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修复行业金标准:iZotope 发布 RX 9 和 PPS6 套装,中国区独家优惠

Soundiron 与 Native Instruments 合作的扩展音源套装上手试用

复刻经典的成功者:Warm Audio WA-47 大震膜电子管麦克风评测

Steinberg 推出最新乐器合集 Absolute 5

mini 机顶麦克风新宠:森海塞尔 MKE 200 的上手体验

采访:PreSonus 创始人 Jim Odom 浅谈 25 年创意发展

iKnowMusic 添加于 2020-12-20 ·

分享到微信

暂无评论


今年是PreSonus在专业音频和乐器产品制造领域的第25个年头。这是一个不小的成就,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可以在不与客户建立超强连接的情况下经营得那么久。即使是一家在计算机音频技术方面处于领先地位的公司,也必须谦虚地听取客户的建议,因为实际使用你们产品的用户,他们在使用产品过程中的体验和见解是无可替代的。

自1995年成立至今,PreSonus就以提供整套录音和现场演出集成系统为愿景,稳步创建了一系列硬件和软件产品。这套系统中的核心就是“数字音频工作站”(DAW)—— Studio One,许多极富才华的工程师参与研发了这套系统,其中包含联合创始人吉姆·奥多姆(Jim Odom),目前他是PreSonus的首席技术官。

如果做产品的人,既拥有音乐演出经验,同时又深刻了解专业录音工程师们的需求,这对产品的研发帮助很大。吉姆(Jim)有时还会在“新奥尔良爵士音乐节”(New Orleans Jazz Fest)上展现一下自己的音乐能力。在吉姆(Jim)作为吉他手演出和作为PreSonus CTO进行相关工作的间隙,他抽空坐下,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您曾就读于“伯克利”(Berklee)音乐学院,那您是否也有工程师背景?


是的,我同时具有音频工程和计算机工程背景。十几岁的时候,我就开始录制音乐了。小时候我在路易斯安那州巴吞鲁日(Baton Rouge, Louisiana)的谷仓里搭建了一间录音棚,里面的设备都很基础,有Tascam 80-8磁带录音机和几台不同的控制台,80-8是一台带有DBX降噪功能的半英寸8轨模拟磁带录音机。后来我加入了乐队,和RCA唱片公司签约,所以我在相对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在一些大录音棚里工作了。在那之后,我进行了巡回演出,做了很多事情。在我25岁的时候,我不想再巡演了,决定回到大学,这一次我选择去“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LSU)攻读计算机工程学位。


图1 Tascam 80-8


您一开始学习的是工程录音,而后学习工程产品。您觉得是您身上有怎样的不同特质,引领您走到了今天?  


我想这要追溯到我小的时候。当时我有一把吉他,是我11岁时妈妈给我的,因为当时我没有扩声器,所以我把它连接到唱机转盘的前置音箱上,不知怎么地,这两者就结合在一起了。之后,我先在某个房间里装了一台晶体管收音机(Crystal Radio),然后在隔壁房间里,将这个通过立体声音响改装的放大器,连接到吉他上,和我的伙伴们一起演奏。

这些事情总是在我的脑海里浮现。科技和音乐似乎一次又一次地融合在一起。我也有同样的感觉。我们看到技术在不断地发展迭代,然后开始思考,“我们能用它做什么?”


图2 矿石收音机,图中所示并非吉姆(Jim)所有


您已经置身此行业25年了。PreSonus品牌是如何开创的?


1995年,是我们第一次参加NAMM Show展会,在E厅的10x10米的小展台上,我们展示了PreSonus的第一件产品——DCP-8八通道处理器。每条通道都有压缩、门限、自动推子(VCA)、静音按钮,所有这些功能都是数控的。因此,您可以将其简单地与Mackie混音台或其他任何大控制台的“插入”(Insert)节点作连接。因为每个参数都对应了各自不同的数字控制器,您也可以使用诸如Opcode Vision或Logic对静音、推子、压缩或其他参数进行“自动化”(Automate)处理。


图3 PreSonus DCP-8


那它的通信协议是?


通信协议是MIDI。您可以将8 台DCP-8一起叠加,这样就可以为64条通道做“自动化”(Automation)了,这些都是通过MIDI信号进行传输的,仅需要几毫秒即可进行场景切换,而且不会有因失真产生的噗噗声和削波。这是全数字控制,模拟处理。它是我们的第一款产品,但是很成功!


你们为此产品的软件部分做了哪些工作?


DCP-8的软件是使用8051汇编语言编写而成的。大家都了解旧的X86编码的形式,而8051汇编语言恰好与其不同,它是“数字音频工作站”(DAW),MIDI和SysX控件等相关产品的模板。所以,编程很简单。

DCP-8上市之后两年左右,我们完成了第一款机架式前置放大器,它是由我们公司和Jenson Transformer共同设计的,它就是我们的M80产品。很快,DigiDesign的人问我们是否可以制造有转换器的设备以配合原先DigiDesign Sound Tools box。因此我们就制造了DigiMax,它是带有96K转换的8通道话放。


他们分销此产品吗?


