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cules Inpulse 200 DJ 控制器评测

现场直播:上海乐器和音响展 2019

上海乐展在召唤:来 Midifan 协办的 Music Lab 户外独立大棚玩到爆

升级 USB-C 和 32/192:Steinberg 发布 UR22C、UR44C 和 UR816C 音频接口

《Midifan 月刊》电子杂志 19 年 9 月号上线

全能的九头蛇怪兽:ASM Hydrasynth 幕后设计师访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musiXboy 添加于 2019-09-18 · 共有 1 条评论


ASM团队在芝加哥KnobCon 2019展会上首发Hydrasynth合成器系列产品后引起了行业的巨大震动,Midifan也有幸在芝加哥抓到了Hydrasynth幕后的二位设计师,请他们谈谈设计中的理念和一些幕后趣事。

  • musiXboy:Midifan采访者
  • Glen:ASM产品开发副总裁
  • Dominic:ASM产品经理

musiXboy:可否先简单介绍一下ASM的团队?


Glen:我们的总裁是Fanny Cheng,她也是美得理的执行总裁,她雇佣了Dominic,然后Dominic说服了她做合成器的想法,然后他们找到了我,当时我还在Arturia工作。他们跟我说自己关于做合成器的整个想法,我十分欣赏他们的理念和美得理的管理模式,所以我就决定加入了。我们还找来了美国Elektron的前领导Daniel Troberg做销售工作。



我们还有上海的工程研发团队,数学天才陈洁珺,它是Hydrasynth背后的工程主管。然后所有Hydrasynth都是由美得理在珠海的工厂生产制造。

musiXboy:那么ASM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



Glen:ASM是Ashun Sound Machines的缩写。Ashun是美得理总裁Fanny爸爸的名字,我们在给公司起名的时候想到了致敬Fanny的父亲Ashun,因为他创建美得理的理念就是为每个人做乐器,而且他相信「如果你做音乐,那你的生活会变得更好」,这也符合我们的理念。

musiXboy:既然是公司名字是Sound Machines,那么听起来就不会只是做合成器?


Glen:对,我们先从合成器做起,之后还会扩展。

musiXboy:Hydrasynth的设计理念是什么?跟其它合成器对比的最大特点是什么?


Glen:这个问题最好让Dominic回答,Hydrasynth是以他对合成器的理解的基础上做出来的。

Dominic:作为一个合成器玩家,我希望在一个设备里完成尽可能多的事。我觉得情感化的表达方式对合成器是最重要的,在这个理念之上我们开始为它加入越来越多的东西。因为它是数字的引擎所以我们可以加入复杂的内容,并通过情感化的方式与其互动。

随着我们加入越来越多的功能,我们把已有的资源用到了极致,就得到了现在的Hydrasynth。

 

musiXboy:所以在最一开始你就想做数字合成器,完全没考虑过模拟?


Glen:对,就像在模块世界一样,所有有意思的东西,最棒的设备,都是数字的。

虽然我最初是从模拟圈成长起来的,我最初在Roland就做模拟合成器。后来我去Arturia做了MiniBrute、MicroBrute和MatrixBrute。MiniBrute像是现代化的模拟合成器,但其实数字化有更多更酷的事情可以做。

当我加入之初我就跟Dominic说过,我们应该做一个具备众多合成器插件强大能力的合成器硬件。现在的插件都可以做很多非常炫的事情,但这些事都无法在并不昂贵的硬件上完成。

musiXboy:啊就好像Hydrasynth里的WaveScan,很多插件都可以做这个,但我之前没见过有硬件可以做。


Glen:对哒。

musiXboy:为啥叫Hydrasynth?



Glen:我们想了很多名字,其实名字才是产品设计中最难的部分,哈哈。Dominic想到了一个名字Hydro(水力发电),就好像让人联想到液体,波形。之后随着我们加入越来越多类似WaveScan、FM这些功能之后,我们就想到了Hydra(九头蛇)这个词,有点像是神秘的有着好多个脑袋的怪物,它非常强大,就跟我们的合成器可以做很多事情一样。

musiXboy:开发时间用了多久?其中最困难的部分是啥除了想名字?


