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ple Sound 发布「古筝·紫云君」V4 音源插件,内置钢琴卷帘窗

舒尔入门级动圈麦克风选购指南

你的音频应用核心:羚羊 Zen Quadro 音频接口评测

舒尔(Shure)小振膜麦克风系列选购指南

叮咚音频《一场内心的万物复苏》大师课青春版,报名渠道现已开启

432Hz vs 440Hz:是真实存在的争议还是胡编乱造?

Wan 添加于 2023-06-30 ·

分享到微信

共有 1 条评论


  • 深入探讨 432 Hz 与 440 Hz 之争。
  • 揭示 A4 = 440 Hz 的历史基础。
  • 了解由 A4 = 432 Hz 引发的争议点。


关于音高 A4(中央 C 上方的 A 音)应该使用的最佳频率充斥着大量的信息。你可能听说过关于 432 Hz 与 440 Hz 的争论,但不了解产生这个争论的具体原因。活跃在声音设计领域的人群应该或多或少都浏览过关于 432 Hz 拥有特殊治愈力的相关信息。

现在越来越多的YouTube 频道发布经过重新调音的音乐,将其中A4的频率设置为432 Hz而非标准的440 Hz。你可能已经阅读过大量相关的讨论,并好奇关于这种调音的各种说法是否是真实的,甚至想要知道是否需要对自己的全部音乐内容进行重新调音和制作。

为了深入了解该争议,笔者回溯了标准化调音的起源,并追溯了它从古至今的发展历程。笔者搜寻了许多证据,想找到除了调音之余其背后更深层次的意义。下文中将会分享笔者的发现,让你不必再耗费时间去深入探究。


432 Hz 调音 和 440 Hz 调音之间有何区别?

在我们开始深入讨论之前,先对某些术语进行定义可能会对阅读有所帮助。A4 中的下标 4 表示 A 音所处的音区。A4 是中央 C4 上方的 A。总体而言,A4  是西方音乐历程中最常用的调音标准(也称为标准音)。


432 Hz440 Hz的争议集中在如何对A4进行调音。其余琴键的音高均是基于A4标准音进行调制的。

Hz 是频率测量方式 “赫兹” 的缩写,使用了世界上首位证明电磁波存在的人 Heinrich Rudolf Hertz 的名字所命名。

声音是我们感知压力波冲击人耳所产生的结果。音高会根据这些压力波的震动频率而产生变化,因此,讨论音调的最具体的方式就是使用具体的赫兹数值来表达精确的频率。

尽管最详细的并非是最容易理解的方式,所以我们根据提前测量的赫兹数值来通过字母对音高进行编码。自 19 世纪后期以来,这种常见的做法是使用一个音高对应一个特定的频率,就好比 A4 对应 440 Hz,并将其余的音高根据 A4 来进行调音。这便是争议开始的地方。

如果所有的音乐都是以固定的频率进行创作并调音的,那么就不会产生关于应该如何演奏这首作品的争论。因此,如果作曲家倾向于使用 432 Hz 而非 440 Hz,他们便可以按照这个调音标准进行创作。

但是过去常用的记谱方式和现今常用的 MIDI 网格均不包含特定的频率信息。这便产生了无限的可能性,从而导致了目前的争论:为什么不把 A4 调整至 432 Hz?为什么不把 A4 调整至 430.5 Hz?是否有任何特定的理由将 A4  保持在 440 Hz?作曲家通过不同的标准音进行创作时会听起来有何不同?

实际上,将 A4 调整为 432 Hz 的号召是希望能够将我们平时常听到的 A4 以更为柔和的方式进行演奏,同时能够使其余所有根据新的标准音进行调音的音高均更为柔和。仅有 8 Hz 的频率区别并不会让人耳听到非常明显的变化,并且大多数人均无法听出使用两种不同标准音进行调音的音乐中所存在的区别。

若要测试能否听出两种调音方式的差异,你可以在网上找到大量的对比视频进行测试。

希望调整 A4 至 432 Hz 的人群可以根据目的分为两种不同类型。

其一,有些人通过某些具有历史意义的演出来证明使用不同调音标准的重要性。

另一方面,有些人会指出对于声乐表演者和聆听者来说使用 432 Hz 相关的特定生理性影响。

我们会在下面的文章中具体地研究这两种观点,以便对这个争论有更清晰的了解。


我们是如何将 A4 = 440 Hz 确定为标准音的?

