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尔入门级动圈麦克风选购指南

你的音频应用核心:羚羊 Zen Quadro 音频接口评测

舒尔(Shure)小振膜麦克风系列选购指南

叮咚音频《一场内心的万物复苏》大师课青春版,报名渠道现已开启

电子乐器的未来都在这:柏林 Superbooth 24 两千张图文直播

干净、纯粹:amphion 芬兰之声 One25A 评测

官方新闻稿 添加于 2024-05-25 ·

分享到微信

暂无评论


  • 作者:Phil Ward 
  • 出处:Sound On Sound


amphion芬兰之声这家公司因为其出色的无源扬声器在整个监听行业占据了一席之地,他们巧妙地把音箱效率最大化的同时还能高水平还原声音原有的质量。

但amphion总感觉缺少一些东西,他们在三分频有源的市场上还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案,虽然amphion已经有了自己的功放和低音炮来组成三分频系统,但现在他们终于有了自己的三分频有源监听音箱 - One25A。

我首先要说的是,One25A的造价不菲,其次它的定位是打造高端旗舰监听音箱,One25A的重量达到了41公斤,它确切地说是一个中近场监听,我们先从外观说起吧! 



One25A的外观设计绝对体现了amphion的特色,而且做得很出色。我一直特别喜欢amphion那种简洁的设计风格,它把深色的哑光外壳和铝制的驱动单元巧妙地结合在一起,再加上那个比白纸还白的高音盆,整体看上去非常专业而精准。这种高端设计的专业感,我还是挺满意的。

One25A的体积是316 x 510 x 487毫米(高x宽x深),很明显,它不算小巧。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它这么重,首先得说它的机箱使用了25毫米厚的、加固过的中密度纤维板,仅低音单元的重量就有10公斤。而且低音单元的框架还被融入到了箱体的加固结构中。除此之外,One25A还特别设计了很多结构措施,确保中音和高音单元在机械和声学上与低音单元保持隔离。


例如,机箱前面的那个窄小的穿孔格栅,它其实是一个装满泡沫的斜向空气隙槽的末端,这个槽从机箱前部一直斜到后面。这个设计和里面的阻尼材料,都是为了确保One25A的不同驱动单元之间能有效隔离。而且这种斜向的设计还使得低音和中音的空间非对称,有助于防止内部形成驻波。

我问过Amphion关于One25A重量的问题,他们的回答是,重量不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它重就重吧。


在机箱的后面板上,有一个放在大型折叠钢外壳中的模块,这个模块集成了分频器、均衡器和三分频功率放大系统。中音和高音驱动器的功率都是205瓦,而低音驱动器则高达700瓦。因此,尽管D类技术以其轻便而闻名,但总功率达到1.11千瓦的放大器自然不会轻巧。

分频电路的设计并没有采用常用的运算放大器,而是通过在输入和输出端各添加一个无源缓冲电路来实现的,所有的分频电路都是四阶(每八度降24分贝)类型。整个电子模块是可以拆卸的,方便将监听音箱嵌入墙体,而且Amphion还打算推出这个模块的机架装版本。在模块的底部有电源输入开关、一个平衡的XLR输入,还有一个步进旋钮,这个旋钮可以调节±8分贝的低频均衡范围,帮助根据监听器的安装位置调整低频水平。




就像amphion其他两分频监听音箱那样,One25A的低音单元也是挪威SEAS公司制造的。这个低音单元直径为25厘米(10英寸),专门用来处理低频声音。它的设计特点是单元的可振动幅度非常大,可以达到±14毫米,这是普通低音驱动器的两倍。此外,它的音圈直径也特别大,有56毫米,一般只有30毫米。这样的设计让这个驱动器能在很大音量下也能发出清晰的低音,而且几乎不会变形。

如果这些还不够,驱动单元的电机系统中还特别加了一个铜帽在极片上,这个设计有助于减少音圈的电感以及音圈移动时电感变化的程度。

我来详细解释一下。音圈电感是指电流流动遇到的阻力,这个阻力会随着频率的升高而增加。在很多扬声器驱动器中,音圈的不同位置会导致其电感发生变化。音圈电感会影响扬声器的频率响应,如果它随着输入信号(即驱动音圈移动的信号)而变化,这意味着输入信号可以影响响应效果——不用多说,这通常不是件好事。

对于一个设计有高振动幅度的驱动器来说,确保电感调制尽量少是非常重要的,所以One25A低音驱动器的铜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改进。


为什么One25A需要一个振幅特别大的低音驱动器呢?

