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觉者大话编曲键盘:来自意大利的 KETRON SD9 测评

买?!深度对比评测新款 HomePod

高效率一站式母带后期工具的王者再攀新高:iZotope Ozone 10 小半年实用心得体会

2023.1《Midifan 月刊》电子杂志上线

用 Cubase / Nuendo 做杜比全景声音乐(2)与 DAPS 进行连接(使用 Music Panner)

历史车轮:Traktor 20 周年——数字 DJ 与柏林音乐场景

Dark$ide 添加于 2022-10-16 ·

分享到微信

暂无评论


在整个 2000 年代,德国首都的 House 和 Techno DJ 带来了新的音乐浪潮,扩展了音乐场景和周末派对。 在此情境下,Matthew Unicomb 与包括 Chris Liebing 和 Steve Bug 在内的 DJ 讨论了 TRAKTOR 如何与这种有影响力的声音携手并进。

马拉松混音集、周末派对、无尽的节奏:柏林之所以能变成今日的科技之都,2000 年代的俱乐部场景在这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从 Berghain 的 Techno 马拉松,到 Watergate 低调的 Deep House 音乐,当时柏林的气氛与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都不一样。

在 Club der Visionaere 和 Bar 25 场地举行的派对通常会持续到星期一,由 DJ 提供音乐,他们通常会表演五个小时或更长时间,远远超过他们通常在德国之外的表演时间。

这有助于营造柏林俱乐部独有的氛围。 DJ 们不会像在伦敦那样将一连串重磅的音轨混合在一起以获得最大、直接的影响,而是会播放悠长而曲折的场景,让这些律动以一种近乎永恒的方式混动起来。

如果你碰巧在 2009 年左右的某个深夜置身于柏林的舞池中,那么 DJ 很有可能会弯腰坐在笔记本电脑前,眯着眼睛盯着显示 TRAKTOR 的屏幕 — 这时 DJ 软件正牵手 2000 年代的沉浸之声。

在此期间,大大小小的 House 和 Techno DJ 都在拥抱 TRAKTOR,这反过来又塑造了他们 DJ Set。无论是像 Chris Liebing 这样的 Techno 巨星,还是像 Steve Bug 和 M.A.N.D.Y. 的 Patrick Bodmer 这样的俱乐部 DJ,TRAKTOR 的皈依者在构建各自场景的标志性和声音方面都发挥了关键作用。


Chris Liebing 说:

“我在 TRAKTOR 还是 Traktor 之前就开始使用这款软件了,”

他指的是 Final Scratch,这是一种当时在荷兰开发的激进技术,可用于控制数字音频文件的黑胶唱片。 Native Instruments 最终与该技术的荷兰所有者合作发布了 TRAKTOR Final Scratch,它将现有的 TRAKTOR 软件与使用时间码黑胶唱片的能力相结合。

DJ 们说,这改变了游戏规则,让他们有能力将他们的全部唱片收藏带到路上,或者至少尽可能地数字化,让他们只需点击几下就可以访问数千首曲目 — 这样的音乐数量在当时是可遇不可求的。

从像 Chris Liebing 这样的知名 Techno DJ,到像 Lucy 这样的宇宙探险家 — 她是 Deep techno 团队Stroboscope Artefacts 的一员,TRAKTOR 带来的技术 — 无限循环、视觉波形,重新定义了 DJ 在转盘背后的工作。

Chris Liebing 每场演出通常会带着两个装满 100 张黑胶的唱片箱,对他来说,这是革命性的。

“你可以随身携带 1000 首音乐,你的曲库也因此变得更加多样化。”

通过他的 CLR 厂牌和在 Berghain 的超长 DJ Set,Chris Liebing 那跳动、充满能量的声音激发了柏林及其他地区的无数 DJ  — 即使他从未在这座城市生活过。多年来,Berghain 的 CLR 之夜是俱乐部最受欢迎的派对之一,数百名舞者和他的拥簇者都沉浸在 Chris  Liebing 那循环、跳动的节拍中。


虽然 Liebing 喜欢呆在 Big Room,面对成千上万的观众,但他喜欢缓慢的节奏和延绵的节奏,而不是大起大落,这让他有别于许多在同样大舞台上表演的顶级DJ。

早在他发现TRAKTOR之前的90年代,作为一名黑胶唱片DJ,他认为创造这种无尽的律动更加重要,尽管是不同类型的音乐。

他解释道:

“我来自过去的DJ时代,那时大家放的都是摩城的唱片和灵魂乐。”

“当曲目结束时,你必须做一个平滑的混音,这样人们就不会借此离开舞池。有了电子乐,你可以把它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舞池里的人根本不知道哪首歌是开始还是结束。”

从一个黑胶DJ从三轨混音变成了TRAKTOR中的 4 轨混音,让Liebing对音乐的控制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一种新的感觉随之而来 — 因为新的配置让他可以在瞬间将新的曲目添加到混音中,而不需要在他的包里摸索黑胶,将它与其他曲调进行节奏匹配,然后在合适的时候把它带进来。

Liebing 解释道:

“当你用黑胶表演时,三轨就已经很极限了。这一轨是hi-hat,那一轨是bassline,另一轨是其他东西。如果你手上有第四张唱片,就像在说,‘该死,我现在需要拿走一张。’”

