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号《Midifan 月刊》技术刊物上线,戳这里阅读

母带级人声的理想选择——Manley ELOP+ 立体声光学压缩限制器简评

喜大普奔:midifan.fun 音乐人欢乐社区 iOS 和 Android 应用下载起来!

Roland GROOVEBOX 系列 MC-101 测评:盒子虽小,律动无量

如何用 Steinberg UR-C 做直播并推流到各大平台?第二期:OBS 直播软件设置

东京合成器天堂 Five G 创始人访谈:追求与爱机的邂逅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小浪浪 添加于 2020-05-18 · 共有 1 条评论

Five G的创始人铃木社长

位于东京原宿的合成器专卖店Five G一直致力于延续音频设备的寿命。这次,Resident Advisor的编辑Kentaro Takaoka采访了创立人,追寻了Five G多年来的成长轨迹。

在电子音乐史上,充满个性的音乐设备多次创造出全新的音乐流派。举几个例子吧。TR-909的底鼓给House和Techno的声音带来统一感。如果没有TB-303的BASS,那Acid House的那种令人沉醉的声音大概也不会被大众普及了。早期的嘻哈音乐中,如果没有SP-1200的充满特殊质感的声音,那很多歌曲也不会那么吸引人了吧。从Miami Bass到近几年流行的Trap,厚重的Bass声音都是由TR-808的声音为基础展开的。类似这样有名的经典设备还有很多,也是给音乐流派带来变革的必要因素。虽说现在用电脑里的软件可以轻松获得模拟了经典合成器的声音,也可以简单的进行采样,但依旧有很多人认为软件很难替代硬件。因此,在二手市场上依旧有高价转卖TR-909,TB-303等定义了一些音乐流派的设备的现象。坐落于东京的合成器专卖店Five G作为流通这些稀有设备的实体店,在日本国内外都有很高的名气。


Five G坐落在年轻人聚集的原宿站竹下通口对面的小楼4层。一进店内就可以看到墙壁上挂满了模块合成器,这数量仿佛让人产生置身于科幻电影里的宇宙飞船的幻觉。再往里走,陈列着一排复古合成器,稀有的采样器,磁带混响等效果类的设备,数量令人惊讶。KORG Mono/Poly,带把手的SH-101等,难得一见的稀有设备一一陈列在眼前,其中许多设别还是通电的状态,可以当场试奏听到设备的声音。也可以看到鼓机,新款合成器,录音用的话放之类的新款设备。这家店的魅力就在于可以亲眼看到的同时亲自试奏。现在店家有的库存都可以在官网上确认,也可以在Five G Vintage Synthesizer Museum区追寻二手设备的足迹。店家在出售设备前已经进行了维护,对购买的客户也提供售后服务。一直能将设备保持能够发出声音的状态也是这家店与众不同的特点。在Instagram账号上,每天都有更新设备试奏的视频,也会有些著名音乐人来店的合影。比如,出演了The Labyrinth 2015的Mathew Jonson,为了Exhibitionist 2演唱会而来的Jeff Mills,意大利的制作人Dusty Kid,摇滚乐队OK Go的Damian Kulash等艺人的合影。还有Hardfloor,Daft Punk也在日本举行演唱会时到访。 

 
The Chemical Brothers在Five G


Hardfloor在Five G


意大利的制作人Dusty Kid在Five G


出演了The Labyrinth 2015的Mathew Jonson在Five G


为了Exhibitionist 2演唱会而来的Jeff Mills在Five G


Korg工程师高橋達也和OK Go乐队的Damian Kulash在Five G


「中国摇滚音乐人的老朋友」亚洲鼓王Funky末吉在Five G


Eurorack模块领路人Richard Devine在Five G


合成器活化石Dave Smith在Five G


手指鼓大神Jeremy Ellis在Five G


Orbital乐队在Five G


808state在Five G


Digitalism在Five G

这次有幸采访到Five G的创始人铃木社长,了解到了一些Five G的创立背景和历史。这家店的店员之一,国府田是在英国Hyperdub发行过自己过自己作品的日本制作人Quarta330。作为店里的门面,他也参与到了这次采访。亲切和蔼的铃木社长,今年已经58岁了。和音乐的邂逅要追溯到高中时期,最早在高中摇滚乐队里担任的不是键盘手而是吉他手。弹奏电吉他的同时,也渐渐对电子音乐产生兴趣,效果器也是自己动手做的。