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One25A的低频响应可以达到22Hz,并在这个频率下只有-3dB的衰减。22Hz基本上是低音炮的领域,而且因为One25A采用的密闭式设计,没有使用被动单元或者导向孔的帮助,所以低音驱动器几乎要独自完成这个任务。这里的关键是,要维持稳定的声压水平,随着频率的降低,所需的单元振动幅度会急剧增加。比如说,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要在1米距离产生100Hz的90dB声压,直径25厘米的振膜只需振动±1毫米左右,但要在20Hz产生同样的90dB声压,振动幅度需要增加到±4毫米。

第二个原因是因为它的22Hz低频截止并不是单靠单元本身特性就能实现的;它需要通过均衡调节来完成。根据我的初步估算,如果不用低频均衡,One25A的低频响应会在50Hz时下降3dB,而低于这个频点的输出会以每倍频程下降12dB的速度减少。所以,为了让频率在22Hz时下降3dB,One25A需要在50Hz以下提高大约10dB的增益,这对振膜的振动幅度和放大器的功率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这也解释了为什么One25A需要一个700W的低频放大器:它为10dB的低频均衡和用户可调节的额外8dB提供了足够的余量。最后,我之前没有详细讨论密闭式音箱的影响,实际上这对其低频表现非常关键。

这里我们需要关注一个定义Group Delay(群延迟),群延迟是指音频信号在通过扬声器系统时,低频部分相对于高频部分的延迟时间。一个低群延迟值(例如5毫秒)表明低频信号几乎没有延迟,这对于保证音质的准确性和清晰度非常重要。


我们一直追求低频瞬时信号在应该停止的时候就立即停止,这就要求扬声器对音频信号的响应非常迅速。在密闭式设计中,没有导向孔的影响,当音乐或其它声音停止时,扬声器产生的声音也会立即停止,不会有额外的振动或回声延续。这种快速停止的响应对音质的清晰度和精确度至关重要。


此外,由于没有导向孔,即使在音量增大的情况下,扬声器也不会引入压缩、失真或噪音,同时也保持低频信号的稳定性。在许多带有导向孔的扬声器设计中,大音量可能会因为导向孔的共振引起额外的压缩和失真,影响声音质量。导向孔还可能使低频声音不稳定,导致低音部分听起来模糊不清。但在密闭式设计中,因为避免了这些问题,即使在高音量下也能保持声音的纯净和稳定。

综上所述,密闭式扬声器设计通过提供更快速、更准确的声音响应,避免了音量大时常见的音质问题,从而使整体听觉体验更加精确和愉悦。

‘’ One25A仿佛能揭示出声音在录音和混音过程中的处理方式,让你了解这些声音是如何被处理和塑造的。‘’



中音驱动器也是由挪威SEAS公司生产的,它与amphion的两分频被动监听器中的驱动器非常相似。这个驱动器的直径大约是130毫米,使用了铝制的振膜。和One25A的低音驱动器一样,它也配备了一个高级的电机系统,这个系统的设计目的是尽量减少由于线圈移动而产生的失真。此外,为了减少信号调制的影响,这里使用了一个铜环围绕在极片周围,而不是铜帽。

这个铜环的任务是抑制所谓的磁通调制现象——这是一种输入信号产生自己的磁场,进而影响驱动器磁铁固定磁场的情况。像电感调制一样,磁通调制也会在驱动器的输出中造成失真,因此,如中音驱动器中使用的铜环这样的措施能有效防止这种现象,对提高音质非常有益。

One25A的中音驱动器有一些特殊之处,它使用了一个大型的辊边环,这种尺寸的辊边环通常是用于低音扬声器的。这样设计是因为One25A采用了一个比较低的低音/中音分频点,只有100Hz。这比大多数三分频监听音箱的分频点低了将近两个八度。之前我提到过One25A在低音炮方面的表现,而且它的低音驱动器的低通滤波器设定在仅100Hz,所以称它为“低音炮”非常合适!这也说明了中音驱动器的角色更偏向于处理低音/中音频率。


amphion选择较低的低音/中音分频频率,主要是为了优化扬声器系统的声音指向性,目的是让系统的三个扬声器合作得就像是一个点声源音箱。具体到低音和中音驱动器,采用这样一个低的分频频率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它能保证在两个单元的声音输出有重叠的区域——也就是围绕100Hz的范围内,声音的波长远大于两个单元之间的实际距离。比如说,在200Hz的频率下,声音的波长大约是1.7米,而两个单元之间的距离只有0.3米。

这个设置的好处是,声音传播到不同位置时,即使是侧面或者角落,声波的变化也不会太大,这样就避免了在某些听众位置上可能出现的声音波谷。如果单元之间的距离更大,或者分频点设得更高,那么声音在传播过程中就可能会因为驱动器之间的干扰而产生不必要的声音减弱,特别是在扬声器侧面的位置。

简单来说,amphion这样设置是为了确保无论你站在房间的哪个位置,都能听到一致且连贯的声音,避免那种一个扬声器声音太强或太弱的不均衡现象。这种技术处理让听音体验更加自然,就像音乐演出就在你的面前一样。




提到中音到高音之间的分频,相同的原则也适用。分频频率定在2kHz(波长17厘米),单元之间的距离大约是12厘米。因此,虽然这个公式没有那么明确,但大致上单元输出在垂直方向上偏离中心30度以内时,仍然能保持合理的相位一致性。但在中/高频分频点附近,还有另一个指向性因素发挥作用,那就是中音单元在其频带上端自然变窄的扩散范围。对于One25A的中音单元来说,这个频率大约在1.5kHz。因此,理想情况下,中音单元应该在这个频率或稍高一点的频率向高音单元交接,One25A也正是这样做的——其中高音分频点设在2kHz。然而,高音单元(One25A使用的是直径25毫米的钛制球顶高音)向下工作到2千赫可能会面临功率处理和失真的挑战,这时amphion标志性的UDD(均匀指向扩散)导波管就派上用场了。 

