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nd Magic 喜提三项 TEC 技术大奖提名,民乐音源和效果器首次入围力助中国音频历史性突破

母带级人声的理想选择——Manley ELOP+ 立体声光学压缩限制器简评

喜大普奔:midifan.fun 音乐人欢乐社区 iOS 和 Android 应用下载起来!

Roland GROOVEBOX 系列 MC-101 测评:盒子虽小,律动无量

如何用 Steinberg UR-C 做直播并推流到各大平台?第二期:OBS 直播软件设置

Merging in the Field:Hapi 与 Anubis 录音系统测评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黄鹏 添加于 2020-08-28 · 暂无评论


大家好,我叫黄鹏,是一位录音、混音工作者。本人已为瑞士Merging公司无偿推广数年,恰逢其明星产品Pyramix25周年,便感慨一下这几年与Merging的缘分。在电影学院上学的时候,我就听说有一家公司竟以埃及神话中的神命名其几乎所有产品,作为一个晚期中二症患者,自然对其心向往之,但对于一个家里没矿的大学生来说,买Merging的东西只能是望洋兴叹。直到大四,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师把一台NADAC带进了教室,这个举动再次燃起了我对埃及神话的热血。当时的我已在古典音乐录音行业摸爬滚打了一段时间,用得起M牌的八通道话放和R牌的音频接口,于是乎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终于在某个风和日丽的白天,我买了一台Merging Hapi,配了一张AKD8D和一张DA8。从那以后,Merging便是我录音的主力军。

用了挺长一段时间后,自然是感叹Hapi听起来实在是太干净了也太好了,让我几乎忘记了设备的存在,能让人非常专心地去调节话筒。关于音质的评论便不再赘述,某二手APP上发烧友们的形容词已经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工作流程上,即使我不用Pyramix,也可以非常方便地通过Pro Tools的Preamp窗口对HAPI话放卡上的幻象电源、增益和低切等多项参数进行控制,或者直接在浏览器上输入Hapi的IP地址,通过网页端进行控制。这种能在工作站里直接调口子的快感,没用上之前是体会不到有多爽的。Hapi已经在音质和使用上带来了极大的满足感,但我也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由于并不是Pyramix用户,而Pro Tools的聚集I/O用起来也一言难尽,录制较大的项目时,没有一个合适的设备来进行远距离监听和对讲控制,直到Merging Anubis横空出世。


第一次用Anubis是在爱尔兰都柏林的AES大会上,也终于见到了Merging公司的老板Claude,这位深度埃及神话迷。他在展会上跟我一对一介绍了Anubis,二话不说我便用AES发的奖金定了一台Anubis和第二张AKD8D输入卡。Anubis给我的工作流程带来了极大的便利性。遇到较大的录音项目时,作为话放与ADC的Hapi就被放置在离演奏家较近的位置,作为监听控制和DAC的Anubis则在录音师的身旁,一根100米的CAT5E/CAT6网线就可以把信号从台口送到录制/监听的工位上。这样便大大缩短了模拟线缆的传输长度,进一步提高录音的信噪比和音质,与此同时还极大地提高了录音设置的效率,再也不用甩很多根上百米的话筒线,整个录音系统的连接也十分简单。Hapi、Anubis和电脑都接入交换机,Hapi被放置于舞台旁边,Anubis和电脑以及交换机都在离舞台较远的录音/监听工位上,而舞台设备到录音工位设备之间仅通过一条网线连接,距离可达100米左右,如果需要更长距离,在中间再多添加一个网段即可。


Merging Hapi与5.0.4沉浸声录音

Anubis主要作为监听控制使用,包括基础的监听控制、提供多个监听给制作人、录音助理等,对讲部分由Anubis和Hapi共同组成,Anubis的内置对讲话筒虽然信噪比一般,但灵敏度很高,而且还有低切功能,能够尽可能提高增益并送入对讲音箱内。在Aneman内,我把Anubis的对讲信号送入场地内Hapi的耳机接口,并连接上一个小型扬声器,完成整个对讲系统的设置。需要返送的情况也很简单,即把需要返送的内容和Anubis的对讲信号分别送到DAW内不同的辅助轨道进行混合,再把它们都送到在演奏/演唱者身边Hapi的任意输出即可。


