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化“尖锐声”——口琴录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ShootingStar 添加于 2018-04-14 · 暂无评论

作者:Brian Knave

编译:ShootingStar


虽然口琴可以被吹奏得很甜美,可是它本质上并不是一个音色甜美的乐器。而且,它绝对是“扰人”乐器排行榜上的前列,跟小提琴属于一个级别的。我小时候练习口琴的时候就发现这个了。如果我开始吹奏,我的朋友会立刻跑得远远的啦,就好像我拿着一个机枪似的。

经常录制口琴声的都知道,以错误的方式进行放大处理的口琴声就像是个机枪似的会把人吓跑啊。那么乐器的甜美之处到哪去了?也许这并不奇怪,口琴在结构上本来就是由夹在铜板和锡盖之间的金属簧片所构成。但是还是有秘诀将这金属簧片吹奏得明亮而又敏锐。

意料之中地,一些话筒在拾取口琴的尖锐音色方面都不够合格。内部有陶瓷和水晶成分的话筒,例如Shure“Bullet”和Astatic JT 30在口琴演奏者圈内是很流行的:它们的频率响应被严格限制,特别是在高频端,而且它们的音色非常温暖。甚至,新手利用Bullet搭配电子管功放也可以吹出足够圆滑平直的音调(虽然会有些失真)。

但是本篇文章并不是关于录制blues harp的指导文章。毕竟,那跟录制电子吉他的技巧很相像:你拾取的是音箱的声音而不是直接拾取演奏者的吹奏声。本篇文章的重点是如何录制未经放大的或者说是纯声学的口琴声,特别是全音阶口琴和半音阶口琴。外行可能觉得这个轻而易举,但是这并不总是那么简单的。我弹奏全音阶口琴将近30年了,花费了无数小时来录制口琴,不只是现场还包括录音室内。在我录制的众多乐器中,想把口琴声录制好是比较难的。

除了驯服口琴的自然尖锐音调,录音师还应该把注意力聚焦到的口琴的宽广音色和动态上。有技巧的演奏者不只使用他们的舌头,喉咙,呼吸来调整音色,而且会使用到双手,有时会将双手完全围绕住口琴。最常见的是颤音和震音,还有压音,wah效果和其他处理。录音师还得处理不同的突发声音——咕隆声,喘气声,鼻子发出的声音和其他。但是也许最大的挑战来自于新手,特别是在他或她没有学会调和口琴的自然音色,来创造全新的更加平滑和更有音乐感的音调之前。

没有一成不变的方法来录制口琴,不同的演奏者会利用不同的技巧吹出不同的声音,适合一个人的方法可能并不适合其他的人。所以拓宽你的视野,不要只局限于我接下来所说的。我采访了4个最出色最熟练的口琴演奏者,Jazz达人Jean“Toots”Thielemans(www.tootsthielemans.com), 流行乐者和口琴制造者Lee Oskar (www.leeoskar.com), 混合音乐大师 Norton Buffalo (www.norton-buffalo.com), 以及bluegrass sensation Mike Stevens (www.mikestevensmusic.com)。登陆他们的网站,特别是如果你还不了解他们。他们都是完美的音乐家以及口琴达人,他们的独一无二的录音和表演天赋,奖项和其他荣誉足够让你对他们充满敬仰。

开始吧

真实地拾取声音是录制任何一个乐器的普遍法则。首先,让演奏者在房间内演奏,你在一旁仔细凝听。提前了解演奏者的技巧水平以及他或她的总体音色感觉是很重要的。十孔全音阶口琴有很多品牌。不同的牌子的音色不同,口琴材质和构造的质量都会严重影响音色。例如,木格口琴(wooden comb),比塑料格(plastic comb)口琴的音色更温暖;相比于高端口琴,便宜的口琴音色更薄。

另一个需要注意的是演奏者是否是用固定在支架上的话筒录制,还是用手拿式的话筒。通常来说,前者的音色更自然,而后者,因为它需要手拿着话筒和口琴,基本抵消了房间声学的影响。而且这也取决于话筒,是否由于近讲效应而提升了低频响应(这两种都很有用)。

Thieleman通常都会手拿话筒,所以房间音色对口琴音色影响很少。如果你是用固定在支架上的话筒录制,房间的音色会对你正录制的音轨产生很大影响。我的录音室很小,声学也做得非常一般,口琴录音在这录制的话会很一般,所以我通常会选择中等或者大一点的木头墙体的房间,地面是硬木板或者瓷砖面,房间音色非常宽阔的那种。换句话说,我想要一个对口琴音色有帮助的房间,以继续鼓舞我在这房间演奏口琴。Steven也同意我的观点,“我喜欢高天花板和具有足够反射的房间,房间音色太干不好。基本上,以房间能够帮助口琴音色更加自然为好,而且房间还能够添加一些环境声。”

