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5 月号《Midifan 月刊》上线,在线阅读

九条 FabFilter(肥波)Pro-Q 3 使用小贴士

Steinberg 发布 Nuendo 12:欢迎来到「对白之家」

Antelope Audio 羚羊音频发布 Discrete 8 Pro Synergy Core:内置超级效果引擎的音频接口

Tascam Portacapture X8 便携录音机——新手也友好的专业体验

轻松一刻:以合成器为主体的艺术形式

Dark$ide 添加于 2021-12-26 ·

分享到微信

暂无评论


从油画到数码插画,从雕塑到工业设计,作为艺术的合成器终于在聚光灯下闪耀着光芒。

很多音乐艺术都是用合成器创造出来的。但是,如果把合成器本身作为艺术是否又成立?长期以来,用来帮助制作人实现声音概念的工具、合成器和其他类型的音乐制作设备现在都是视觉领域的前沿和中心。从油画到数码插画,从微型雕塑到工业设计,作为艺术的合成器终于在画廊的聚光灯下赢得了自己的一天。

 

疯狂的油画家


标志性的灵感

Nicola Dudich 是一位乌克兰画家,他的艺名叫Crazy Oil Arts(疯狂的油画家)。他的画几乎完全以音乐制作硬件为特色。尽管如此,他没有用照片般的细节来渲染它们,而是使用了纹理丰富的 Imasto 技术。Dudich  用画刀在他的亚麻和棉画布上涂油,只用画笔做精细的细节工作。他那躁动不安的野兽派风格也充满了色彩 — 就像 Matisse  在业余时间玩DJ一样。

明明作画有这么多主题可供选择,但为什么要把重点放在合成器上呢?Dudich 说:

“说起来也奇怪,但合成器给了我灵感。我的艺术有点像反馈,每一种音乐设备都应该出现在画布上,但我更喜欢一些传奇的合成器和鼓机。我喜欢传奇 TR-808 和TR-909那标志性的声音和设计。我对TR-808和909的新照片有几个想法,你们很快就会看到。”


真实的触感

Dudich 对合成器充满热情,不仅仅是将其作为作画的主题。不出所料,他也是一名音乐家。他解释说:

“我也是一名DJ和电子表演艺术家,以 NUB 和 MISMAS 为名。我在工作室里用很多合成器和采样器来创作音乐。”


“我喜欢感受合成器 — 转动旋钮、按钮和按键,听到声音慢慢变化。”

 

当被问及他最喜欢的音乐设备是什么时,Dudich 发自内心地回答。

“我喜欢感受合成器 — 转动旋钮、按钮和按键,听到声音的变化,真实的触感”。

Roland 的硬件是他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视觉还是音乐。“Roland 的经典和现代产品我都喜欢,我最喜欢的两款合成器是精品系列的 Roland SE-02 和 VP-03 声码器。我喜欢它们的声音和小尺寸。尺寸对现场艺人来说很重要,因为你需要随身携带硬件。”


在谈到他创作的绘画类型时,Dudich 分享道:

“我喜欢宏大的画。就像大画布上的 Eurorack模块,或者只是微距合成器的一部分。有时候,你不需要向人们展示完整的合成器,他们就能理解这个概念。”

正如 Dudich  所说,这并不是一件易事。

“有一次,我在画一个大的模块化合成器系统,它有很多很小的细节,我的眼睛非常疲惫。但我对这份工作很满意,这是一次很棒的经历。”

至于他的艺术理念,Dudich  在画作上结合了艺术和音乐,向硬件和创作者致敬。

“我帮助电子音乐人的工作场所更具个性和创造性。”

艺术家主页:https://www.instagram.com/crazyoilarts/

 

CAPTAIN COSMOTIC


重塑大师形象

 

约切姆·帕普博士的模拟鼓机课程(原作 Rembrandt)

这是一张熟悉的照片,一群人围着桌子站着,聚精会神地看着一场演示。该画的原作是伦勃朗于 1632 年创作的著名油画“尼古拉斯·杜尔博士的解剖学课”,然而有些地方有所不同。桌子上的尸体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对 Roland TR-909和一台 Mixer。它还有一个令人愉快的新标题:约切姆·帕普博士的模拟鼓机课程,这是 CAPTAIN COSMOTIC 的杰作。

