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羊音频 Discrete 8 Synergy Core 8 路声卡简评

KSD C5——能让你血脉偾张的宝藏监听

Serato DJ 好伴侣:Hercules DJControl Inpulse 500 上手解析

喜讯:Cubase Artist 现在可以限时免费升级到 Cubase Pro!

网易云音乐投资的 AI 作曲有多神奇?测评 AIVA 初体验

国人的骄傲——虚拟乐器插件制造商 Ample Sound 创始人康健专访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musiXboy 添加于 2020-05-12 · 共有 3 条评论


从2012年发布第一款电吉他音源Ample Guitar以来,Ample Sound这家来自中国大陆的虚拟乐器插件制造厂商已经走到了他们创始以来的第8个年头。说出来大家也许不信,其实在Ample Sound创始人和CEO康健创建这家公司之前,我就认识他。在他还未正式推出首款产品,甚至产品还没有做出来的只有脑子里的概念的时候,康健就找到过我给我灌输了一个下午他的各种创新概念。说实话当时我虽然很期待看到最终的产品,并未特别相信康健的各种敢为人先的设想能够最终变成事实。

后来的故事大家可能就知道了,随着推出一个又一个的插件产品,Ample Sound已经成为了全球顶尖的著名采样音源插件开发公司,产品也从电吉他延伸到声学吉他、贝司、Ukelele、钢舌鼓和民乐。最近Ample Sound创始人和CEO康健在百忙之中终于有机会可以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目前,Ample Sound公司有木吉他,木贝司,电吉他,电贝司,金属,中国民乐,民族弦乐7个产品线,彼此间的技术差异较大,比如电吉他需要虚拟箱头系统,木吉他则需要多通道信号处理系统。北京这边员工主要包括技术、音乐,还有一位在加拿大负责市场工作。


图1:Ample Sound团队于2016年在北京某录音棚进行采样录音工作

初入音乐行业时,康健的身份是一名吉他手,所在乐队做的是流行金属风格。


图2:吉他手康健

在乐队中,康健负责整个编曲,开始只能边写谱边脑补整个乐队合奏的效果。通过Midifan等平台(是真的,并不是因为我们采访才这么说23333)慢慢接触到电脑音乐。那时候的音源还很初级,但比纯脑补有效多了。再后来,他加入了一个音乐制作公司,公司需要在乐手进棚前做出整体编曲。康健属于吉他手出身,总觉得当时的吉他音源不够真实,于是不断地摸索音源的使用,不断地去寻找更好的音源,慢慢的自然萌生了把吉他音源做得更好的想法。找机会后,他立刻就付诸实施。最初的音源是由Kontakt搭建的,结果出乎意料得好,感觉比市面上各种吉他音源都更真实。就这样,康健做音源的兴趣不断滋长,逐渐超过了做音乐的兴趣。他也开始更大的梦想:如果以后能靠音源制作为职业就好了。

康健靠音源赚到的第一桶金源于给德国的Best Service做OEM。程序、UI设计、产品设计都由他一人负责。遇到不懂的技术就到处拜师,付不起学费也想办法求人。就这样,康健在网上挖到了7个国外老师,大多都退休在家时间充裕。他的英文也是在那段时间里现学逐渐锻炼出来了。

当时最初的产品叫合音源。1.0出来的时候,全球一共只卖掉一套(还是一位中国用户),收到了很多的批评。但好在康健完全没有气馁,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只想继续把这个产品努力做好,否则也没有今天的故事了。他当时已经沉迷于编程和软件开发,觉得能做成这个工作就已经很开心了。于是在半年多时间之后,合音源2.0版本出来了,情况稍微好了一些,Best Service以很低的折扣买下了1,000套,成为了Ample Sound的第一桶金。钱虽然不多,但足以让康健受到鼓舞。


图3:2011年Ample Sound和BestService在北京岳家轩录音棚首次合作

Best Service的合作让康健有了一定经济收益,但更多的收获是建立了信心。他还想进一步发展,想要做自己的产品了。此时的他已经欲罢不能,决心以制作音源软件为职业。对他来说,产品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必须要有机会才能继续成长。


图4:Ample Sound logo

康健的创业过程并非一帆风顺,新的厂牌Ample Sound想受到用户的认可,需要足够时间去沉淀。很多设计在制作时十分满意,但不代表就能经历市场的检验。不少设计师在初期肯定都有惨痛的失败经历,这种失败往往也伴随着经济压力。2011年Music China上海乐器展会期间中午去银行取饭费时(当时大家还都用现金呢),发现卡里一共只剩下三位数的余额了,太惨了。