Glen:也许就是能做出手感很棒的复音触后键盘了。

Dominic:没错,我们必须不断调教让它可以有音乐性的响应,我们一直在做各种调节来得到最好的效果。

另外因为我们都是音乐人,所以我们有各种各样的想法想加入进来,但你必须做出决定,做出妥协,哪些是不能做的,以得到我们能做到的最佳结果。

Glen:最难的部分其实不是知道要加入什么功能,而是知道要去掉什么功能。各种想法其实都非常简单,你到论坛里看看大家都在说「啊我要这个功能,啊我要那个功能」。其实我们都可以做,但我们必须砍掉一些功能才能做出真正的产品。

musiXboy:既然说到了这个复音触后键盘,这是美得理最新的发明创造吗?


Dominic:美得理最棒的就是他们有懂得各种技术的人才,而且具有多年的制造经验。我们也是在此基础上来研发产品的,这也是我们能做出复音触后键盘的基础。

Glen:多年来我一直都想要一个复音触后键盘。当我在Akai,在Arturia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办法做到。作为键盘制造商的美得理,是有办法做到的,只需要我们告诉他们一些基础理念。我们尝试了多重方法,最终得到了现在这个最棒的结果。

musiXboy:我也是很奇怪为啥这么长时间都没人能做复音触后键盘?


Glen:因为真的好难,而且好难做对!很多公司都尝试过但都做错了。Ensoniq做过但并没有做的很好,在我们决定做复音触后键盘的时候我去买了一台老的Ensoniq琴,Dominic也买了一台,感觉完全没有演奏性可言。你需要很使劲的演奏,很容易伤到手指。



我还有一台Sequential Circuit T8,我觉得它的复音触后键盘才是最棒的。我们一直将其作为参考。今年一月的NAMM SHOW的时期我们一直在做调教以得到最佳的演奏感,当时Dominic也来我家了,我就跟他说,你要多多弹这台T8,记住这种感觉。当你回到香港他们寄给你样品的时候,你就知道哪种感觉是最对的了。

musiXboy:所以需要花很长时间对键盘做调校?


Glen:对,对机械上做很多的调校,还有机械如何响应,如何将获得的信息再传输出去,所以并不是说用软件的固件去修改键盘响应曲线就可以的。这是非常困难的一个过程。

musiXboy:所以为啥复音触后键盘对于Hydrasynth来说那么重要?


Glen:我非常希望能有一个出色的闪光点。你可以做出很好的合成引擎,但很多人都可以做到。但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复音触后键盘的。这也使得Hydrasynth成为了一个非常独特的乐器。

当人们谈论以前那些出色的合成器的时候,Yamaha CS-80永远是跑不掉的。其实是因为它有非常感情化的表达方式——复音触后键盘。它的声音其实并不出色,但复音触后键盘使得它非常之出色。

musiXboy:所以很多人都在复刻CS-80,但实际上合成引擎并不是CS-80出色的核心点?



Glen:对,没错。其实Hydrasynth的第一个预制音色就很简单,只是三角波,过滤波器,过放大器,而复音触后键盘使得它变成了一个有着表达情感的机器。

如果你拿来其它的琴,只是弄一个三角波过滤波器再到放大器,你只能演奏出非常无聊的声音。而我要让Hydrasynth能把这种简单的无聊的声音演奏活了,全靠复音触后键盘。

musiXboy:Hydrasynth的触控条带都可以做啥?



Dominic:几乎做任何事都可以。因为我们开放了非常多的调制目标参数,所有这些参数都可以被触控条带所控制。它有三种模式:弯音模式就是简单的弯音;theremin(色立明)模式可以直接进行演奏,甚至你边演奏键盘还可以边用触控条带演奏;第三个是调制模式,你可以用调制矩阵来选择让条带去控制任何参数变化。

musiXboy:Theremin模式有量化吗?


