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ktar Impact GXP49 测评——你的第一款MIDI键盘

Novation Circuit Tracks 评测:不能当宿主的鼓机不是好合成器,Circuit 不再自娱自乐

小里程碑:《Midifan 月刊》第 200 期上线,全面改版

MIDIPLUS 全新第三代 X8H III 全配重 MIDI 键盘测评

用 Cubase / Nuendo 做杜比全景声音乐(2)与 DAPS 进行连接(使用 Music Panner)

面包先生专访:为了解释这首歌,我要拍个电影《苏月之名》

安小匠 添加于 2021-01-31 ·

分享到微信

共有 2 条评论

《苏月之名》词/曲:罗刚

第一次,我当时看完一本书,在朋友圈发了几句感慨,面包说,没想到你对哲学问题感兴趣,我们聊聊。于是,我们的第一次聊天就被他拔到了“浅谈东西方哲学思想的发展与差异”这样的高度。

第二次重要的聊天是我说要采访他,刚刚开了个头,被特朗普打断了(当时美国大选有新动向,面包在关注国际时事),于是草草结束。

​没过几天,面包先生突然对我说,“上次接受你的访问,不久后做了一个决定,我要出来做音乐了。” 我怀着激动又惊讶的心情认真回想了一下,我们上次的访问究竟聊了什么足以改变人生的话题呢?实在没想起来,于是,有了现在这一篇采访。

以下是我们两次聊天的大部分内容。

第一次:

大晴:面包先生,你为什么叫面包?

面包:很早之前在注册键盘中国的时候,想取一个很普通的名字便大家记住,因为我爱吃面包,就随手取了面包。米饭、面条、面包……如果可以让我选择主食的话,我会选面包,迄今为止还是这个样子。

大晴:你大学的专业是?

面包:我的大学和研究生都是在天主教中南神哲学院,学习的是宗教哲学。

大晴:当年为什么会修这个专业呢?

面包:我在星海音乐学院念了两年书,发现自己喜欢研究宗教音乐圣乐,所以没有在音乐学院念完就去了神学院学习。圣乐被包含在宗教哲学里面,都是以批判和思辨方式的去思考,而不是从收益收视或社会认可的成功来判定标准,我更喜欢前者。

大晴:在你的成长过程当中,你和音乐的关系是什么样的?

面包:我家里有几位音乐老师,我在他们身边成长,从被外婆带领学习手风琴,中间断断续续学了钢琴等乐器。

大晴:当年在学习音乐的时候,有没有什么记忆深刻的事?

面包:我读大学的时候有一个老师,他教即兴伴奏。他上课的时候把一幅画拿到我们面前说,你看到这幅画的第一个感觉是什么,你就用乐器把它弹出来,或者白纸黑字把它写出来,这就是你最真实的感觉。

他教我们作曲理论,同时教我们意识形态,给我全新的世界。那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音乐不需要被技术所束缚。你只需要看那个画面给你的一种感觉,表达这种感觉,这就是创作。这个是我读大学时候,受到的非常大的启蒙。

大晴:在音乐行业,现在你给自己的定位是?

面包:以前是乐器测评员,以后我希望回到音乐人领域。


第二次:

大晴:你说我们上次采访之后,你又开始做音乐了,是那几天里发生了什么触动到你的事情吗?

面包:你采访我之后,我反省了一下,我觉得我不应该继续去做一些一成不变的事情,一成不变的事情大概和从商也有关系。我觉得也不能说因为采访,是在我回答了你的几个问题之后的日子,我觉得自己做一个音乐人更加贴切我的内心。

大晴:上一次定义自己是音乐人是什么时候?

面包:大概是10年前。26岁开始我就没有再认真写过歌,做过音乐了。商业演出、商业创作是有的,但这些对我来说都不叫做音乐。10多岁到20中旬的时候,从没读大学,到大学,再到教会,我是一直在做音乐,当时也觉得我一辈子是音乐人。

因为种种原因,家里的环境,妹妹要出国读书需要去赚钱,所以我在国外念书的时候开始把一些琴引进来,就是做贸易,一眨眼就10年。

但是,我觉得这样也好。这让我现在有自己的时间,有自己的经济能力,也有自己的觉悟,对待音乐的看法也不一样,所以我觉得我现在开始做音乐是符合我人生的,也是时候再做音乐了。

大晴:有没有哪个音乐人,给过你启蒙?

