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诗级盛宴:叮咚音频黑五软件节正式开启,三重礼包 + 抽奖大转盘

小里程碑:《Midifan 月刊》第 200 期上线,全面改版

MIDIPLUS 全新第三代 X8H III 全配重 MIDI 键盘测评

Ableton 双十一又来了,限时特惠

用 Cubase / Nuendo 做杜比全景声音乐(2)与 DAPS 进行连接(使用 Music Panner)

张江楠专访:「好玩」才行

大晴 添加于 2021-02-10 ·

分享到微信

暂无评论
有一天大晴姐对我说,“听说你从一名新闻记者转行做了音乐人,那你一定是音乐人里面最会做专访的人才了,哎呀、等的就是你巴拉巴拉……”一通天花乱坠之后她就自己跑去吃喝玩乐了,留下弱小无辜的我,加班写专访。

闲话休提,书归正传,今天我们的嘉宾是来自黑麒乐队的主唱张江楠。当我第一眼看见他的照片时,“冷酷”、“严肃”、“一丝不苟”这些词,直窜脑门,我以为这场采访不会轻松写意,结果这个嘉宾完全没有照片里刀锋般锐利的样子,反而幽默风趣。

以下是我们本次采访的大部分内容:


一、黑麒乐队成员的张江楠

小新:你是怎么接触上金属乐的?

张江楠:这个其实很偶然,以前有个很老很老的网站,就是听摇滚听金属的,叫“风向逆转”。我读初中那会流行一款网络游戏,我想下载那个游戏但不知道怎么去找,正在浏览网页的时候,就莫名其妙跳转到了他们这个网站(“风向逆转”网站)。网站下面有一个自动播放条随机播放到了Metallica的一首歌——《NOTHING ELSE MATTERS》,诶?和平时听的歌很不一样。那时候我的英语一般,听不太明白唱的是什么,但我很喜欢这首歌就开始慢慢琢磨。我记得当时卖磁带的挺多,满大街的盗版磁带,很多那种摇滚风格的歌歌词都是英语,我就拿着字典一个词一个词翻译,就陷进去那种感觉。当时真没接触过这种风格,也没人告诉我这方面的相关知识,就是纯凑巧,这就是缘吧。


小新:后来就开始学吉他和唱歌了吗?

张江楠:我唱歌其实不太行,就只是唱金属还比较适合,虽然我在黑麒乐队是主唱。再说吉他呢,当时听了那首歌(《NOTHING ELSE MATTERS》),我去查看了很多视频,哇~好帅,我就纠结,我到底是学吉他还是架子鼓呢?因为我看打鼓的也很帅。后来我想鼓手在后面,看不太见,就算了吧哈哈哈,因为我刚开始接触的时候,根本不懂音乐,我从小学到初中就没学过音乐,只能说看着哪个帅,哪个站在前面,就学什么。主唱虽然站在前面,但没什么意思,不好玩,吉他手站在前面又酷又炫,那就学吉他吧,不过现在在乐队,我主要还是主唱的身份吧。

小新:什么时候加入黑麒乐队的呢?

张江楠:我对时间没什么概念,应该是两年多吧 ,去年还是前年,应该是19年。

小新:为什么会加入黑麒乐队?

张江楠:其实很久之前,我和黑麒乐队的负责人方森就认识了,但是接触得不多,当时他才开始做黑麒乐队,后来就没怎么联系了。他们找我之前换过三次主唱,主要是合约到期了;然后就问我有没有兴趣,我就说行呀,反正我也想去演出,大家一起玩嘛。

小新:很久之前我听过你的歌,也看过黑麒乐队的演出,感觉你们的风格很搭。

张江楠:对,因为之前有一首《凤凰血》,当时是做了一个尝试吧,因为当时这种风格还是挺火的,不过对于我个人来说,倒没有想着要一直往那种风格去做,就当是做一个实验,好玩嘛。做出来过后,发现和乐队风格还是很搭的。

小新:说到摇滚金属,黑麒乐队和你的很多歌都定位为金属风格,但很多人认为金属摇滚是一种比较极端的音乐,你怎么看待这种观点?