“连接了效果器以后声音会一步步发生变化,当是自己对原理很好奇,况且自己做的话还能便宜一些。所以自己动手做了各种各样的设备,从失真、BBD合唱到磁带混响、箱头等等。那时正好KORG发售了X911吉他合成器的廉价版。虽说那时还不太会声音制作,现在回想起来根本算不上什么事,但通过那次体验,我便爱上了电子乐器。”

自那以后就逐渐对合成器产生了兴趣。

“当时在高田马场有一个叫电子艺术中心的非盈利团体,我会经常去那里玩。在那里有人会带着Buchla、EMS等合成器来,我也有了机会接触那些设备,对我来说是十分珍贵的经验。主办人是前阵子退休的大阪艺术大学的上原和夫教授。”在大学学了英语和德语后,当时喜欢在国外旅行的铃木社长告诉了我们Five G的成立背景:“有一次从国外回到日本的时候,那时大约是30岁左右。到了这个岁数就算看着打工招聘信息也渐渐的找不到工作了,所以想要自己主动做些事。结合了音乐、乐器、外语、旅行、电子音乐、手工制作等自己的所有兴趣的就是现在的这份工作。感觉就是把自己的兴趣爱好变成了工作。”

当初1988~89年时,向父母借了一笔钱,去美国买了电吉他和吉他音箱进口到日本,当时也没有店铺,就把货物委托给各种各样的乐器店进行销售。修理改造着电子管的AMPEG、Marshall、Fender等品牌的吉他音箱,再卖出去。自己开始做生意以后发现,吉他店的数量很多,竞争也很激烈。“想着既然自己喜欢合成器,合成器的店也很少,不如自己开一家合成器的店吧。就这样花了半年时间在欧美边旅游,边逛了几百家乐器店买了大量的合成器。”

正好那时正值DX-7发售后数字合成器变得越来越有人气的时候,随着数字合成器的需要越来越多,模拟合成器的价格也在下跌。“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当时模拟合成器很容易买到,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比起数字合成器模拟合成器的自由度更高。所以就开始做模拟合成器的生意。实际上除此之外也做模拟合成器的修理,和接手改造成支持MIDI的单子。最重要的理由还是因为我最初接触到的就是Buchla和EMS之类的设备。当时想把那些学生时代自己想买却没买到的器材放在店里。”

自那以来,就算岁月已经经历了26年的变化,Five G店内百分之95的商品依旧是模拟设备。

被问到是以什么样的想法开着这样的店时,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铃木社长根据自己的经验这样回答道:

“不管是好的方面还是坏的方面,都算是带着一根筋的想法继续着。从26年前开始一直卖着以模拟为主的复古产品,都是些需要修理和售后为何的产品。想到有那么多在我们店里购买了复古产品的客人时,我也就觉得不能随便放弃。也不希望看到自己喜欢的一台台充满个性的复古合成器就这样报废。还有一点就是这个行当没什么竞争。因为也赚不了什么大钱,大公司应该也不会想做这个生意。而且还要花很多精力。就算如此,我也想赢在我们擅长的领域。向我们这样的规模,搞得像百货商店一样什么器材都卖的话也没有意思。就算只专注我们自己领域也能赢下一片天。”

能处理稀有设备的店员都是少数精英。创始人铃木社长本人也会维修,但一般都是由关联公司的进口代理店福产起业直接和生产设备的外国制造商交涉。其次就是在这家店工作了23年的维修维护专家吉田。无论是数字还是模拟都精通,在生意变的像如今一样忙碌之前,也做一些增加内存之类的改造。他也负责判断二手买入卖出的价格。吉田鉴定二手设备的眼光独到,从确认设备的工作状态,到香烟痕迹、外壳损伤等,对于二手设备特有的状态和价值,他都有着深刻的理解。然后是Quarta330,也就是国府田,因为在大学专业是英语,也会做一些进口设备的说明书翻译。铃木社长说:

“他是音乐人的同时也很喜欢各种设备。初中时就常来我们店,一呆就是2,3个小时。总想着“那孩子还在啊。”之前有来我们店里打工,那时我深切感受到“这小子真的很喜欢音乐设备啊。”现在已经是正式员工了。国府田精通普通设备,对于我们自己进口的设备就像活字典一样。他也会去国外演出,会有各种各样的信息,也有很多业内朋友。某种意义上是我们店里不可或缺的工作人员呢。”然后负责店头工作和网页的是三代泽。和国府田在夜店里认识后来这里工作的。还有刚来3个月的平井也是和他们在夜店里认识后进公司的。还有兼职的田岛,负责网页和销售,他曾经在20年前在店里打过几年工,和Five G很有缘分。


这家店的方针就是“想要修复那些作为乐器使用的设备,使他们能一直长久的被使用”。从个人音乐人和录音棚里采购来的设备经过维修后,在可以完全使用的状态下进行出售。然后针对已经卖出的设备,只要故障就可以随时拿来维修。店内的修理柜台里有大量设备部件的库存(据说有几百公斤),强大到可以全方位维护40年前的合成器。“在我们这里买复古合成器的顾客也会期待在万一故障的时候能进行修理。我们想要满足这些客户需求。”铃木社长如是说道。有了这样靠谱的售后服务,也就有了多年的老客户,电器Groove的石野卓球,动漫作曲家岩崎琢等,和各种流派的音乐人都建立了深厚的信赖关系。

二手交易的历史之久,也见证了各种设备进进出出。其中有些特别稀有的设备,20年前从丹麦的广播设施进口了一台仅生产了40台的EMS Synthi100。铃木社长继续说道:

“EMS保存着每一台Synthi100的客户资料和修理日志。福产起业和EMS的进口代理店也有联系,所以告知了序列码以后就得到了设备的信息。真的很稀有呢。”

“这样的事还有很多,但Synthi100从设备的实际大小就带给我们了很多冲击。”

此外还有前东德制造的和前苏联制造的合成器,ARP的小型模块,还有类似乐高一样的可以拼叠起来的瑞典产的合成器等等。从别的意义上说也是稀有货的商品也不少。比如我们进口过序列号为1的ARP ODYSSEY、一台向Korg咨询了以后发现是最早出厂的MS-2。还有一些有幸运数字的设备,比如一台序列号为5的Prophet5进货到了Five G之类的事例。尽管如此,有时会在网上看到多年经营也从未进到货的稀有设备。合成器真是博大精深呢。

这几年复古合成器的价格有明显的提高。TB-303店头价格是24万日币。虽说有大量其他厂商出品的模仿TB-303的克隆机,还是很难替代原来的设备。国府田说:

“303虽然作为音序器有些难以使用,但是产生的声音很有味道,复古设备的这种粗糙质感很难被超越。”

10年前TR-808大约是8万日币,现在涨到近30万日币。反之采样器等容易受技术进步影响的设备价格会有下跌。顺便一提,采访当天店里最贵的设备是1975年Roland发售的大型模块模拟器,System700。其次是极其少见的模拟合成器EMS polysynthi,售价高达100万日币以上。身兼背后的文化价值,使其价格都足以购买一台汽车了。



可以说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今年复古合成器人气大增,关于这一点铃木社长说:

“这股浪潮是最近3,4年开始的。作为乐器的普及,电吉他历史更长。模拟合成器大量生产的也差不多是70年代初期。虽说电吉他很早之前就出现复古(vintage)这个类别了。合成器也渐渐有了这个类别。可能也因此最近复兴了很多以前的合成器品牌。想要和喜欢的音乐人使用同一种音色,想要买年轻的时候买不起的设备,只是单纯喜欢复古的声音,或是不喜欢用鼠标点软件合成器,每个顾客都有不同的理由。曾经有一阵子因为科技进步,我曾想“大概已经不需要硬件的设备了吧,虚拟的软件也够用了吧。”但现实证明还没到那个时代呢。”

工作了10年,鉴定了2000台以上二手设备,并精通大量设备的国府田说:

“好的设备不需要花很多小心思,也能发出“这样就行了”的让人认可的声音。就算不用效果器也能令人满足。简洁有力。虽是这么说,实际在作曲中应用时,如果不加效果器,还是会把原来的声音密度暴露出来。”

他个人很喜欢的设备是Studio Electronics的Boomstar:

“最近的合成器都很有意思。优点不在于性能,而是有很多感觉方面的好处。还有Prophet-6、OB-6之类的也很不错。”

随后我们询问了国府田作为制作人Quarta330的工作和每天和设备打交道的乐器店的工作之间互相是否有什么影响,他说:

“在工作中,我需要知道乐器的原理。也正因为太清楚这些设备的工作原理了,对我而言也就不会有偶然的机会创造出一些有趣的声音了。但话说回来,只要是乐器,当然会有听到声音就瞬间觉得“这声音不错”的想法。有时候会挺矛盾的。”

才华横溢的Quarta330也正是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一边面对着这种矛盾造就了今日的成果。

日本国内复古合成器的情况是,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二手设备在不断流到国外。当二手设备随着年份也差不多定下了它的价值后,交易价格就会上涨,现在反而新出的合成器销量会增加。铃木社长说:

“我认识的卖古董相机的朋友告诉我,像莱卡这样的抢手货会逐渐被卖到货币价值高的国家。现在正值日元不景气的时候,这些二手设备也会随之流到国外。”也就是说世界范围内二手设备也会受货币浮动影响。Five G刚开张时,基本都是从国外进口。现在反而是卖给国外的客人的情况更多,也越来越少机会能接触到稀有设备了。而二手设备的价格也同时受ebay等在线网购平台价格影响。网络的行家一旦上涨,实体店的价格也会随之升高。



除了复古合成器以外,店里最吸引人的就是新出的模块合成器了。这是指那些将生成声音的装置,还有加工声音的各种效果器,用线材将各个部件连接起来的设备。最近几年老牌Roland也出了模块商品,渐渐了累计了人气。Five G作为日本国内代理店也会进口一些国外厂商的模块合成器。会把英语的说明书翻译成日语进行销售。现在最火爆的是Mutable Instruments和Make Noise。也会分发进口的设备给经销商。

“最近模块类的数量越来越多了呢。我们常年合作的厂商也渐渐开始发售模块,还有一些只卖模块的新厂商。我感觉接下来会越来越多。”

近几年模块合成器可以说是将过去复古合成器的技术用现代的方式进行诠释,增加了一些功能以后的产物。举个例子,Make Noise这个厂商将70年代的Buchla重新修正,不仅仅是重制,而是承袭了原来的制作思路后进行了全新的设计。以前想要自己做乐器首先需要有模拟电路的知识,现在增加了许多用Arudino环境开发的设备,用代码做声音处理后,再运用一些编程思路就能使用了。这种进化,一方面是因为每年计算机处理速度在不断加快,硬件组装也越发简单,还有一方面是Doepfer公司开发的Eurorack这种轻便的规格被更多的人接受,而且Elektron公司也开发了Overbridge这个规格使得设备和电脑之间可以无缝连接。有了这些进步,越来越多的厂商开始制造模块合成器,想要紧跟潮流。

这个潮流里的用户都有哪些人群呢?我们咨询了国府田对模块合成器浪潮印象。他表示这浪潮受曾经人们在线互相分享代码的文化影响。

“圈内用户之间关系很紧密,这种共享知识的态度和当初交流MaxMSP的程序和代码的情况相似。虽然和代码的方向不同,但模块爱好者们也经常通过在线分享视频、交流技巧和知识而成为好朋友。最近也不仅限于模块合成器,有很多爱好者会分享自己复古合成器的视频。越来越多的人想要用模块合成器完成整首歌的制作,或者仅用模块来表达自己。”


