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inberg 发布 iPad 上强大的乐谱编辑器和音乐创作应用 Dorico for iPad,居然还是免费

INSPIRATA 终极沉浸式混响插件

莱维特新品立体声麦克风组 LCT 140 AIR stereo pair 使用反馈

叮咚音频 7 月音频插件促销指北

别看我是一只羊——Antelope Audio 羚羊最小声卡 ZEN GO 试用体验

业界访谈:Native Instruments 与 iZotope 的一些想法交流

MusikM 添加于 2021-07-18 ·

分享到微信

暂无评论



早在今年 3 月 11 日,音频和音乐软件界惊喜地看到 iZotope 和 Native Instruments 宣布合作了!他们俩是音乐软件领域最重要的两位之一。简直双厨狂喜啊!

Native Instruments 和 iZotope 都是各自音频处理和虚拟乐器市场的领先者,但是多年来也为对方的市场开发了各种好玩的产品。NI 在市场上销售了一系列的效果处理插件,而 iZotope 则开发了一种有趣的名叫 Iris 的采样播放器。所以这次的联盟有特别大的意义啊。

他们仍然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解决的,即时两家公司完全合并了,也不能保证肯定有成功的结果。但是鉴于两家公司的业绩记录,未来会出现伟大产品的机会还是相当大的。

这件事特别吸引大家好奇的地方是,由于新冠封闭政策,合作协议其实是在 iZotope 的 CEO Mark Ethier 和 Native Instruments 的 CEO Constantin Köhncke 各自的家里进行在线谈判的。Mark 很友好地跟我们讨论了一些细节。


问:这件事你们讨论了多久啊?

Mark Ethier:说起来很好玩,我其实在五年前就在考虑我们要一起合作了。iZotope 一直是混音、母带、效果器和修复领域的头头,而 NI 则是乐器领域的头头。乐器一直是我们的强项,而效果器一直都是他们的强项。我们想找到一种方法来让我们互补各自的优势,但如果你们是两个独立的公司时,这件事要做成就很复杂了。一年多以前我们开始思考,怎样找出更具体能合作的东西,但是由于新冠大流行,我们不得不暂停下来了。今年年初,我们终于说,好叭,我们一定要弄清楚这件事了。真的,然后就在过去的三个月里,最后所有事情都理清楚了。


图:Mark Ethier


问:最早的交流是由 Daniel Haver 和 Mate Galic 在 NI 公司开始的么?

Mark Ethier:对,当时他们还在。之后当然是跟 Constantin 继续讨论的,他是一个超棒的人。其实在我们的第一次会议上,我直接就跟他敞开说了,说:『hey,我想给你看下这个东西,』然后我放了一个演示文稿,展示了为什么我们都这么互补。当时 Daniel 和 Mate 就说,『是的,没错,我们应该想办法去做成。』所以从他们那个时候就开始计划了,然后我认为在过去的六个月左右,这件事变得更加清晰了,因为所有事情对我们来说都开始变简单了。


图:Constantin Köhncke


问:你说的『一起工作』是什么意思?是独立的工程师小组一起工作,还是一个团队?你是怎么考虑这点的?

Mark Ethier:我们把它解释为姐妹公司。我们公司都在很好的发展阶段,都有自己的独立计划,所以对我们两个人来说,重要的是我们不要破坏这些事情和计划。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发生的一个典型的事情,跟任何法律考虑无关,就是你把两个公司合并在一起,不可避免地会失去一些人才和你拥有的动力,而且并不会像每个人预期的那么顺利。对我们来说,没有这样做是非常重要的。


图:成功的音频处理器

因此,这两家公司将保持不变,真正的好处是我们之间并没有秘密。Native 有他们的研究团队,我们有我们的研究团队,我们可以来回分享数据来学习。Native Instruments 有大量的数据,我们的机器学习专家可以利用这些数据来创造新类型的效果和产品,反过来也一样。还有我们还可以有机会接触到不同的客户,在后期制作工程领域,我们认识大部分的人。那制作人的世界,他们就认识大部分的人了。我们知道这两群人有些重叠,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分享我们对这些群体的理解和他们的创意需求来相互支持。这些是我们正在做的具体事情,随着我们的发展,我们将合作一起创造新产品。

我举一个例子,iZotope 不久前刚刚收购了 Exponential Audio。Michael Carnes(Exponential Audio 的创始人)带来了他在混响方面的所有经验和技术,我们将他跟我们在处理和机器学习方面的知识结合起来,创造了一种新型的产品 Dialogue Match,它将我们这两种力量都结合起来了。所以以后大家会看到结合了 iZotope 和 Native Instruments 的超强实力的产品。