CAPTAIN COSMOTIC,朋友们都叫他 Ansgar,是一位来自德国明斯特的数字艺术家。他利用业余时间在古典艺术中添加合成器和 DJ 设备,并将结果发布在他的 Instagram 页面上。他的作品风趣且幽默,但对设备的热爱是他创作理念的核心。

Ansgar解释说:

“我从小就喜欢电子音乐,从Kraftwerk、Depeche Mode和 Tangerine Dream 开始,一次 Carl Cox 的电视直播改变了我的生活。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音乐,他们整晚都在直播。在那次经历之后,我对电子音乐一切相关的东西都上了瘾。”

那么他是如何开始创作这种混搭的呢?

“我在荷兰学习美术。这种创作始于我对 Photoshop 的上瘾和试图寻找乐趣的痴迷。所以我开始在 The Worst Techno Memes Ever Facebook 群组中做了很多表情包,并将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与现代形式和现有艺术家混合在一起。当我收到对这些艺术品的反馈后,我开始创作这些拼贴画,一发不可收拾。”


演奏 Roland Gaia SH-01 的女孩(原作 Franz von Defregger)

他解释说:

“一切与合成器相关的东西都是艺术。当你打开机器演奏时,从第一个音调开始,你就开始创作艺术。创作音乐有无限的可能性。新的乐段,节奏,或者你想要的任何东西,这与超现实主义艺术有很多共同之处。”


The Roland Masterclass(原作 Carel Joseph Grips)


策划和创作

为了创作,他梳理了自己收藏的艺术书籍,并在网上进行搜索。在此之后,只需使用 Photoshop 插入一个设备即可。但他如何知道这会成功呢?

“我遵从自己的直觉,我已经画了很多这样的画作,大多数时候我都知道哪种乐器适合哪幅画。从技术上讲,这并不难,更重要的是对一幅新画有一个很好的想法。当我有了什么想法,我会直觉地去做。”

Roland 的乐器经常出现在他的设计中。

“我从小就是 Roland 的铁杆粉丝,我爱上的第一台机器是 TB-303。当然,我不仅在画作中使用 Roland 的设备,我也会用我的 Roland TB-3、Roland TR-8、System-1和 Ableton 制作音乐。更棒的是,我的两个儿子托尼 (4岁) 和诺亚 (2岁) 也喜欢玩这些设备。”


相传之物(原作 Bartolomé Esteban Murillo)

关注 Captain Cosmotic 的更多作品:https://www.instagram.com/captain.cosmotic/

 

RONALDO LOPES TEIXEIRA ROLT 


远比实物更小的合成器

合成器在现实中看起来很大,但如果艺术家用微型的形式描绘这些超大的乐器又会是怎样的感觉?来自巴西圣保罗的 Ronaldo Lopes Teixeira Rolt 以此为主题进行创作,他以电子乐器为原型创作了极为逼真的微型模型。

作为一名退休的插画家,Rolt  开始用合成器创作艺术。就像 Captain Cosmotic  一样,他把合成器放入了文艺复兴时期的名画中。然而,他并没有就此打住。

“很久以前,我就开始制作蒙太奇,向伟大的键盘手致敬。我用文艺复兴时期的画作替换了艺术家的脸。当我把一个迷你 Moog 交到 Rick Wakeman 手中时,有件事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决定把它做成一个真正的微型模型。”


工具时间

为了创作栩栩如生的微缩模型,Rolt   使用了各式各样的工具,包括刀子、刷子、油漆、清漆、金属部件、塑料制品、亚克力、纸张以及“任何合适的东西”。最困难的部分是找出 “什么样的材料或物品适合当时的需要,来创造一个特定的合成器微型模型”。他的微型雕塑包括主要乐器以及周边设备、配件,甚至软盘。


Rolt 自称是 Genesis 乐队的业余键盘手。当被问及他的艺术理念时,他解释说:

“对我来说,这是一种传播情感的方式,让热爱音乐和艺术的人能够感受创造力的一种方式。”

他粉丝众多,不乏耳熟能详的名字,包括Tangerine Dream 乐队的 Peter Baumann、Jordan Rudess、Sequential 的 JJ Abrams和 Dave Smith,以及巴西音乐家 Mu Carvalho、Carlos Trilha Mûller 和 Miguel Kertzma。


关注 Ronaldo Lopes Teixeira Rolt 的作品:https://www.facebook.com/ronaldo.lopesteixeira/photos_albums?_rdc=1&_rdr


LOVE HULTÉN


设计中的新方向

虽然上面的艺术家都以设备为主题进行创作,但对于 Love Hultén 来说,产品的设计本身就是艺术。通过木材和其他材料,Hultén在现有乐器的基础上设计出了原创乐器。他的作品既怀旧又未来主义,不禁让人回想到二十世纪中期,同时也展望了有如科幻般的未来。


Hultén  来自瑞典哥德堡,他很早就开始了创作。他解释说:

“当我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我常常把电子玩具拆开以了解它们的内部构造。我在2010年上了设计学校,在那里我找到了对木制品的热情。我在第一年就开始把木头和电子产品结合起来,制作了我的第一个硬木表壳 — 一台台式电脑。”

这个作品是Hultén的分水岭。在那之后,他继续制作触感合成器、游戏机和其他视觉设备。归根结底,他的创作是 “传统工艺与现代技术的结合”。


现在,Hultén 全职工作,所有的工作都由自己完成。他经营着一家小小的木制工作坊,拥有一台 “相当大” 的激光切割机。“在制作合成器的控制面板时,激光切割机是最基础的。”他认为用现有乐器来制作新乐器是有意义的。Hultén解释说:

“电子产品的美学反映了我们今天在技术上的可能性,这就是科技的本质。如今,对产品设计产生负面影响的也是该行业本身。”

 


循环再利用与再构想

Hultén哀叹,“该行业不断向消费者大量生产被保质期吓坏的一次性过剩产品。”他把自己的艺术视为一种回应。

Hultén说道:

“我的作品就是对此的反应。我受到了二十世纪中期概念的启发,当时我们对触感、质量和工艺有不同的看法,我的目标是创造能够穿越时间的产品,而不是让它慢慢消亡。独一无二的产品,闪耀着光芒,世世代代生生不息。”

至于为什么他专注于音乐设备作为他的主题,Hultén有一个直截了当的回答。

“我自己也是音乐人,所以我自然而然地喜欢发出噪音的设备。”

不足为奇的是,Hultén 确实偏爱触感十足的复古风格乐器。

“我也喜欢和模拟的东西打交道,对我来说更合乎逻辑,更有教育意义。“


Roland 准则

Hultén 经常使用 Roland 合成器作为他的乐器创作基础。当然他也是  Roland 的粉丝。他说:

“我喜欢 JUNO 的温暖。从CR-78到TR-707,老式 Roland 鼓机一直在我的配置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我还发现 Boutique  系列在演出时相当好用,它们有助于减少重量,让我的工作轻松多了。我希望能有更多这样的产品。”


然而,一个人打天下也颇具挑战。

“独自一人是一项艰苦的工作,要让一切正常运转就是地狱。我的作品很好看,但它们还是要有实际作用。我不是工程师,我只是个喜欢电子产品的木匠。我应该尽快考虑招人的事宜,我需要拥有实际工程技能的人。“


他所做的一切引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Hultén有没有打造原创合成器的计划?“我希望最终能走上这条路,”他回答道,“比如打造我自己的合成器架构。”与这位艺术家目前的作品不同,这不会是一次单打独斗的冒险。“显然,我一个人做不到这一点,需要以某种方式与他人合作。”


关注 Love Hultén 的作品:
https://www.instagram.com/lovehulten/

 


本文出自《midifan月刊》2021年12月第189期

 

可下载 Midifan for iOS 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 iPad 或 iPhone 上下载并阅读。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