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 12 狂欢来袭:幕后圈课堂「年会员」限时半价!

可能性之神兽:羚羊音频 Orion 32HD | Gen3 评测

Cubase 应用全攻略「大觉者音乐制作新手入门教程」幕后圈课堂独家上线

拿它来拯救你的 vlog 音质:塞宾智麦开箱测评

Steinberg 升级 Cubase 10.5,Padshop 2 同期升级

4 个关于在录音,制作的 “Mixing as You Go” 小贴士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王旭峰 添加于 2019-07-18 · 暂无评论

出处:theproaudiofiles

编译:我爱自爆

来源:https://theproaudiofiles.com/mixing-as-you-go/

如果你对于在1960年代诞生的录音作品有所研究的话,你就会毫不意外地发现这样一个现象:录音工程师们会花费很多时间在源头端(录音拾音阶段)就得到正确的声音。同时,他们会使用一系列操作来确保这件事 — 在第一次录制完毕之后,几乎就不需要进行其他额外处理了。当然,这只发生在DAW(数字音频工作站)诞生之前,没有数量够多的音轨,也没有插件可以去使用,录音操作起来远没有现在那么迅速,如果录音一旦完成,会很难再去后期应用一些效果。

这种“远古”的操作方式也有它的优势,录音工程师可以凭借这点,在音乐制作中为自己的作品创造自己独一无二的“声音印记”,正如达到这样的效果,一个刚好完美录制的作品,它的声音听起来就像一个已经完成混音的作品,不仅如此,这个作品还像一个经过母带处理的成品。这就是为什么数十年前,许多你最爱的录音作品都如此具有个性,并且从制作效果的角度来说反而更加出色,技术上的局限性反倒使录音工程师早先致力于创造独一无二的个性,极富表现力的声音上。

如今,我们已经拥有虚拟的音轨,并且几乎没有了轨道数量的限制,此外,还诞生出更多方便我们理解与应用的插件效果。我们可以大胆去尝试一些“神”操作,同时还能有“后悔药”可吃,并不用担心会把模拟磁带弄坏的风险。正因为此,现在的人们(录音师)尝试去做的是通过尽可能“纯净”的信号通路,来得到最干净的信号,然后把(如何让声音改变的)决定权留给混音工程师。事实上,我极力反对这样的做法,录音工程师或者制作人应该在更早的时候(甚至在开始录制之前)就下决定,为录制的声音添加更多独一无二的个性,直到在录音中出现新的元素前,录音师都要持续那么做。

一些人称其为“mix-as-you-go” (随心所欲地边走边混)大法,当应用这项大法的时候,这里就有一些最好的实践案例。

1. 在录音过程中

如果你正在尝试某种极富感染力的处理方式,比如为某一场演出增加更多个性和激情,那就大胆地去试试吧。只要还可以使用撤销,不彻底破坏录音,就完全没问题。独特的录音话筒配置,极富情感的信号处理以及其他奇思妙想,将激励你的混音工程师交出一个极具想象力的作品。

老实说,你可能会偶然间遇到这样的情况,你毁掉了录制声音中真正所需要的部分。Sylvia Massy编写的Recording Unhinged是很有意思的一本书,他本人也是一位伟大的录音工程师,作家以及艺术家。这本书内含了很多对于非正统录音的方案,而这些方法无一例外都运用进了他的作品当中。我认为出色的录音声效会因此(各种千奇百怪地录音方式)被激发,我还发现通过在录音过程中使用更有趣的技术,能够帮助音乐人们更有创造力更有创造力更加舒适惬意。(当然,前提是这些方案需要既安全又可靠)。

我经常使用舒尔的520DX “Green Bullet”便携口琴话筒,当我录制人声的时候,我会鼓励(怂恿)歌手用它去进行录音(除了传统的录音话筒之外)。我会将520DX接至一个放大器(通常是我的Vox AC30)。让歌手待在一个独立的房间,我会确保能收录到我所想要的声音 — 通常有一点点单薄(瘦),刺耳以及刻薄,但是这也是独一无二的个性所在,在混音环境下,我会觉得这个声音非常有用,它可以最大程度激发我的灵感。我甚至会去加入AC30的弹簧混响。