将 A4 = 440 Hz 确定为标准音的过程就是关于如何将大量的音乐性内容和素材收集整理并用数字对其标准化的过程。

现代音乐无法忽略由于这段历史所造成的影响,但是有些人可能会想要探索如果没有被标准化,人类的声音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实际上,在 A4 标准音被设置为 440 Hz 之前,关于音调标准的争论无处不在。


音调与音律

许多使用 432 Hz 进行调律的支持者指出,与毕达哥拉斯提出的五度相生律相似,但是使用稍微降低一些音高的 A 音进行调音的方法仅会产生四个和谐音程:八度音程,五度音程,四度音程和同音音程。这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欧洲中世纪宫廷音乐中缺乏和声变化的原因。

这种调音方式被称为纯律,是由西班牙数学家和音乐理论家 Bartolomé Ramis de Pareia 提出并建立的纯律音程调律系统,用以创建和谐的三度和六度音程。纯律中存在的问题是,为了使全音阶中大多数的三度音程成为和谐音程,调内的四分之一,五分之一及三分之一音高距离位置均无法进行精准调律。

这种调音方式造成全音阶序列之外的音高也会由于全音阶序列中三度音被调高的缘故而改变音调,因此诸如 升C 和 降D 之类的等音音程会听起来不再是相同的音高。

尽管某些管风琴和大键琴是为了保持纯音程调律并解决不同调律标准所造成的差异而设计的,但是键盘类乐器和有品类的乐器更常见的调律方式是按照平均律进行调律,其中所使用的五度音程会稍微低一些,这样大三度就能够构成和谐音程。但是这样的调律方式在距离较近的琴键之间更为准确,键位之间的间隔越远,音调上的偏移就会越大。

在现代音乐中,我们最熟悉的调律方式是平均律,是由巴赫(Bach)创作的平均律键盘曲集而闻名的,直到 19 世纪中叶才被广泛采用。

在平均律中,只有八度音程是完美调律的,因为八度音程中的每个半音都以平均分配的方式进行调律,以使其中的每个音程频率间隔比例相同。这样的调律方式使同等距离的音程能够被等比例地演奏,但是其中仅有八度音程是完美调律。这种调律方式的优势在于,键盘和吉他等半音阶乐器无需重新进行调音即可以演奏任何音阶。


对合奏乐器进行调音

正如乐器的调音方式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受到音调和调律系统的影响一样,合奏的调律方式在不同的时间和地区也有很大区别。在巴洛克时期的法国部分地区,通常会将 A4 按照大约 392 Hz 进行调音,而在同一时期的德国莱茵河对岸,同样的 A4 会按照大约 465 Hz 进行调音。

十九世纪之前的欧洲地区化性质造成当时一个城镇的音乐家可能会将管风琴按照 A4 大约为 431 Hz 进行调音,而隔壁城镇的音乐家可能会按照 423.5 Hz 的标准进行调音。

调音时所遵循的音高标准是个人喜好问题,管风琴制作者可以按照个人的喜好挑选管子的长度或者按照当地教堂的气质来进行调音,或因为乐团首席喜欢比音叉所生成的 A 音高更为尖锐的 A。

在 19 世纪时发生的几项变革致使 A4 的标准音高逐渐攀升。

直到 19 世纪,大型音乐厅的公开音乐会作为欧洲音乐体验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存在。贵族们所统治的较小且私密的音乐会让位给了普通人和旅行乐团所常用的巨大空间。在大型音乐厅场景中音乐人需要更明亮的声音来填充宽广的空间,管弦乐团通过将音高升高来予以回应。

当时乐器制造商也在不断完善他们的制造技术,他们能够制造更强,更坚固的乐器和一个可以将 A4 调音至高达 450 Hz 的乐器,而不会给乐器或琴弦带来负担。

当然,音调升高对歌手造成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在许多情况下,他们在乐器按照 A4 = 450 Hz 调音的情况下演唱用 A4 = 423 Hz 编写的音乐,当他们演唱这些音域时会对嗓子造成更重的负担。

正是在这种调音标准不断上升并且看上去似乎会陷入永无止境的提升,结合民族主义和标准化的兴起和第二次工业革命的背景下,关于设立调音标准的讨论开始愈发激烈并达到顶峰。


试图将调律标准化


法国正常分类委员会以435 Hz的频率标准发布了调音音叉,以帮助推进调律标准化进程。

在 1859 年,法国政府正式将 A4 定为 435 Hz(也称为正常音),首次成功对调律音高进行了标准化。

该标准在法国具有法律效力,并且在欧洲的其它地区也越来越受到欢迎。 1885 年在维也纳举办的会议中,正式由意大利,奥地利、匈牙利、普鲁士、俄国、萨克森、瑞典和符腾堡联名签署并认可该标准。于 1919 年时被列入《凡尔赛条约》中。

