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代表”型立体声总线技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Leones 添加于 2018-09-04 · 共有 1 条评论

作者:Nick Messitte

编译:Leones

出处:iZotope blog


无论你怎样称呼混音工程中的“Master Bus ”,它都是你混音中最最重要的,因为它构建了混音的最终输出:你处理的每个声音、摆位的每件乐器,施加的每个混响,最后都会通往这条立体声总线,不然听众上哪听声儿去?而每个混音工程师又都有自己独特的立体声总线处理方法。 我敢打赌,有许多方法神乎其神。 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可以将一些常规的做法分为三大类去讨论。他们分别是:不做处理、最小限度处理和满载处理 ( 也就是一个长效果链)。现在,让我们来分析一下这几种操作风格的优缺点。

一、不做处理

这是最简单的立体声总线处理方法。 不用压缩器、均衡器、立体声宽度处理器,也不用限制器、增益插件及任何玩意儿。请放弃所有,啥也不用!

我能理解为什么这听起来既冷又无聊,但这种方法确实有其优点,其中包括:

缺乏安全保障

这种方法会迫使你努力去平衡并处理你混音里的所有元素。 没有压缩器帮你捕捉一个任性的军鼓峰值。 没有均衡器让你摆脱频率上的困扰。 因此,你必须练就一手相当考究的信号流和卓越的增益级处理手法。没错,这个人就是你!如果你走这条路线,你会发现自己使用自动化就可以轻松完成压缩器/限制器所处理的任务。 很多时候我不得不循环播放一个乐段,并以0.2 dB的级数向下调整人声音量,这样人声就会从混音中突围,并避免突然的爆表。 当然,我还可以抓住混音中的每一个元素并将其拉下来。

卓越的信心增强器

不做效果处理的方法对你认识自我很有帮助,并且可以扩展你的效率。当你把音量设到恰到好处的水平时,流动感、抽吸感和有呼吸的音乐自然就来了,你会认识到是你把这件事做成的,而不是哪款工具。为什么这很重要?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工具不可用了。当你没有常用的工具时,你要确保不用拄拐也能走道、也能照样干活。

改组一个无聊的混音

看,我们都遇到了瓶颈开始停滞不前。有时,我们改变工作流程可能会重新激发我们的创造力。我们可能忘记或者忽略了为了方便而允许自己拄拐去实现基本的混音原则。如果你是经常在主母线上放置插件或硬件效果器的人,出于上述所有原因,请试着将所有关闭,以未经任何处理的方式去工作无疑会让你感觉有些不靠谱,但你会发现你会去尝试从未想过的创意。这有一个例子:在一个陌生的工作室中进行混音,我不喜欢任何软件压缩器。所以,我在音乐中依靠一条鼓总线上的推子来强调它的摇摆,这样做是为了近似(我想象的)SSL 压缩器能做的事情。这种效果比我想象中的更具音乐性。

给母带工程师留出更多空间

表面上看,立体声总线处理应该是母带工程师的领域 - 至少它曾经是,但近年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因为母带处理不再像以前那样高端昂贵。但如果你放弃你的总线上的所有处理过程,那就可以给母带工程师更多选择。就算仅是在你的混音上挂一个Fairchild模拟器其实都没必要。这反而可能会阻碍母带工程师决定采用不同的动态技术来整合你的专辑。同样,你可能会在高频处搭一个平滑的EQ搁架,但它听起来也可能并不适合整个专辑或者母带工程师对于均衡所追求的高品味。请记住,对于一个项目来说你可能就只是一个混音师。在这种情况下,母带工程师的工作是将所有这些混音结合在一起。如果你过度混音,你会让他们所要做得平衡处理变得难以实现。

让制作 Stems变得更容易

母带工程师、制作公司和唱片公司有时会要求得到全部的stems分轨,因此你可能需要在不同的音轨上提供鼓、乐器、人声和背景人声。那这时立体声总线上的处理会让你遇到麻烦:如果你在总母线处理链上应用过多处理,你的stems将与原始混音不匹配,因为大量的总线处理对整个混音已经做出反应。总线上的压缩器/动态均衡器的组合会引发鼓、吉他、贝司和人声之间的相互作用。把这些效果拿走,你会得到不同的结果。然而,如果你没有在总母线上搞太多事情的话,就不会遇到这样的麻烦 - Stems听起来就会几乎和原作一样。那么,好处已足够多,缺点又在哪里?

