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大普奔:midifan.fun 音乐人欢乐社区 iOS 和 Android 应用下载起来!

Steinberg WaveLab 25 周年半价特惠

Roland GROOVEBOX 系列 MC-101 测评:盒子虽小,律动无量

《Midifan 月刊》电子杂志 9 月号上线

简洁纯粹,实用主义——Nektar Impact GXP88 MIDI 键盘试用感受和简评

如何处理混音中的刺耳声音(推荐 4 个极品插件)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太阳的后羿 添加于 2020-09-17 · 暂无评论


在制作音乐时,我会在多种环境下,用多种监听设备在低、中、高三种响度下监听。我一般在高响度下监听的时候去寻找刺耳的声音,也就是中高频带来的不适感(虽然我知道这个定义有点太宽泛)。

刺耳的声音有可能是某一个音轨带来的,也可能是很多音轨叠加产生的。刺耳的声音很容易让耳朵疲劳,最终影响整个作品的听觉体验。

我在这里介绍一些最容易给音乐带来刺耳声音的元素:


人声

人声是最复杂的。录制和处理人声都是很有挑战性的,直到母带阶段都有可能因为操作不当引入刺耳的声音。在大多数音乐风格中(特别是流行歌),人们更喜欢一个明亮、清晰、突出、有力量的人声,但是想实现这些很难不让人声刺耳。

我处理人声的方法一般是使用一个削波来让超出动态范围的声音回到一个特定的范围内,这样人声就不会让压缩器或饱和器(saturator)过载。人声里一个最容易刺耳的声音就是齿音——像“sss”,“ch”之类的声音。

我找到带有齿音的片段,用一个削波来让它维持在一个令人舒适的响度——可以被听到并且听起来自然,但是又不会太响以至于让压缩器和饱和器失真。我会在下面详细介绍我使用的几种齿音处理器,但是我发现在压缩器和饱和器之前用削波来处理人声是一个很重要的操作,它会让你的人声很明亮但又不会听起来让人疲劳。

此外,de-essers是最常用于修复人声刺耳的效果器。


鼓组(特别是军鼓)

和人声一样,军鼓在流行音乐中处于特别突出的位置。有时为了让军鼓能够突出出来,混音师会在军鼓上加一系列的效果器,不管是原声鼓还是电子鼓。

军鼓完美的音色能够推动节奏,军鼓合理的位置又能让它在混音里听起来很好,这之间有一个平衡点是我们追求的。

压缩器可以调整鼓的瞬态和音色,但是如果你的鼓不够突出,那可能不能仅仅只靠压缩器来修复。与其把整个军鼓的中高频都提升来让他被听到,不如直接叠一个高频突出的军鼓采样,然后把他和原始的军鼓完美的叠在一起。简单粗暴地使用均衡器增益会带来刺耳的声音,但是这样不会。

除了军鼓之外,镲片和hi-hats也会带来尖锐的共鸣,这些刺耳的声音也会分散听众的注意力。一旦我把响度设置正确之后,我会使用侧链压缩(或者叫闪避),用人声或者底鼓和军鼓来作为输入控制overheads的衰减量。一些混音师喜欢在镲片上使用de-esser,尽管我能看到这其中的优点(de-esser本质上是一个高频的压缩器),但我本人不会经常这么做。


吉他

无论是原声吉他还是电吉他,他们都需要在复杂的混音中凸显出来。所以如果不正确的录制混音,那么很可能会带来刺耳的声音。一个普通房间里录制的廉价的原声吉他绝对会让混音师头疼。

录制原声吉他的一种有效的方法是用一个小振膜电容麦克风只想琴颈和琴身的交点,再用一个大振膜电容麦克风指向琴身的下方。这样设置的话,很大一部分亮度来自于琴颈的麦克风,因此你需要注意两个麦克风之间的平衡,琴颈的麦克风的响度可以被作为一个高频EQ的增益(前提是正确录制)。


Pro Tools中失真电吉他的波形,注意失真(好的那种)带来的动态缺失

清音电吉他很难处理,因为他在录制的时候没有压缩,所以他们通常听起来动态过大而且很尖锐。我非常喜欢我的箱头Vox AC30,但是他有很多问题,需要通过压缩、EQ或者其他方式调整。


MXR dyna comp,我最喜欢的吉他压缩器


合成器

合成器实在是太复杂了,它可以发出所有你能想得到的声音,我可以写一本书专门讲怎么混合成器。合成器可以同时具有厚实、打击感、明亮、柔和、压抑、力量感以及其他不寻常的声音的特性。

很多时候,一个合成器在整首歌不同阶段的工作是不一样的,所以音量自动化显得很重要。我还发现那些程序性的效果器(某些压缩器、动态EQ等)很适合用来混合成器。更多的内容以后再讲。

讲了这么多,最重要的还是得到一个正确的源素材。一般这和麦克风的正确摆放有关,这直接影响了声音与空间的交互方式。当然了,压缩器EQ之类的可以修复这些刺耳,但是这些处理更应该用来增强声音而不是作为急救措施。

麦克风的选择和摆放永远是你的第一道防线。但如果这一步已经做了,你已经拿到了很刺耳的原始分轨了,那么这里给你提供一些我用来处理刺耳声音的补救措施。

Oeksound soothe2

Soothe2和他的前身Soothe都是为了混音中定位刺耳的声音而设计的。Oeksound称soothe2是“动态共振抑制器”(dynamic resonance suppressor),其本质上是一个压缩器的功能。因为它会对声音进行动态响应,但是它会像均衡器一样控制频谱。