1834 年举办的斯图加特会议中依据 Johann Heinrich Scheibler 的作品提出了将标准音设为 A4=440 的建议,其发明了用来测量绝对音高的测音计,并将 A4 理论化设置为 440 Hz。在英国,艺术协会委员会于 1850 年打算采纳这一标准的努力被哲学性调音的支持者推翻了,昭示着未来有朝一日 432 Hz 和 440 Hz 的支持者之间将会展开激烈的争斗。

1939 年于伦敦举行的一次国际会议中采用了 440 Hz 作为在持续向上攀升的管弦乐团调音标准和 435 Hz 的法国调音标准两者之间的折衷方案。尽管皇家爱乐乐团抵制法国调音标准并在此会议前将标准设为 439 Hz,但 BBC 在该会议之后开始以 A4=440 Hz 为标准频率进行广播。

直到 1955 年,国际标准化组织确认将 A4=440 Hz 作为标准调律音高,然后在 1975 年将其重新确认为 ISO 16 的部分内容。然而,许多管弦乐团的调音标准仍然按照相对于这个国际标准略微尖锐的方式进行调音。


威尔第于何时参与到这个争论中?

朱塞佩·威尔第 (Giuseppe Verdi) 作为一名歌剧作曲家,最重要的工作内容是为人声进行创作。作为一名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就获得了足够名望的作曲家,他能够清楚地意识到法国不同歌剧院之间存在的音高差异。在法国,1859 年时音高被标准化为 A4=435 Hz,而他在米兰老家的剧院 La Scala 的管弦乐团仍然按照
A4=451 Hz 进行调音。


La Scala
是米兰的歌剧院,首演了朱塞佩·威尔第(Giuseppe Verdi)的多部歌剧。

威尔第(Verdi)坚决支持降低音调标准化的做法,以保护他的歌手的声音,为此他专门撰写了文章。从他的文章中可以明显地看出,他更希望将 A4  与中央 C 即 C4 的音高按照 256 Hz 进行对齐,这被称为科学音高的基础。基于这种调音方式和平均律进行调律的 A4  音高约为 430.5 Hz。

科学调音的支持者更喜欢这种方式因为它使得中央 C 保持为一个偶数,更重要的是,它是 2 的幂次方,这使得其在比例和科学计算中更容易进行数学计算。

毕达哥拉斯调音法会得到与科学调音相同的结果即 A4=432 Hz,但正如在前面的文章中所提到的那样,毕达哥拉斯调音法会导致不和谐的三度和六度音程,这将对浪漫时期意大利歌剧的和声结构产生负面影响。

威尔第(Verdi)曾经表示支持 432 Hz 标准,并写道由于它与法国标准非常接近,因此他将支持采用后者。他晚期的作品都以法国调音标准进行首演。

所有这些都意味着威尔第在辩论中的立场是作为一个为人声而写作的作曲家,他反对音高的不断上升。虽然其它乐器也许能够适应这一变化,但人类的声音有因人而异的上限。即使音高只是略微地增加,也可能会超出某些歌手的音域范围。


支持 A4 = 432 Hz 的相关论点

我们已经将调音标准频率争议的背景进行了介绍,这个标准化的过程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历史发展的背景下产生的,在这一前提下,我们会逐一讨论支持 A4=432 Hz 的论点。

作为读者,您可以评估每个论点及支持该论点的证据,以便得出属于自己的结论。下面的内容中将呈现笔者所能找到的所有科学和伪科学的相关报道,以及对其相对中立和透明地进行评估。


林登·拉鲁什(Lyndon Larourache) 与 席勒学院(Schiller Institute)

20 世纪和 21 世纪中与 432 Hz 有关的最著名的人物是林登·拉鲁什(Lyndon LaRouche),他是一名准政治家、邪教领袖和阴谋论者,于 2019 年去世。他的工作由他的妻子赫尔加·泽普-拉鲁什(Helga Zepp-LaRouche)和席勒学院(Schiller Institute)继续进行,该学院是基于他的哲学而成立的。

