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手制作是一门见不得人的生意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MusikM 添加于 2018-07-05 · 暂无评论

作者:Tobias Fischer

编译:MusikM

那些百大热门DJ的曲子真的是他们自己做的?还是背后有秘密的经验丰富的制作人在为他们撑腰?嘛。。这个结论就先不说了,就此打住吧。我们要讨论的是,枪手制作是不是已经成为这个行业一个普遍的现象了。大家早就已经对电子音乐人失去信任了,你还愿意相信他们是清白的么?


图一:Don Hankins,www.flickr.com/photos/23905174@N00

很少有人一夜之间就能成功的,大部分人还是得靠长时间的努力。但是现在越来越多飞速成名之后进入大家视野的DJ发家致富的速度令人已经很难解释了。在比利时出生的两位兄弟Dimitri Vegas和Like Mike直到2011年还完全没人听说过他们,然而在2012和2013年间,这两位DJ同时都突然跟一堆非常有名的Trance和EDM音乐人进行了一系列的合作,其中包括Moguai(『Mammoth』),Maarten Vorwerk(『Wakanda』)和Sander van Doorn(『Project T』)。

视频一

这些歌曲就跟炸弹一样轰炸了所有地方,在2012年他们差点儿进入前40名,他们今年在DJ Mag上也是排名非常领先,而且在所有音乐节也都成了抢手头牌,各大音乐节抢着邀请啊。对于他们人气疯狂上涨的速度来看,如果有一部分人猜测到他们所谓的自己制作的大热曲目其实是别人做的,所以才卖的那么好,也并不奇怪了。疑神疑鬼的指责别人的大热曲目是找枪手做的,这不是一个新事情,但是这个话题最近几年可是越来越激烈。DJ Mag自己说过,他们选出的百大艺术家全部都被质疑过,他们大部分都有找枪手来骗客户的事迹。但是面对现在越来越多基于事实的逼问,也越来越难骗过去了,大家也不是傻子嘛。

枪手?不存在的!

先说明一下,这种操作不再是一个遮遮掩掩大家都尽力去躲藏的事情了,而且不仅仅是电子音乐圈,这个操作早就已经延伸到整个行业了。『枪手』和合作这两个事情的界限其实是很模糊的,比如说David Guetta从来就没有否认过他的作品有创造性内容的支持,而且他一直都给他署名并且奖励了他工作室合作伙伴的名字。根据Guetta的说法,一首曲子对他来说是一个团队的产品,就像在一个乐队里一起演奏一样。但其实这种合作方式大部分是不会这么做的。而且大部分的枪手作品的整版广告已经在很多的行业专业期刊上发布了,并且甚至在像producerfactory.com这样的平台上都能找到,现成的曲目就在网上随便买,就像逛超市和逛tb一样方便。对于一些有才华的音乐人来说,为他人创作甚至成为了一种职业。其中最有名的当然是Maarten Vorwerk了。知道2007年为止,Vorwerk都还是商业上大获成功的Jumpstyle二人组Jeckyl & Hyde的枪手。但是他很快将工作室搬到了一个风景如画的加勒比小岛阿鲁巴岛,之后开始主要专注于纯粹的制作工作,他认识到了他自己独特的风格很快就会就会成为一个主流派。不管DVBBS的大热曲类似『Stampede』和『Tsunami』事实上是出自他的手,还是不管在网上出现的枪手制作合同,是一个讽刺的转变,就像假冒伪劣产品一样,已经变的不重要了。当然Vorwerk在大量的大热曲里的重要参与程度是无可争议的,如果有人统计一下这些曲目,很快就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他个人参与的成功率应该是超过50%的。

然而让事情变得更复杂的是这件事情过程的秘密性质,Vorwerk的操作方法是比较透明的,所以他的名字一般还是会出现在制作的作品里的,比如你可以再美国作家协会ASCAP网站的在线搜索查到。所以这些作品其实是属于合作性质的,从Dennis Waakop Reijers开始,之后为Tiësto工作,到跟David Guetta和Joachim Garraud长期合作,还有Martin Buttrichs为Loco Dice的长期合作,多年来这就是他日常生活工作的一部分。

