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inberg 发布 iPad 上强大的乐谱编辑器和音乐创作应用 Dorico for iPad,居然还是免费

INSPIRATA 终极沉浸式混响插件

莱维特新品立体声麦克风组 LCT 140 AIR stereo pair 使用反馈

叮咚音频 7 月音频插件促销指北

别看我是一只羊——Antelope Audio 羚羊最小声卡 ZEN GO 试用体验

6 个常见的平行压缩使用方法

iKnowMusic 添加于 2021-07-20 ·

分享到微信

共有 2 条评论


“平行压缩”(Parallel Compression)已经成为现代制作人军火库中不可或缺的工具——从强化鼓组到偷偷地为声乐添加柔滑的现场感处处可见。下面列出了一些经过时间考验,同时也是我个人最喜欢,对这种基本技巧的使用方法。

但在我们深入研究这些之前,可能有必要问一下:


您知道“平行压缩”(Parallel Compression)是什么吗?

一般来说,“平行压缩”(Parallel Compression)就是将原始干信号和经过压缩处理后的信号混合在一起的一种技术手段。

这个想法很简单:您在处理中使用压缩,尤其是大幅的压缩,有可能在获得良好效果的同时,也给整体混音造成一些问题。相比起被迫接受被大幅压缩过的全部信号,您显然有更好的选择,将信号分成两条路径:一条不作任何处理,另一条则经过压缩,干信号轨作为声音的组要部分,然后调整压缩信号轨的混合比例。如果做得足够好,它足以成为一个真正的鱼龙兼食的工作室混音技巧。
虽然我在这里提到的“平行压缩”(Parallel Compression)是一个单一的概念,但却有不止一种的的常用方法可以达到相同的最终结果:


复制音轨

如果您在单个轨道(而不是一组轨道)上使用“平行压缩”(Parallel Compression),则此方法可能是最简单的。复制目标轨道,对其中一条施用压缩,然后调整混合比例直到满意。


做一个辅助路由信号

这个选项的工作原理与上一个类似,不同的是,您创建了一个辅助轨道,然后将干信号作为发送路由到那里,而不是复制音频轨道。这意味着并行轨道也将获得您正在处理的原始干信号轨道上面的所有音效。这并不能简单的界定为一件好事或坏事,但它意味着这种方法可能更适合某些特殊目的。只有当我想合并一些音轨时(例如,在鼓组中近距离话筒拾音),会倾向于使用辅助音轨来进行“平行压缩”(Parallel Compression),做单轨平行压缩的时候其实也用这个方法也行得通。


使用压缩效果器上的混合比例调节旋钮

虽然大多数老式硬件压缩机没有这个功能,但插件和硬件压缩机通常都有混合干湿信号的功能。从实际出发来说,这意味着您可以直接有效地进行“平行压缩”(Parallel Compression),而无需进行轨道复制的步骤。我使用这类“平行压缩”(Parallel Compression)绝大部分是通过调低插入轨道效果器链的压缩机上的混合比例旋钮来实现的。


其他的方式

一个关于“平行压缩”(Parallel Compression)的通常说法是,与不做平行压缩相比,您可以施加更多的增益衰减量。总的来说,这个说法是正确的。

也就是说,使用“平行压缩”(Parallel Compression)仍然有可能做过头——特别是如果启动时间和释放时间没有正确设置的情况下,或者对于目标音效来说,不能通过使用所选的压缩器处理获得。和往常所有混音问题一样,解决方案首先是您需要明白为什么要使用“平行压缩”(Parallel Compression)做处理,并且通过您的耳朵判断它是否有效。

好了,如果上述问题都清楚的话,就让我们开始压缩吧!


1. 鼓声“泼溅”(Drum Splat)效果

我最喜欢的“平行压缩”(Parallel Compression)的一个用途是在“鼓声泼溅”(Drum Splat)总线上。对于外行来说,“泼溅”(Splat)是一个高度技术性的术语,它指的是在鼓组混音中压缩的特殊应用。开个玩笑而已,您在任何音乐行业字典里都找不到“泼溅”(Splat)这个词。但这种效果确实是有的。

我觉得这个词很有画面感:想象您拿了一坨黏液,把它扔向一扇窗户。会发生什么呢?首先是短暂的冲击,然后黏糊糊的东西在玻璃上扩散开来。

在压缩鼓组的时候,“泼溅”(Splat)指的是经过开始的打击后,产生快速猛烈的压缩,使剩余的鼓声保持统一均匀的状态,就像黏糊糊的东西压在玻璃上一样。这就是“泼溅”(Splat)!