沉浸声录音监听工位

备份系统则更为简易,再多添一台电脑接入交换机,在Aneman内将录音信号组播至两台及两台以上的电脑,便可实现多个DAW同时录音。如果仍旧担心安全问题,AKD8D输入卡有模拟的Direct Out接口,可以连接录音机使用。不足是Direct Out由于不经过数字增益的环节,因此录音机上通常需要提供一定量的增益。数字增益和模拟增益并用是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即使有数字增益的补偿,Merging输入卡模拟部分增益的Noise Figure依然非常理想,高于40dB增益(模拟增益为40dB)时也并不影响实际使用的信噪比。


On Location录音系统

在一个系统内使用多个AoIP设备时,各设备的时钟优先级问题值得注意。Merging的所有设备都有一个默认的时钟优先级排序,可在Advanced Page中查看。如果使用两台同样型号的设备,例如两台Horus、Hapi或者Anubis,在他们的高级设置页面内设定其时钟优先级这一操作就变的举足轻重。例如在我当前的系统里,作为AD的Hapi只要被接入系统,系统会自动将其选为主时钟,但Hapi离线时,Anubis或默认变更为主时钟。如此,设备的接入和移除都不需要在现场进行时钟的设置,进一步提升了工作效率。仅凭一台Hapi和一台Anubis,录音师就能建造出一个完整的高品质录音系统,这离不开AoIP的路由便利性和这两台设备强大的功能。

回国以后,我建立了自己的临时混音工作室,又再买了一台Hapi。其中一台装配两张AKD8D输入卡,主要外出使用;另一台安装在我的设备机架内,装配一张DA8输出卡,连接我的音箱。Anubis依然作为我工作室内的监听控制设备,目前主要是切换多台电脑的输入源和进行立体声的监听控制,往后升级为环绕声混音室时,Anubis才算真正发挥它的实力和作用。立体声、甚至各种不同的环绕声和全景声格式,Anubis都可进行监听控制和下变换,每个通道都能进行静音、反相、延迟和均衡调整等操作。最新一个固件版本已经推出了均衡设置,内置均衡使用的Pyrmaix EQ-X算法有高达100的Q值,可以比较精确地校准房间的声学问题,比如监听位上由于驻波导致的单一频率声压级提升等等。我的工作室内有两套监听校准系统,其中一个为FIR滤波器、另一个就是Anubis内置的均衡。


在工作室里的Hapi与Anubis

很多文案说Anubis可以作为Horus/Hapi的监听控制,因此很多对这个系统比较陌生的朋友会提问Anubis是否只是控制了Horus/Hapi的某些参数。其实不然,信号经过了Anubis,Anubis这个中间环节提供了监听控制的诸多功能,包括纯数字的电平衰减,而Horus/Hapi上装载的参数性能非常优秀的输出卡也并不会因为较低的输入信号电平而明显降低回放音质。

除此之外,Anubis还作为所有硬件效果器的ADDA,它模数转换极低的本底噪声为降低数模转换参考电平提供了很大的能动性。某些硬件的最大输入电平或许较低,这就要求DAC的输出电平不能过高,过高即导致该硬件输入端就失真从而劣化音质。为了在不失真的情况下使用这些硬件,并且保证其电平一致性,便需要通过AD端来进行增益补偿,而Anubis的线性输入即使补偿较高增益也依然有非常好的信噪比表现。

