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5 月号《Midifan 月刊》上线,在线阅读

九条 FabFilter(肥波)Pro-Q 3 使用小贴士

Steinberg 发布 Nuendo 12:欢迎来到「对白之家」

Antelope Audio 羚羊音频发布 Discrete 8 Pro Synergy Core:内置超级效果引擎的音频接口

Tascam Portacapture X8 便携录音机——新手也友好的专业体验

陈磊采访:不做音乐的时候一样有魅力

大晴 添加于 2020-12-20 ·

分享到微信

暂无评论
聊天的一开始,磊哥就说,我玩乐队出身,吉他手,摇滚重金属,也做编曲,但是基本上以吉他为主的这些音乐风格会做的多一些,流行乐的编配总体来说更丰富一些,我不属于那个路子,可能不是你想采访的那类编曲师。我说没关系没关系,我们就随便聊聊。然后,我们的话题就像脱缰的野马……

以下是我们聊天的大部分内容:

01
一些经历

大晴:既然是吉他手,我们就先从吉他说起吧。你上手的第一件乐器是吉他吗?什么时候?

陈磊:初二初三的时候吧,九几年来的。我从小就喜欢吉他。我家里那会儿做歌厅,然后三个哥哥,还有我姐姐他们都是搞文艺的(那时候叫搞文艺)。他们特别喜欢唱卡拉OK,经常带我去,我上小学就跟着他们听那时候比较时尚的,什么Beyond,黑豹、唐朝这些东西。反正小时候就听摇滚乐,到了初中,我哥家里有把烂吉他,我抱走了然后开始学这样子。

大晴:找老师学还是自学?

陈磊:我这辈子也没找老师学过琴,就是自个儿摸索,学费钱是省了。主要那时候也没办法跟老师学,买琴的时候,好像送过5节课,上完免费的也就没学了。那会儿琴行的老师都挺菜的,哪里能找着好老师啊?你找到弹得好的他也不教,再说了弹琴和教琴是两码事。最后就只能自己摸,然后偷学,看人家弹得好就这瞄一下,那瞄一下。

大晴:然后就玩乐队去了?

陈磊:那倒是,这个我还比较幸运。高中的时候认识了一帮小伙伴,也不都弹琴,都喜欢看电影,一起看一些文艺电影,听一些摇滚乐,完事我就对这些东西越来越感兴趣。到了大学又碰到一帮人挺好的,又一起玩。我读大一的时候已经弹吉他挺长时间了,基本上是跟社会上的人一起玩乐队。

玩乐队的时候反正也有很多不同的经历,但是弹琴是一直在弄,不同的经历给你带来的这种弹琴上的进步是不一样的。我每次接触一帮人就能让我弹得好一点,又接触一帮人又让我弹得好点。让我硬学是不行,学不会,我是特别不爱上课的那种孩子。

大晴:你大学学得什么专业?

陈磊:日语专业。我在日本待了一年,然后回国以后一直在教书,其实我不是搞音乐的,我只是喜欢玩乐队。那会教书在新东方包括一些培训机构教了5年,之前还做过旅游、翻译什么都搞过,完事以后到了我30岁创业才开始正经变成一个搞音乐的,之前都不是。所以我在这个圈子里可能有点名,不是因为我弹琴多好,是综合能力特别强,啥都会。

大晴:你教书、搞旅游、做翻译的时候一直在弹吉他吗?

陈磊:对,我所有的工作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赚钱养乐队。一开始我工作在广州、深圳、上海什么地方都待过,最后还是要回长沙,就是为了继续玩乐队。那时候上班就为了赚个钱,不爱干那些事,当老师还行,其他的都不太愿意干。


大晴:乐队真的不赚钱吗?为什么都说“养”乐队

陈磊:真的不挣钱,现实就是这个样子。基本上你乐队的收入太少了,而且花销比较大,买设备要花钱,排练要花钱,各种地方都在花钱,你要特别有名你玩下还另说,但是我们这种地下乐队,玩金属玩摇滚的很难出得来,必须靠个什么事来维持这个爱好。而且你还越来越爱好,不想放弃,其他的事对我来说没那么大的影响力,就这个事儿对我影响大,我就爱干这个。

大晴:30岁创业是做视频博主吗?