我们也问了铃木社长他如何看待模块的魅力。

“如果你问我最喜欢的东西是什么,我一般会回答模块合成器。理由是自由度高,可以自由自在的Patching(插线)。这就是最大的理由吧。而且可以从零开始创作。不过一直玩模块的话,自己制作声音是用的线路也会渐渐固定,结果就和普通的多音合成器没什么区别,从而回到原点。”

可是回路组合会有极限吗?我们问了接触了这么多设备的铃木社长的意见,他答道:

“虽然我不觉得(理论上)会有极限。但实际情况又是如何呢。以前我们说到模块,只要是合成器的构成部件,像振荡器、滤波器、包络等,都可以被做成模块自由的设计输入输出的信号回路。但最近的模块会组合一部分的功能,把原来分开的几个模块组合在一起。还有一些数字模块可以做到模拟模块无法做到的事。和以前的模块已经完全不同了。自由度也前所未有的高,创造可能性也会随之变大。”

独立创业开始制作模块合成器的人也日渐增多,也因此有更多有特色的模块面世。和过去不同的是,目前还是受性价比高的电脑和网络普及影响,各种工程都变的简单很多。举例说,现在能用程度制作声音,再用CAD设计硬件,也可以在网上分享自己的代码,没有启动资金也能在Kickstarter这类网站上集资,销售也可以直接通过Paypal。所以说现在科技进步也使得各种事都变的简单了很多。门槛降低后,也能给更多的人参与的机会。



也不是只有好事。门槛降低以后,和老牌厂牌不同,独自创业的小厂牌可以说是鱼龙混杂。从来没有在乐器行业中打拼过的人也会突然加入,从商业的角度上多,没有常识和礼貌的人也变多了,铃木社长如是说道。

“比如我们公司作为经销商会在日本国内市场进行销售时,一般厂商是不能直接向终端用户进行销售的。还有从维护的方面说,有些厂商完全不考虑母板设计和售后。虽然对于初入行业的新手也没办法。只能让他们慢慢学习。现在有大约200个以上的模块厂商,也有一部分已经被淘汰了。也会出现因经营不善而消失的厂商吧。”

对于这次浪潮,铃木社长和善地谈论着他的想法。也从这个角度上说,制造专家和销售专家完全不属于一个领域。

当模块厂商还处于鱼龙混杂的情况下,Five G(福产起业)精挑细选了其中优秀的品牌进行销售。原因是过去有些难堪的经验。铃木社长说:

“一旦开始合作,就想和合作方长久的合作下去。也因此没有实力就无法继续合作。只有达到了及格线的厂商才能更好的进行合作,有长期的往来。现在的状况下还不能让我抛弃这个原则。”

随后我们问了已经和模拟合成器打了近25年交道的铃木社长,声音的魅力到底是什么,他说:

“我也时常感觉很不可思议,但数字设备发出的声音总给人一种平面的感觉,没有深度,也缺少存在感。灯泡也是如此,以前的白织灯和现在的LED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我有时会觉得LED的灯光像闹鬼一样,是没有实感的光源。白织灯的话能直接感受到它的温度。也可能是看习惯了吧,这两种光的质感完全不同。当然火焰和手电筒的光也都不同。”Five G的根基就在于对传达声音的温暖和存在感的爱。还有常年通过售后服务维系的与设备、顾客的关系,也是这家店能长久经营的原因之一吧。相信今后也会作为和爱机邂逅的场所而长久的存在下去吧。




本文出自《midifan月刊》2020年04月第169期

 

可下载 Midifan for iOS 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 iPad 或 iPhone 上下载并阅读。

 


文章出处:https://magazine.midifan.com/detail.php?month=2020-04#96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共有 1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