凭着一腔热忱,Ample Sound终于发布了第一款软件,与同类产品相比实现了革命性的创新。第一代产品是三款电吉他音源,在功能上完全靠康健自己对吉他的理解和直觉来设计,制作了很多功能模块。按康健的想法,既然世界上所有产品都往一个方向走,那他就去选择完全相反的另一条路,和当时的主流软件差别很大。这种设计方法在初期被市场接受可能需要一些时间,但能形成更多的特色和个性。




图5-7:Ample Sound的第一款产品Ample Guitar音源软件包含三款不同的吉他音色

比如Ample Guitar的Strummer扫弦工具,大家知道在键盘上演奏吉他扫弦是非常困难的,几乎不可能做到逼真。康健虽然不会演奏键盘,但还是想设计出即使不会弹键盘的用户也能实时演奏的扫弦模块。在设计上不断地简化操作,当时的宣传词是「用两个手指就可以演奏的扫弦」。直到现在,Strummer也是备受好评的模块之一。

另外,吉他是一个表情非常丰富的乐器,可以说是拨弦乐器之最,演奏法这块做不好肯定也是不行的。从一开始,康健的理念就是让用户能完全控制演奏法细节,从哪个音符滑到哪个音符、上滑下滑、滑动速度等都能由用户决定,保证了极高的自由度。在几个技术难题上,比如Legato Slide和Legato HP,Ample Sound都用自己原创的技术实现了任意音高、任意速度的滑音变化。当时有一个很著名的电吉他产品用回来个笨办法,把滑音的所有可能性都录制了一遍,结果用了1万多个采样还没能包括所有可能性。而康健的设计是先将采样分割成最小单元,再用技术进行重组,这样就实现了几乎所有可能性而只需使用较少的采样。

从最开始,Ample Sound就在采样录制和编辑、筛选上非常苛刻,有一套完整的技术规范,保障他们的采样能体现这款乐器最完美的一面。这为产品未来的迭代升级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另外,Ample Sound还有独特的采样循环系统,能更高效地增加采样的利用效率,保留拨弦乐器特有的开始时间。这些都是Ample Sound原创的技术和设计。

在制作声音引擎时,康健并没有选用更为通用的Kontakt或第三方引擎,而是选择了自己独立开发这条更困难的道路。最初的目的其实非常简单——就是想防盗版。但现在完全不同了,Kontatk是性质不同的产品,它适合做大而全的功能设计,但对某一类型乐器的专业性是有限的,无法满足Ample Sound想实现的效果。Ample Sound的Sampling Engine采样引擎是为拨弦乐器特别设计的,有很多功能在Kontakt上没有实现的可能,比如已涵盖了很多钢琴卷帘窗的编辑功能并不断强化中的Riffer模块,可以读取Guitar Pro吉他谱的Tab Reader模块等等。

UI用户界面也是一个促使康健开发引擎的重要原因。在Kontakt上,不可能像Ample Sound现在这样自由地设计UI, 比如用OpenGL绘制频谱、波形的动画、将卷积波形用3D的方式展现出来等等。这些UI设计在FX模块上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必须自己设计才能做到最好的用户体验。


图8:Ample Sound的UI设计非常优雅

做引擎时,最大的困难就是每一个点都要自己从头做起。Kontakt上的吉他音源可以直接调用内置好的AMP箱头,而康健就必须做一套别人没有的AMP出来。对于VST2、VST3、AAX、AU等等格式,不同版本系统的兼容性方面,Kontakt用户是不需要自己考虑的,最多遇到问题向NI报bug就行了,但这些都要靠Ample Sound自己解决。


图9:Ample Sound内置的AMP箱头模拟

尽管如此,使用自己开发的引擎非常符合Ample Sound的风格。充满个性的产品正好是康健和Ample Sound的追求。

最初做音源时,康健的目的很简单,只是想有一个更像真吉他的音源,好用于自己的编曲工作。随着兴趣越来越浓,做Ample Sound逐渐成为他一生的事业了。音乐科技产品和音乐是无法分割的,他把自己对音乐、对艺术的梦想和追求换了一个包装形式。现在每发布一个产品,对Ample Sound而言也是在发布一张专辑。这种形式技能对技能的要求更加广泛,不只是音乐,技术、美术、交互等方面都要涉猎。

他已经达到了最初的目的,但是对艺术的追求是没有尽头的。康健总有下一个目标想要实现。这也是Ample Sound产品不断升级的动力。


图10:2016年Ample Sound在北京进行Bouble Bass采样的录音工作

第一代三款电吉他的市场反馈不够理想,这引发了康健更多的思考。他在接下来的木吉他里加入了四个新特色,这些在当时都是其他产品没有的功能:

  • 一是左手演奏声。之前的吉他音源基本只有右手的演奏声,但是左手不断的按下抬起移动的声音也是很重要的部分,这恰好是他在录木吉他采样的过程中新体会到的,就立刻把它付诸实施了;
  • 二是共振。当演奏吉他上一根弦时,其他琴弦会发出反馈声。这个功能的加入让软件的木吉他音色更加仿真,这是在他做合音源时就发现的一个声学现象,终于在Ample Guitar的时候实现出来了;
  • 三是可随意定义和弦及节奏的扫弦采样库;
  • 四是可变宽度的立体声录音制式。。


这四个全新功能的面世,把Ample Guitar提升到了一个高度,Ample Sound在2012年2月发行了AGM音源,发布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想到有什么结果,但之后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都好评如涌。这让康健非常吃惊,事先完全没想到会这样。


图11:Ample Sound于2012年发布的AGM

吉他音源和贝司音源在制作时是不一样的。虽然它们都是拨弦乐器,但在产品设计中,采样库结构、演奏法类型、以及后期DSP处理上两者都大相径庭。贝司家族的成员比吉他多,比如Fretless无品贝司,就需要完全不同的连奏设计。Ukulele也很有个性,它的琴弦不是从下到上音越来越高的,Ample Sound为吉他贝司设计的Capo Logic就完全用不上。在设计这个专门的Capo Logic时,康健花了很多时间去研究它的演奏法。拨弦乐家族很庞大,还有很多非常个性的乐器值得发掘。


图12:Ample Sound 于2017年发布的Ample Ethno Ukulele 音源插件

在将吉他贝司类的音源做到极致后,Ample Sound并未停下创新的脚步,康健将带领团队制作更多类型的采样音源。另外,在最新的3.0版本升级的过程中,主要精力被放在DSP系统上,包括AMP箱头系统和一个全新的FX系统。对Ample Sound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但也正是由于这一块拼图的加入,制作的每一个预制都能配上一个Riff旋律、一套吉他音箱和后期效果处理。用户只需要点选一个预制,就能得到非常完整的用户体验。未来Ample Sound还会在这个方面进行更多的实验和突破。


图13:Ample Guitar 3.0引擎里的Riff旋律系统

2017年,Ample Sound推出了第一个非弹拨类的音源软件Cloudrum。康健一直对打击乐非常有兴趣,除了鼓以外还包括各种打击乐器。兴趣驱使下,团队录制了一些这样的创意打击采样,包括敲石头、拍水的都有。这种产品做起来又轻松又有乐趣,重要的是创意,可以天马行空的去想。Ample Sound将把这部分用免费产品的形式分享出来,空鼓是第一个。


图14:Ample Sound 于2017发布的免费Cloudrum 钢舌鼓音源软件

2018年,Ample Sound首次参加上海乐展,并盛大发布了中国民乐音源Ample China Pipa,引起轰动。创业最初,康健就想过做民乐,某种程度来说他对此怀着一种使命感。做琵琶的时候,Ample Sound用最大的努力来做好这个产品:演奏家请的是中国琵琶三甲的陈音老师;琴是曹卫东老师手工的明代复刻凤尾,一款市值十八万的琵琶。另外琵琶是一个完全刷表情的乐器,从这点而言,技术难度比做好一款吉他更高,这确实是一个挑战。但别人没做到的,Ample Sound做到了,也在上海乐展现场引起了轰动。


图15:2018年,康健在Ample Sound位于上海国际乐展展览会的Music Lab展区的展位跟忠实用户交流


图16:Ample Sound于2018年于上海国际乐展展览会的Music Lab舞台全球首发中国民乐琵琶音源

Ample Sound未来仍将继续致力于民乐音源的开发。吉他贝司的3.0升级蓄谋已久,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完成这一步后,Ample Sound将腾出手来做更多的产品线,不仅仅是民乐。

在音源产品的种类上,康健也未止步于拨弦乐器。在民乐开发过程中,他将带领团队对吹奏乐、弓弦乐逐渐深入。合成方面,更多的可能是作为某个产品的辅助模块,就好像是Ample Sound的箱头和FX模块一样。

AI在音乐产品里发挥起越来越多的作用,Ample Sound也对AI的应用进行着探索。目前Riffer模块中的骰子功能,可以根据条件生成吉他贝司的伴奏,就是一种AI的应用,用户非常地喜爱。康健认为,AI会在音源类软件上产生积极的作用。很多乐器的演奏都需要专业知识,即使是使用音源。如果更加了解这门乐器,做出来的MIDI就一定比不了解的用户好。 但是每一种类型的乐器,背后存在着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有人穷尽一生,也只得几门乐器的精通。这是一个巨大的门槛。未来Ample Sound将更多的结合AI技术,消除用户因不熟悉乐器而产生的创作屏障。