拉鲁什是一个极具魅力的人物,他的政治生涯涵盖了广泛的领域,从在纽约市西村进行托洛茨基主义组织活动,到支持里根总统和后来的特朗普总统。


Lyndon Larourache
是近代史上最久经考验的 432 Hz 支持者。

许多文章都介绍了林登·拉鲁什的政治生涯,大部分文章探讨了他如何利用特定诱发精神病的虐待手段来控制国家劳动委员会中的追随者。

此外,由于拉鲁什曾因欺诈被定罪,他并不是最靠谱的使用 432 Hz 作为参考音高使用的人。拉鲁什曾因在上世纪 80 年代晚期因联邦诈骗罪被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指控而在联邦监狱服刑过一段时间。尽管如此,他一直是近代较为著名的公开支持 432 Hz 的人。

拉鲁什及其追随者曾提出 1939 年在伦敦举办的会议,想要通过以此来建立 440 Hz 与纳粹主义之间的联系。如果你好奇这两件事情可能存在的关联,因为当时由纳粹德国的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全权监管德国广播系统,他可能参与了指派德国代表参加将 A4 的音调设定为 440 Hz 的会议。

然而,暗示纳粹宣传部长是国际调音标准化背后的幕后主使者,可能过于高估了戈培尔的能力。

早在 1920 年代,美国的乐器制造商就已经开始将 440 Hz 作为非正式的标准进行使用,许多在广播中演奏的乐团早在会议之前就已经调整至 440 Hz 的调音标准了。1939 年的标准化行动是由整个广播行业进行推动的,其中德国只饰演了其中的一个小部分。

拉鲁什提出音乐在美国被用作一种战争和心理控制的形式,其中特意提到了以披头士乐队作为英国心理战部门的代表。他认为抵抗摇滚音乐影响的一种方式是使用 威尔第(Verdi)调音标准”,即威尔第偏爱使用的 A4=432 Hz 参考音高来对乐器进行调音。

拉鲁什并未能成功说服美国管弦乐团将调音标准更换成 432 Hz,但席勒研究所在 1988 年的活动中设法让 A4=432 Hz 在意大利标准化,吸引了卢西亚诺·帕瓦罗蒂(Luciano Pavarotti)和普拉西多·多明戈(Plácido Domingo)等人参与,然而此后逐渐失去了动力。

 

威尔第调音标准来自于同名作曲家朱塞佩·威尔第(Giuseppe Verdi)

探索 432 Hz 的科学研究

意大利所进行的研究

学术界对于 432 Hz 是否优于 440 Hz 做出了回应,并进行了许多研究。由于来自于意大利的研究者进行的四项研究:


我将意大利的研究专门进行分类的原因有以下两点:

1)意大利是将 A4=432 Hz 作为标准参考音高的最强力推动者的发源地;

2)这些研究的结果均表达了相似的结论。

这些研究中的每一项都采用了三个实验组:一个没有音乐干预的对照组,一个以 440 Hz 作为标准进行调音的音乐干预组,以及一个以 432 Hz 作为标准进行调音的音乐干预组。在每项研究中,研究人员观察到 432 Hz 干预组产生的统计学显著积极效果比 440 Hz 干预组的更为强大。

2016 年和 2019 年的研究发现,432 Hz 的音乐干预组对于降低心率和血压的效果比 440 Hz 的音乐干预组更为有效。而 2020 年的研究发现,聆听 432 Hz 的音乐干预组可能与改善睡眠有一定关系。

2017 年的研究涉及大鼠的体重增加问题。研究发现,无论是以哪种音调进行的音乐干预,都与大鼠的体重增加有关,但暴露在 440 Hz 音乐中的大鼠的体重增加更为明显。

笔者将把对调音标准的选择偏好的决定留给读者自行选择。这些研究的共同特点是作者坚持认为需要进行更大范围内进行进一步的深入研究,并且上述的研究仅限于初步的结果。


另一项口腔外科研究

在受控环境中研究焦虑水平时,口腔外科领域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432 Hz 和 440 Hz 音乐对进行牙齿拔除手术的患者的牙科焦虑和唾液皮质醇水平的影响:一项随机临床试验(2019年)是一项类似于上文中所提到的 2016 年研究的研究。

这项特定研究的结果同样指出音乐在降低口腔外科患者焦虑水平方面的有效性,通过唾液皮质醇水平的测量得出,并进一步表明,在降低这些皮质醇水平方面,432 Hz 音乐干预组得到的效果比 440 Hz 音乐干预组更为强大。

这项研究中一个有趣的方面是,患者在听取不同音乐干预组时对自身焦虑水平的感知没有任何差异。

这项研究的作者在报告末尾也包含了类似的声明,指出这种研究在一定程度上存在争议,原因是其初步性质和缺乏既定的研究协议。就像前文中提到的研究一样,作者建议在未来的研究中扩大研究范围。