图:Dialog Match

最后我要补充的是,我强烈认为在这个行业的创造过程中有很多不爽的地方。有多少次我坐下来做音乐,而我却要面对安装、更新、授权、弄清楚为什么设置不能从 X 转移到 Y,等等等等一堆问题......我们知道业内有很多人在使用 iZotope 和 Native Instruments 的产品,所以我们可以简化那些不属于创造性决定的活动或任务的地方,这个改进是非常有用的。我们有像插件间通信(IPC)这样的技术,它允许我们进行跨轨处理,所以我们将寻找方法将其引入 Native Instruments 的产品,因为这意味着,当你使用 Ozone 或 Visual Mixer 时,如果 Native Instruments 的产品都有 IPC,那么突然间你的整个混音就可以在所有的、单独组件上使用了。你可以想想一下,我们怎么来做这样的事情了,我们的希望是找到方法让其他公司也来关注创作的流程,而不是所有人都必须来做这个商品。我认为这对整个行业和创作者来说是更好的。


问:很多人都能感同身受这一点。

Mark Ethier:我知道,当你正要坐下来做某个项目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没说过:"Oh yeah,我知道这种感觉!" 然后直到第二天你才真正地开始做这个项目。


问:是否会有一个由 iZotope 成员、Native Instruments 的成员和投资者组成的独立董事会?

Mark Ethier:早在 2013 年,iZotope 就有 ABS 资本进入该公司。一家成长型股权投资公司 Francisco Partners 正在接管 ABS 的位置,他们将向这两项业务投入额外的资金,来帮助我们发展我们正在做的一些事情。也有可能有其他的公司,我们会希望引入这些公司来帮助和支持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就结构而言,我们将有相同的董事会,这有助于确保我们在最高级别保持一致,但同时也在独立工作。我喜欢用的话是 "高度支持,松散对接"。我们都在努力做同一件事,但可以独立完成,所以我们不必互相检查。这就是我们以这种原则如何来运作我们的团队的。


问:你如何考虑合作产品的分销呢?

Mark Ethier:客户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他们想在哪里购买产品,所以我们试图通过零售商来做支持,他们可以为产品增加价值。我敢打赌,有些地方 Native Instruments 会帮助我们变得更好,有些地方会帮助他们变得更好。当你能看到事情的进展并进行分享,"hey,你从来没做过这个。你应该来看看这个。它这个效果真的很好。"


问:分开的办公室?你会有一个在柏林的小组嘛?他们会在波士顿有一个小组嘛?还是说这一切都是通过互联网进行的?

Mark Ethier:在这一点上,我们仍然计划保持自己独立的办公室。我知道这是在我自己家对你说的,正如你也是在你自己家跟我聊天,你也已经在家待了很久了。作为 iZotope,我们正在转向远程平等政策,简单地说,员工可以选择是去办公室还是在家里工作。我们预计,对我们来说,在办公室办公的性质将在明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这实际上是一个比我们是否与 Native 共享一个办公室更大的变化。我知道波士顿和柏林对我们来说是两个非常重要的市场和地方,我们不会只拥有其中一个办公室。我们肯定会有这两个办公室的。


图:没什么必要


问:对于投资机构来说,除非有广泛的消费者加持,否则投资到 MI 领域并不是常态化的。为了这次合作的目的,你会怎么去向他们描述音乐消费者?不是专业的消费者,而是可以做任何工作的消费者。

Mark Ethier:关于这一点,我有一个非常具体的定义。对我来说,一个纯粹的消费者是那些可以走进商店并说 "我要么就去买一个电子设备、一个媒体设备、一个游戏,或者这个音乐有关的小东西很酷,我买了吧。" 当我们想到我们关注的音乐消费者时,我称他们也许更多的是业余爱好者或者有抱负的创造者。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有意向制作一段音乐或媒体、艺术、播客或视频的人。

以 Harmonix 为例,他们显然是一家消费者公司,他们试图为音乐消费者带来在乐队中一起创造音乐的体验。对我们来说,这不是一个我们关注的市场。当我们说起消费者时,我们想到的是那些不是以音乐为全职工作的人,这就是它在这种情况下的意思。但我知道消费者这个词可能意味着,正如你所知道的,很多音乐人,甚至电子音乐人,他们认为这是他们要做的一件事,然后几个星期后,他们可能就不再想了。我们倾向于把界限划在那些已经决定要录音或者制作一些艺术作品的人身上。我们不会因为你买了一把吉他就试图向你推销,因为大家都知道,很多吉他最终都会被放在柜子里,或者永远不会被演奏。


问:从个人层面来看,什么事情是最让你兴奋的?

