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ifan 现场千张图文直播:NAMM SHOW 2020 美国乐展

AKG USB 话筒 LYRA 的逆袭

叮咚音频独家评测:Great River ME-1NV 大河单通道话放使用提示

SHURE PGA27 可能是你的第一只大振膜电容话筒

Steinberg Cubasis 3 全新应用到来,开始同时支持 iPad 和 iPhone

傻瓜麦克风——听觉,失传的艺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小旭音乐 添加于 2017-09-15 · 暂无评论

原作者:Christian Hagelskjaer From

编译:小旭音乐


本贴作者是声音设计师、录音师——也是hzandbits sound effects创始人——Christian Hagelskjaer From。


在此,Christian从丹麦电影导演、诗人Jorgen Leth的作品中找灵感,从而发现我们如何——并且为什么应该——重新发现简单听觉的艺术。

Jorgen Leth是我的英雄。

我喜欢他的诗歌,喜欢看他的自传书籍。我热爱他的电影,我尤其钦佩他有一颗好奇心。

我想所有的艺术家天生都是有好奇心的。他们想要了解更多。无论他们的兴趣点是爱、恨、死亡或是其他人类所感兴趣的无穷事物,他们都打算比其他大多数人检验出更多的细节。他们不满足于标准答案。

我认为Jorgen Leth的电影就是体现艺术家好奇心的好例子。他想要了解更多。用他的话说,他想要“看到发生了什么”。

但是很多其他艺术家在向世界表达自己之前,故意用自己的感觉和观点过滤掉他们好奇心引领他们体验的东西——Leth有一种更纯粹的方法:

 “我主张电影制作时简化处理、遵从基础规则和基础语法。声音是什么?画面是什么?它对曝光原胶片的意义是什么?我喜欢问自己这些问题。” ——Jorgen Leth

我有些记不清当时的场景了,他提到他最喜欢使用“傻瓜相机”。傻瓜相机没有偏好;它对自己看到的东西并没有主观判断。它仅仅记录发生的事情;不以任何方式筛选或移除。

这其中没有诡计、没有选择性的编辑——也正因为此,我们可以准确地看到发生了什么。没有人操控着我们去看一些不存在的东西、去强烈或冷漠地感知事情本身之外的情况。

Jorgen Leth电影的这个方面让我想到我在音频野外录音中喜欢什么——至少了解了我的录音方式。如何把一个或多个麦克风准确放置来捕捉你感兴趣的声音,这是个问题。设定一个目标,然后冲着它前进。

剪辑和母带处理通常都是用极简的方法处理的:仅仅在合适的位置剪切、淡入;可能会移除一些噪音或外来的低端杂音。

当然想要获得很好的录音需要充足的准备,无论你是在可控的环境(比如录音棚)或是不可控的环境(比如在你家乡的闹区声音)中录音——但这仍然很简单。

那里有什么你就录什么,有时是自然的声音,有时是人工的枪声或抛物的声音,有时使用的是接触传声器。

你主要就把“原胶片曝光”,捕获某个事物或某个地方的原声。解读一下Jorgen Leth的话,你“听到发生了什么事”——这样就够了。对于有些人来说,探索到此为止。

可预见性的对比

当然主旋律被用在不同事情上。好莱坞大片就不懂傻瓜相机和“看到发生什么事”的道理——你在片中看到的每一样东西都是经过严格控制的。

制作时间是非常宝贵的,不能只是用来卷胶片这样闹着玩,声音和图像的后期制作对于最终的成品是广泛且有必要的。

但是这也没错。我和所有人一样喜欢好的科幻片——制作出一个科幻片需要一切非自然、非纯粹的方式来制作声音和图像。

高预算的电影都是精心策划的。它们每个细节都是计划和控制好的,没有什么随机的内容存在——就像我们现代生活以外的事情。

我们被带往大致可预见的情节(在音乐中就是主歌-副歌-主歌的形式),到达一个令人满意的永恒会出现的高潮(当然除非电影很垃圾)。我们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并且大部分情况也都会发生——我们喜欢这样,包括我在内。

你可能会说,娱乐就应该是可预见且让人满意的,应该言之有理、有处可去。我们这个世界,工业化社会高速繁忙运转,能够提供瞬间有保障满意度的电影和音乐,要求这些并不过分。

你当然可以很容易说服我,这是主流社会所包含的内容,是大多数人似乎想要的内容。

但是我只想反驳一下这个观点。我们中有多少人,可能确定的有80%,能够说,我们不知道我们明天的工作日会包含什么内容?

