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 12 狂欢来袭:幕后圈课堂「年会员」限时半价!

可能性之神兽:羚羊音频 Orion 32HD | Gen3 评测

Cubase 应用全攻略「大觉者音乐制作新手入门教程」幕后圈课堂独家上线

拿它来拯救你的 vlog 音质:塞宾智麦开箱测评

Steinberg 升级 Cubase 10.5,Padshop 2 同期升级

业界访谈:Richard Devine 新专辑 SortLave 访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MusikM 添加于 2019-04-26 · 暂无评论

来源:Synthtopia

编译:MusikM

原文:http://www.synthtopia.com/content/2018/11/02/richard-devine-interview-on-making-his-new-album-sortlave/


图一

Richard Devine 是一位住在亚特兰大(Atlanta-based)的电子音乐家,制作人和声音设计师。在他休息了六年之后,终于带着一张全新的专辑 SortLave 回归啦。

Richard 在 2016 到 2017 年之间,使用了自己定制的 Eurorack 模块化系统和两个 Nord G2 模块化单元录制了这张专辑。SortLave 包含了 12 轨非常复杂的电子声音,从 Revsic 打击乐实验到 Astra 的复杂到喘不过气的华丽并列的声音加上耀眼璀璨的氛围,让这张专辑更像 Tkara 了。

我们跟 Devine 聊了聊新专辑,还有专辑制作过程中的一些事情:


图二

Synthtopia:在讨论你的新专辑之前,我想问一些关于你和你的背景的一些问题。最早是什么事情引起了你对电子音乐的兴趣呢?

Richard Devine:最早的话应该是从高中开始的。高中时期我买了很多唱片,然后从大概 16 岁开始做 DJ。当时我买了第一套 Technics 1200 黑胶唱机然后就开始收集音乐了。

我主要参与了很多早期的底特律 techno 音乐(Detroit techno music)和 electro 音乐。最终在 90 年代的时候加入了 acid 音乐。在跟几个大学的朋友见面后,我有了几个重要的转折点,发现了更多实验性的冒险的音乐。

Synthtopia:是不是有一些艺术家或者音乐的类型激发了你的灵感呢?

Richard Devine:我在 1992 年遇到了一位名叫 Tim Adams 的当地合成器技术人员,当时我正在收集很多老式的模拟合成器,我会跑到亚特兰大的当地二手商店或者典当行去找我想要的东西。

这些机器很多都已经坏掉了,在那段时间里,我买了很多模拟单声道合成器,音序器和鼓机,我再我家附近的一家当地商店找到了一台 Oberheim Expander,但是没办法使用。所以我特别想在当地找到一个可以修复它们的技术人员。

后来我在亚特兰大广告杂志的背面看到了一个广告,这个广告提到了一家可以修复旧的 Sequential/Oberheim 合成器的商店,然后立马联系了他们。我跟主要的技术人员 Tim Adams 聊了很久,后来也亲自见过他,他当时正在从他的旧公寓搬进一个新房子,他当时大概有四大箱的唱片要处理掉,所以我就美滋滋的把它们全部抱回家了。

在这堆唱片里,有从 Kraftwerk,John Cage,Stockhausen 到 Morton Subotnick 的所有作品。

对我来说这些简直太美好了,当时我才 17 岁,每天晚上都会在我的房间里听这些唱片,这段时光真是太美好了。

Morton Subotnick 的作品让我感到非常非常震惊,特别是专辑 Touch,Sidewinder,The Wild Bull 和 The Moon Apples Of The Moon。之前我从来没听到过这样有生命力又自由的音乐。

我记得我看过唱片的背面,看到了 Don Buchla 制造的模块化电子音乐系统的黑白照片。当时我就对这种乐器的想法着迷了,这对我来说是个非常大的转折点。


图三:对 Devine 早期产生影响的 Moton Subotnick 的唱片 Silver Apples Of The Moon

从那之后开始,我就开始寻找跟 Moton 相似的其他音乐。早期的 Warp/Rephlex 唱片厂牌也在 90 年代后期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听到 Richard D. James 又是另一个对我很重要的转折点。

Synthtopia:你是怎么从电子音乐感兴趣然后到实际自己去制作音乐的呢?

Richard Devine:实际上我是从买了 Meat Beat Mnifesto 这个乐队的一张唱片开始的,这张唱片是一张 EP,叫 Mindstream(1992),它是一张几位艺术家的混音(remix)专辑。

我记得听到 Aphex Twin 的 remix,然后完全立马就被吸走了,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也想做这样的音乐了。这是实验性的切分节拍跟未来声音的完美平衡,当时真的激发了我也想去尝试自己做这样的事情的想法。

Synthtopia:有没有你最早开始尝试做的合成器或者最早的设备呢?