张江楠:你这么一说,确实是,这个没什么需要否认的。为什么我们都说极端金属,从国外直译过来的,就是一个情绪和行为都特别极端的东西。但是话说回来,不同的艺术家都在追求表达情感的不同方式,它虽然风格上比较极端,但对于现代音乐的创作来说,它只是带有强烈的个人情绪在里面,只是一种感情的表达方式,哈哈哈~,当然我不是说它反过来了,说它就没有多极端了,它确实就是很极端的。

小新:实际上它的本质只是情绪的一种表达。

张江楠:对,只不过对一些平时很少接触这类风格音乐的人来讲,它就是过于极端了。但是话又说回来了,总会有一部分人喜欢这种风格和方式。另外一方面,它(摇滚金属)不会刻意地去迎合市场,或者说迎合听众,所以喜欢金属的粉丝很多比较狂热,这种风格本身情绪宣泄就比较厉害,更能让人有种释放的感觉吧。

但也有不好的,比如一些人在这方面接触太多了,性格可能会偏极端,这种确实是有的。比如像以前slayer乐队,他的歌迷比乐队的人疯多了,直接在自己的手臂上用刀子刻字,当时乐队的人都被吓傻了。乐队的本意并不是那样,但是那种环境下,歌迷可能就会有一些极端的做法。当然,其它风格的歌也会有这种情况,但是很少,这就是为什么金属乐争议比较大的原因。

小新:在演出过程中有没有印象特别深刻的情节?

张江楠:哎哟我去,这个简直了。黑麒乐队算是比较命苦的乐队,经常碰见一些比较奇葩的事。比如说2019年大敌乐队来国内演出,我们去给他们做嘉宾暖场,因为现场调度和调音的问题,我们当时没有正常的上台演出。然后大敌乐队的经纪人说话就比较严厉,我们毕竟是暖场乐队,他们是主场,要优先,他们就上了。当然我不是怪罪他们的经纪人,作为经纪人他的做法真的很敬业了。当时临时决定我们不用演了,现场一阵尴尬呀。方森就发微博说想争取一下什么时候能上台去演出,最终,我们争取到在大敌乐队演出结束之后我们上,相当于演出都结束了,才能轮到我们上台,当时乐队一帮人都挺灰心的。然后大敌乐队演出结束之后,现场居然还有一百多人在等待我们的演出,这个情节我印象非常深刻,歌迷挺支持我们的,我很感动。


二、作为B站UP主的张江楠

小新:前一段时间我在B站上关注了一个乐器教学的 UP主,而昨天我接到通知,说要采访一位音乐人,我拿着资料一看,嘿,真巧,居然是我关注的那个Up主。

张江楠:哈哈,真巧。你说的那个教学视频应该是《入门乐手101》,这个大概是在19年左右开始做的。

小新:做这个教学的初心……

张江楠:一方面和HOTONE有很大关系,当时签约HOTONE做合作乐手签约艺人。我寻思着拿一个名声没什么意思,而之前我买了一个相机闲着没用,就想拍点东西吧。另一方面,因为我开琴行,有很多初学者会来问我各种各样的初级问题,我这人耐心有限,解释多了吧就有点烦,语气就不太好,别人会认为我在摆架子,其实根本不是那样,仅仅是回答太多次同样的问题,比较烦躁。

这些年我教了很多学生,初学者常遇到的问题我大概都明了了,所以我决定把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做成视频,有人问我我就把视频发给他,那样我就不用一次又一次的吧啦吧啦讲了。

我现在教学时间长了,也经常想起我刚学乐器的时候,也是问了很多基础性问题,感谢当时那些大哥不厌其烦地给我讲解,很多都是网上的不认识的陌生人,还那么有耐心教我。别人都曾热心帮我,我现在也力所能及地帮想学的人吧,所以《入门乐手101》诞生了,并一直做到了现在。

小新:第一次看到《入门乐手101》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想到了一档节目,叫《创造101》,都是“101”,这算是蹭热度吗?

张江楠:这倒没有什么关联,可能有人会想是不是蹭热度,我的回答是完全没有,仅仅碰巧都是101。101其实起源于美国,相当于基础百科全书的意思,所以这个节目的定位可以解读为“入门乐手的百科全书”。

小新:这个栏目目前有一百期左右了吧,工程量比较大,这些是你个人制作还是团队制作的呢?

张江楠:没有团队,主要是我自己在制作,包括拍摄和后期剪辑。当然,也有一些其他人客串,都是我朋友,我们觉得好玩,就在一起玩一起拍,但也没说要专职或者弄个团队来干这事,更没想着靠这个来赚钱。

小新:B站这方面的收益是比较低的。

张江楠:对,尤其是做我们这行业的,内容不是特别火爆的,没有那么多钱赚,纯粹就是爱好。这个教程我做起来就不想停,比如有时候有事情不在青岛,我就会提前做好一期放在后台定时上传,就像有一种成就感,一期都不停。你想,都那么多期了,你这一停,那多可惜。

小新:在B站的音乐学习区里,《入门乐手101》的数据应该是非常好的。

张江楠:是的,虽然相比其它区的作品,两三万关注实在是微不足道,但是我还是相当满足了。能做到现在这样,我还是很开心的,虽然没有什么钱赚,但是能获得成就感,我觉得好玩,并且还玩得很开心。

小新:平时演出或者上课的时候,有没有人认出你是B站的UP主?