口琴和话筒的距离也有影响。距离越远,房间的环境声越影响口琴。而且距离越远,高频声会锐减,音色更加散开。(一些经典乐曲演奏者喜欢这种方式)。了解下你的口琴是否过于明亮或者刺耳,以及你有没有另一个录制话筒。泡沫橡胶挡风屏和砰砰声过滤器能够帮助降低麻烦的高频声。为了减少拥有明亮音色的电容话筒的尖锐声,我会在话筒上放置挡风屏和两个碰碰声过滤器。这会极大改变高频响应,虽然我不太喜欢这个效果,但是至少我可以用此方法得到一些有用的音轨。

话筒

演奏者的技巧越好,演奏的音色越平滑和温暖,你的话筒选择越局限。然而,很少有话筒能够真正胜任录制口琴声。通常,你可以使用高频响应比较低的话筒,以保留住口琴的温暖音色。“口琴会变得非常明亮和单薄,如果你使用错误的话筒的话,”Oskar说道,“我想得到的声音是美好,开放,温暖但是透明的声音。话筒的频率响应要很自然,能够拾取到所有的音调,呼吸声,任何声音,但是除了刺耳声。”

 “我有很强的直觉,只要让我看到话筒,我就知道它是否适合录制口琴啦,”Stevens说道,“我想要的话筒要有很强的低频声,中频(1到5KHz)一般就好,延展的,但是平滑的高频。就算是低端的话筒如果有这样的声学特性,拿来录制口琴也可以很完美。”

他们4个人对于话筒的喜好并不一样。Buffalo习惯于用Neumann U87来录制大多数的声学口琴。“我习惯使用67,通常,我更喜欢它们,但是87更容易买到,”他说。“67是电子管话筒,它的音色更温暖。但是增加的温暖度也会带来更多的气息声,这会是个问题。”

虽然Oskar也是Neumann话筒的忠实粉丝,但是目前他最喜欢的话筒是BLUE bottle(高端电子管话筒)和BLUE B7(经典心形话筒)。“它非常棒,”他说道。“它非常清晰,而且听来就在跟前似的。”对于现场录制来说,Oskar倾向于使用beyerdynamic M160,一个铝带式话筒。“铝带式话筒非常适合于录制口琴。它在结构上与簧片非常相像——它们移动的方式,而且它的音色很温暖。”

当然,高端话筒并不一定都是合适的。Thielemans,他说他认识的很多录音师,会喜欢使用最出名的,最贵的话筒,来录制半音阶口琴的美妙音色。虽然他最爱的话筒是Shure SM58.“最重要的并不是hi-fi,而是my-fi,”他说道。“我试过所有的高端话筒,SM58是最适合我的话筒。”

Thielemans对于录音师使用后期EQ处理口琴音轨非常认同。他的经理,Dirk Godts,就对Thielemans的现场口琴演奏进行EQ处理。“我通常会降低些高频,因为口琴声本身就很刺耳,”Godts说,“然后我会增加些中频,让口琴音色更加丰满,最后我会切掉些非常低的频率。”

话筒的音色

我所交流的这4位口琴大师,Stevens无疑是最为难搞的一个,他就不说他最爱的话筒功放是哪个。关于电容话筒,他建议所有只要装配有Neumann M7振膜的都可以。这就包括很多种话筒啦,电子管系列的U47和M147。但是它还包括Microtech Gefell的一些型号,像是MT 711S。我几年前用过它,而且发表过文章赞美它是“最优秀的用于口琴录音的固态电容话筒”。

如果关注于动态的话,Stevens最爱Sennheiser 441(也是我的最爱),Shure Beta 58和Audix OM-7.“Beta 58是最受我信赖的话筒,”他说道。“OM-7是最优秀的手持式设备,它基本没有近讲效应发生,基本不会发生低音提升的现象。”Stevens还建议Electro-Voice PL6,一个心形话筒,他也是手持话筒来录音。

跟Oskar差不多,Stevens对铝带式话筒最为痴迷啦。他最爱经典型号,例如Shure 330“Unitron”和RCA 44BX,“只要样子很好看,”他说。他还喜欢Coles 4028和Royer R121.“Royer是我现在最爱的话筒,”Stevens说道。“它的音色非常不错,特别是如果你有一个声学特性很牛逼的录音室:它的8字形拾音曲线使得它能够拾取到很多的环境声。”