Richard Devine:我买的第一个真正的模拟合成器是 ARP 2600,到今天我还在使用它。


图四:『我买的第一个真正的模拟合成器是 ARP 2600,到今天我还在使用它。 』

ARP 2600 是一个半模块化模拟减法合成器(semi-modular analog subtractive synthesizer),它是对声音塑形(sound shaping)和合成(synthesis)世界的完美入门。

ARP 是半模块化的,所以它有固定的基本合成器组件选择,这些组件是预先接好线的,你可以通过设备上的推子来混合(mix)或者调制(modulate)信号,或者使用 66 个 patch point 中的任意一个来操纵信号。所以你可以使用或者不实用跳线来操作 ARP,这对于基本去了解声音正在发生的事情非常理想。

我从此开始了解了合成的基本构建模块,比如 VCO,VCF,VCA 和 ADSR。然后从这里又能够进入一些更高级的概念,比如交叉调制(cross modulation),FM,AM,环形调制(ring modulation),包络跟随器(envelope follower),噪声发生器(noise generator),电压处理(voltage processing),采样(sample),保持电路(hold circuit)和包络发生器(envelope generator)。最早我购买 ARP 的主要原因是在阅读了 Mark Vail 的 Vintage Synthesizers 手册里的简短采访,还有声音设计师 Ben Burtt,他为早期的星球大战电影创作了很多标志性的声音效果。

我记得看到 Ben 描述过的 ARP 2600,还有他说怎么使用他自己的声音和 ARP 来制作 R2-D2 的所有声音。然后我一下就着迷了,想尽了所有办法给自己也搞到了一台。

Synthtopia:除了制作你自己的音乐,你还忙于声音设计和其他的项目。你能透露一些你其他的一些项目吗?

Richard Devine:我跟硅谷的公司做了很多的工作,有跟 Apple 在一个项目上合作,但是这个项目有 NDA(Non-Disclosure Agreement)保密协议,所以我不能透露太多。

我跟 Google 合作开发了针对 Pixel 手机的新 Daydream 虚拟现实平台。我做的工作是为他们的大多数新 VR 应用程序创建所有的 Ambisonic 氛围和 UI 声音,比如 Photos VR,YouTube VR,还有用于 HTC Vive 系统的 Google Earth VR。

这些项目都很有趣,我目前正在跟湾区(Bay Area)的另一家公司合作开发另外两个新项目,给新的 360° 相机设计 UI 声音,还有在去年早些时候发布的第一个电动车项目完成的声音设计,这些项目都特别棒,特别的有趣。

Synthtopia:你是怎么平衡你所做的所有事情的呢,会不会找不到时间来处理你自己的音乐呢?你的专辑发布的时间表是需要另外挤出时间来做还是其他艺术或者个人的原因呢?

Richard Devine:我从心底一直觉得我是一名音乐痴。我觉得做音乐对我来说非常具有治愈效果,就想画画或者唱歌一样。这只是另一种自我表达的形式而已,也是我每天都喜欢做的事情。
我通常在白天去做客户的声音设计工作,然后在我自己的音乐上再做几个小时。这是一个很好的改变,因为我的大部分工作都是一天的大部分时间在电脑上完成的。

所以经过一整天的工作之后,我关掉电脑,然后转移到模块上面并来做一些 patch。我的目标是几乎每晚都尝试录制一首新作品。


图五:『经过一整天的工作之后,我关掉电脑,然后转移到模块上面并来做一些 patch。我的目标是几乎每晚都尝试录制一首新作品。』

大概从 2016 年 2 月我就开始这么做了,现在大概有超过 250 首曲目,其中一些知识基本的 patch,另一些是更完整的曲目。我还有两个孩子,所以我必须每天都要在自己的时间里做到最好。

Synthtopia:SortLave 是你大概 6 年以来的第一张专辑,你自己怎么去理解专辑中的音乐呢?

Richard Devine:这个新专辑跟我之前发布的作品非常不同,之前几乎都是用电脑/现场录音/数字处理等等去做的。

有了这些录音,我就想用合成器去做所有的事情了。我使用了模块化系统或 Nord G2 模块来生成所有鼓,声音和 texture。我希望每首曲目的整体声音感觉更有生命力,并且原理数字处理插件类型的那些声音。

这张专辑我也花了很多时间在混音和母带上。我希望这张专辑听起来很大很广,很温暖,很大胆,但是仍然有很多宏观的细节纹理和有趣的旋律还有节奏在里面。这张专辑混音我也用了所有外置的模拟设备,来让它的整体有更圆润更温暖的声音。

Synthtopia:在新专辑的发行说明里,你将早期的作品描述为『冷,数字,无人情味的甚至』,新专辑描述为『有生命力的和热情的』。为什么有这么大的不同呢?

