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inberg 发布加入 AI 算法的频谱音频编辑软件 SpectraLayers 7

羚羊音频 Discrete 8 Synergy Core 8 路声卡简评

KSD C5——能让你血脉偾张的宝藏监听

Serato DJ 好伴侣:Hercules DJControl Inpulse 500 上手解析

网易云音乐投资的 AI 作曲有多神奇?测评 AIVA 初体验


探访石碑录音棚:聆听录音行业前辈的讲述,还有那对 20 多年的真力音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官方新闻稿 发布于 2020-05-07

「要说厉害,什么都比不上时间。」

石碑录音棚 拥有一段沉甸甸的历史,足以写一本厚书。

撰稿时,我们曾在取舍之间多番纠结,因为各种有意义的小细节,实在太多。

一直以来,我们都希望做一个见证者、记录者、沟通者,记录下音频行业的那些人、那些事儿,也让更多的人了解到声音创作者这个群体,读到他们的故事,听到他们的心声。




石碑录音棚 主控制室
胡同里,一个“宝藏”录音棚

 

自上世纪 80 年代末进入中国以来,GENELEC 真力参与搭建的大大小小的录音棚数以千计。

一年又一年,录音棚更多了,设备型号更新了,录音工程师们也涌现出越来越多的新面孔。但这一次,我们要去的是一个“老地方”。

说它是“老地方”,一是因为它的历史足够老,二是因为它跟真力有着一段渊源。

北京平安里育德胡同 17 号院—— 据说,这幢外观低调的小楼始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曾经作为广播电台的演播室使用。

1979 年,这里改建成了隶属于中国唱片总公司的中唱社石碑录音棚。近些年来,中唱的印记渐渐淡去,大家一般都习惯叫它“石碑录音棚”

 



现在的石碑录音棚依然在日夜运转。这里是被誉为中国最佳录音师之一的张小安老师的“大本营”。著名录音师李大康、沈援之,老一辈音频人徐韬、韩宝昌、张克强、简军等多位行业重量级前辈也都曾经在这里工作多年。

我们这次记录的故事,就是来自张小安老师的讲述,还有一些是来自录音师袁立军老师的补充。

 


左:袁立军  右:张小安

 

小安老师自 1981 年开始担任中国唱片总公司的录音工程师。据说,在这里由他录制的歌曲,几乎每个中国人都听过。一盒《红太阳》革命歌曲大联唱磁带,总销量达到了 720 万,其中的经典歌曲传唱至今。

把经典老歌做成联唱的主意是怎么诞生的?小安老师回忆说:“主要是编曲金巍的主意,还有当年的编辑王元珠,我叫他王阿姨。

当时我们已经做过不少影视歌曲联唱的专辑了,积攒了一些经验。我们就想,为什么不把那些人人都会唱的经典老歌,也做成更加流行的联唱形式,让当时年轻一代的歌星来演唱呢?”

两个月后,磁带面市。仿佛一夜之间,90 年代的中国刮起了一阵红歌风潮。720 万盘的销量成绩,在中国的现代音乐史上,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小安老师留存的老磁带 《红太阳》

除了《红太阳》这盘经典,还有许许多多火遍大江南北的歌曲,都在石碑录音棚诞生,《十五的月亮》、《纤夫的爱》、《珠穆朗玛》,《士兵兄弟》、《走进西藏》、《父亲草原母亲河》、《在那东山顶上》,数不胜数。

毛阿敏、成方圆、杨洪基、李双江、屠洪刚、李娜、腾格尔、布仁巴雅尔、黑鸭子组合……无数演唱者、演奏者都在这里留下了他们的声音。

毫不夸张地说,如今乐坛中的标杆级人物,当年也可能是来往于石碑录音棚的新人。

 

诞生于石碑录音棚的作品
小安老师留存的老磁带


 




 

小安老师回忆说,当年崔健来石碑录制他的第一盘磁带的时候,还没人知道他是谁,也没人知道他唱的到底是什么。

当时崔健还带来了各种乐器都会玩儿的美国朋友,和喜欢音乐的伙伴们,在棚里一折腾就是一夜。

后来崔健又请来了美国教流行音乐史的教授来石碑讲课,“恨不得整个北京城里玩儿摇滚的全来了!”

凳子没多少,大家一进屋全都席地而坐,崔健问了个问题,小安老师记到了现在 —— “摇滚到底是属于艺术现象还是文化现象?”

教授没答上来,小安老师倒是有自己的答案 —— “如果是艺术嘛,总要遵循艺术的审美规律,如果是文化的范畴,就不用那么条条框框,爱怎么弄就怎么弄!” 