在跟Stevens聊过之后,我花了一天时间呆在录音室,做一些对比测试。我有一个Royer R-121,但是从没用它来录制过口琴。我对Stevens所说的非常好奇,为此,我搭建了R-121,Microtech Gefell 711,Sennheiser 441,Shure SM58和Shure Beta58。录制一些口琴音轨,然后来做比较。R-121录制的音色有些阴暗,但是很自然,没有一点高频摩擦声。其他的3个动圈话筒,441是我的最爱。它在拾取强有力的,类似喇叭的声音方面最牛啦。音色很圆滑,并且一致。

以我的品位来说,SM58和Beta 58手握着录音比较好,主要是因为近讲效应,这有助于让音调更加充实。虽然不管怎样,它的音调会有些被压缩的感觉。这两个Shure话筒,我倾向于使用Beta 58来录制口琴,因为它的高频更平滑,音色更加温暖。

虽然录音师并不关心,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口琴的音高范围或者音调对于话筒的选择影响很大。通常来说,口琴的音调越高,我越倾向于使用动圈话筒,特别是铝带式话筒。另一方面来说,如果演奏的是低和弦节奏部分,那么电容话筒的高频响应非常重要。

话筒的摆放位置

如果将话筒固定在支架上来进行录音,话筒的位置很重要。技巧是,将话筒直接对准声音来源的方向,尽可能降低外来的噪声影响。边看边听,边调整位置。

当Buffalo录制出他的第一张独奏专辑,Lovin in the Valley of the Moon (Capitol Records, 1977), 录音师是将话筒放在他上方的,这跟录制歌手唱歌的方式很像。“我鼻子里出来的呼吸声和咕哝声都要比我的口琴声大,”他回忆道。“那时我对录音方法很不懂,我不知道怎么办。我们想出这个办法,把胶带绕着我鼻子一圈,来避免我呼吸!”这次痛苦的经历让Buffalo来进一步的想办法。“在我意识到,口琴的声音是从我手的下方出来之后,我将话筒放低,将话筒振膜正对着我手的位置。这方法去除了大部分的鼻子噪声,而且允许我跟话筒之间的位置很近。”

Buffalo讲述了一个关于使用pop filter的有趣技巧:“我发现U 87s不适应潮湿的天气,所以冬天时,或者其他潮湿下雨的天气时,我会使用pop filter。如果天气很干燥的话,我可以近距离地使用87话筒。近距离录音的时候,音色更美妙更温暖。”

双话筒录音

我经常采用的一个技巧是采用双麦克风录音。我将两个不同音色的麦克风,通常都是一个动圈话筒和一个电容话筒,将两个话筒挨着很近,两个话筒振膜保持平行。每一个信号传送到单独的音轨。演奏者演奏的时候将口琴对着两个话筒的中心位置,保持6英寸远,这样两个话筒接收到的信号相同。最后将两个音轨混合。

Oskar关于处理这两个同步音轨有其他的方法。“有时,我会将beyerdynamic M160话筒握在手上,然后同时在演奏前方放置一个BLUE Bottle话筒,”他说道。“这样的话,由手握话筒来拾取到主体声音部分,由旁置的电容话筒拾取房间环境声。然后将这两个音轨按照我想要的方式来混音。”

Stevens提供了另一个技巧:“我将来自话筒的信号分离,一半传送到一个音轨,另一半传送到更快速更有能量的功放以及大扬声器——例如,参考监控音箱。将参考监控音箱放在房间内,在离它10到20英寸的地方录音。将这个话筒信号发送到另一个音轨,这样你就有两个音轨了,将它们混合。这听来非常棒,得到的声音的声学特性完全沾染了房间的环境音色。”

Stevens偶然发现了另一个很棒的技巧。他经常要不断在电口琴和声学口琴之间切换。“当我录制声学口琴的时候,我得把Bullet的音量关掉,但是我并没有时间。所以当我演奏声学口琴时的同时,直接用手握着Bullet(不插电),用另一个话筒,U47来拾音,让我很意外的是,声音非常棒!所以我了解到,将Bullet这么用手握着,可以将口琴声染色。”

开放式耳机

关于哪种类型的耳机最好,Stevens自告奋勇的提出建议。“我建议开放式耳机而不是封闭式耳机。如果使用封闭耳机的话,你有时会听到口琴声从你下巴处传过来,这会让大多数口琴演奏家崩溃,下意识地会将口琴声吹奏得很平直。而采用开放式耳机能够同时听到房间环境声,这让你时刻保持对口琴声的把握。”
文章出处: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