对于当前完全由Merging整合的AoIP录音和回放系统,我还是相当满意的,不过也不是无可挑剔。Anubis的散热问题一直困扰着我,高档风扇散热性能很好,但是噪声太大,如果能够选用更安静的风扇就更好了。Anubis的屏幕质量也相当一般,虽然失灵现象几乎没有发生过,但屏幕总透露着一股廉价感,哪怕是售价稍微提高一些,换一块好点的屏幕,我想大部分买家也是愿意花这份钱的。并且Anubis作为一个新产品,不可避免地在固件上有一些小毛病,但官方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更新完善固件。Hapi已经是非常成熟的产品了,虽然屏幕也是一个短板,其OLED的烧屏现象让人比较烦恼,奉劝大家一定要设置屏幕保护。最后一点便是AoIP系统中广为诟病的PTP时钟精确度,在使用多个AoIP设备时,时钟的偏移一直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即使基于PTPv2开发的Ravenna协议,在从时钟设备上监测的时基偏移量也相当不小,相较于皮秒级的高端数字音频时钟系统,AoIP的时基偏移量可达数十纳秒,甚至劣于一般的数字音频时钟系统。虽然从测量和听感上都反应不太出来,但将AD端的AoIP设备设置为主时钟,减少时基偏移带来的影响还是至关重要的。

经常有朋友问我Hapi/Horus的输入卡AKD8D和Anubis的AD到底哪个更好。通过简单的Loopback测量便可以得到一个明显的结论,AKD8D与Anubis在频率响应上所差无几,但前者的确要在谐波失真上略胜一大筹,且看下图的测量结果。这些参数不能作为汇报使用,仅可作为对比参考。



频率响应与谐波失真环路测量

Anubis和Horus/Hapi是定位完全不同的产品,价格也自然相差几倍甚至十几倍,但对于通道数需求较少的制作人和小型录音棚来说,Anubis已经是市面上当之无愧的最强桌面音频接口,类似的评测已经有许多,不再赘述。对于整合AoIP系统的大型录音棚和广电系统来说,Anubis的存在也很好地填补了Ravenna/AES67协议监听控制设备的空白。在监听回放方面,非常明显地感受到Anubis的耳机输出比Hapi优秀太多了,尤其是针对低阻抗耳机越来越流行的情况。我曾经问过Claude,为什么Hapi的耳放足足有75欧姆的输出阻抗,与阻抗浮动较大的低阻耳机搭配时效果很不理想并且还浪费输出功率,他说Hapi毕竟是十几年前的设计了,而现在低阻耳机充斥市场,但Anubis拥有小于0.1欧姆输出阻抗的耳机输出且提供17dBu的最大输出电平,可以驱动市面上所有的耳机。除了监听控制功能以外,这个耳机输出的素质是我毫不犹豫购买Anubis的第二理由。

Merging提供了一种最让我舒服的系统方案,很好地达到了我的需求,并且很大程度地提高了我的工作效率。Horus/Hapi可更新的模块化的设计以及Anubis对于电脑接口的良好支持也意味着产品过时的风险较低。综合而言,Merging的录音系统是能达到我目前工作所需的最合理的方案之一,系统视需求可繁可简,大到数十通道远距离的音乐录音甚至广电节目录制,小到个人的混音工作室甚至发烧友的自娱自乐,Merging也都能游刃有余地满足。这些年Merging作为我最可靠也最信赖的录音伙伴,历经了数百场录音制作,美国到中国跨越上万公里,不管是贴唱录音还是音乐节上交响乐团的录制,都从未令我失望,自己也逐渐把它当成一位朋友,与它共同成长。


关于作者

黄鹏,青年录音师、混音师、北京电影学院声音学院教师。本科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研究生毕业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曾获得国际音频工程师协会录音竞赛奖和数个中国电影电视技术学会声音学院奖,作品多次被美国各大资深古典音乐广播电台播出,并受到多位知名格莱美获奖录音/混音师如Michael MacDonald、Paul Zinman、Alan Meyerson、Nick Squire等人的高度赞誉,合作艺术家包括Leon Fleisher、Keith Lockhart、JoAnn Falletta、Junhong Kuang、Lura Johnson、Shanghai Quartet、United States Army Brass Quintet等等。

(合作联系请移步www.penghuangrec.com


文章出处:http://www.dreamula.com/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