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cules Inpulse 200 DJ 控制器评测

现场直播:上海乐器和音响展 2019

上海乐展在召唤:来 Midifan 协办的 Music Lab 户外独立大棚玩到爆

升级 USB-C 和 32/192:Steinberg 发布 UR22C、UR44C 和 UR816C 音频接口

《Midifan 月刊》电子杂志 19 年 9 月号上线

深入采访:Hans Zimmer 谈《星际穿越》的配乐创作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Logic Loc 添加于 2015-03-17 · 共有 2 条评论


“我知道这整个项目是很极端的。对于我们的做法,人们要么很讨厌,要么很喜欢。没有介于两者之间的,不过这是件好事。”

话说,著名的电影作曲人Hans Zimmer为电影《星际穿越》创作了配乐。这是导演Christopher Nolan的一部史诗级科幻大片,讲述了一个身为农民的前宇航员翱翔无边的银河,在即将毁坏的地球外,寻找可居住星球的故事。Zimmer回避了传统好莱坞式的大交响乐和较为现代的电子乐修饰,大量应用了原声键盘作曲,包括在伦敦坦普尔教堂录制的大量管风琴。配乐引发了一些争议,有些电影爱好者觉得,相比对话而言,音乐的声音混得太响了。不过,从美学和个性的角度来讲,它是没有问题的。我们有幸能与Zimmer先生以及演奏了这部伟大空间电影中大部分风琴部分的Roger Sayer深入地谈谈电影配乐的创作。  

SF:我直接从人们争议的响度问题开始吧。个人来讲,我没听出来,在理解对话方面,也不存在问题,但是我知道有一些人很坚持这个看法。在你看来,配乐的响度如何? 

HZ:是的,我知道我们在超越极限。我们想要变得极端,但并不是说我们没有回头检查。我的意思是,在六周里的每个星期五早上,我们都会到不同剧院里,花些时间,听听回放的效果。我们在途中烧坏了一些扬声器。但这不就是我们想要的效果吗? 

我们尝试去做最静谧的电影和最宏伟的电影。我们尝试以一种有趣的方式完成它。我想,大部分原因还是因为人们没有适应它。想想,如果有一个17世纪的人尝试在现在的纽约市中心讲话。他们也会对环境声中的差异感到不适应。从文化上讲,我们周遭的声音是在不断变化的。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另外一部分原因是,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我妈妈常带我到剧院里——我最初的音乐体验大部分是来自剧院的。我一个单词都听不懂,但还是常常哭红了脸,被一些情绪牵动。音乐家了解这种感觉。有很多伟大的音乐,我们也不是完全理解歌词的意思,但在我们内心里,是能够感知到的。另外要记住,Chris Nolan不只是一位导演,他还是一位作家。他很善于运用语言,他会将电影当做音乐来看待——有时候,对话很重要,另外一些时候,音乐更重要。


《星际穿越》的情节常被拿来与Kubrick的《太空漫游(2001)》作比较。它的配乐对你有影响吗?或者说,你是否会感觉到距离? 

这正是我在想的。有一段时间,Kubrick的《太空漫游》和他对古典乐的使用,让我感到气馁。后来有一天,Chris和我进行了一次谈话,大致是这样的,“当《太空漫游》发行时,人们最熟悉的乐曲是Strauss的《The Blue Danube》。每个人都知道。也许少数人也知道《Also Sprach Zarathustra》。但是呢,人们还知道其他的音乐吗?”你知道所有那些东欧的作曲家吗?Penderecki?可能不知道吧。话说回来,那是音乐本身的乐趣。 

所以,Chris和我决定,首先,这项任务是发明。接着,尽可能地去尝试创作。最后,不要害怕。不要被Stanley Kubrick的成就吓退。 

为什么想到让管风琴成为配乐的核心? 

所以,我们想抛开过去十年的做法,从另外的角度去考虑。从《蝙蝠侠》系列电影开始,我们就定义了一种风格。大部分都是由战斗大鼓、跳跃的弦乐等组成。所以我们想,如果把这些表达方式都丢掉,那会是什么样的景象? 

