情况。在斯大林与 1953 年去世与 1956 年波兰政府更迭后,刮起了一阵向往自由的社会风气 —— 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 “解冻”。虽然在很多方面后来还是变严了,但是艺术于文化却没有出现这样的状况。尽管这样的艺术与文化仍然受到法律的束缚,审美也受到影响,但当时的中产阶级艺术家是被政府所支持并大力鼓励的。他们试图在传达这样一个讯息:“我们是社会主义,同时我们也是先进且自由的。”

得益于这种相悖的状况,让大批杰出的艺术家的诞生成为了可能,比如电影导演 Andrzej Wajda, 作曲家 Krzysztof Penderecki,以及戏剧导演 Jerzy Grotowski。但这样的艺术成就在当时的东欧相当少见的,因为条件的限制,斯洛伐克实验录音室就遇到了很多问题,因此只产出了少量作品。

与此同时,波兰广播电台实验录音室产生了 300 多首个人作品,这些还不包括为广播、电影、电视制作的配乐。官方甚至还会请来西方的年轻知名作曲家进行常驻,包括挪威的 Arne Nordheim,美国的 Lejaren Hiller,法国的 François-Bernard Mache,以及来自意大利的 Franco Evangelisti。但另一方面,这个 Studio 仍然是官方机构,它需要承担为广播、电视、电影制作配乐的任务。正是由于这样奇妙的反差,所以在这里工作的作曲家可能一边在位官方宣传片制作配乐,一边在进行着 “不符合” 当时官方核心价值的艺术创作。

Eugeniusz Rudnik,在 PRES 工作的波兰电子音乐先驱。

PRES 的作曲家们并没有被外界所熟知,甚至可以说是默默无闻,不像其他地方就有很多知名的电子音乐人,比如巴黎 GRM 的 Iannis Xenakis, Pierre Henry 和 Luc Ferrari,科隆 Studio für Elektronische Musik 的 Karlheinz Stockhausen 等等。请问你会如何解释这一现象?仅仅是因为波兰并没有在欧洲和美国的唱片产业内?又或者是音乐和艺术家的活动在当时受到打压?

事实上,波兰广播电台音乐实验室并没有像巴黎 GRM 和科隆 WDR studio 那样高产,这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另一方面,那个时代的德国有着很浓重的 “国家中心主义", 他们的音乐相对“严肃”,而法国、美国都只关注与自己国内的社会环境,对其他国家的状况太多的兴趣。

还有一点,PRES 在数字领域并没有取得任何成就,某种程度上说 PRES 还保留着全模拟的创作环境。它在 70 年代迎来了黄金年代,差不多 40 年前,但大部分作品都已经被遗忘了,因为在 20 世纪的最后 25 年的波兰和东欧依然被 “严肃” 音乐所统治 —— 是一种新古典和新浪漫的保守主义倾向。从这个角度来说,实验和先锋的艺术作品当然就会被看做是没有意义的。

在铁幕事件后,东欧国家的艺术圈开始与西方的文化圈产生了频繁的交流,但也经常低估了自己艺术传统的价值。时至今日,几乎是 30 年之后,这股潮流才发生了改变。实验音乐就是这样一个特殊的案例,我相信至少在 Post-Techno 领域,在当下的数字声音时代中,全球刮起了一股追寻模拟根源的热潮。

PRES 70 年代的电子音乐设备。

将波兰广播电台音乐实验室的素材制作成可以分享的音源。请问你是如何产生这个想法的?

我认为制作采样素材是一种最简单的方式,让这些声音档案可以换发第二次生命,但同时我也认为波兰广播电台音乐实验室的声音档案非常适合现代音乐创作。事实上,相比当时进行 “严肃” 实验音乐创作的德国音乐人,很多 PRES 作曲家的工作方式更加接近现代音乐制作人的创作方式,因为德国人更沉浸于深沉的艺术理论和更深入的技术实验。而另一方面, PRES 的音乐人并非把实验音乐当做首要的音乐艺术创作,并且他们也经常把两种领域的音乐元素以一种有趣的方式相结合,比如让电影配乐听起来更 “实验”,让他们的实验音乐听起来更加富有情感,更加感性且容易理解。如果从技术层面上进行解释:采样自己或者其他音乐人的作品,比如流行音乐,然后将相同的素材以不同的作曲方式以类似 Remix 的方式进行重新创作,在正常的节奏律动上增加实验性的音色和音效等等。