牺牲效率

某些处理器被描述为能向声音中添加“融合剂”、有助于粘合声音。它不像魔术那么神奇,如果你将一堆信号输入一个处理器,它将对所有这些信号做出反应。这些信号将触发处理器的统一效果,并且统一的结果总是听起来更连贯更具有粘合力。硬件或仿真处理器都可以轻松地夸大这种效果,因为它们的电路所引入的独特失真会以相互作用的方式分布在混音的每个元素上。而当你提交没有处理的立体声总线时,你将无法执行此操作,因为所有“融合剂”现在都来自基础音轨或子组级别。在这个框架中,这种相互作用更多地依赖于你灵巧的手法而不是你选择的工具。我不是说你无法进入那个美妙的互动场景,因为这可能需要更多的工作去实现它。

缺乏安全保障

是的,优势现在已经变成了劣势:压缩不仅仅是在立体总线上提供“融合剂”,它还会压缩那些原本可以跳出来的元素。EQ不仅仅是给母线增添了光泽,它还可以防止在刺耳的地方积聚。把这些元素从你的立体总线中拿走,你在混音时就必须格外小心。不然很有更有可能会出现削波。好了,担心这么多,让我们进入下一个处理方式。

二、最小限度处理

最小限度的处理方法也是一种比较流行的做法,这也是我本人的选择。它包括使用各种装置进行处理,并以轻触的方式进行巧妙的融合。如果用均衡器,只会做略微提升;如果挂压缩器,只让它“亲吻指针”(我会稍后解释一下)。我可能会把线性前置放大器或者我的加法电路调音台用在混音中,或者两者兼而有之。我还会考虑使用求和放大器、前置放大器和一些光学压缩器来实现最小幅度的处理。保守地使用一两个处理器将使你谨慎地保持最小限度的活动领域,以防止你干太出格的事。

现在让我们来解释一下“亲吻指针”这个概念,以防你不熟悉这项技术:

使用“8个音乐制作人常犯的压缩误区”这篇文章的第3部分和第4部分所指出的技巧,为你的混音带来那种抽吸/呼吸的感觉。特别要注意的是,军鼓的瞬态响应是如何变化的,以及整个groove是如何受到处理的影响。我倾向于使用慢速启动和更快速的释放,但是除了从这个过程中获得你想要的东西之外,没有其他规则。一旦你这样做了,把阈值恢复到零(或者更高,如果你的压缩器是这样工作的),直到你偶尔看到仪表上的增益减少一两个分贝,现在你正在“亲吻指针(即你仪表的指针偶尔摆动)”。当然,不要完全依赖仪表。仅把它作为一个依据,然后用耳朵调整其余部分。
你可能想知道,如果我走这条路线,我什么时候可以全部打开母总线上的处理?在混音的什么时候开始通过这条链进行混合对我有利?每个工程师都有自己的方法。我只能对自己的方法负责:当我设置静态混音时,压缩器和均衡器会被旁路,但会实例化一些谐波增强器(例如仿真的硬件前置放大器或磁带模拟插件。硬件或仿真的均衡器插件通常带有自己的染色,所以都先关着。我最初的声像和音量平衡是在没有压缩的情况下完成的,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确保正确的增益级。如果混音里面有鼓,我将转到下一个步骤,即混合鼓声/贝斯元素,而其余的音乐都先降下来。
在某些时候,当鼓部感觉非常好时,我会点亮压缩和EQ。然后针对我已经做完了的鼓的混音调整压缩曲线,并使用EQ来增强我所做的,而不是与之抗衡。如果必须让我分析为什么要这样做,那是因为我不想在瞬时素材的调整中让自己与整体的全局混音干仗。 尽管我不得不承认我很喜欢打开API 2500或Neve Master Bus Processor这样的处理器的那一刻,混音的确会突然变好点。如果混音中没有鼓,并且如果我要走“粘合”路线,我通常会让处理器一直开着,在我设置好音量、声像和均衡器中的所有基础元素时。才会开始“亲吻指针”

以下是最低限度方法的一些好处:

混音的捷径

对于如何多赚点钱这件事来说,没有比把合适的压缩器放在主母线上并在合理范围内使用它更快的方法了。这个过程确实是以一种独特的方式集合了混音的方法。

微量的全局控制

在混音中,你可能遇到例如在3kHz处所有的声音听起来都很刺耳(不仅是人声或乐器,而是所有的东西)。在这你有两个选择:一是你可以仔细查看基础音轨,以确定到底是哪些元素发出的;二是你可以在立体声总线上放置均衡器,将违章频率拆迁。这两种技术没有谁对谁错,但是无论如何,使用第二种方法无疑更快,这取决于你决定用什么样的方法来解决混音本身存在的严峻问题。

制作Stems还是很容易

如果你在主母线上使用的全部是光学压缩器,那制作Stems时仍然相对容易,播放时会听起来更像原始得声音。基本方法就是将未压缩混音的虚拟副本送入总线压缩机的侧链输入,并通过该总线压缩器制作每一个Stems分轨。要深入了解如何做到这一点,请查看我的关于“11款创造性侧链压缩技术”的文章。另外请记住,这只有在你的压缩器是在处理链中的最后一步时才有效。此外,如果压缩器的侧链检测器将信号加到单声道,这种技术将会崩溃。接下来,说点缺点吧!

选项很丰富,时间却有限

事实上,你可能会疯狂地寻找正确的处理方式,尤其是在刚开始采用这种方法的时候。如果你有大量的插件可供选择,你肯定会这么干!如果你不了解各种总线压缩器的复杂性,那么关于学习如何调节各种A / B压缩曲线是一个好目标,耗费的时间虽然不会很长,但也少不了哪去。音乐家练习他们的乐器,工程师也得练习他们的技巧:用你熟悉的、相对简单的立体声歌曲,去摸清各种压缩器的声音特点。也就是说你的确可以有很多选择,但你同样要花费很多时间去学习,你真的有那么多时间吗?

你的“工具气质”

就我个人的经验来说,在处理母总线时这可能会是一个问题。最近,我非常喜欢的BAE 1073MP(Neve著名的硬件前置放大器)在混音时挂了。我很抱歉地说,当我替换成基于Neve的模拟插件时,那些声音没有一个能让我觉得好用,所以我不得不翻回去重新混音。

还有多年以前,我那可靠API 2500(著名硬件立体声压缩器)在混音时挂掉后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仿真的插件可能很棒,但它们没有给我想要的东西。 我能听出差异,这让我感到困扰,即使我学会了妥协。但 我必须说,这些妥协也消耗了我生命中的时间和精力,我本来可以将其用在混音工作上或者睡上一好觉。顺便说一句,即使你电脑配置很好,你也避免不了会出现各种卡,你还要受到软件更新的影响,这都会产生不利影响。当然,所有这些都会影响你的混音水准。 但值得一提的是,因为立体声总线处理会很明显,因此难以复制。 所以在混音中,你可以这样装一会儿。

三、满载处理

这种方法是三者中最极端的,它包含一些用来将声音分层的插件或硬件。 磁带饱和插件搁一两个含有特定染色的EQ并不罕见,它们没起任何作用(就是放在那里找味道),接着是一个扩展器、压缩器、更多的均衡器,再来个削波器后面跟一个限制器。你可能在YouTube上看到过这样的效果链教程,因为很多人都为他们自己的效果链感到自豪(如果你继续跟进这些YouTube人物的视频,你会经常看到他们不断更新自己的效果链)。

我知道许多工程师在两种特定情况下使用这种重型处理:

  1. 他们在混音中直接就做母带处理了,因为这个项目负担不起母带工程师的费用。
  2. 他们希望保护他们的混音不受他们不信任的母带工程师影响 - 这使得母带工程师无法动到音量和动态

一般来说,如果你选择这条路线,我建议你多花几天时间去试用并熟悉所有处理器,因为一般情况下,你将从一开始就把重点放在母线效果链上,以这里为起点。就我个人而言,我会选择原声乐器类型或相对简单的混音项目,这种方式确实掩盖了一些处理过程,需要对激励器、模拟器等进行更精细的掌控,这将帮助你在实际混音时更快地做出决定。从面儿上来看,这个链条的每一个环节,都是在限制器之下。如果你使用的是Ozone的Maximizer(最大化)之类的插件,请仔细检查每种算法,并区分IRC I,II,III和IV选项之间的差异以及每种算法的不同子项。正如你从一开始就通过你的效果链进行混音,了解每个插件的声音特点有助于你做出更好的选择。接下来,就说说有什么好处吧!