某一天,在某个段落的中间,Chris说,“你考虑过用管风琴吗?”在他说的那一刻,我就想到了音乐的雏形。那些大型的管风琴就像火箭飞船上的喷射引擎。从视觉上看,会很适合我正在创作的画面。对我而言,配乐中包含对故事的隐喻是很重要的。另一方面是,管风琴必须要呼吸,才能发出声音。出于这个考虑,它跟人类是一样的。 

另外,我们想要烘托和歌颂电影里的科学家——就像让键盘手在舞台中间演奏,让吉他手或歌手站在背后一样!管风琴是17世纪人们创造的最复杂的机器。在电信交换出现之前,它一直保持着这份荣耀——在Bob Moog想到模块合成器之前,他肯定对电信交换有所了解。 

其他的声音元素在配乐中是怎么安排的呢?有用到什么合成器吗? 

在过去十年里,我们一直回避木管乐器,所以我们决定,“是时候动用木管了。”我想要将电子化的成分降到最小,但有一些东西,我不得不让Zebra(u-he的软件合成器)去做。其他合成器我用到的有Jonte Knifonium,出自一位杰出的芬兰设计师之手。它是基于真空管的合成器,非常稀有,极具创造力。 

在决定使用管风琴后,是否有用采样或软件版本的乐器进行创作? 

是的。这是我和Chris的工作方式,我会在音序器中进行创作——也就是Steinberg Cubase。所以,我尝试去寻找一些不错的管风琴采样。于是,我找到了一个叫Hauptwerk的插件。声音非常出色。我开始用它的Salisbury Cathedral风琴(采样名称)写作,说实话效果不错。首先,我得花一点时间去学习这样乐器。它是否是风琴本来的样子?你知道,它并不是直接拿出就会用的。 

在Hauptwerk风琴中,我可以做一件事,就是通过MIDI CC 11,将各种超级漂亮的表情写到旋律中。但在我们去录制真的风琴时,就遇到了问题,因为风琴根本做不到这些。  

不能通过管风琴的表情踏板来实现吗? 

程度有限,它不可能在一个音符间从最弱变到最强。你不能立刻让它变小声,或者从很小声的声音开始,但这是我想让它做的。在录完所有风琴部分后,我又做了一件事——创作的内容比较复杂,在某个大篇章里,我们可能会写出12个以上的部分——我将音频轨道导入音序器,手动添加了表情。 

说到这里,你们是怎么在坦普尔教堂(Temple Church)完成风琴录制的?

Abbey Road Mobile在教堂的旁边建立了一个远程录音室。不仅有风琴;还有管弦乐团。所以,我们在整个教堂里,放置了大量的话筒。不过,主要是放在大概20英尺远的那些Neumann话筒。它们距离主风琴大概有40英尺远。 

能够好好利用这个空间是再好不过的事了。因为,离开了声学空间录制的风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所以,选择正确的空间很重要。坦普尔教堂的优势是,它虽然位于伦敦市的中心,但被完全隔离开了。在它周围只有一些法院,基本上都是步行街,所以不存在交通的噪音。


在交给交响乐团之前,为什么选择用Cubase作为你的创作工具? 

我认为,最好的软件就是你最熟悉,最擅长使用的。同时,我也要支持不断创新的Steinberg。在选择软件方面你得很仔细,因为没有太多公司是你可以放心大胆升级,并且善于听取用户意见的。对于一些功能,你可能会说,“我从来都不会用到,”但过一段时间,你会说,“哦,等一下...”它能带给你新的创造可能。但你得花时间去学习它——任何程序都是这样。很少有人真正理解,现在的计算机已经是一样你不得不学习并且善用的正统乐器了,跟练习钢琴是一样的。 