当录制鼓的时候,我也是一个“crush track”的忠实粉丝。我会设置一个单声道麦克风或者立体声套装,放置到一个很有趣的位置(在一个橱柜里,或者在一个角落,又或者在一个垃圾桶里),同时用压缩效果来覆盖信号。这个效果可能并不会出现在最终的作品当中,但是它给予任何其他的混音工程师一个声音的个性选择,同时鼓手们几乎都会喜欢这个声音(译者按:真的吗?)。

当进行音轨操作时,我也从不害怕大大方方地使用硬件均衡,滤波以及压缩效果器等等。尤其是如果调音操作台或者其他外部工具(效果器)是可使用的,那我就将做更多努力,尽可能多的让我的录音更具个性。在这个阶段,压缩按理说是最具风险的效果,因此请注意增益衰减的量。如果你缺乏经验的话,就会很难进行对最终效果的预期,因为这个处理过程可能会让你的录音打上折扣,这需要对录音以及音频知识相当熟悉才行,否则并不建议使用这个操作。

我是Universal Audio的阿波罗声卡(Apollo interfaces)的铁杆粉丝,当录音时,我经常会使用一些UAD令人惊叹的效果器。当我使用Apollo x8的时候,我也经常应用均衡,磁带饱和或者甚至更加专业的效果例如 UAD Galaxy Tape Echo。UAD的效果器有一个非常大的特点,就是允许你去监听已经应用的效果器的效果,但没有把效果器应用到录音。这是一个可以让艺术家们觉得声音更加精致的天才般的办法,同时又不会有任何破坏录音到不能挽回的风险。

2. 当为客户混音的时候

当我接收来自客户混音工程的活儿时,我经常对于这种情况表示极大赞许,制作人/录音工程师已经在工程上做了一些工作,比如建立平衡,使用均衡,压缩等基于时基的效果。当然,这对我来说意味着要做的工作更少了,是一件好事(译者按:喂喂喂,请不要说出来好吗),但是这也让我知道了他们希望去拥有怎么样的声音,可以在我混音中过程中进行参考。

此外,如果制作人有的一些插件我没有的话,那就需要一点额外的沟通交流。但是至少,他们可以提供的音频文件是已经“渲染”后的。(已经应用效果导出后的)。

在这个轨道中音频,我同样也会在Mixing Pop流行混音的课程内容中提到,制作人会同时给到我整个的“干声”音频文件和“湿声”(已经应用好效果导出后的文件)音频文件,以防我想要将两者进行结合。在这种情况下,相对很容易就能去把应用好效果的“湿声”音频放置在间隔的播放列表中,方便地去比较没有应用效果的版本。

在我的整个职业生涯中,在一些案例中,有些客户会发送一些经过渲染之后的“湿声”文件, 我会去请求他们把“干声”文件发给我。但是,我情愿忍受这个小小的不便,也不想在第一时间收到一个“洁白无瑕”的无垢制作工程(没有经过任何的效果处理,在工程文件中也没有任何的标记与提示)。

如果你是一位艺术家或者制作人,有一点至关重要,无论你用的是哪个DAW,要理解一定要同时导出两种经过处理以及未经处理的音频文件,这样的话音频工程师们才能有选择性地把他们应用到自己的DAW。同样地,如果你是一个满怀激情的混音工程师,掌握学习如何和经验较少的艺术家或者制作人沟通,引导他们进行音频导出。我喜爱用Pro Tools来工作,但是我的其他客户喜欢使用Ableton Live, Logic以及其他不计其数的音频工作站。所以我发现了解(各个音频工作站)导航栏兼容共通性问题是一项必不可少的技能。