哪些任务或者任务类型、工作流程、我们预期的问题、我们对于问题的解决办法?我们之所以能够有效进行我们所做的事情,完全取决于一个前提,即我们的任务是重复性的——至少某种程度上——或者我们每天都面临着白费力气做重复的工作。

不——工作是重复且可以预期的,这在你的生活中并不是一件坏事。但对比一下也不是坏事。

Jorgen Leth的工作肯定与主流电影大相径庭,每个人都应该让自己熟悉自己的工作和他看待事物的方式。

但作为一个热爱听觉艺术的人,我也希望人们可以熟悉使用“傻瓜麦克风”的听觉方式,以一种无计划、无偏见的方式聆听。

对于普通人来说有什么作用呢?

好吧,有惊喜:

听到你从未注意过的事情;学习你直接环境中的事物以便更好理解。

声音在不同温度下的传播有何不同,自然安静的东西是如何被发现的无处不在的。

这是艺术吗?

对于工业世界中绝大多数人来说,他们记忆中都有一些非常深刻的声音经历——我们只需要开始倾听。

一些是针对声音生态学概念的观点,其他的更加抽象;有点像声音艺术。哦不——我刚刚说了艺术吗?

只有最落后的群众才会不理会放满精致油画和雕塑的艺术博物馆,反之,让大家屈从于8.1环绕声的奇怪噪音,这样的做法比较没那么严肃、没那么艺术。

在这种思维框架中,油画和雕塑是艺术,古典音乐是艺术,摇滚乐是娱乐——“声音”只是噪音。在世界很多地方,我们习惯于体验视觉艺术。我们可能并不是专家,但我们经常听过,蒙娜丽莎是一幅艺术巨作——同样伦勃朗、达利、波洛克等人的作品也是。我们个人来讲,可能不喜欢他们任何一个人的作品——但没多少人会承认自己根本不理解这些作品。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都“知道”艺术是什么。

所以当我们听到显然不是巴赫、贝多芬、查理帕克的作品的声音(可能甚至不算音乐)或者听到鸟叫、海浪拍打等等,这时会发生什么呢?大多数人在被迫听一些情景以外的声音——或者不能立即识别的声音时,不知道要做什么。

虽然我们都“知道”在听一段海浪拍打或鲸鱼歌唱的录音时感觉是什么(放松、拯救鲸鱼),但我们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听到Alvin Lucier的“Sitting in a room”,他的声音每一次循环和重复,最后在房间自然的回响中消失不见。

我们可能甚至不知道如何录制每天发生的事——如果没有视觉线索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的话。同样,我们也不是总能知道Jorgen Leth的图像可以制作出什么声音。发生了什么吗?

这是艺术吗?他是如何做到的呢?关键在于——我显然在解释他自己的话——观察。

看到发生了什么。当然,他的电影中不止这些,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所以,看吧——或者架起一个傻瓜麦克风倾听。不要评价。不要想着艺术(除非参观博物馆或画廊)。这并不需要是艺术——有时候根本不是艺术。

但这总是一场体验。

不要看你习惯看的东西,只要聆听就够了。这会给你带来与你习惯中不同的东西——这就有了足够的理由为之行动。

感谢Christian Hagelskjaer分享他的想法!




可下载 Midifan for iOS 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 iPad 或 iPhone 上下载并阅读。











文章出处:http://magazine.midifan.com/detail.php?month=2017-09#19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