简单来说,Soothe2会保留你声音中好的部分,并去掉你不喜欢的噪音。

如果只让我推荐一个插件来解决刺耳声音的话,那我一定会推荐Soothe2。我一般在单个音轨(特别是主唱轨,我一般插入到最后一个),Bus轨(如果你的鼓Bus轨有很多镲片,Soothe2会特别有效!),甚至母带的时候也会在总线轨上插入Soothe2。(预设里有一个“ear-friendly on top master”(耳朵最舒适的总线预制),这是一个很好的起点)

FabFilter Pro-MB and Pro-Q 3

Fabfilter因为他设计精美的界面、透明的音质和大量有用的功能而闻名。这两个插件很适合用来消除刺耳的声音,所以我很多时候会选择他们。

Pro-Q 3现在有了动态EQ模式,这让他在处理刺耳声音的时候更加强了。我会用频谱分析工具来看哪些频段中有过多的内容,然后在该频段下插入一个衰减。我很喜欢把Pro-Q 3作为任何清脆、明亮的声音的第一个插入效果器,这样就不会在压缩和失真之后刺耳。

Pro-MB是最先进的多频段压缩器,他很适合在某个特定的频率范围内需要衰减的时候使用。他也是可以在单独轨道、子总线、总线上使用的效果器。

UAD Empirical Labs Distressor

复刻的来自Empirical Labs的备受追捧的压缩器很好地捕捉了原始硬件的声音特点、能量和频率响应,而Distressor是很适合用于打击乐的效果器。一旦插入到军鼓上,声音会特别活泼有穿透力。我也会在底鼓、房间混响、overheads、贝斯和人声上使用它。

就像我说的,Distressor具有相当猛烈的音色,那他为什么可以用来修复刺耳的声音呢?因为Distressor有一个“频段增强功能”(band emphasis function),实际上是电路中插入了一个均衡器,让这个单元对刺耳的中频更加敏感。因此Distressor擅长修复那些摆在前景的东西,比如军鼓、overheads,人声。


你最喜欢的压缩器(前提是正确使用)

我用压缩器的时候有很多原因,最常用的用途就是缩小某个轨道的动态范围。

在我最近的一个混音中,歌手表现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动态范围。他有些时候像是在说悄悄话一样安静,有时候像是在尖叫。虽然我确实也用削波增益来让不同段落听起来均匀,但是大多数工作来自于压缩器。有的时候音轨动态过大的话很容易“跳出”令人不愉快的声音。在使用均衡器改变音色之前,需要先进行一些或多或少的动态控制技巧。

除此之外,有些压缩器是很棒的“音染盒”,这让你的声音在通过他们处理之后会变得奇特。我喜欢一些变暖的压缩器,包括Fairchild 660/770, Tube-Tech CL 1B, Teletronix LA-2A,这些插件可以在Universal Audio或者Waves买到他们的复刻版。比起压缩器的牌子,知道压缩器的工作方式更重要。只要合理的使用压缩器,最普通的DAW自带压缩器也可以处理出平滑的轨道。


你最喜欢的均衡器(前提是正确使用)


可能没有任何一种方式的处理可以比一个可靠的均衡器更能消除声音的刺耳感。多年以来我一直在用Pro Tools的EQ3 7频段均衡器来执行衰减工作,而且我很少抱怨他们的声音。当我在Live下制作音乐的时候,我也是用的自带的均衡器。Logic自带了很多很棒的均衡器插件,包括那些复刻著名硬件的插件。

我的观点和我关于压缩器的观点一致,市场上尽管有很多确实很丝滑、很靓丽的均衡器,但是最好的还是你最习惯用的那一个。而了解均衡的概念和功能远比拥有最新,最出色的插件更重要。

要清楚怎样使用均衡器,必须有一个有以经验的耳朵。了解音乐各个频段的表现力,特别是1k-15k,对你使用均衡器做出正确的操作有很大帮助。

iZotope Ozone 9

虽然我建议先在并轨之前就把单个音轨的刺耳声音处理好,但是iZotope带有很多能让你的混音更加好听的模块。

动态均衡器模块(Dynamic Equalizer)适合衰减中高频范围的震动,在轨道多的混音中很常用。此外,频谱修正器(Spectral Shaper)可以修正源素材特定频率的问题,如果混音因为军鼓,hi-hats或者原声吉他瞬态不稳定的话,可以使用这个模块修复。

我最喜欢的Ozone的功能就是master assistant,我会参考他对于我的混音的看法。如果某些特定频率明显过多或过少,我会回到混音阶段去从音轨层级解决。比如如果他说我的60-120Hz太多了,那我会回到我的混音中重新看一下底鼓和贝斯,并且做一些必要的修改。


总结

刺耳是低成品录音、混音的最明显特征,而我只在乎我的作品是否清晰并且没有令人不愉快的声音。有人可能说数字音频本质上比模拟音频生硬刺耳,我也发现使用一些硬件或者复刻硬件的插件确实对温暖、有力但不刺耳的声音有很大帮助。


本文出自《midifan月刊》2020年08月第173期

 

可下载 Midifan for iOS 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 iPad 或 iPhone 上下载并阅读。

 


文章出处:https://magazine.midifan.com/detail.php?month=2020-08#16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