图17:Ample Sound内置的Riffer模块中独特的骰子功能

作为一家植根于中国的专业音乐软件开发商,跟其它位于欧美的广大音源厂商相比,Ample Sound会因地理位置存在各种明显劣势。不过在康健看来,这种劣势在互联网时代其实已经消除了很多。用户最终要注重的还是产品本身。当然在英语为主的世界市场上,语言和文化的差异会带来一些劣势,这种劣势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避免,更无法把它变成优势。康健所要做的,就是带领团队把尽量多的精力放在产品的设计和研发上,重产品轻市场。音乐是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都懂的语言,Ample Sound把自己对音乐艺术的理解都放在了产品里,以期得到用户们的理解和共识。

目前Ample Sound在美国的用户最多,其次是日本,德国,英国等,整个用户遍及世界147个国家和地区。从数据来看,盗版软件会对中国、印度、巴西、俄罗斯等市场毁灭性打击,但是对欧美日本市场影响较小。康健认为,软件开发商只有一件事情需要高度关注,那就是如何把自己的产品打磨得更酷。打击盗版是执法部门的工作,而不是开发商自己的工作。虽然在民乐系列的产品线上Ample Sound首次加入了iLok USB狗的正版验证机制,但这个实验最终还是让很多用户感到难受,所以康健也跟我透露说未来他们会取消iLok,回归传统的正版验证机制,还是以要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使用体验为优先考虑的要素,盗版问题是无法用iLok解决的,但整个市场都在慢慢变好,所以未来是会越来越好的。

Ample Sound在演奏的准确性和稳定性上有很好的保证。在音源录制时,康健团队尽可能选择最昂贵的乐器来采样,或者非常有标志性的乐器。比如蝴蝶的阴阳贝司,就是为了贝司大师Victor Wooten量身定制的,Fender Jaco Fretless是Jaco Pastorius生前琴一比一复刻等等,这些传奇的乐器都非常有意义,本身就是强烈的文化符号。

为了未来可以持续的升级,Ample Sound尽量购买珍贵乐器,实在买不到才会去租或借。很多乐器是比较难买的,即使在洛杉矶、纽约、东京、大多数琴行包括Guitar Center, Sam Ash这样大的店,基本上也只有比较流行的型号出售,而这些型号Ample Sound都已经做过了。有时候在Reverb.com上能淘到一些,像前年就淘到了David Gilmour演出备用的Lapsteel。这些经典乐器基本是可遇不可求。甚至我还从洛杉矶帮康健人肉背回了一把吉他,后来这把吉他就变成了Ample Sound的虚拟音源。

一般来说,一个要做采样的乐器有几根弦就要录几天,否则无法保证一根弦上的音色一致性。在录音前期需要需要大量听相关风格的音乐,了解背后的文化,还有演奏练习,研究录音方案等等。有时候整个团队会对使用什么琴弦、什么拨片、留多长指甲等细节争论不休,这些细节就最后决定了整体采样的质量。之后康健会写一份详尽的录音设计文档,把具体要录多少个技巧组、多少力度层、多少循环等等都具体地定义出来。

到录音棚里后,团队一般先做移除工作,把设备清一色换成自己带的话放、声卡、话筒甚至连线,用棚主要是用他的空间。康健团队的录音的方式也一直在演变,2012年录木吉他的时候以DPA的小振膜话筒为主,后来又改为Schoeps的系列,现在也尝试U87等大振膜话筒或混用。录音方式主要根据产品特点来,制作人的艺术审美是主因。

乐手在录制原声乐器时,每个音都要屏住呼吸并绝对静止,直到这个音完全结束才可以喘气和移动,一整天录下来非常辛苦。康健自己就是演奏采样最多的乐手之一,目前21款产品里康健亲自演奏了11款,可以说非常有经验了,一个力度层弹下来,每个音符的音量峰值差都不超过2dB。

一般来说,后期编辑用的时间可能是录音时间的5-10倍。Ample Sound的后期编辑也是非常苛刻的,而且完全靠手工完成。在这个过程里,如果发现任何含有不是乐器本身发声的采样(比如带有哪怕最轻微的演奏者的呼吸声)都会被淘汰,如果这一个点需要8个采样,而团队录了16个,就要把最好的,或者说最符合产品设计的8个精选出来。这是非常高难度的一项工作,采样师必须有很高的艺术审美和对这件乐器的理解,才能做好这项工作。