陈磊:嘿,“博主”?你这个说法特别客气哈,我第一次听人这么说,别人都是说我“老网红”。那时候我没有教书了,我一朋友开了个公司叫Hotone,我就出来跟他一起创业,因为我会弹琴,会说外语,他们觉得我可能干外贸还行,我就转行了。

外贸做了两三年帮我朋友公司起步,完了有一次在美国出差的时候看见YouTube上有一些测评,聊乐器的节目,我觉得挺好玩的。也是机缘巧合身边有几个摄影的朋友,我就叫他们一起来拍。那时候也没有辞职,没有创业,就是拍着玩,没想到发到网上去,关注度非常高,比我玩乐队知名度还高,可能之前我玩乐队已经积累了一点名气,再做这个事儿反应就特别大。因为国内那时候很少,而且做得好的基本上没有,我们是专业机器拍的,专业录音设配录的,完事挺受欢迎的,然后就觉得可能会成为一个项目做一做,就开始做这个项目。

做这个事情我觉得对大环境会有很大的帮助,因为很多人对乐器的认知还比较初级,在国外觉得是常识的东西,我们觉得是个知识,所以就想普及,想让更多不玩这个的人接触到这些信息,爱上这个东西,就是这样个出发点,搞了6年,到现在。

我们开始做得那会儿优酷还很火,我们就都在优酷播放,过了三四年优酷不行了就转到公众号、微博、现在转到b站。各种地方各种转。我们也是根据这个时代变化不停地变化自己。我们应该是在乐器行业自媒体里面算是赚到钱的几个少数之一。我们做得早,如果晚几年创业估计也没戏了。你看我们现在做的就不赚钱,现在这一类东西都不太好搞。


02
一些现象

大晴:现在不太好做的原因是什么?

陈磊:水土不好就这么简单。你有没有发现一个很怪的现象,现在越好的东西越没市场。一说起来好像是个段子,很好笑,其实是很悲伤的一件事。你做得东西越有内涵,越深刻,越没有人爱看,因为听得懂的人少,能够感同身受的人更少。

现在音乐也是一样。你像我们那个时候,文艺青年还是比较多,手机啊网络没有这么发达,大家更多的精神享受是来源于书和唱片。现在可能大家接触世界的方式越来越多,节奏越来越快,好像就没有去品鉴或者去深挖的一个东西的过程。但是像音乐这个东西它需要时间,不管是作为欣赏者、爱好者的角度还是作为一个从业者它都需要时间,没有时间沉淀的东西就是一坨屎,就这么简单。

那个年代,一个乐队哪有说什么排练两三个月就能出去巡演的,这不扯淡嘛,你得对得起观众对得起自己的作品,所以我们都是排练两三年才出来演第一场演出,勤快点也至少要一年。现在都不需要一起排,各种途径,云排练、云写歌,所以时代不一样。现在大家对文化咀嚼的时间特别短,要不然就直接吞下去了,要不然嚼几下就吐出来了,反正没怎么吸收。

大晴:这两年有看类似《乐队的夏天》这种类型的综艺节目吗?什么感受?

陈磊:我没太多时间看,但我关注过。这种综艺节目你要分从什么角度看,你要是把它当综艺来看,乐一乐就完了,也知道怎么回事儿,就是资本操作的一个工具,里面全是工具人就这么简单。

你要作为一个音乐节目来看,观点又不太一样。当然这个有它的好处,更多的乐手能够有一个展示的机会,有更多出名、挣钱的机会,对这个行业来说它是好的,但这是从结构和框架上来说的,我估计马东他们做这个节目也是出于这个目的。

另一方面,他这么多资本进来,那么多名堂,要吸引眼球,要收视率,操作来操作去,关键是你针对的还是小白市场,大家其实不懂这些东西,你又必须从内容上进行改良,改来改去,很多事情就不是他们的初衷说了算了,你不能保证它还是不是原来的样子。音乐也好节目也好最后都没有那么纯粹,即便很多乐队通过一个节目谋取到了福利,但是我个人还是挺悲观的。


大晴:悲观什么?

陈磊:这个东西太快了。我经常说一个东西能在国内火三年的情况都非常少,现在的文化现象都非常短暂,一下就没了。像说唱、像民谣,像当年什么快男超女一样。我原来有一个朋友,因为一个节目有点小名气,当时出场费能报到8万,就仅仅过了两三个月,就变成了8百。这不是一个可以让人持续发光发热的事,热度太短。

而且你会发现过了这么多年,站在头部的还是那些人,你看木马、重塑,我小时候就听他们,现在还是这些老炮在这搞,说明这行业其实没什么进步,新人基本上很难出来,就算一时出来了也很难长久,从这一方面这个节目就失去了一个意义,因为最终还是要靠年轻的人和新的声音才能让行业良性发展。

为什么还是老炮们在这玩呢?因为听来听去还是他们的作品最经得起推敲。那些小孩子搞得东西还是太浅了,当然我不知道年纪小的观众听了是什么感受啊,我是这样一个感觉,觉得他们的作品没什么内容,大家都太着急了。不过即便这样,我还是希望这种节目能做下去,要不就真的啥也没有了;现在有这玩意儿小孩还能有点奔头,你连这也没有,更没奔头了。现在很多小孩都不知道为什么要玩乐队,虽然可能很多人玩乐队也不为了啥,但是能看到一个出口,总还是好的嘛。


03
一些感慨

大晴:你当年玩乐队到底是为了啥?