Richard Devine:我真的很想在这张专辑里尝试一些不同的东西,让它更多的是用手去做所有的事情,而不是在电脑上使用一些 patch 然后根据时间线来做。

我希望整个工程更加有生命力,更加亲力亲为,我希望流动和感觉能跟以前完全不一样。我花了很多个月来计算轨道的顺序,因为我希望它更像是一个不同构图和空间的旅程。要听完这张专辑,你只需要让它播放并且一直播放到最后就可以了。

Synthtopia:听起来你的音乐里的一些变化反映了你想要制作音乐还有跟声音互动的方式的变化。所以你想要改变音乐制作方式的动力是什么呢?

Richard Devine:在这张专辑里,完全是我亲手来全程做音乐。

我希望它在结构里变得更有生命力,以及曲目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变化和改变的方式。我喜欢在一个点上开始做 patch,然后在曲目的结尾将你带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去。有些曲目会经过 3 到 4 种不同的乐章,最终会进行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结束。我特别想在这张专辑里去玩这个想法。

Synthtopia:你提到的 SortLave 里的音乐听起来跟你早期的音乐非常不一样。你的音乐有哪些方面没有改变呢,就是那些让你的音乐成为独特的『Richard Devine』的音乐的地方?

Richard Devine:我觉得每个人应该都会知道这是我的音乐,我喜欢在作品里做一些标志性的东西。

我猜可能这是我自己对事情的一点点扭曲的做法,就像我大脑工作的方式一样,我只是倾向于去做某些事情。比如说,在这张唱片里,我没有在时间轴或音频编辑器上去编辑任何节奏,就像我过去那样一块一块地粘贴。相反的是,我使用了基于概率生成的音序器创建了大多数鼓的音序。

同样,我使用了合成器去创建打击乐,而不是像之前那样使用采样或实时录音等等的方式去创建打击乐的声音。我希望声音更加生动并且在每个部分中都有动态的移动。这也是我之前总是尝试去做的事情,但是现在我可以通过双手去控制每个小的部分去做到,而不是像以前使用电脑复制粘贴点点点。


图六:Richard Devine 的最新专辑 SortLave 探索了他对电子音乐手动交互的兴趣。

Synthtopia:你对这张专辑的说明提到了,你大概花了 5 年的时间来组件你在 SortLave 上使用的系统,一个 Eurorack 模块化系统和两个 Nord G2 模块化单元。你能不能详细介绍一下你的设备,还有你在新专辑里使用的系统的组件过程呢?

Richard Devine:对于专辑里的大部分曲目,我组建了大概 5 到 6 箱 Eurorack 模块。每箱都会负责作品里的某个点,有时候两箱模块可能只会负责前两分钟而已。所有的箱子都会 share 同一个时钟信号。

我又过渡的模块来连接每个箱子。有时候我会使用 4ms 的 STS,BitBox 或者 ER-301,它们可以给我 20 秒的时间来准备下一个箱子的设置,然后它会淡入歌曲的下一个部分。

对我来说,这是我能够在较短的 5 到 6 分钟的窗口时间里快速转换为完全不同的声音/texture 的唯一方式。我一般把我的作品分为 4 到 5 个不同的部分。一般我有两三个箱子专门做不同的鼓声(drum sound)/合成(synthesis),一个用于旋律,一个用于效果(effect)/混音(mixing)。每一个箱子都有专门的功能和作用。

我可以为每个作品更换不同的模块这非常有趣,有时候重新安排一整个箱子来达到特定的效果或者声音。这也算是一个实验吧,看看我能为这些作品做的时候,能做出什么样的声音。


图七

Synthtopia:你的建立系统的过程,主要是要把它发展成一个能激发你的灵感的系统,还是按照你想要的需求来成为你需要的系统来组建的呢?

Richard Devine:我花了大约 5 年的时间来测试不同的配置/模块,来让我在我的工作室里去做我的音乐。我的目标是,我想设计一个能够让我快速创作音乐的系统,但同时还有一些可以让我插入任何细微变化的东西,还有随机音序的地方,

所以我又处理 CV/Gate 的模块,它们可以让我删除输入信号或者动态添加信号。我花了很多时间研究不同的方法来加速某些任务,比如鼓的编排,或者生成旋律等等。

我仍然在整合和使用更新的模块来添加到这些设置里,所以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我总会觉得它可以变得更好。


图八:Devine 为这张专辑组建了了多个 Eurorack 箱子,每个箱子都有不同针对的地方。

Synthtopia:你能告诉我们一些关于你做 SortLave 这张专辑的具体过程么,或者从头梳理一下你创造新专辑曲目的过程?