视频二

然而从一些访谈和内部文章中还是能看出,合作其实很大部分只是冰山一角而已。所以大部分的枪手(根据字面意思就可以理解到不会有署名权),作者的名字问题不是一种道德原则,而是取决于一首曲目成功的可能性。打个比方,当DJ只需要枪手来帮助设计一个唱片分类,这个时候DJ并不是需要枪手来创作一张唱片,而是设计一个完整的目录,所以这些交易会将所有作品的权利的所有权以固定金额转让给使用者。但是如果曲目的销量很高,那么音乐的固定价格必须增加或者分给一部分的版权费。在producerfactory.com上一首作品的成本在200-1000欧元之间,如果需要更多的定制或者个人需求,根据Billboard的行业概况来算,那么一次性费用将达到差不多20000美元。这个价格听起来很高,但是考虑到DJ现在可以为自己的表演要求各种理由比如通货膨胀之类的涨价,这实在是算不上什么。然而在一些最有意思的情况下,是没有涉及到金钱交易的。根据他们自己说的,Dirtcaps的人喜欢为知名的活动者做东西,然后在重大的音乐节获得演出机会。他们仨特别喜欢帮助朋友,当然也得到了朋友的互相支持。

枪手这个做法有问题么?

现在大家去批评谁谁谁又找了枪手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大家已经开始隔一段时间没事儿就去喷一喷这件事儿了。最经常的就是在社交网站互喷,像是DJ和制作人Matt Zo,就发推狠狠地吐槽了枪手和假制作人这事儿。但是这个问题必须允许在舞曲和流行音乐的行业是不同的,在这个行业中,唱片公司一般做法都是投喂给那些新人很多已经写好的歌。反正总之制作人这个角色最晚是从George Martin和Beatles开始的,Beatles把这些George Martin制作的作品原原本本清晰的表演出来了。但是因为之前正规流程对于复杂的设备要求,基础乐理的要求,制作技术的理解,而且想法和技术要并行实现,作曲家演奏家和制作人必须在同一时间为一位音乐人工作等等原因,制作时间和成本无法降低。电子音乐总的来说很大程度上消减了这个问题,随着低成本的家庭录音设备的推出,以及像Techno和House这种类型的音乐被大众越来越多的接受,将会对整个行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作为摇滚和流行的桥梁,接受不同的风格,让一个仍然扎根于地下的地下音乐进入主流是一个非常令人兴奋的机会。比如Sven-Väth的专辑『Accident in Paradise』或是『The Harlequin,the Robot and the Ballet Dancer』,尽管由于对于发行版本创意的不妥协而只卖出了10万张,但是它们在Väth的作品里有用无与伦比的美丽,而且所有业内人士几乎人手一张。

当然没有人否认音乐是由Ralf Hildenbeutel所创作的,但它之所以这么惊艳还是因为Väth的冲动决定,对于作品里编排的那些不合常理的安排和时间点,才对这首作品有决定性的影响。目前类似的合作伙伴关系已经成为可能了。如果没有现场表演的机会,把做音乐当成职业是不太可能的。所以近些年才出现了一个新的商业模式,音乐人专注在幕后工作,让DJ们留在台前作为代表去表演。在这个行业一直领先的柏林,Jeffrey Sutorius作为一位DJ和巡演策划,在工作室里与Eelke Kalberg和Sebastiaan Molijn一起讨论灵感,完成一个针对音乐节的原型。

大家是否必须要惩罚一位靠购买枪手作品来成名的DJ呢?毕竟明星大多数还是看脸和想成名的欲望或者表演欲,而不是音乐本身?其实你不必像Maceo Plex一样,曾经一度在枪手的路上越走越远。我们生活在一个『看不透的时间』里,但是大家的三观,例如对于不道德行为的认知还是应该要有的吧。也许吧不知道。实际上枪手不可能得到平等的机会,这个职业是基于巩固现有的层级结构,并且使艺术家的资本化成为建立职业生涯的决定性因素,当类似Dirtcaps这样的枪手制作,实际上是出于兴趣和乐于帮忙的目的或是用来作为某种好处的交换时,它强化了那些拥有特权的人,并且惩罚了那些除了才能,想法和辛勤工作之外什么都没有的人。

更重要的是,人们必须害怕一个艺术家被认为有全部价值的世界,把所有的素质和才能融合在一个人身上,而不是把自己看作是一个群体的一部分。对于这个越来越分离冷漠的社会来说,这是最后一个拯救的部分了,它让我们仍然相信音乐是人与人之间真正的交流,而不是一种功能性的东西。即使是电子音乐,作为商业化流行行业的对立产品,也有权享有声誉,财富和谎言。但它给大家带来的精神,可以长久的传递下去。


本文出自《midifan月刊》2018年5月第147期


可下载 Midifan for iOS 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 iPad 或 iPhone 上下载并阅读。

文章出处:https://magazine.midifan.com/detail.php?month=2018-06#29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