不知道当年的崔健在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有没有想到,后来的他在两个领域里都搅动起了火热的浪潮。



录音棚内


留存下来的老物件 ——《录音室管理制度》

 

25 年后,
仍在日夜工作的一对 1038A

 

在这个“老地方”,我们也见到了老朋友 —— 一对产于 1994 年 9 月 28 日的真力 1038A 主监听音箱。

这对音箱,是国内目前我们能找到的,最老的一对仍在服役的真力音箱

大概在 1995 年,国内首次采购了一批真力音箱,现在石碑的这一对 1038 就是第一批进入中国大陆的。

它们先是在南礼士路广播大厦里的中唱大二录音棚服役了 3 年,然后来到了石碑,自此陪伴小安老师,直到现在。

 


诞生于 1994 的一对 GENELEC 1038A

 

在亲眼见到它们、摸到缝隙里的灰尘、听到那熟悉的声音之前,我们很难想象,有一对音箱待在一个地方二十多年没挪过窝,同时还保持着出色的工作状态

二十多年,足够让一位呱呱坠地的婴儿成长为青年。小安老师说,二十多年来,这对 1038 从来没有维修过,他也一直在用这对音箱做出各种类型的作品。

“要说厉害,什么都比不上时间。” 小安老师感慨,“它们真的是经住了时间的考验。”

 



小安老师工作照

 

其实跟小安老师稍作沟通就能发现,他是一位对新事物、新技术抱有极大热情和积极态度的创作者

他会在回忆过去的时候说 “我们当年哪有这个啊!”,会赞叹 “现在的录音技术跟设备,真是比过去方便多了!”,还会去江湖(酒吧)看演出,然后夸奖新一代的音乐人 “玩儿得相当棒!” ……

这样的小安老师,却一直没有更换过这对监听音箱。从模拟时代到数字时代,从操作开盘机到使用数字音频工作站,岁岁年年,日日夜夜,这对 1038 陪伴了小安老师二十多年的创作时光。他解释得轻描淡写—— 就是听习惯了。

我们愿意相信,在这对已不年轻的 1038 和小安老师之间,时间已经悄无声息地为他们建立起了默契。

这样的默契,会出现在画家和画笔之间,会出现在音乐家和乐器之间,让创作既自由,又有方向。



陪伴小安老师二十多年的 GENELEC 1038A

 

现在市面上早已不再售卖石碑里的这款 1038A 了,但是对 40 余年历史的真力来说,1038A 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存在,是三分频主监听音箱的标杆式作品。

真力如今已经拥有被誉为 “专业音频奥斯卡奖” 的 TEC 奖杯共 23 座,而第一次捧得 TEC 奖杯,就是凭借这款 1038A。

2004 年,1038A 升级为 1038B,2014 年,1038B 被搭载了SAM “黑科技” 的 1238A 所取代,但其经典的声学设计一直被延续到了现在。

在它们的见证下于石碑录音棚诞生的经典歌曲,也一直被传唱到了现在。


热忱、坚持,和未来

 

打开工程,推起推子,听几个过去的作品,讲讲当时怎么录的,大家品评讨论一番 —— 录音行业的大前辈没有一点儿架子,严谨认真,热忱满满。


 


小安老师回忆说:“刚用上 Protools 的时候,大家觉得这东西一用上,录音简直太容易了,根本就不怕犯错。录音这件事儿,好像瞬间变 ‘傻瓜’ 了。”

近些年来,技术的进步让录音师、混音师的门槛越来越低,手段的丰富让声音创作充满了无尽可能。

但在小安老师看来,最重要的是脑子里的想法、个人音响审美的建立、因为坚持而磨出的熟练,还有长期积累下来的见识和经验。

“你想要做到 ‘把把都差不多’(每次录音成品的水平都一致良好),就一定得上心、琢磨、坚持、积累经验。”

 

 


 

聊起过去在石碑潜心创作的桩桩件件,小安老师虽然是个内敛的人,语气里也会带着一丝难掩的骄傲和感慨。

然而,在 2020 年,石碑不得不面对它漫长历史中的一个转折点,这也是我们一定要赶紧过来再看看的原因 —— 因为租金问题,石碑录音棚可能面临着关闭。说起这件事,小安老师的无奈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脸上。

19 年小安老师接到通知,石碑后续的房租可能会大幅上涨,即使是录音棚满负荷运转,恐怕也难以支撑。

 



如果房租一直居高不下,石碑这个 ”老地方“ 也许即将成为不得不离去的房客。

石碑以后会怎样,大家也都有些迷茫。“可能我们先找个地方,把重要的设备们搬过去,先做些混音的活儿。” 

“其实也有正在聊的合作方,琢磨着把这个地方改造改造,既能继续做录音棚,又能有其他功能。如果那位老板愿意出这个钱,我们也可以继续在这儿。”

 


石碑录音棚 小控制室 真力1019

 

2020 年的春天已经来了,但这个春天似乎没有以往那么从容。石碑录音棚在这个春天该何去何从,我们也只能等待。

或许,我们还能见到一个崭新的石碑录音棚,能在那里再次聆听那对经历着时间考验的 1038A。

又或许,石碑录音棚会化作一座坚实而沉稳的里程碑,留在中国音乐历史的漫漫长路上 —— 虽然比起舞台上的灯光绚烂,它呈现在世人面前的尽是低调,但只要你记得它的名字,它就会在那里,指引我们回看来时路。

 

文章出处 http://www.genelec.cn/

转载新闻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