Józef Robakowski - Prostokat dynamiczny,于 1971 年在 PRES 制作。

 


Bohdan Mazurek - “Daisy Story”,制作于 PRES。

 

与声音设计师 Marcin Staniszewski 的采访


作为一位 Ableton 认证讲师,音乐人,制作人,同时你也是一位设计师,为 App、电影和电视进行声音设计。所以当你挖掘自己国家的实验音乐档案室,你是怎样的感受?

这可以说是一次 “耳界大开” 的体验。我一直知道波兰广播电台音乐实验室的存在,也听说过那些伟大的音乐人,但我仍然为这些声音和作品的质量感到震惊 —— 相较于现在的科技技术,他们在当时使用仅有的音乐设备条件,就创造出了如此独特的音色和质感,这实在难以置信。对于我来说,这些音乐最酷的地方就在于它们没有特别准确的打在 BPM 的拍线上,所以这些音乐会让人感觉特别生动并且一直在变化。

 

请问你得到的是怎样的素材,以及你是如何进行整理的呢?

我收到的是数字音源素材。大部分的素材都使用磁带进行录制,一听就是由专业的工程师进行录制的。我得到的是立体声素材,所以我得更加有创造性,因为要找到合适的地方进行切片是一件很有挑战性的事情。当然深入挖掘这些素材以后,它们很容易就能够分为三种类型 - 打击乐器、声效以及节奏性 Loop 乐句。所以在分类方面我并不需要进行太多的思考。

为什么你会把这些素材以 Rack 和音频 Loop 的形式呈现?以及你是如何做到的?

我决定使用 Drum Rack,是因为它是 Live 的必要组成部分 —— 最具有创造性,同时也是最简单的工具。通过 Chian、Group 分组和 Marco 旋钮的功能,它可以带来无限的可能性,同时它的架构也非常清晰,让我可以很自然的放入素材。对于 Loop 来说,我并不在乎它们是不是基于常规的 Loop 形式。我寻找的是律动,以及奇怪且富有质感的声音。既然我有机会可以接触到这些奇怪且疯狂的东西,为什么不继续朝着这一方向进行探索呢?我可以保证它们可以进行循环,但请不要问我它们的速度或者是确切的时间节点!

PRES 的其中一台磁带录音机

在进行这项工作时,最让你感到惊讶的是?

我发现在现代音乐制作中,压缩器被过于滥用了。所有这些音乐档案都非常具有动态,即使是一个简单的白噪爆裂都足以让我全身起鸡皮疙瘩。在噪声爆裂之后附带了一些微弱的声音讯号,这些东西能够创造另一个层次的紧凑感。这些动态维度在现在都已经丢失了,这非常可惜,因为它可以是这么的强大。所以也不意外为什么有一些 Old School 的音频工程师只使用一点点压缩。

除此之外,我还在为这个素材库制作示范曲目(我非常喜欢这个概念,所以我又启动了另一个叫做 SICHER 的项目,你很快就可以在我接下来的 EP 听到了)。每一个素材和 Loop 都可以压榨出很多的能量,对此我感到非常震惊。当你只是用 3、4 个采样进行制作,而不是用 100 个来自不同地方的 Loop,你会发现这更加有趣且具有条理。你会发现这些声音拥有相同的 “音色标识”,但是不会有任何限制。我发现我只需要一个采样就可以做出一整个 Drum Kit。只需要一点简单的操作,比如调整采样的起始点,或是稍微调整一下音调。如果你想要一个清脆的底鼓,只需要将开始点移动到 zero crossing 的地方,保证它不会有杂音即可,这样就得到了一个能够在作品当中使用的音色。

了解更多讯息,敬请垂询Ableton 大中华区总代理 
010-85806317
www.dmtpro.com
www.dmtpro.com.cn
欢迎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文章出处 http://www.dmtpro.com/

转载新闻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