有了 TRAKTOR,Liebing 可以突然在混音过程中加入几段音轨,比如,把 Marcel Dettmann 的一首音乐中的旋律和他厂牌的制作人 Tommy Four Seven 的一段高潮部分的节奏叠加在一起循环播放。这帮助Liebing  创造了他所谓的 “声音之墙”,这也是他作为DJ的终极目标,即一段音乐没有起点和终点。

自动节拍匹配,或同步选项,对喜欢紧凑、沉浸式风格混音的 DJ 特别有帮助。他们不仅可以在想法出现几秒钟后迅速地将不同的音轨混合在一起,而且还消除了同时对拍三张唱片压力。Liebing 解释说:

“不是每个人都是 Jeff Mills。”

“你可以想象一首歌的开头可能会有很棒的声音。在一秒钟之内,它就会同步和循环,等待着完美的退变。你可以循环一个听起来不错的部分,EQ它,然后不断创造新的内容。这意味着每一个 Set 都是独一无二的。”

这个想法也启发了 House DJ 们。


“当我开始使用TRAKTOR的四个轨道时,我的音乐发生了变化,”

Patrick Bodmer 说,他是柏林派对场景中最著名的老手, aka M.A.N.D.Y.。他与Booka Shade 和他在M.A.N.D.Y的前合作者 Philipp Jung 一起制作了《Body Language》— 这是一首2005年的原创曲目,一度是柏林播放次数最多的音乐之一。

Bodmer谈及他DJ 时说道:

“我喜欢使用循环功能,你真的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音轨。即使我再听那天晚上的录音,有时候我也分不清是哪首歌在播放。”

但是像Chris Liebing和Patrick Bodmer这样的DJ完全接受了紧密的、机械的混音,而许多House DJ更喜欢一种松弛的感觉。比方说,像 Steve Bug 这样的艺术家不会把四首曲目一层一层地放上去,而是会像经典的黑胶 DJ 那样播放,就像他们几十年来一直在做的那样,平静地把一首曲目慢慢地放到另一首中。但即便如此,TRAKTOR也帮助这些 DJ 重新塑造了他们的表演方式,让他们对混音拥有前所未有的控制权。

 

Steve Bug 创立了极具影响力的Poker Flat厂牌,他在 Watergate 和 Panorama Bar 的 DJ 台上度过了无数个夜晚 — 这两家柏林俱乐部在塑造俱乐部场景方面发挥了比大多数俱乐部更大的作用。
在某个周日的早晨,阳光从DJ台后面的落地窗里照射进来,这时如果在 Watergate 俱乐部的 Steve Bug 舞池会是一种超越一切的感觉。运行TRAKTOR的笔记本电脑就在他的身边,Steve Bug 会在现代音乐和 Tech House 里把最好的音乐串在一起,在两个唱盘上用时间码黑胶进行混音。

尽管他还是像90年代在家乡不来梅和后来的汉堡那样用老派的方式进行混音,但 TRAKTOR却让 Steve Bug 在混音上更加精准,将每一个混音或中断的时间安排得完美无缺,永远不会失去标志性的柏林节奏。

他说: “我以前会数音乐中的节拍,这样我就能确切地知道什么时候该混音下一张唱片。”他指的是有些DJ会记录音乐中 8、16或32小节的节拍。“ (但有了TRAKTOR) 我就有了视觉反馈,随时都能准确地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了这些新信息,我可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好地把握时机。”


一些DJ,尤其是那些玩 Minimal Techno 的人,采取了更激进的方法 — 把歌曲的间奏一起跳过。最典型的例子是在 Richie Hawtin 的M-nus厂牌中的工作人员,他们会使用TRAKTOR将音轨片段叠加在一起,直到它们变得无法辨认,变成一种迷幻的、沉浸的律动。

和Richie Hawtin一起,Magda、Troy Pierce和Camea等DJ帮助塑造了这种即兴、精确的声音,在Watergate、Weekend和Club der Visionaere等场所都能听到。

2011年来到柏林的Camea说:

“一些制作人在做音乐的时候,他们想要的是一款热单,所以他们会添加很大的间奏。”

“有了TRAKTOR,你可以对轨道有很多控制,直接跳过间奏。你还可以在某些轨道内捕捉非常棒的律动,比如在这些间奏之间捕捉一些律动,可以让人群在打击乐器中放松一下。”

柏林的电子音乐已不再是这些低调的旋律,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更直接、快节奏的音乐风格,与 Trance 和EBM等旋律风格交织在一起。现在越来越多的DJ使用 CDJ 或黑胶唱片,而不是笔记本电脑运行TRAKTOR,但是像Chris Liebing, Camea, Steve Bug 这些 DJ 所奠定的基础仍然存在于许多 DJ的表演方式中。在柏林的俱乐部里,大大小小的艺术家们在每个周末使用TRAKTO,让这项技术大受欢迎,从无限循环和同步到旋律性混音。

至少有一名DJ表示,柏林可能已经准备好循环音乐的回潮了。

Camea 说:

“我们一直在努力,推广强旋律性的音乐。”

他指的是目前在柏林流行的电子舞曲。

“但我能再次感受到这种转变,尤其是现在各种活动重新开放,人们的聚会时间更长。在露天音乐节、夏季俱乐部和下班后的演出中,复古的电子音乐非常适合观众,所以我能感觉到它又回潮了。”


本文出自《midifan月刊》2022年10月第199期

 

可下载 Midifan for iOS 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 iPad 或 iPhone 上下载并阅读。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