3.当使用Midi来制作的时候

我发现在制作音乐的过程中已经非常重度地依赖虚拟乐器以及Midi了,采用“mix-as-you-go”的方法几乎是必不可少的。举个例子,在一个最近制作的专辑 SIGNALS,每一首歌都有多个层的软件合成器。在制作这首歌的过程当中可能会产生一些问题。

首先,CPU的占用率可能会成为一个问题,尤其是密集型地使用了大量虚拟乐器。其次,当创建密集的层级排列音轨时,声音可能很快会让人感到浑浊。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通过应用Pro Tools中好用的 “commit” 功能,将我的Midi生成的部分转换为音频轨道,使我正在播放的内容与现有的元素能够很好地匹配。

从音乐上讲,虚拟乐器的使用已经在过去十几年到现在走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但是我发现,虚拟乐器受益于他们能被赋予的一些独特个性或者音染。我将插入模拟仿真均衡,例如Waves API系列,饱和器例如UAD Studer A800或者瞬态整形器例如来自于oeksound杰出的SPIFF来将声音的动态以及音色尽可能塑造成更加令人兴奋以及“混音准备完毕”的状态,然后再把它们变成音轨轨道放到Pro Tools里面。我理解为什么有人会觉得,当转化这些虚拟乐器midi为音频时,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应用任何添加效果。但是我个人觉得,应用无论什么效果器或者多少个效果器只要与我对最终听音体验的愿景所一致就行。

当使用这种方式进行工作后,很重要一点就是,你要保存你的工程文件,能够让你回到原始的midi表现,便于在使用各种效果的时候过于激进,声音过了的时候,能够回档。当我制作以及混音的时候,我经常保存不同版本的工程,来确保我可以回到制作中任何一个特定的保存点。

4.总线和主输出推子

有一个和我一起合作过的音乐制作人通常发我工程,从混音的角度来说,基本上已经有百分之70-80的完成度。他会熟悉运用各种处理,推子,音量包络线,他还能路由一些元素到总线,甚至到主输出推子上。他也会备份人声,鼓,键盘等等,把所有的备份都发送到他们自己的总线上,并对主输出推子进行细致的均衡和压缩效果器应用。

当我自己进行制作时,在刚刚建立工程的阶段,就会使用我自己建立多总线的技巧,我还将使用一个巧妙的磁带饱和效果器和一个能够确保安全不失真的限幅器到总输出轨道。虽然一个过早插入和设置的压缩效果器可能会导致过载,但是一旦你开始添加新的元素进去,如果你一直能够洞悉你的工程的状态与变化以及牢牢手握增益级,你就很容易去修正这个问题。

回归我在文章前面所阐述的观点,录一个刚好完美录制的作品,它的声音听起来就像一个已经完成混音的作品,不仅如此,这个作品还像一个经过母带处理的成品。工程的声音越接近一个最终的成品,那混音工程师将会越能准确地创造描绘出艺术家以及制作人们所希望的声音。

如果你想学习一些使用的技巧,手段和技术来获取更加厉害的混音技术,来看看我的完整长度的混音课程,Mixing Pop流行混音。

学习如何制作超棒声音的流行混音,从打开制作人的粗混开始,一直到磨炼专业声音录音技术。学习技巧,手段,技术来获取更丰富的人声,更加直白的鼓组,令人兴奋的效果,无敌的合成器音色,富有竞争力的响度以及更多,在这里你将饥渴地汲取这一切。


作者简介:

Ian Vargo

Ian Vargo是一个来自于洛杉矶的音乐制作人,混音师以及音频专家。他做过众多主流和独立的音乐作品。访问他的网站来更多了解他的课程Mastering in the Box 与 Mixing Pop。


本文出自《midifan月刊》2019年06月第159期


可下载 Midifan for iOS 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 iPad 或 iPhone 上下载并阅读。

文章出处:https://magazine.midifan.com/detail.php?month=2019-06#48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