面包:从前我不愿意说出来,但是现在我的心结已经解开了。我从小是听着lacrimosa长大的。他们改变了我。一个是宗教,一个是德语。我的第一外语是德语,现在说的不好了,18、9岁的时候学德语。当时他们给我的感觉是,他们是帮圣经在谱曲,死亡金属、美声、诗班,教堂音乐和交响乐,用的德语的方式,有他们自己的风格。

时间流逝,20多年前了,我眼前是很多键盘围绕着的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安妮,lacrimosa的键盘手,她在舞台上面演奏,她的爱人就在她的身旁,他们唱着圣诗,梦幻一般。现在回想起来还是热泪盈眶,特别是当年到英国听他们的演出的时候,全场人都在流泪,你很难忘掉那种感觉。

大晴:那个心结是什么呢?

面包:我二十多岁的时候,他们做亚洲巡演,到国内来演出。我眼看着在我精神世界里神一样地位的他们,一下子沦落成一个普通的偶像,或者说商业乐队……我其实后来决定从商也有点受了他们的影响,他们不再写圣经音乐了。

你知道我曾经在教会里面念书嘛。曾经,我对他们音乐的理解不仅限于流畅的旋律、复杂的和声……我觉得他们从前的音乐至高无上,站着听都是一种罪

后来,因为追捧那个时代音乐的人已经不太多了,从哥特、变成金属摇滚、再变成爵士,再到今天的流行电子。直到七年前,我在香港看他们的演出,我已经听不下去。他们已经变老了,音乐也不再是最初我心中神圣的样子。

再往后我认识了他们在国内的经纪人,我们聊了很多,我现在已经释然。也许其实他们始终都没有变,在改变的是我。还有,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我走上了键盘演奏这条道路,不知道能不能这样说,但一定是跟她(安妮)有关系的,她是很棒的键盘手。


大晴:当初是什么契机做的键盘中国?在经营键盘中国的过程里是什么样的心路历程呢?

面包:那个时候有钢琴中国之类的地方,然后夫夫老师还有一些朋友我们就想为什么不能有一个地方专门讨论键盘呢?所以,就在特定的时间组成了这样一个群体,希望能给喜欢键盘的朋友带来帮助。

现在大家已经做了10年,我觉得自己运气真的很好,能与夫夫老师和小明老师合作,大家很和睦,相互尊重。我们没有想过要不要一直做这个事业,就是觉得这就是我们一辈子的事。

而且,因为也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们比别人更用心。从中国没有键盘测评,测评都是英语翻译过来的,到之后变成一个群,到现在只要一说到键盘,一搜,就能收到相关的文字或者视频内容,然后大家一起讨论的时候是可以发现你自己的存在价值、工作的价值的,哪怕别人看完这台琴不是在你这里买的,你赚不了一分钱。

大晴:有没有比较艰辛的时刻?

面包:艰辛肯定是有艰辛的。比如别人会觉得你这测评怎么写得这么烂,琴怎么弹得这么烂,你做这个不就是为了做广告吗,不就是为了赚钱吗对不对?但是,还是有很多人支持我们,给了我很多鼓励,很多人跟我说,面包老师我看你的文章看了10年了,10年是一个什么概念,他从一个小孩子都成为一个爸爸了,只要我的内容一出他就看,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我除了感激以外,要做的就是继续做下去,哪怕有很多人对我误会、对我不理解,就当是为了支持我的人,我也会做下去。


大晴:最近开始做音乐,想做什么类型的音乐呢?

面包:我没有特别偏好一个风格。现在这个时间,我想做一点点流行类的说唱,或者叫港台流行歌,因为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lacrimosa,所以我想我会在港台流行歌里加一些lacrimosa的元素,然后形成自己一个独立的风格。里面也有大量的电子和键盘的东西,都是我自己想要的,但是如果不流行可能不能很好的覆盖到大家,所以它还是有一点偏向流行。

大晴:现在在做音乐这方面是怎么规划的呢?

面包:我会在几个月里做一个专辑,里面有7首歌,我会请不同的人来演唱,我自己负责作词作曲,还有一些编曲的工作,会拍成MV,然后推广到KTV让别人可以唱。这是我音乐计划里面的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我还想把这张专辑拍成一部电影或者一个连续剧。专辑里面的音乐作为电影的主题曲、片尾曲、插曲。这是我今年想做的事。

大晴:我听说过为了电影写配乐的,我还第一次见为了把歌变成配乐去拍电影的。这,有点厉害了。

面包:我就是想拍一个电影来表述这首歌,然后把这首歌细化、梦幻化。这个是我一定要去做的事,但是是不是能在今年完成呢?我比较挑剔,第一首歌就改了很多次。然后接下来的每一首歌我都会做一个女声版,一个男声版。男版和女版的编曲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按照我对自己性格的理解,我是一个比较执着的人,我说要做的事情我就是倾家荡产我也会去做。所以,我尽量在不卖车不卖房的情况下,希望今年能把这个电影做好。

目前还在做专辑的过程中,真真正正做好的也就只有两首歌《苏月之名》和《赖皮鬼》而已。我害怕自己这样挑剔的性格把整个项目都拖延了,所以就不敢保证今年一定能完成。最近,我也私下和一些导演、演员,聊了这件事,之后也会请很多朋友来客串。

大晴:这个专辑或者电影,完全不考虑收益?

