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bFilter Pro-R 算法混响插件评测

iZotope 特惠:低至 3 折就可以把 RX 8 和 PPS 5 大师套装带走的机会来了

《Midifan 月刊》电子杂志 2021.4 在线阅读

从头到尾教你录音之人声篇

Cubase 11 升级的新功能体验与介绍

历史车轮:Mutable Instruments Beads 模块诞生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Dark$ide 添加于 2021-03-20 · 暂无评论



你是否好奇过,一款模块是怎样诞生的?尤其是像 Mutable Instruments Beads 这样成功的产品。Mutable Instruments 近日在自家论坛放出了一篇很有意思的贴文,生命并茂的展示了 Beads 模块开发的全过程,真实的为大家还原了这款模块的开发历程。

在 Clouds 声名大噪后,Mutable Instruments 的当家再度推出了 Beads 模块。Beads 可以看做是第二代 Clouds,设计概念是相同的, 都是对传入的音频信号进行实时的粒子处理,并且面板上的标签仍然很熟悉。

不过它们两者之间的相似之处仅止于此。Beads 在硬件和软件都进行了彻底的重新设计,进行了大幅度的提升:更清晰和更广泛的声音范围,更多的控制,更好的可玩性,以及更加直观的新功能。


以下是开发历程:


2017年5月30日

开发者在在模型上增加了“Cloud 呼吸灯”设计。

 

该模块本应该只有一个单声道输入,和一个专用的粒子触发器输出,包含包络预设。缓冲区持续时间以数字表示,并且有专门的 CV 输入以控制干/湿币。ASSIGN参数可以分配于包络形状、反馈、混响或覆盖路由到衰减器的随机信号。是的,衰减器还是衰减器。

 

2017年 6 月 7 日

Hannes 带来的模型没能让我满意,这些模型总计应该有 25 个。

 

2017年 6 月 15 日

第一次讨论内部的波表模式时,Hannes 问道:这个新模块是否可以像Rings一样,在没有音频输入的情况下工作。


2017年 6 月 27 日

依然卡在模具的设计。下面这个是开发者当时最喜欢的一个。

 

Marbles 打破了僵局,增加了第二个按钮,使得更加对称。

 


2017年 6 月 28 日

代码日,为音频缓冲区和延迟效果写了一些代码 —— 这些是模块的核心。

 

2017年 7 月 17 日

新的面板设计:


想法:
没有包络形状的团。
衰减器没体现。
“随机密度” 很有趣。
无反转模式。

 

2017年 7 月 20 日

粒子触发模式完成。

 

2017年 7 月 21 日

Fred’s Lab 的 Frédéric Meslin 开始着手于硬件,采用STM32F7 芯片 (216MHz, 内存小)。硬件开发工作将持续至秋季。

 

2017年 10 月 2 日

重新编写了颗粒触发代码,以处理样本之间开始的颗粒(分数索引)。


2017年 10 月 3 日

关于 CW DENSITY 的图标发生了争吵,现在的图标看起来像条形码。


2017年 10 月 10 日

硬件原型制造中。



2017年 11 月 21 日

为粒子的包络添加了新的新装。


2017年 12 月 20 日

Demo 固件完成,并在硬件原型机上试运行。

 

2018 年 1 月 29 日

处理混响和缩混的功能。


2018 年 2 月 16 日

处理延迟模式。


2018 年 3 月 7 日

开发者决定取消基于 F7 芯片开发项目,因为 ST 发布了新的 H7 芯片,将内存翻了倍,性能大幅提升。

同时 Cloud 面板依然在改进:

  • Grain Trigger 粒子触发输出取消。
  • 输入为立体声,所以下面一排的接口变为 IN R,FREEZE,SEED,OPUTL --- OUT R。
  • POSITION 参数更名为 TIME(因为 TIME 即可以表示所处的采样位置,也可以表示延迟的时值)。
  • SIZE 参数更名为 DURATION。
  • 当 DURATION 旋钮以顺时针方向打到底时增加了一个特殊的标识。

 

同时为衰减器提出了一个 “衰减随机发生器”的概念:

  • 当旋钮处于 12 点钟方向时,则没有调制发生。
  • 从 12 点方向以顺时针移动时,旋钮将同时控制 CV 的 Amount 数值,类似正常的衰减器。
  • 从 12 点方向逆时针转动时,旋钮将会控制参数的随机性,同时 CV 调制将会控制随机性的数值。

 

2018 年 3 月 8 日

所有代码重写,所有一切,仅仅为了立体声。

 

2018 年 3 月 9 日

依然为面板功能布局而争吵,不过已经有成品的样子了。

 


2018 年 3 月 24 日

“衰减随机发生器” 完成。

 

2018 年 3 月 26 日

关于 POSITION  旋钮模式的谈论,以处理由 TAP 按钮标记的切片。这一点从未得到实现;但一些想法最终在延迟功能中被重复使用。有趣的是:SHAPE旋钮控制的是“笨笨的EQ”,而不是切片/延迟的包络。



2018 年 3 月 29 日

加入反向粒子功能!