陈磊:我就为了我自个儿高兴,我搞乐队第一天我就知道搞这玩意儿没戏。靠这个出大名发大财都没戏。然后主要目的可能就是为了吸引女孩子注意,刷点存在感,这是第一位的;第二就是我确实也想像我偶像一样,带着一帮人站台上,过个当偶像的瘾,基本就这俩目的。

大晴:您偶像是?

陈磊:那偶像太多了,到处都是我偶像,而且每个阶段还都不一样。国内一直喜欢的就一个,崔健。以前唐朝还算一个,后来唐朝不算了,但是崔健一直是我最欣赏的,他确实好,但是现在也没什么市场。

大晴:我上次跟刘晔老师聊天,他说很多电影在找崔健老师配乐,他认为搞摇滚乐的很容易往电影配乐方向转型,你怎么看?

陈磊:对,非常多,我身边也有好多玩摇滚的转去做配乐。我觉得这倒不是因为搞摇滚的音乐做得有多好,主要是有一些想法和观点是文化人应该有的,他像个文化人。很多人觉得音乐人就是音乐人,我觉得音乐人就是文化人的一种,不光体现在你的音乐里也包括你的思维方式、言行举止,还有你这个人的本质。而且,最终玩音乐靠的是脑子,我们说干活儿要的是技能,你技能好这很好,完全没问题,但是最终要玩出那种特别有意思的音乐,要的还是脑子。

可能因为我是搞摇滚乐的,我对这方面就比较看中。我不在乎一个人的音乐形式,你funk也好,电子也行,我反正什么音乐都听也都接受,但重点我要知道你在干什么。不是你在台上那几分钟在那炫耀,在那搞怪,我觉得这都没意思,因为这种事我也都干过,你想我做乐队也做了15年,基本上该经历的都经历过,最后我看一个音乐人有没有深度我还是看他这个人。

还有就是我特别烦那种,把一个简单的东西搞得特别复杂。包括很多编曲,它本来是一个简单的东西,越改越复杂越改越难,我觉得这样做不太正常,我不在乎你弹多快多难,音色做得多棒,你的音乐要表达什么这个才重要。

大晴:是不是因为摇滚乐本身比起其他音乐形式存在更多的反叛精神?所以……

陈磊:我不想用“反叛”去定义摇滚乐,因为它不是只有反叛。但是我认为摇滚乐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它的核心魅力就是一个反叛精神。但是这毕竟是西方的东西,你看西方人对于权威,对于科学始终保持一个怀疑态度,这是西方人的思维方式,让我们全盘去模仿是不现实的。

他们骨子里就是老子什么都不信,我就觉得地球是平的不是圆的,他们很多人这么想,别人也没觉得怎么样,我们可能就做不到。

而且在中文语境里,“反叛”这个词就很不接地气。所以,摇滚乐只是一个形式而已,不一定非得反叛,你也可以传递美的东西。你的吉他也可以安安静静表达个悲伤,也可以弹得激扬传递个正能量,就看你的美学体系是什么样子的,最终还是那句话,你要干什么?


大晴:你在日本生活过一段时间嘛,觉得日本的音乐土壤怎么样?和我们的现状相比。

陈磊:比我们早个三十年吧。不在一个层面上,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说30年都觉得有点客气了。我觉得它比我们强最关键的地方就是教育。他们从小就接触音乐,有音乐环境,初中就鼓励去玩乐队,最后不是所有人都干这行,但是很多人都能欣赏,能理解,这是他们最棒的地方。

我们就抛开硬件层面不说,你不得不承认日本它是个奇葩,它在音乐的思维方式上比欧洲都强,他们能把西方最先进的东西马上学会,学会以后立马玩出自己的东西,这个是非常不得了的,所以你看日本乐队玩出了自己的风格。像我们现在的状态是外面的东西都还没玩明白,自己的东西快丢没了。比如咱们的京剧都快失传了,这年头谁还听京剧,对吧?

这其实讲起来是很悲剧的一个事情,只是没人去想这个事。因为我家里,我伯妈,就是我大伯的老婆,她是湖南最有名的京剧演员,她现在是淋巴癌晚期,日子不多了,唯一的遗憾就是找不到接班人。她倒是有学生,但是她的学生都五六十岁了,再往下就没了。

日本的话,他们正在保持他们民族文化的血脉,又在吸收世界上最先进的文化技术,我觉得是特别特别值得我们学习的,我们要不学这一点,我们的文化就完蛋。

大晴:韩国呢,有关注过韩国的音乐市场吗?