面包:完全不会。我做音乐最不喜欢的就是用经济来考量。我不会因为一首音乐赚不赚钱来评价它好不好,电影也一样。我自己做的时候,我也只做我自己内心想表达的东西。我这样一个性格从来不会依附市场,但我会参考一下编剧和导演的意见,不要太极端就好。

举个例子,我很喜欢贝斯,贝斯可以加很多花,可以增加律动感,但是制作人会跟我说,流行歌的贝斯不需要这么花哨,太花了在听觉上可能不太讨好。我会听他们的意见,但是不代表我是为了钱去做音乐,就是这样。

我对自己的定义不是键盘手,我不希望因为键盘束缚了我;我不愿意做一个乐手、或者艺人。我喜欢音乐,做艺术,探索未知的世界,了解我不知道的人生,我从小就不想走寻常路。我36岁了,我要去拍电影、拍连续剧,想要对这一个未知领域进行开拓和尝试,我觉得这才是人生。

《赖皮鬼》词/曲:罗刚


大晴:在一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沉浮,你会孤独吗?

面包:我并没有觉得我在孤军奋战,我觉得很好。我这样的人很多,只不过表现形式不一样,有人选择了电影、有人选择了画画,有人选择了行为艺术。这个世界上有千千万万我这样的人,可能我隔壁那栋楼的那一个人,他自己在跳自己创作的舞蹈。只是,我们相互不认识,可能也不需要认识

孤独感在我的事业里面没有,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因为我非常明确的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可能在感情上面,特别是30多岁了,看到别人成家立业,有孩子了,我还在一个人吃东西一个人看病的时候,会觉得有孤独感。

我又要做专辑又要拍电影,现在还在学无人机驾驶,过段时间还想去考雅思,还有我们的公司和键盘中国论坛。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害怕孤独,努力让自己不要安静下来,让自己不断有事可以做。

大晴:未来10年的规划是什么样的呢?

面包:这就要看我这一年的音乐项目和电影项目做的怎么样。如果做得比我的预期好的话,我就会一直做下去,别人说拍电影是一条回不了头的路,拍了第一个,到死的那一天都在想着拍电影,它是一个漩涡。我不知道自己如果进了电影圈里面,会不会也在漩涡里。但是未来10年的话,我还是会做音乐和拍电影。

如果疫情好转的话,我可能会选择是到国外念书。当然建立在这个音乐和电影项目,我觉得做的一般般的情况下,这是b计划。

主要现在妹妹也大了,爸爸妈妈现在也还好,家庭没有什么负担了,接下来我可以为自己的内心而活了


妹妹罗颖,和她的未婚夫

大晴:最后一个问题,听从你的内心,你想说什么就说些什么吧。

面包:我想说怎么样看待社会?怎么看待宗教?怎么看待美国大选等等这些问题占据了我人生里面很大的一部分。每一个国家、每个群体、每个地区,都有他们自己的习惯和制度,当它们叠加在一起,碰撞的时候,文化冲突就自然形成了。有的人因为不懂这样的文化冲突,走向了极端和暴力。如果我们多一点了解这个世界,思考的时候就会更加理解和宽容。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去做?从哲学辩证法的角度来看,每个事情存在必合理,都有它好与不好的一面。所以当我们客观的去看待这些事情,就会发现,这个世界并没有那么丑陋,而且很有趣。


苏月之名

玫瑰花瓣 飘落心头
期待是与否 我的姓
驾驭你名 终身为我守候 
背负责任与光荣   尊重

眼泪流尽 擦干它  向上 仰望
不要害怕 不慌张 这不 是假象

爱是永不止息 不因惶恐之名 
终必有呼应 呈现在梦境
以苏月之名 归期可定 
哪怕沉浸在虚幻里 一生像泡影

眼泪流尽 擦干它  向上 仰望不要害怕 不慌张 这次 不一样
爱是永不止息 不因惶恐之名 终必有呼应 呈现在梦境以苏月之名 归期可定 哪怕沉浸在虚幻里 一生像泡影

钻石绕上 指尖指引 你我归与途 共婵娟患难与共 不再离乡背井 不再半途去放弃 相信

《苏月之名》分别有男声和女声版本,女声版本演唱者余紫莹,男声版本演唱者马俊杰;(压缩关系音质有受损)特此感谢面包先生专辑主打歌demo版在大晴专访首发,请大家期待专辑上线,支持正版。


文章出处 https://mp.weixin.qq.com/s/Fo3kouqIq5uTyxd4ZRIc0w

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

共有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