不,这是我们的产品,他们只是希望在市场上有这样一款产品,因为他们的客户一直在这样询问,所以我们制造了DigiMax。那时我们有了数字音频输入输出口,从产品逻辑上说,我们下一步就该制造音频接口了。随后,带有mLAN接口的FIREStation应运而生,它是继“火线”(FireWire)接口产品FirePod之后,火速问世的产品。


之后,PreSonus是不是就进入了快速增长期?


没错,先是FirePod,然后是FireBox,FireBox是6输入的“火线”(FireWire)音频接口,可以直接与当时新款Mac笔记本连接。这就是我们开始制造音频接口的历史。


图4 FirePod是第一款PreSonus音频接口,
但市场占有率长盛不衰


在早期就兼容“火线”(FireWire)接口,我想无疑也是你们能获得如此大成功的因素吧。


是的,这确实很有帮助。这也为Studio One的启动奠定了资金基础。


那时您已经从商8-9年了,您可以利用所有您学到的东西。对了,鲍勃·都铎(Bob Tudor)对您和PreSonus意味着什么?



图5 好友共创好公司

我是某一年在NAMM Show展会上遇到的鲍勃(Bob),我们很快就成了好朋友,因为我们都去过“伯克利”(Berklee),而且我们有很多共同认识的朋友。他到我们展台,看着FirePod问“如果没有我,你们要怎么制造FirePod?”他是Sane Wave的创始人,我们早期的调音台的音频引擎设计都是使用的Sane Wave之后,鲍勃(Bob)加入了PreSonus。

 

Studio One“数字音频工作站”(DAW)与你们的硬件可以很好地整合。您觉得它的成功中有多少是来自于你们早前的硬件忠实客户,他们想要使用你们的软件产品?又有多少客户一开始就是你们软件的客户,现在他们想购买整合的硬件了?又有多少客户是想同时购买完整解决方案的?


您说对了。我们的软硬件都互相整合了。每一位购买我们产品的新客户都非常重要。我们所有的硬件都捆绑了精简版软件,这会让用户慢慢习惯于使用它们。如果您喜欢用这款软件,您可以将其升级。

我们在专业社群中的口碑越来越好,要让社群中的小伙伴都喜欢它,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因为我们可以从他们的使用过程中获得产品设计的灵感,而他们也会在闲聊时说,“嘿,我在用Studio One工作,我觉得您也应该试试。”我想那就是这款“数字音频工作站”(DAW)会变得越来越受欢迎的原因。


图6 Studio One


收购Notion是贵公司发展历程的重要一步。是什么原因推动你们进行收购计划的?有没有可能是因为“我们缺个打谱软件,所以……”


我们从Notion最初的创始人投资中收获了很多。他们在开发和雇佣工程师方面做出了很多准确的选择。幸运的是,当最初的Notion投资者和持有者准备离开时,我们正好遇到了这样的机会。Notion可以实现其他记谱软件做不到的事情,当然,我们的长期目标是让它与我们的整个产品生态系统完全整合。iPad版的Notion常年在苹果应用商店音乐应用类的前10名之列,这给了我们另一契机。


图7 Notion界面


而且它很与众不同,用户可以将文件在不同的平台和设备间进行移动。


是的,如果您在iPad上打开了文件并进行了相关工作处理,之后您还可以将其移动到电脑上继续操作,并将其导入到Studio One中进行播放,或为其添加相应乐器。


在您去“伯克利”(Berklee)音乐学院之前或之后,您有学过识谱吗?


我从15岁开始就玩爵士乐了。我很幸运在高中时遇到了几位非常棒的乐队指挥。他们都是很好的乐手。那时在“新奥尔良巴吞鲁日”(New Orleans, Baton Rouge)地区,有许多特别牛的爵士乐老师,除了教学他们还经常一起演出。这就是一种生活方式。我在高三时获得了由Downbeat杂志颁发的爵士吉他奖学金。我用这笔钱支付了在“伯克利”(Berklee)音乐学院的第一学期学费。


太棒了,恭喜您!可能这祝贺有点迟了。您有没有崇拜的人或者乐手?


在摇滚领域,我是杰夫·贝克(Jeff Beck)的超级粉丝。你知道吗,我可以坐那儿一整天,就听他的音乐,或是尝试演奏一些可能和他比较接近的东西,任何他演奏的音乐,都是充满了极强的张力。我的意思不是说他演奏得有多硬或多快,而是每一个他演奏的音符,都是如此充满激情。


图8 刚讨论到的大师

在爵士领域,Pat Metheny对我影响最大。我在“伯克利”(Berklee)的时候才开始喜欢他的音乐。那时他会在一个小场地和他演奏小号的兄弟Mike一起演出。因为俱乐部场地实在是太小了,因此我离他很近,而且每次离开时我都满心鼓舞,然后会像他一样去练习,6天,全天候。


练习乐器,被鼓舞总比被威胁要好得多。


每次我听到他的演奏后,都会被鼓舞,且练得越来越勤快。这绝对是快乐的时光。

 
图9 Jim Odom与LeRoux共同演出

 


本文出自《midifan月刊》2020年11月第176期

 

可下载 Midifan for iOS 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 iPad 或 iPhone 上下载并阅读。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