陈磊:韩国学习了日本的方式,但是开化的比较晚。所以它没有那么强的文化基础在那里,但是韩国人也慢慢开始完成自己在音乐上的文化特点,比如男团女团,k-pop什么的。

他们现在最重要的是练习生体系,其实就是一个专业速成的造星体系。我先培训你,然后包装你,再运营你,你最后成偶像明星了,这么一个体系。虽然说是速成,但是专业性非常强。还有一点我很有感触,就是“练习生”他们也开始有传承。

现在我们的音乐行业里,年轻人看不上这些老炮,老炮们瞧不起年轻人;但是你想只有老的都还在,新的不断出,新的崇拜老的,老的尊重新的,文化的传承才能越来越好,才越来越有活力。

然后大环境上,尤其是网络上,没事儿骂骂人,diss个谁好像成了一种时尚文化,我是不理解的,我们也没有办法改变。你阻止不了这样的文化的出现,我们搞音乐的改变不了整个社会群众思想上的发展方向,哪个搞音乐的他都做不到。我的视频底下也经常有人来喷我。


大晴:你一般看到这种“喷的”评论,是什么心态?

陈磊:无所谓,真无所谓。你能来骂我,说明我还有点名呢,我一点名没有的时候,你连骂都不会骂我对吧?我才不往心里去呢,难道我给他骂回去啊?

以前搞艺术的人都有一个不好的共同特点,什么呢?非常敏感,玻璃心。尤其是搞原创的这些人,总觉得我辛辛苦苦搞出来的东西一定是最牛逼的,反正我觉得好,我就听不得别人说不好。人家稍微说几句不中听的,就心里难受,或者咽不下这口气。这是跟自己较劲呢,要这样的话很多事就没办法做下去了。

我这人性子比较直,所以有时候我也得罪人。我说你这个作品这里不好,那里不好,还能更好,咱是真希望他越来越好,结果TMD别人都恨我,也真没办法。

所以心态好很重要。我觉得这么多年对我自己帮助最大的就是心态好。我今年38了但是我的心态一直很年轻。我想不断去学习,去创造,我还有很多想法以后都会慢慢去尝试。我们的音乐行业别看这么多年了,不管是编曲也好,干乐队也好,做乐器也好,其实都在萌芽阶段,包括我们的观众、听众也还在一个成长的初级阶段。萌芽是最难受的,没有成熟以前可能就是会遇到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很多问题。如果我们从业的这些人没有好心态的话,就可能撑不到行业成熟的那一天。


04
一些展望

大晴:你现在对未来的规划是什么样的呢?

陈磊:首先我个人和我公司是分开的。我是一个独立音乐人,我会在音乐方面多尝试一些另类的、我喜欢的、非商业的东西,就是说你听得懂就听,听不懂就不听,我不在意,因为这是我个人的一个创作。

我的公司就尽量往商业化去做,毕竟团队每个人都要吃饭。做的内容还是以传播乐器、传播音乐方面为主,尽量做得接地气一些,因为做得太高大上了,可能小白接触不到。可能你没有接触过四五线城市的音乐环境,那种你八十年代,真的就八十年代的东西,有很多人也是不懂的。所以我真的有这种责任感和使命感,想去普及这些东西。话说回来,你觉得自己玩的东西再牛逼,老没人听得懂,你干得也没什么意思对吧?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你骂我也好,喜欢我也好,我的初衷就是希望更多人跟我们一块来玩这个。


大晴:磊哥你这公私分明,倒是一点都不拧巴哈。

陈磊:嗨哟,我也快40岁了,还拧巴个屁啊。小时候拧巴,现在这个年纪我有家庭有孩子,凡事都应该往更大的方向去想,没必要和自己较真。当你站得越高,有些鸡毛蒜皮的事你根本不会去在乎了。真是看到什么这不爽那不爽的事,别看不就完了吗。

我觉得都是命。既然你搞了这个东西,那就尽可能好好搞,反正你说我要发个大财可能是没戏了,出个大名可能也没戏了,那就安安稳稳的,让能记住你的人记住你就很好了。不要想着非得做个多么伟大的事去改变什么现状,改变个毛线啊,改变也轮不到我。

大晴:最后,给想要入行的年轻人一个建议。

陈磊:管理好时间,规划好人生,把音乐玩好的同时还要去干很多事。因为想把音乐做好一定要有更多的见识,更好的思维方式,甚至是更多的钱。希望年轻的孩子们最好是换灯泡也会,做饭也行,做音乐的时候有人喜欢你,不做音乐的时候一样是有魅力的人。


文章出处 https://mp.weixin.qq.com/s/X2Cz3fTmYalieQxKttZ0Gg

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