我喜欢UAD里面的“Neve 33609”这种类型的压缩。我会创建一个辅助,然后把底鼓,军鼓和筒鼓的近点话筒拾音发送路由给它(连同其它鼓件的近点话筒拾音,偶尔会用到吊顶话筒拾音)。我会压缩的比较狠,设置一个100ms的释放时间(相对快),获得多达10分贝甚至12分贝的增益衰减。最终的结果是,增加鼓腔声的厚重感和临场感(对了,就是“泼溅”(Splat)),而不会导致吊镲被压缩。单独播放一个鼓件的时候,在总线上听起来会很糟糕。但如果混音得当,它可以给鼓组带来惊人的能量提升。看看下面的例子中没有添加“泼溅”效果的鼓

试听附件音频:TPAF_Drum-Splat_Before.wav

我用“33609”插件获得10分贝的增益衰减:

 

然后以比原声鼓低6分贝的电平将二者混合:

试听附件音频:TPAF_Drum-Splat_After.wav

这种技术也可以应用于其他类型的压缩器。我也经常使用并行总线来实现鼓组“碾压”效果(通过把“1176”所有压缩比按钮同时按下,也可以同时混入房间话筒拾音的并行发送)或鼓组“猛击”效果(带有较慢启动时间的“Empirical Labs Distressor”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只需发送近距离话筒拾音到压缩总线)。


2. 提升鼓腔冲击力

上面列出的方法的优点是,它能通过简单的操作产生极具音乐性的压缩效果。底鼓,军鼓和筒鼓很少同时发声,所以可以通过调节压缩参数,加快释放时间,让压缩度表头在他们触发的间隙归零
然而,有时单独鼓件需要单独的处理。例如,底鼓需要更多厚重感的和延音,但军鼓需要更明显的打击感。总线上的一个压缩器很可能不能够同时做到两种效果。在这些情况下,我偏向于按照顺序复制一套需要做“平行压缩”(Parallel Compression)的音轨来做分别处理,以便给每个特定声源都能做到量身定制。

为了增加底鼓的厚重感和延音,尝试较快的启动时间,并配合素材的节奏来调节释放时间。在这个视频中,我使用包含这种技法的信号链进行处理,目标电平会接近软件内部削波电平:

要获得更猛一些的打击感,则需要放慢一下启动时间。这个技巧对于信号链前端有门限器的压缩器来说,有助于瞬态的保留(和前面的视频类似)。无论任何时候用到这种“平行压缩”(Parallel Compression)方法,都要注意分寸宁缺毋滥。这种方法可能会使底鼓、军鼓或其他鼓件听起来变得过于凸出,所以工作开始的时候就要准备好随时调整原始干信号的电平,


3. 人声的临场感和动态控制

人声可以看作是一个有着难以置信动态范围的乐器。录制以一个动态范围很大的人声足以让任何录音师头痛不已(尤其是演唱者缺乏话筒使用技巧的时候),简单的大幅压缩动态会使得录音结果失去原有的动感色彩,变得苍白乏味。最重要的是,这样处理的话,人声很难保持在乐器前端。

相比起对人声干信号轨道使用大幅的增益衰竭,可以尝试使用激烈的“平行压缩”(Parallel Compression)来处理。复制主唱人声音轨,或者把它发送到一个辅助总线,对想要同时进行处理的伴唱人声也运用同样的手法。

专用于人声压缩的压缩器比如“LA-2A”能轻松胜任,您也可以使用您最喜爱的总线压缩器来处理多组人声的压缩。压缩度比起平时处理人声的时候要调大一些(调大5分贝左右),
然后小心翼翼地混入人声干信号。处理结果应该表现出通透的动态控制——人声轻微的片段会被推到空间前端,同时人声激烈的片段也不会失控炸裂。

有很多混音师喜欢用压缩起来添加染色,还有一些人喜欢在压缩器前后加入饱和效果器和高频架式均衡器来添加一些闪亮的高频。我在下方示例中提供了所有三种效果,“ Klanghelm  MJUC”(便宜实惠,赶紧去买)插件配合10分贝的压缩量,然后调高饱和度:”


然后用上我的秘密武器“ Kush Clariphonic”高频架式均衡:


在我发送了所有的人声在并行总线进行处理,处理前是这样:

试听附件音频:TPAF_Bass-PC_Before.wav

处理后是这样:

试听附件音频:TPAF_Bass-PC_After.wav

混音的时候如果“平行压缩”(Parallel Compression)总线电平太高,会使整体听感变得不自然。然是如果电平控制得当(我把推子拉到了-12),会对人声产生柔和动听的提升效果。


4. 复古钢琴压缩

我喜欢被激烈压缩压扁的钢琴声音,这种处理技巧在经典的唱片中随处可见,即使在当今的音乐制作过程当中也会经常出现,用来营造复古的氛围。

钢琴的动态范围其实非常的宽广(它的原名是“pianoforte”,意为“柔和又响亮”),我喜欢压缩过的钢琴声的原因,与动态控制或者瞬态塑形没啥关系,我更喜欢的是压缩器带来那种丰富的染色和高密度的谐波。

很不幸,达到这种饱和效果往往也付出一些代价。如果要在混音中使用激烈压缩的钢琴,它的效果会很好,但它可能会被更密集的其他乐器吞没。这种情况是使用“平行压缩”(Parallel Compression)的最佳时机,将保留自然动态和瞬态特性的未经处理的钢琴声,和带有动态控制和动听谐波染色的轻微过度压缩过的钢琴声适当混合,即可达成目标。