在整部影片中,我被那些场景中的声音所震撼着,一开始好像是某种合成器的音色,但逐渐又变得清晰,我才知道那是管风琴。 

我们做了很多声音之间的变形。有时候,我会用到合唱团。我只是想——尝试弄得混乱一点。我尝试多用一些东西,不要变成一个只会使用风琴的纯粹主义者。音乐里面还有木管乐器。有时候,也会用单簧管演奏一些轻柔的东西,不过之后会被管风琴取代。 

在影片的剪辑中,Chris Nolan也非常小心,如果音符结束,我们不会剪掉混响或者让它淡出。他会让它一直保持下去,你可以听到它的整个衰减过程。 

我听到了。但有一个例外,就是Cooper在宇宙飞船上看他家里发来的影片时。当影片结束,配乐被突然切掉,一下子安静了。这里有点不和谐,但对于传达他当时的寂寞情绪很有效。 

是的,在那里切掉是很重要的。你认为那是一段配乐,但其实是一段原始音乐。Chris向我描述了那个场景,我必须抓住每一帧...最后,我们的确做到了。当然,我们在影片中有很多安静的部分。现在的很多配乐都是铺满所有场景的。所以很奇怪,有人会争论我们在配乐中的响度问题,因为它并不是全部铺满的。电影里很多地方都只有对话,没有背景音乐。 

风琴的声音被很多的刮擦和气流声影响,看起来似乎是外太空应该存在的感觉。你的声源是什么样的?

在洛杉矶,有一位非常出色的发明家和音乐人,叫做Chas Smith。他制造了这些出色的钛合金声音。他总是在波音工厂里找那些奇怪的金属,用来制造这些乐器。它们有的是弹拨的,有的是刮擦的,有的是弓弦的,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笑)我第一次遇见他,是在制作《钢铁侠》时。  

在七八十年代,每个人都认为,合成器是用来模仿,或者代替真实乐器的。而在《星际穿越》中,我们尝试用原声乐器去模仿合成器。我们给管弦乐团播放这些,告诉他们,“这是所有的电子声音。你们能怎么实现?在你的乐器上,一定有什么是别人不让你做或只有你知道怎么做的。让我听听!”我记得木管的指挥Richard Harvey,对我说,“他们花了一生的时间,就为了让自己不要演奏成那样。”我感觉自己像是打了场胜仗。


对你而言,最有挑战的创作场景是什么? 

我需要告诉你整个项目是如何开始的,因为那直接影响着后面发生的一切。几年前,Chris说,“如果我只写一页剧本,不告诉你上下文,你能写出音乐吗?”几周后,我拿到了一封打字机写的信——不是用计算机。它是一段父子间很个人的故事,Chris写了一个孩子,因为我也有一个想当科学家的孩子。他来到我的工作室里,我给他放了一段。那是很小很个人的乐段,真的就只是关于我和我的儿子。我拖到最后,看着他说,“嘿,你觉得怎么样?”他说,“我想我最好现在就开始做一部电影。”

然后,他开始描绘这个庞大的科学世界,有空间,有量子力学,有相对论...最后,我打断他说,“Chris,我只是写了一段很个人的曲子,你却要描绘出几乎所有的东西。”他说,“是的,但我现在知道这个故事的核心在哪了。”

就是Cooper和他的女儿。是不是我们听到的那些简单的四音符旋律,组成了后来那段宏伟的配乐? 

是的。基本上,在进入黑幕,出现结尾字幕时听到的音乐,就是第一天的小样。也就是我在工作室里,随性演奏的乐段。 

Roger Sayer是如何完成电影中所有风琴部分的演奏的? 

全靠(作曲家、指挥家)Richard Harvey了。我们知道坦普尔教堂,是因为Ron Howard在那里拍过《达芬奇密码》,Richard知道Harrison管风琴在前一年被修复好了,所以当时状况是最好的。那么,谁来帮我们演奏这样乐器呢?你得找到一个知道怎么演奏它的人,因为每台风琴都是不同的。我从来没有见过Roger,也没有听过他的演奏,但我希望能说服一位在礼拜日演奏赞美诗的人加入我们。 

我们到了那里,遇到Roger,他说,“我听过音乐了。”你知道,以英式的方式沟通技术难题时,会遇到表达上的障碍吗?他们自有方法,“让我们试试吧。”他爬上风琴阁楼,开始演奏。我没有问过他,但我感觉,Roger应该是怀着一颗摇滚心的。 

那时候,你就知道是他了? 