Mark Ethier:我创办这家公司是因为我是一个音乐人,我曾经在我的宿舍里试图进行录音,在这一点上,如果你能相信的话,在 20 多年前,我就发现这种经验比必需品困难的多了。我的科学大脑说,"等等,这应该是很容易的事儿啊。" 而我的音乐人大脑说,"我只想做点儿音乐,为什么我必须要知道如何使用注册表来使用 DirectX 插件工作?" 记得吗哈哈?


问:嗯......

Mark Ethier:而且对我来说,这才是真正的兴奋之处,因为我们一直在追逐这个梦想和想法有这么长一段时间了。如果你看看现在的音乐制作是什么,它是一个数字音频工作站,它是做效果处理的插件,它是乐器。这是一个巨大的部分,还有围绕它的硬件生态系统。如果你觉得 Native Instruments 是乐器方面的领导者,iZotope 是效果方面的领导者,这两家公司都有集成的硬件和插件。

对我们来说,这就是 Spire Studio,它是一个集成的硬件和软件生态系统。而 NI 在乐器方面的所有压力和力量都是为了创造这些真正紧密集成的硬件 / 软件工具。我们越是能把这些点连接在一起,20 年前我就越容易坐在电脑前真正开始做音乐,而不是沮丧地走开,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可悲的。也许这只是自私,也许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但是我们一直在尝试越来越接近这个理想,我认为这种合作关系让每个曾经挣扎过的人,包括我个人,都越来越接近这个理想,所以这就是我感到兴奋的地方。


图:Spire Studio


问:我们都感受到了这种痛苦。你提到了 Spire Studio,这引出了另一个问题。未来的硬件产品和未来的软件产品相比如何?从你的角度来看,新硬件的开发有多重要?

Mark Ethier:它们都非常重要。在一天结束时,有一些音乐制作或者电影方面的媒体制作可以在盒子里发生了。但是往往有一个模拟硬件的组成部分,因为有人在唱歌、说唱、演讲、弹吉他或者有一个模拟硬件的部分,有人想敲打一个东西或弹琴或类似的东西。

我认为硬件是音乐和媒体制作方式的一个基本组成部分。它永远不会消失,所以我们必须接受它,然后看看我们如何能让这种体验尽可能得更好。我们将设计其中的一些体验,我认为我们也将寻找方法来探索行业标准或协议,比如说 Native 在 NKS 方面所做的一些事情,来让这种整合对行业的其他部分也尽可能的顺利。我认为有很多机会可以想出其他行业已经想出的产品之间的共同工作和接口方式。我能想到的是像智能家居平台的 Zigbee 和 Z-Wave。为什么我们的世界里没有这些东西?我们当然有 MIDI,但我认为在设备的通信和合作方面,我们可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问:在我们看到你第一次努力的结果之前,你有什么最后的想法可以分享给大家嘛?

Mark Ethier:我想说,这整个经历中最超现实的部分就是这一切都发生在我的阁楼上。显然,基础工作已经准备了多年,但能促成这一巨大的行动,然后走下楼和我三岁的孩子一起玩积木,这真的很了不起。我认为这对像你这样的音乐家也会有好处,就像它对我们有好处一样。


问:我只是很喜欢这个想法,当我坐在我的小房间里,和我所有的小设备坐在一起时,有人帮助我真正地制作音乐,而这些设备彼此之间并不总是在礼貌地交谈。

Mark Ethier:是的,这是我们真正想要关注和解决的事情之一。有一种有趣的冲突,人们总是希望拥有最新和最好的东西。"我想拥有最新和最伟大的东西,但不要让我分心"。这是我们的设计师们经常思考的问题之一,你如何在增加功能和价值的同时,不会让人们觉得你每天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升级?这也是一个艰难的工程问题,要弄清楚如何获得这种平衡,但这也是我们关注于解决的问题。


图:我们就不能好好相处么......


问:Cool!太棒了,也祝贺你!

Mark Ethier:谢谢你 Chris,我也真的很开心!



本文出自《midifan月刊》2021年07月第184期

 

可下载 Midifan for iOS 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 iPad 或 iPhone 上下载并阅读。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