张江楠;有很多的,演出的时候有不少小伙子对着我喊:“看,那不是B站那个UP主吗”。吴鹏(黑麒前吉他手)总是笑着对是我说:你丫的都混成网红了,老网红了。我当时觉得太好玩了,大家能凑到一起玩就挺有意思,倒不是非得成为一个网红要怎样,对我来说,好玩很重要。

小新:那这些对你的工作或者生活有没有影响?

张江楠:这倒没有太大的影响,毕竟我又不是什么百万级网红,当然也会有些学生会找过来上课、买乐器或者吃个饭。我也没特意去做推广说要卖课卖乐器,大家可能还是比较相信我吧,就跑过来找我上课。

小新:那有约喝酒的吗?

张江楠:哈哈,肯定有呀,前两天还有一个学生找来约我去吃火锅呢,我在青岛吃着成都火锅,真的,那油碟,吃过就停不下来……



三、作为独立音乐人的张江楠

小新:为什么会出单人音乐计划?

张江楠:我最开始学音乐,就是喜欢听乐队歌曲,就想着自己去写一些歌,写完后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人来一起玩,因为合适的人还是挺难找的,不仅仅是技术上的原因。我平时喜欢研究东西,比如各种硬件、软件,也就习惯了自己独立去做一些事,所以这些歌的词曲编曲录音混音也就我一个人做了。现在很多东西比如混音、编曲是可以找别人做的,但我想着毕竟是自己的单人计划吧,那就按照自己的感觉,力所能及地去做,相当于对自己的考验,也是对目前生活的一些记录吧。

小新::ObscureDream以及DirtyCreed单人音乐计划应该挺早就开始实施了吧。

张江楠:对喔,这么一算,都挺长时间了,最初是在2010年的时候吧,但是因为是单人音乐计划,就没有一个详细的计划说必须做什么,比较松散。

小新:我第一次看见ObscureDream和DirtyCreed这两个名字的时候,没太看懂。

张江楠:DirtyCreed是一个类似阴暗民谣的单人音乐计划,就是新民谣,你可以理解为纯不插电的形式。它很少有电声出现,早期网上是有这种风格的东西,但是很少。现在加入了一些新的配器,比如说合成器之类的, 也是一直没有定型。ObscureDream这个计划是金属计划,最早就是黑金属。其实对黑金属,我也没有特别热衷于这种形式,只是当时想这么去玩。现在关于这两个计划的创作,我会加入一些比较现代的东西,比如一些国风的元素、合成器的元素,各种各样变着花样去玩。

小新:融入新元素是在保持刺激感的时候追求新奇感吗?

张江楠:其实做单人音乐计划注定着它不会有太大商业上的发展,所以这是很个人化的东西,它没有太多的约束,我就想有什么风格可以融入进去玩一玩。你说得很对,做音乐很多时候就是追求新奇感和刺激。

小新:能和我们讲讲ObscureDream和DirtyCreed创作中的故事吗?

张江楠:这个倒没什么具体的,印象比较深的还是DirtyCreed那张专辑里面,它的元素比较多,会用到各种各样合成器,和声织体也比较丰富,但它整体的结构特别简单。

这里面有一个环节是非常痛苦的,因为设计有很多合成器,我会花了大量时间去尝试各种音色,很多时候都快睡着了,但还得强打精神挨个去听、绞尽脑汁去想,我应该要一个什么样的音色,结果调了老半天依旧没找出自己想要的那种音色。比如我当时用omnisphere大气合成器找一些音色,但是好几千个音色,我都挨着听完了,你得挨个去试听去寻找,然后再基于这个音色调整,工程量大且枯燥,这个过程我经历了无数次,依旧没找到想用的,这个过程我经历了无数次。相比而言,加入国风元素的时候,我就觉得轻松了许多,有对比才有伤害。诶,说起国风,我有一位二胡乐手的朋友,他也在成都。

小新:那真好,有时间来串串门。

张江楠:可以呀,成都挺好,火锅好吃哈哈。

小新:等你到成都,咱们吃火锅去。

张江楠:刚才不说了吗!我在青岛也能吃成都火锅。你来青岛也管够。

之后,是关于吃的持续跑题……



文章出处 https://mp.weixin.qq.com/s/O83qtN4j0TZslJb2Pblalg

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