Glen:对的,有,你可以选择打开量化或是关闭。不过即便是在弯音模式或者theremin模式,你依然可以用调制矩阵来选择让条带去调制别的参数。比如在弯音模式下,它可以在做弯音的同时去调节滤波器的截止频率,或者在theremin模式演奏的时候同时去调节WaveScan。

通过调制矩阵你还可以调节触控条带的响应方式,在相对模式下你第一次摸到的地方是0点,然后左右就是正负的调制。在绝对模式下,中心点就是0,左边和右边则是要调制的程度。我们也有绝对正向模式,就没有正负概念只有正向,最左边是0点最右边是最高。所以用这个条带你可以做出很多疯狂的事情。

musiXboy:这个复音触后键盘支持MPE吗?


Glen:目前还不行。

musiXboy:我感觉Mutant这个概念很有意思,你们之后会加入更多的Mutant算法吗?


Glen:我们不想谈论以后的事情,因为很多公司经常会做出各种承诺,但最后都不了了之。所以我希望大家专注于看到我们现在都有什么。

我可以保证我们将来肯定会做升级,但我不想现在就做出承诺说我们肯定会做什么。

musiXboy:Hydrasynth Desktop/Rack上的多彩按钮,可以作为传统MIDI控制按钮使用吗?



Glen:它们可以发出MIDI音符信息,就像是键盘一样。但它们不会发出MIDI CC信息或一些控制Ableton Live这些软件需要的特殊的信息。

你可以拿他们当做传统的MIDI键盘,连接电脑或者模块来演奏,做简单的声音设计。Dominic还为它们设计了各种音阶模式。

Dominic:其实你也可以将这些按钮的力度和触后信息变成MIDI CC来输出。

musiXboy:你们团队分布在上海、香港、洛杉矶,如何解决高效异地沟通的问题?


Glen:我觉得这不是问题。我们都是用微信和邮件沟通。Dominic和陈洁珺都在同一个时区,他们沟通很简单。我的话早上起来,他们会在晚上给我发邮件,处理各种事。我做好后我这里晚上6点,他们是上午9点。所以我会一直刷微信到我这边午夜再睡觉。每天这样循环,这样的沟通效率甚至比以前我在其它公司还高。

MEDELI公司也是分布在上海、珠海、深圳、香港,所以他们也习惯了异地的高效沟通。这也是我喜欢MEDELI的原因之一,有些公司希望把大家召集到一个屋子里做事,但MEDELI的做事方法不是这样的。

musiXboy:我发现Hydrasynth的弯音轮和调制轮的设计非常有意思,这也是你们原创的设计吗?



Dominic:哈哈是,其实它们是对老控台的致敬,就像是上世纪Beatles用过的REDD 37那些老控台似的。

Glen:有一个以前在Roland工作的哥们还跟我说,弯音轮和调制轮怎么看起来好像是Beatles的REDD 37控台?没错,这就是我们的用意。



musiXboy:最后一个也是最关键的问题:中国用户什么时候,可以在哪里买到呢?


Glen:中国国内的销售是交给美得理负责的,我只知道国际市场上我们已经在发布之前确定了几个经销商,目前我们的销售主管正在欧洲拜访各种经销商确定渠道。

Dominic:国内的销售渠道一旦有消息了我们会通知大家。

musiXboy:如何理解美得理和ASM的关系?


Glen:要理解美得理和ASM的关系,你可以联想一下Roland和BOSS,或者inMusic旗下众多品牌Akai、Alesis、Numark的关系。一个大公司下面有很多小公司。

当我在Akai的时候,我们有独立的产品经理和工程主管,但我们也共享一些工程的资源、技术支持和会计之类的。但我们之间还是独立的公司,独立核算利润和亏损。ASM也是类似,是一个在大公司下的品牌,所以我们也会有自己独立的销售渠道,因为ASM和美得理品牌做的产品完全不同。

musiXboy:谢谢二位百忙之中接受采访!


Glen、Dominic:谢谢Midifan。


文章出处:https://www.midifan.com/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共有 1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