然后,我跟他说,“我用Hauptwerk和Salisbury Cathedral风琴写的配乐,”他说,“噢,我家里也有这个。我对它很熟悉。”那时候,我立刻明白我们之间没有任何问题。第一,我不是在跟一个勒德分子说话。第二,我只用给他听我的小样,让他发挥就行,“我知道你使用的是哪些音栓。我没有同型号的音管,但这里有。”因为每架管风琴都是不一样的。 

你们找不到同样的配置... 

是的。那不是大规模生产的。事实上,类似的事情一致贯穿在整部电影中。所有东西都是手工的。我们几乎没有使用任何的CG(计算机绘图)。很多小规模的镜头,我们都没有使用绿屏或蓝屏。我们设计出图像,让演员居住在那个世界里,这对他们来讲是最好的。他们不用去想象自己身后有什么,或者自己住在哪颗星球上。在我们做的所有事情上,都保留了这样的精神。这就是为什么使用真空管合成器会比较完美的原因。使用Chas Smith定制的乐器感觉很棒。坦普尔教堂的风琴是为这一次使用配置的。所有的东西都是一次性的。 

我喜欢风琴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人们花了很多努力,制造这些精巧的装置,只为制造出美妙的音乐。想想就很了不起吧?有人将一生奉献给了艺术。


这么做所需的花费得教堂,或美第奇这样的投资人来出吧? 

绝对的。欢迎来到好莱坞的教堂。我们的时代已经戏剧性地改变了,你能到教堂或皇室城堡里去完成艺术创作了。大家都喜欢好莱坞不停生产的方式,这里其实就是一间工厂而已。但我很高兴,这个工厂在这些地方——对我来说,这些地方已经不多了——这里每天都会接受交响音乐和现场音乐家的委托。我的意思是,有很多作品在这里完成。当你说,我想要来点交响乐或管风琴时,他们眼睛都不眨地就给你弄出来了。 

在今天的乐器领域,有什么秉承着管风琴的精神? 

我想是越来越多的。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去了解一下Eurorack和模块界。所有这些小公司,所有这些人都具有独创精神,他们在花时间构建出色的模块。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我认为,有越来越多具有创造力的人在构建着模块系统。 

与此同时,我拥有所有80年代和90年代早期的模块系统,但我基本上不会选它们。因为所有人都在前进,你得忘记这些东西。现在全部都数字化了。就像是小提琴和小号之间的差异。它们在自己的领域里是很出色的。那些沉溺于80年代的人会排斥一切,只喜欢DX7,对我来说这是很不能理解的。 

另一方面,我也在看很多设备论坛,常常看得入神,因为你能看到各种出色的工具和乐器,比起70年代和80年代,它们的价格是多么的实惠。当我买第一台Minimoog时,基本上就是在车与Minimoog之间做选择。我选择了正确的东西。现在,这些东西已经变得更高级,更出色,更复杂了,基本上没人会去看说明书。你说这是不是很疯狂! 

就算是工具,也是越来越好,越来越便宜,所以现在音乐人的生存状态越来越不容易了。对此您有什么看法吗? 

是的,那些认为应该将音乐分发出去或免费下载的想法,在我看来都是荒谬的。不知为何,人们不能理解音乐有自己固有的价值,于是音乐人的后半生时光将跟其他人一样匆匆流逝。他或她是在创造一些需要付费的东西,也应该能够维持他们体面的生活。人们应该支持音乐——唱片公司——不要再免费下载了。现在,唯一还在支持这些大规模试验的地方就只剩好莱坞了。 

说到这里,对于那些希望按照你的方式发展事业的人们,有什么话想告诉他们? 