导波管带来了两个非常重要的优点。首先,它为高音单元提供了声学阻抗匹配,这大大提高了高音单元在其工作频段低端的灵敏度,有效解决了2千赫时的功率处理和失真问题。我估计,导波管在高音单元所能处理的频段中至少增加了6dB的灵敏度,这一点非常关键。导波管的第二个好处是,它的直径主要决定了高音单元在其工作频段低端的发声方向。因此,高音单元的导波管和中音单元直径相似并不是偶然的。这意味着在一个单元向另一个单元过渡的频段里,它们的发声方向性是相似的。


在我开始描述我的聆听体验之前,还有一个关于音箱的重要的点需要提及。在一个很多音箱都依赖数字信号处理(DSP)来定义的世界里,One25A保持了避免数字干预的纯净(至少在它的信号路径中是这样——当然它的过载保护电路是基于DSP的)。从很多方面来看,它都是一种“老派”音箱,其性能取决于驱动单元以及这些单元是如何被技术精湛地集成的。amphion的创始人Anssi Hyvönen表示,他原则上不反对在音箱中使用DSP,但他认为DSP应该服从于电声学。他认为,最佳的性能很可能源自于确保电声学得到最优化,而DSP只用于那些别无他法的功能。


在去Brighton Electric工作室听One25A之前,我先花了一些时间在那个空间听了一下已经安装好的音箱,熟悉了一下环境。很巧的是,Studio 2 里的音箱设计和大小跟One25A差别不大,它们甚至可以说是竞争对手。这些音箱听起来不错,无论是让人愉悦还是用来做混音分析都很好。我花了大约一个小时,放了一堆熟悉的歌曲,然后把它们卸下来,安装了One25A。

第一件让我印象深刻的事情,或许并不意外,是低音。我开始播放我经常参考的曲目之一,John Metcalf 的《Appearance Of Colour》中的《Sycamore》,几乎立刻就忘记了我应该以批判性的心态去倾听,而是被阿里·弗伦德(Ali Friend)精妙而富有创意的贝司所吸引,重新享受并全新欣赏。One25A的低音极其广阔而强大,同时非常快速和动态,没有丝毫的音高不确定性或共振残留。而且它似乎并不受音量大小的影响;不管是适度还是相当大声,One25A都保持一致,能够解析并使最微小的低频细节变得可听且悦耳。One25A的低音为以上所有内容提供了一个完全可靠的参考,完全超出了我对一个近场或中场音箱的期待。

在高频段也是一样的情况。中频段的人声和乐器以一种自然、中性的音色处理,让人完全不会觉得“太亮”或“太暗”,在监听平衡方面毫无疑问。简单的录音人声仿佛在空间中自然呈现,完全成形且焦点明确,听起来非常真实,以至于压缩或混响的混音效果明显地显露出来——它们几乎与人声分离开来。就像One25A展示了录音和混音过程中声音是如何被处理的故事一样。你不仅听到了最终的结果,还能听出来它是如何产生的。

高音部分就像延续了中音部分的工作,提供了一个整体性的音频表现,充满了丰富的高频细节和清晰度。我的一个常用听歌技巧就是评估自然录制的声音中,元音和辅音之间的平衡。听起来自然吗?是不是让人信服?平衡是不是受到了压缩或EQ的明显影响?如果一个音箱的中音和高音部分平衡良好,而且在时间和指向性方面很好地融合在一起,那么元音和辅音之间的平衡应该听起来很自然,如果录音是自然的话,或者录音被处理过的话,应该有明显的痕迹。准确地呈现这种平衡,在我看来,不仅是一项至关重要的能力,也是判断音箱性能是否优秀的一个很好的指标,而One25A则在这方面表现得非常出色。 


我花了非常长的一段时间来听One25A,以确立它的可靠性——事实上,从一开始的几个点就可以明显感觉到它的特别之处。但是,听歌是一种享受,One25A就是这样:它吸引你,然后就让你无法割舍。

当然,仅仅因为一个音箱让人愉快,这并不总是意味着它是一个有效的混音工具——有时候有缺陷的音箱反而更有趣——但One25A并非如此。它是一款极其准确、透彻和功能强大的混音工具,覆盖了极其广泛的频段,在几乎任何音量水平下都表现得相当出色。它真的能够达到,甚至可能超越你期望的价格水平。


优点:

1.声音震撼,特别是低音方面。
2.完全展现混音细节。
3.音色平衡完美,几乎没有染色或失真。
4.非常愉悦。


缺点:

1.钱包变瘦
2.体积大,非常重

 

文章出处 https://mp.weixin.qq.com/s/0j5qC05jLIsgiZWcr351gA

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