Ample Sound音源使用的采样是不允许带有任何前期处理的干声采样,甚至是后期调音量也不行。在录制12弦吉他的时候,团队使用了大巍新买的夜莺话放,发布之后检查录音照片的时候,康健才发现这款话放上有一个压缩没Bypass,虽然压缩比很小对最后音色的影响不是那么的大,而且国内外那么多专业的用户也没听出来,都说声音很好,但他还是决定整个产品重录重发。无论多严密的前期准备还是有出疏漏的可能,但是发现就一定要改正,这个不计成本。


图18:康健对采样的录音、编辑和后期制作有非常执着的极致追求

在录制音源时,艺术家的个人特点和演奏技巧会对音源风格有很大影响。尤其在原声乐器上,艺术家的艺术造诣和演奏水平是采样的核心。中国演奏琵琶的三位大师是陈音老师、张强老师和方锦龙老师,其中陈音老师除了技术精湛外,还最多地涉及到原创领域,这是康健团队请陈老师参与琵琶音源录制的一个重要原因。陈音老师主要使用曹卫东老师的手工琴,Ample Sound就拜访了曹老师工作室。曹卫东老师在工作室里挂满了形态各异的各个时代的琵琶名琴,研究各种古籍、敦煌壁画,曾去日本韩国等多个国家考察失传的唐代、宋代、明代的制琴技术。最后Ample Sound团队就选择了曹老师的手工琴。

Ample Sound的产品在全球有大量粉丝,也有很多明星用户在使用,包括著名音乐人汪峰、王力宏、朴树;台湾著名制作人钟兴民、徐惠源、黄韵玲、曾志豪、陈建骐;香港著名作曲家胡伟立,以及制作人周启生、鲍以达、金培达、韦景云;前崔健乐队古筝王勇、前呼吸乐队吉他手曹钧、指南针乐队主唱刘迦帝、唐朝乐队主音吉他手陈磊、著名游戏音乐制作人曾志豪;德国著名音乐人Dirk Ehlert、德国Steinberg公司产品计划经理Frank Seidel、日本暴风枪乐队鼓手Funky Sueyoshi、美国梦剧院乐队键盘手Jordan Rudess等等。

从2012至今,Ample Sound也多次将软件捐赠给教会、学校、公益组织、残疾人士等。


图19:康健与AmpleSound用户——台湾著名音乐人钟兴民老师

Ample Sound在2019和2020年都参加了世界上最大的乐器展会之一的美国NAMM SHOW展会。在康健看来,NAMM SHOW是世界上最大的乐器展会,而且美国是Ample Sound最重要的市场,参展不但可以直接接触到世界各地的用户和粉丝,还可以感受、了解到同行们新的产品和理念。对参展团队而言,这更是一种荣耀和很好的历练和体验。有些用户在Ample Sound展位上一下就驻足2、3个小时,还有每天都过来一趟交流的用户,康健在现场能感觉到他们是真心热爱自己的产品,新产品的开发就更要努力付出了。


图20:2019年NAMM SHOW的Ample Sound展位


图21:2020年NAMM SHOW上日本代理商Crypton来Ample Sound展位拜访


图22:2020年NAMM SHOW上德国代理商来Ample Sound展位拜访


图23:2020年NAMM SHOW上Ample Sound部分研发团队和粉丝用户合影

写在最后:

我非常荣幸从Ample Sound还未正式建立之初就认识康健,并看着在他带领下的Ample Sound一步一步的成长轨迹。从初出茅庐只是想做一个适合自己编曲的吉他音源,到执着于每个采样的细节,亲自操刀的操作直观的UI,倾听用户的心声和反馈,快速升级迭代的效率。在康健的带领下,Ample Sound已经毫无疑问成为了全球一流的吉他类音源插件制造商的行列,在钢舌鼓、民乐等乐器的不断补充之下并正在朝着全乐器音源插件厂商迈进,且在自己的软件里加入了越来越多依然是一流水平的DSP和箱体模拟等技术。我也似乎看到了中国专业音乐软件厂商的在国际上的崛起。

在采访中还有一个我永远忘不了的细节,就是康健是一个非常执着且拼搏的人,他曾经说到一个细节我想拿到最后来说,就是在Ample Guitar最初版本上线之前的一个冲刺时段里,正好赶上了春节。而就在大年三十这个万家灯火其乐融融的美好夜晚,康健依然将自己关在工作室的电脑前面去抠每一个采样的细节,没有让自己休息一天。如果一个人能对自己的作品执着到这种程度,还有什么能阻挡他的呢?

注:乔哥亦对本文有贡献。

文章出处:https://www.midifan.com/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共有 3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