我早晨起床第一件事就是音乐,晚上睡觉前的最后一件事也是音乐。在这之间,要做的就是创作音乐。
我在几年前做了这样的实验。我说,“好了,我们在12月20日关掉录音室,到1月2日再开门。大家都去度个假。”圣诞节,我在家里,按下快速拨号,录音室的电话立刻被人接了起来,他们跟我说,“是的,我们刚好有了一个想法,想尝试一下”之类的话。听得我很想笑。因为对他们而言,圣诞节的大礼就是去做音乐。我们这么做,是因为我们热爱它。对我而言,这就是生活。 

《星际穿越》中的风琴演奏者

Roger Sayer是伦敦坦普尔教堂(《星际穿越》配乐的录制地)的音乐总监和风琴演奏者。听起来,他似乎不太可能成为这部大型科幻电影的主要配乐者,但根据Hans Zimmer的说法,他是这项工作的绝对人选。 

可以讲讲你是如何在坦普尔教堂的管风琴上,将Hans的意思表达出来的 

在准备录制前的那周,我才正式拿到音乐。他很精通配乐,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样的声音,他从Hauptwerk(管风琴插件)中选择了最终的音色。他过来时,播放了一些他的采样音乐。他会在播放到一部分时说,“好了,你能给我点什么吗?”我就会给他演奏一些类似的东西。 

作为古典风琴演奏者,你在这些配乐中加入了多少个人的情感? 

他很鼓励创新。但一定是在框架内的,因为从节奏上讲,这些音乐还要与其他乐器放在一起,所以,我是跟着节拍器的滴答声演奏的。音色的表情可以自由发挥,但同样要在节拍上——允许有一些跌宕起伏的情绪在里面。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加入一些人类的情感,那么现场演奏的意义就没有了,而这些正是他想要的。 

给我们讲讲风琴。 

我们有3828个音管。它是1927年在苏格兰制造的。在坦普尔的风琴在战争中被毁坏后,当时的风琴演奏者在苏格兰找到了这台风琴。382个音栓,给了我们很多的选择。有些管子比铅笔还短,而有些则有32英尺长。这架风琴的低音是最令人兴奋的地方。我们有不止一个32英尺级的管子,这给声音增加了很多湿度。其他管子非常静谧,只能发出呜呜声,让建筑轻微地颤一下。当然,你能在影片中听到很多——这类震动并不会太响。 

对于管风琴在《星际穿越》中扮演的特殊角色,你是怎么看待的? 

我认为,这就像是一缕清风。它改变了人们对风琴的看法,它不再是只能演奏赞美诗,引导人们集会的乐器。当然,它的确可以做那些事,但正如你和我所知道的,风琴,特别是当它建造在建筑物里,搭配上良好的声学环境,几乎可以捕捉到每一丝可能的情绪。坦白地讲,这就是盒子里的交响乐。它具有你在交响乐中需要的所有色彩。它是一样被人们长期误解的乐器。这里,我们将告诉大家,它可以在21世纪生存下去。它可以讲述一个故事;根本无需别的语言。 

Cameron Carpenter有类似的项目,但为了一致性和可靠性,采用的是数字演出风琴。Virgil Fox也曾做过。你觉得,数字乐器能帮助风琴流行起来吗? 

我更想说,他们可以让计算机编排的方式流行起来。但风琴可以演奏出任何的编排——风琴的编排是很巨大的,仅次于钢琴和一首歌的编排。所以他这么做也是有充分理由的。人们开始接受这样的风琴声音,我认为是危险的。这并不是风琴。风琴是音管构成的。你可以演奏得很有音乐性,因为它是活的,能呼吸的。 

Hans深知这一点。为什么他要不远万里,从洛杉矶来到伦敦,为什么不全部用数字代替呢?因为他想要有人来演奏出那种呼吸感。《星际穿越》在这部分做得很出色,我很骄傲自己能参与进来。

最后还有一段官方拍摄的段视频,讲述了Hans Zimmer在《星际穿越》作曲上的考量:


文章出处:http://www.keyboardmag.com/artists/1236/hans-zimmer-on-scoring-interstellar/51122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共有 2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