大家都喜欢的Fairchild类压缩器是这种“平行压缩”(Parallel Compression)的一个可靠选择,全能选手“Disressor”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我使用两者的插件版本,并使用干湿比旋钮进行调整达到这种复古的效果


5. 超级自然的贝司

除非您是在处理那种比较安静柔和或者清淡风格的音乐(民谣、爵士、古典等等),否则低频压缩绝对是现代混音中最不可或缺的成分。
许多制作人和工程师都偏爱大幅度的贝司压缩,这并不难理解:音轨上此起彼伏的贝司足以毁掉能量和瞬态的平衡。最快捷达成工整有力的低频的手法就是使用大幅度压缩。这样做还能带来另一个好处,多个压缩器组合带来的饱和效果,有助于扬声器上的低频塑形,构建更沉稳扎实的基底频段。

过于大幅的压缩,将会压扁一切,使贝司表现失去活力。也许您以前也有过这样的经历:贝司在混音中听不到了,然后当您尝试推起它时,又觉得它太炸太难听了。

我相信您能明白我的意思。而此时采用激烈一些的平行压缩,效果会很好,它能使您获得一个整体统一的大幅低频压缩,同时不会产生其他麻烦。
我通常会用两种类型的经典压缩器到贝司轨:一个用来直接衰减几个分贝(通常用到“LA-2A”),另一个用来做进一步的衰减(大概五分贝),干湿比调到50左右。

第一台压缩器的干湿信号混合比我调整为全部湿信号,它使贝司听起来更加饱满,更一致,更具整体性。第二台压缩器开始可以调节为不需要那么多染色和塑形——碾压低频,让声音产生失真,然后在慢慢调回“轻微提升”的效果。

下面的示例中,我用到了“ Kush  UBK”(Fasto的演化版本)做了5分贝的压缩,干湿比为40


处理前是这样:

试听附件音频:TPAF_ZJ-Vox-PC_Before.wav

处理后是这样:

试听附件音频:TPAF_ZJ-Vox-PC_After.wav


6. “背部总线”(Rear Buss)压缩

最后一个“平行压缩”(Parallel Compression)的用法源于调音台上,最初于四声道的录音。

快速历史课:如果您从来没有听说过四声道录音,不必尴尬,您并不是唯一一个不知道的人。四声道基本上是5.1环绕立体声的前身,但只使用了四个扬声器,而不是六个。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唱片以四声道形式发行了几年,但这种形式从未真正流行起来,原因显而易见。

由于这一技术的失败,那些想要超前发展的工作室最终选择了调音台,把后面的两个扬声器改成了的“背部总线”(Rear Buss)。工程师们则开始使用这个额外的总线(它显然没有被用于它的预期目的)来进行一个很酷炫的“平行压缩”(Parallel Compression)技巧。

标准的“背部总线”(Rear Buss)压缩操作流程是这样的:发送除了鼓之外的所有混音到这个立体声辅助总线。同时还包括所有的辅助效果轨道,没有鼓声的统统都发送过去。用“1176”类的快速压缩器对总线进行大幅压缩。对于这个方法,您可以做-10分贝左右的衰减。然后把被压扁的背部总线与原混音进行混合,直到效果满意为止

这里的思路是,鼓声通常比几乎所有的声音都大,如果将它们发送到一个压缩总线,这样会导致其他所有元素都产生抽吸感。如果鼓不掺合进来,剩下的元素就会跟随着主唱人声的律动而起伏,这意味着您可以把人声推到混音前端,给您的混音带来更自然的能量提升。

附注:我有一张Blue Oyster Cult乐队的《暴政和突变》(Tyranny and Mutation)的四声道拷贝,但我从未用四声道系统播放过它。如果您家里有四声道音响系统想要体验一下,可以来找我。如果您还有激光彩灯和舞台喷雾机那就更好了。


结论

如果您看完这篇文章还不能确定,我是一个“平行压缩”(Parallel Compression)技术的狂热粉丝。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也是一个高动态的狂热粉丝,我追求的是自然不做作的混音。事实上,许多很棒的插件(不仅仅是压缩器!)提供了信号干湿比混合控制,我会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干信号部分。尽管本文中列出了一些特别的“平行压缩”(Parallel Compression)使用方式,但我还是建议您在插件允许的范围内尽量多放手尝试——您可能会发现,搞清楚什么是“过度”压缩才是一切的关键。


作者简介

丹尼·埃切瓦里亚(Danny Echevarria)是一名制作人兼音频工程师,在洛杉矶出生、长大并定居。当他不是在大洛杉矶地区的小酒馆里处理混音或摆弄小提琴的时候,就是在追逐着难以捉摸的山间新鲜空气。


本文出自《midifan月刊》2021年07月第184期

可下载 Midifan for iOS 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 iPad 或 iPhone 上下载并阅读。



共有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