在母线上直接完成母带处理的展望

如果你非常熟练,而且有一点幸运,那么在你混音结束时可能会得到一个完整的成品。传奇音乐制作人Don Was曾说过他会通过在母线上加效果链进行混音,所以这并不是闻所未闻的。就我个人而言,我宁愿让别人对我的混音进行母带处理,或者至少在独立会话之间分配这两个过程,但有些工程师确实通过这种方法获得了很好的结果。

自上而下的方法

当你在立体声总线上进行一系列“满载”处理操作时,各音轨就需要减少加载过多效果,你应该考虑去掉哪些内容以便在母总线上作更多的处理。正如我们之前提到的,有时候重新调整你的整个工作方式会得到更令人兴奋的混音结果。如果你习惯于从头开始构建,这种自上而下的方法可能是一个可喜的变化。首先建立一个静态混音,然后你着手处理母总线,调整均衡器、磁带饱和器、谐波激励器、压缩器、限制器以及其他任何你正在使用的装置。然后,你可以在基础音轨上使用“衰减均衡处理法”,使立体声总线的声音更好,更具音乐感。如果某些音轨表现出过多的动态范围,则可以同时使用压缩,并按口味添加氛围处理。其结果可能也是条捷径,所用到的处理器和插件比想象中的要少许多。

一大堆魔法

模拟器插件包、复古压缩器和谐波激励器对混音工程师来说的确充满乐趣,很大一部分人会将这些处理器用在混音中。这些处理器通常添加一个“未知因素”,可以使你的混音从一开始就感觉很有生气。正因为我们是混音工程师,所以必然喜欢研究各种工具。有时候,用一大堆工具去施展自己的技术会让人感觉很棒,并且很可能会非常上瘾。

专辑/项目的一致性

如前所述,如果你做整个项目的一站式服务,这种方法可以奏效。因此,在每首曲目中使用统一的链条可以帮助扩大同一专辑中曲目声音的相似度。是的,这一过程就像你施展了一大堆“魔法”,你独特的插件组合带来了独特的声音质感。为每首歌曲打上相似的声音印记。当听众享受整个产品时,这可以产生连贯的体验。但请记住,这种方法是又有许多缺点,例如......

一把双刃“片刀”

上面提到的每一个优点都有它的对立面。 例如,你觉得自己直接获得了最终的母带?不过很可能你无法做到这一点。 母带处理过程是整个项目的检查与平衡操作。即使像Ozone 8的Master Assistant(母带助理)这样的技术也不会为你做任何事情(但它会分析你的音频并提出合理的起点)。此外,自上而下的混音方式有时意味着会忽略掉音轨中的基本问题,等你发现了却为时已晚。

这有一个例子:说你经过严格处理的静态混音听起来很好以至于你忘了问自己:“我检查过这个军鼓的相位吗?”在经过多次混音操作后,你又想起来也许你应该检查那个军鼓的相位了。随着你正确的将相位转后,你的混音听起来好多了。但现在这个很棒的、响亮的军鼓正在吞噬着已经被效果链作用了的人声。由于在立体声总线上进行了大量处理,因此你可能会发现自己处于这样一种情况,即在人声上调整EQ你没什么感觉,因为它与立体声总线上的EQ相抵触。但你去调整立体声母线上的EQ,所有的那个频率位置上的内容又都会变响。所以你会看到处处是坑、问题不断。

插件并非完美的魔法。将一个一个插件叠加,可能会产生有害的效果,例如刺耳的高频累积。同时你的混音可能会变得过于复杂,在经过多个插件处理后产生噪声,CPU也将会随之变得不稳定。另外,由于这一串复杂的激励器、均衡器、压缩器、多频带处理器和限制器效果链并不只是单纯的叠加,因此其效果可能并不会达到你最初的设想。再进行系统的修正肯定会耽误你的时间。所以,这种方法的确有很多缺点 - 但它很有趣!

结语

本文提出的三种立体声总线处理方法你不必非得选边站, 我个人通常避开第三个,根据工程项目然后依据我的时间和状态来决定采用前两种方法中的一个。请记住,瓶颈总会有,技术也早晚会陈旧,我们总是可以通过不断反思来唤醒自己。 我希望这三个技巧能够融进你的思维和想法,并促使你更具有创造性。

本文出自《midifan月刊》2018年5月第148期


可下载 Midifan for iOS 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 iPad 或 iPhone 上下载并阅读。

文章出处:https://magazine.midifan.com/detail.php?month=2018-07#24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共有 1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