开发者向面板设计者 Hannes 传达了该功能的开发想法:

我编写了一个反向粒子的功能,感觉很好。

我的想法是将这个功能放到 SIZE 旋钮上:12 点钟方向时小粒子,顺时针转动将会增加粒子的长度,反之逆时针旋转则会反向增加粒子的长度。但是这个想法并不完美:

  • 由于该旋钮已经有 5 的空间分配给了延迟模式,所以没有太多空间留给粒子的长度控制。理想的一般使用情况是占用 45 旋钮范围。
  • 如果是反向播放较小的粒子片段,则很难被发觉。我们需要较大的音频长度(至少 80ms)才能让人发觉播放模式发生了变化。

 

2018 年 3 月 30 日

开发者去掉了 “笨笨的 EQ”,因为在 Talking Heads 乐队的 “The Girls Want to be With the Girls”这首歌的开场中,改变切片/延迟包络的感觉听起来很不错。


2018 年 4 月 10 日

波表粒子合成器完成!


2018 年 4 月 12 日

在面板上选择了全白的 LED 灯光。

 

这些 LED 依然表示 3 种音频质量模式,从磁带到 CD。

 

2018 年 5 月 7 日

向 Frédéric 提出了新版本要求(采用 H7 的立体声)。Frédéric 则表示在夏天硬件开发需求会迎来小爆发。

 

2018 年 9 月 7 日

暂时定名为 Crowds。

 

2018 年 9 月 13 日

图标进入最后工序。


2018 年 10 月 19 日

Frédéric  正在编写驱动,在年底时就能有跑着振荡器代码的原型机了。不过开发者在这时已经失去了开发的动力。

 

2019 年 9 月 12 日

时隔一年开发者再度回归,重新调整 Frédéric 的驱动,以匹配 Marbles/Plaits/Stages/Tides 的风格。


2019 年 9 月 19 日

标准化检测、POT 扫描、输入检测和自动增益控制检测。

 

2019 年 9 月 25 日

校准,分配 CV 输入。

 

2019 年 9 月 26 日

波表合成器在硬件上正常运作。


2019 年 10 月 4 日

痛苦的代码修改:由于H7内存的布局,在不连续的内存块链中将音频缓冲区类重写为 “读/写”。


2019 年 10 月 8 日

富有成效的一周:测试袖子功能、工厂测试和校准、引导加载程序、一切:SIGHT_SILLE:通过对延迟声线使用 21:10 格式(而不是 47:16 )实现了巨大的优化,避免了昂贵的 int64到浮点转换代码。

 

对3个白色LED不满意。打算改成 4 个!

同时寻找高质量的图标!

 

2019 年 10 月 11 日

界面设计师 Hannes 终于找到了正确的做法  — 让条形与缓冲长度成正比!

 

目前开发者已经不打算对界面布局进行变更了,剩下的就是模块名称了。

这时开发者想到了 Beads 和 Seeds 两个候选,但仍不满意。

 

2019 年 10 月 18 日

面板已成定局!



2019 年 10 月 21 日

开发者再度接入硬件开发者,对 LED 显示进行了更新。

 


2019 年 10 月 23 日

开始着手于使用手册。下面是草图:

 



2019 年 11 月 7 日

ST 的新HAL增加了最新版本的H7 的支持(480 MHz而不是400 MHz)。很多棘手的驱动程序代码需要更新!


2019 年 12 月 4 日

Beads 没有通过FCC/CE测试。

 

2019 年 12 月 16 日

Frédéric 发现,将数字与模拟接地分开的决定导致了编解码器下的大电流环路,所以PCB 马上需要进行重新设计了。

 

2019 年 12 月 17 日

缓冲区自动保存达成!

 

2019 年 12 月 19 日

大量的 PCB 返工,新的接地方案!样机已经下单!

 

2020 年 1 月 10 日

原型机的有些功能不能工作 — 编解码器时钟出现了奇怪的信号完整性问题!

 

2020 年 1 月 17 日

Frédéric 回到了EMC实验室。这一次,模块通过了测试。他发现编解码器时钟线上的铁氧体引入了振荡。电阻器可以保持信号的完整性。

 

2020 年 1 月 27 日

订购了具有最终更改的新一代原型电路板。

 

2020 年 2 月 25 日

开发者建造了 4 台原型机,并且如预期一样正常工作。

 

2020 年 3 月 9 日

报价单已经报给了客户经理。

 

2020 年 5 月 1 日

订购了 50+2450 个电路板。

 

2020 年 6 月 9 日

制造的前4块电路板,出厂校准程序除了麻烦问题(校准过程中未禁用归一化探头信号)。

 

2020 年 6 月 30 日

50 块电路板被制作并寄给了我 — 有些寄给了测试员,有些则在这里进行了彻底的检查。

 

2020 年 9 月 28 日

我把我的最终 QA 报告发送给我的客户经理,提到了在第一个 50 块电路板样本中发现的所有问题 (一个单元只有大旋钮,一个有缺陷的 LED 在工厂测试中没有被发现,还有另一个严重的问题 — 后来被证明是一个罕见的软件错误)。

 

2020 年 10 月 5 日

我发出了放行的信号,让人把剩下的电路板做出来。开发者表示:这可以说是有史以来压力最大的电子邮件!

 

2020 年 11 月 13 日

金子般的固件已经送至工厂。

 

2021 年 2 月 4 日

根据经销商 2019-2020 年的销售额,通过 Python 脚本按比例分配模块数量。

 


本文出自《midifan月刊》2021年03月第180期

 

可下载 Midifan for iOS 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 iPad 或 iPhone 上下载并阅读。

 


文章出处:https://magazine.midifan.com/detail.php?month=2021-03#96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