Richard Devine:我一般会将一个箱子作为主时钟,然后把它发送给其他箱子里的 4 到 5 个模块上。我会至少在每个箱子里保留 1 到 2 个音序器,每箱模块都会有它自己电压控制的设置,比如调制器,LFO,包络,生成 CV 模块等等。

这一切都会在作品的特定点发挥作用。比如每个 patch 来说,我会在所有 5 箱模块设置好每一个部分。我会在每个箱子里使用过渡模块来连接它们。通常是用 ER-301,Rossum 的 Assimil8or 或者 4ms 的 STS 采样器来播放一些采样前奏,这可以让我花大概 20 到 30 秒的时间来设置箱子去演奏下一部分的作品。

我会练习很多很多次,直到我满意我的正确表演。我会录下所有的部分,有时候一个 patch 会做出 20 个不同的版本。我会返回去听它们,然后选出我最喜欢的一个 patch。

在这些演奏期间,我会使用我的 iPhone 计时器来了解我每部分的演奏时间。我会尝试将每个部分压缩到 1 到 2 分钟,然后把大部分的作品保持在总长度大概 5 到 6 分钟左右。当你玩模块的时候,一不小心很容易就随随便便玩了 40 多分钟,简直不要太容易。所以我真的很想非常注意演奏的时候发生的每一点点小变化。


图九

Synthtopia:有没有一些特殊的合成技巧,或者在制作 SortLave 这张专辑的时候的一些其他的小技巧,可以跟大家分享的呢?

Richard Devine:我花了很多时间去调这张专辑里的鼓。

由于一切都是合成的,所以我能真正地随时添加一些东西来让整个轨道更丰富。我会调整 snare,hi-hat 和其他的打击乐元素,就像它们是旋律调色板的一部分一样。就算在某些轨里旋律并不是那么明显,我也同样在整个唱片里做到了这一点。

我还实验了一下把一个音序器输入到另一个音序器的想法,来让它们获得不同的 pattern 组合。同时打开两个音序器,但是一个使用另一个一半的速度来播放,几乎每个 patch 我都会这样做。

当我把它们接到 CV 处理器,像门限聚集(gate clustering)或概率去除(probability-removing)模块上时,会发生很多有趣的事情。你只需要转动几个旋钮就可以改变输入的序列数据,这样我可以快速地加入复杂的节奏。

我再这张专辑里使用了很多数字振荡器,包括两个 Intellijel 的 Shapeshifter,Erica Synth 的 Graphic VCO 和 Mutable Instruments 的 Plaits 模块。我还在 Nord G2 上穿件了很多 patch,可以处理一些合成器声音和合成的鼓声。然后我可以使用 Mutable Instruments 的 Yarns 和 Polyend Seq 模块把所有这些同步起来。

Synthtopia:关于标题和曲目名称有什么故事呢?

Richard Devine:这张专辑的名字来源于 2016/2017 的作品集。

类别(sort)这个词是我选择的一个词,意思是系统地分组,根据类型,类别等等去分开。这就涉及到轨道的整合,并将它们分类城不同的类型/空间/感情等等。去年我录制了那么多模块的音轨,所以我必须要相处一个编排目录和有组织有序的系统来整理存储所有的音轨。我的硬盘上有个文件夹,上面标签写着『类别(Sort)』,所以我会回来找并且记得哪些音轨会最终出现在专辑的曲目里。

『剩余(lave)』这个词意思是留下的东西,或者河流,海洋的流动,过去或冲洗的东西。这真正定义了我使用点和控制电压来创建整个专辑的方式。这就像创建电线一样的神经网络,其中电流像水一样在每个系统之间移动,创造出这些奇特的声音景观。

Synthtopia:我记得我第一次听到很多我喜欢的专辑,都是坐在音箱前面,盯着专辑封面,或者是从商店开车回家,在车里听专辑。现在大部分都是很可能通过算法来接触到新的音乐。作为一个作者,你是否会希望人们用特定的方式去听 SortLave 这张专辑呢?或者会不会希望他们对你的音乐有一些特定的体验呢?

Richard Devine:嗯,我希望这张唱片会成为你刚刚放完而且一直循环播放的专辑之一。我希望人家喜欢听它,就像我喜欢去做它一样。我现在已经在制作下一张专辑了,所以我很高兴能分享我正在为下一张专辑工作的一些新内容。

Synthtopia:Richard,感谢你抽时间跟我们聊你的新专辑,并且让我们深入了解了它的背景!

Richard Devine:不客气,我也很开心。

Sort/Lave 专辑已经在 BandCamp(https://richarddevine.bandcamp.com/album/sort-lave)和 Bleep and the Planet-Mu store(https://planetmu.bleepstores.com/release/107937-richard-devine-sortlave)上架,可以直接购买。

Spotify 也已经上架:http://smarturl.it/RDSortLave

你也可以关注 Richard Devine 的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richarddevine/)和 SoundCloud(https://soundcloud.com/richarddevine)来了解他的最新消息。


本文出自《midifan月刊》2019年03月第156期


可下载 Midifan for iOS 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 iPad 或 iPhone 上下载并阅读。

文章出处: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