听众感知研究

特雷弗·科克斯(Trevor Cox)教授于 2013 年在他的声学工程博客上发表了一篇名为 将音调调至 432 Hz 并不能改善音乐” 的文章。他的发现基于数百名参与者的共同帮助下进行的研究,参与者从多个重新调音版本中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了一段音乐。

Simon Palmblad 进行了一项类似的实验,题为《A = 432:一种更好的调音标准还是仅为不同的音高标准?调音标准如何影响音乐中的情感反应、音色和声音质量》

这两位研究者发现他们的参与者更倾向于选择原始的 440 Hz 调音标准。这些研究与之前提到的研究不同,它们衡量的是听众的听感偏好,而不是诸如心率等生物测量数据,而听众可能对不同的调音标准并不知情。在这些情况下,从所有不同频率的录音中,参与者对于标准的 440 Hz 录音表现出明显的偏好。


结论和读者问题

现在,我们已经回顾了频率标准制定的伟大历史,作为听众、制作人或学习声音相关专业的学生,我们需要确定我们更喜欢使用哪种调音的标准。重要的是,你现在了解了这两种调音标准背后的科学根据和理由,这样就可以更好地将事实与虚构的事情区分开来。


科学

上述提到的研究均提出了有趣的问题,并尽可能做出了回答,但并不意味已经做了决定性的结论。即使有结论,我也会问自己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的目标是要降低听众的心率吗?

音乐体验是相当多方面的,我认为仅仅基于心率和血压等生物测量数据来描述它是不明智的行为。

即使我们将聆听音乐的体验分解为人体内可测量的反应,最具活力的音乐也应该引发多种不同的反应,从深沉、平静到心率的激增和通过不同方向而激发大脑电波。


政治

这里的问题是,当我们对音高进行标准化时,谁是赢家,谁是输家?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因为这个答案在历史上是不断变化的。音高标准化对于歌手和乐器制造商的影响通常比对他们作品的听众更直接,因为更高的 A4 音高会对人声和其它乐器造成更大的压力。

然而在当下的时代中,借助数字软件可以在事后对音高进行调整,因此不同的音调的影响已经大大降低了。

话虽如此,林登·拉鲁什(Lyndon LaRouche)以及他所涉及的一切,包括 432 Hz,都带有很多包袱。此外,关于 432 Hz 的言论已经明显转向了阴谋论和神秘主义的方向,其中包含了没有科学文献或音乐历史依据的主张。这些主张试图将该音调诉诸于人类的情感中。

因此,当尝试寻找替代参考音高的调音标准时,我个人认为没有理由不这样做,但我也建议这样做应该基于音乐性的原因,而非与林登·拉鲁什和无依据的伪科学相关的理由。


你的音乐由你做主

根据笔者的经验,一个懒惰的吉他手或者小提琴手若没有带调音器进行独奏表演时,可能会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以 432 Hz 的参考音高进行演奏。

观众可能无论是否喜欢他们的音乐,同样也不会察觉到略微失调的演奏。然而,这位音乐家在第二天参与管弦乐队合奏时,为了保住工作,必须重新调整到乐团制定的参考音高标准。

音高标准化在适当的情境下有其用途,而在这些情境之外,为什么要限制自己手头的工具和资源呢?哈里·帕奇(Harry Partch)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在平均律普遍接受的频率之间找到了很多创造的空间。

对于今天的卧室制作人或随意的听众来说,调音标准化的主要推动因素之一,即声学乐器设计、人声记录和健康,或者无线电信号的调谐 —— 已经不再具有重要意义。

440 Hz 还是 432 Hz 呢?”

为什么不能两者兼顾呢?”

关于作者 NOAH TEACHEY:


NOAH TEACHEY

多种乐器演奏家、作曲家和教师

Noah 驻扎在纽约市,以吉他手、小提琴手、中提琴手和歌手的身份在全城演出,并与来自不同流派的艺术家进行合作。当他没有在 Bronx 的一所公立学校上课或为电影项目作曲时,他很有可能正在跑步或正在脑海中构思崭新的创意。



本文出自《midifan月刊》2023年06月第207期

 

可下载 Midifan for iOS 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 iPad 或 iPhone 上下载并阅读。

 


共有 1 条评论

  • 2023-06-30 匿名
    本文争论的焦点:白猫 更富审美属性? 还是黑猫 更富审美属性一些呢? 老外作者噼里啪啦 洋洋洒洒一千字,用一大堆历史论据、听觉科学、心理学外加神秘主义,.......多维度的最终证实了 -----白猫黑猫 都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