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5 月号《Midifan 月刊》上线,在线阅读

九条 FabFilter(肥波)Pro-Q 3 使用小贴士

Steinberg 发布 Nuendo 12:欢迎来到「对白之家」

Antelope Audio 羚羊音频发布 Discrete 8 Pro Synergy Core:内置超级效果引擎的音频接口

Tascam Portacapture X8 便携录音机——新手也友好的专业体验

怎样对录制效果不理想的对话进行后期编辑

小旭音乐 添加于 2015-09-04 ·

分享到微信

暂无评论

作者:melissapons

出处:对话编辑

编译:小旭音乐


最近,在完成其他任务的空隙中,我一直努力研究如何将回声环境中录制的对话进行编辑与处理。这里的回声环境不是指教堂或大厅那种,但也不适用于电影想要营造的那种环境气氛。这里的回声环境是指非常空荡的玻璃墙环境,声音听起来应该饱满而温暖。

首先,我一次都没有提到室内音,为此我需要道歉!鉴于室内音编辑已经完成了,这是一项准则。因此,需要清理掉的有以下内容:

  • 制冷机组产生的连续噪声;
  • 机动车的隆隆声;
  • 恼人的回响尾音;
  • “嘶嘶”的杂音。

我的对话处理首要规则——均衡器

去除录音所允许的最多频率含量:整体来说,我强烈建议去除所有100赫兹以下的频率。我用这种高反差保留的方式做了很多实验,想要听听是否会失真,还运用到更低的频率上实验,但是都没有发现失真的情况。请记住,100赫兹到300赫兹之间的内容是声音的基本内容,包含了最多的声音能量。在偏高的频率中,如果不会引起声音闪烁不清,那么把大约16千赫的所有声音都切断是个不错的选择:这样的话,对话什么都没有损失,因此我提倡这样的做法。这是一项听完后尝试的练习,但是你也可以仅仅参考这种价值观念。这种方法可以去除不属于对话频率的任何声音,有助于减小其他声音,比如机动车隆隆的噪音。 


第二——去除噪音

我一直在使用Wave旗下的X-Noise插件程序,更近些时候使用Z-Noise,Z-Noise允许在噪音模型之上创造出采用学习选项生成的均衡器模型。这样一来,在存在固定的恼人频率的情况下,结果也能很理想。这些插件都有“学习选项”,允许用户单独选择需要处理的很小的一段(至少100毫秒)噪音。然后,运用刚才的预置,调整频率的临界值和噪音的减少量。如果一些地方出现其他噪音,在这些片段中的插件中,使用多于一个的学习选项也是可以的。如果你不需要学习选项,就请忽略这第二项规则,以防在某种程度上降低了声音质量,这也是可能发生的。这项规则非常适用于持续的噪音,比如空调声、嗡嗡声或制冷机组的声音。但是对于其他复杂的情况,我就不能妄下结论了。很多时候,如果我需要很大程度地进行降噪处理,那么声音的质量就会下降太多,这就根本不值得了。(我很惊讶地发现,Z-Noise对于特技效果来说是一种创造性的工具!)如果背景音中存在这种持续的隆隆声,那就更能容忍了,反正观众总能适应的。然后,为了弄清楚噪音在哪些频率上力量更强,我通过频率分析器(通常分析均方根电压、weight C、低响应)播放不理想的音频样本。使用均衡器后,我取得了更为理想的结果,有时候使用可变量能去除大约7分贝,我尽可能地观察,尽可能地减弱噪音。然后我播放了整段录音或录音中的重要部分,更正了所得部分,以保持当前清晰的讲话声。这种方法也适用于以下规则。 


第三——去除混响的尾音

其实并不容易……如果尾音比原声的声级强,那就试试新目标吧:使用扩展器!在某些情况下,差别甚至不允许让人注意到。但是在连续、快速、流动的讲话中,这种方法并不能奏效。另一个选择就是使混响频率的空间均衡化。如果回音非常明显,那么去除6分贝应该不会有很大影响。也可以去除被空间放大的噪音。

如果要使用压缩器,那么请在最后使用,否则会损害扩展器的效果。

双重困难

现在如果你陷入一个对话丰富的场景之中,却只纠结于一两句话,那这一切包含了相当多的内容,举个例子,两三个人正在进行2分钟左右的对话。人物A的声音离枪声很远,人物B、C离枪声近,但是你却一直想要听清回荡在他们每个人身边的枪声,而人物A只有在说的话较长时你才留意听。

人物A:绝大多数时候环境回音较多,她的声音很无趣,从附近表面上反射出来较多的回声。

人物B、C:回音较少,有时候你能注意到周围的声音效果,你能听到所有衣服摩擦的声音影响着对话。大多数时候对话是重叠的。

那么首先我们应该用其他的声音取代恼人的嘈杂声。做不到吗?配音呢?也做不到吗?那么就不存在什么奇迹了。

关于这点,我认为我们可能都希望声音听起来或多或少是平衡的,虽然我们不喜欢回响的尾音。我会尽可能地去除(就我所知)尾音,并且让其他声音接近这种声音。正如John Purcell在他那本神奇的书中一直说的,我们肯定需要把场景黏合在一起,因而就能避免质量、远近或视角方面的差异(当然除非是故事需要)。

最好地利用录音


这是视角的问题

事实上,整个对话场景中我利用了一些录音的差异,以增加力度,使之不至于面面俱到(这是一段8分钟的录音)。我把这一点也转移到其他音频中去,有时候是一段更加嘈杂的音频,为了从视角上听起来不奇怪。我想到,一些很小声的噪音可能没有错误的视角方法那么分散人的注意力(或者引起人的注意),因为前者可能是由于音量、回声或对话无趣造成的。可能“非音效人员”无法知道错在什么地方,但是如果他们意识到什么,就已经足够糟糕了。这是一种看不见的艺术。


本文出自《midifan月刊》2015年5月第113期


可下载Midifan for iOS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iPad或iPhone上下载并阅读。

文章出处 http://magazine.midifan.com/detail.php?month=2015-08#28

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