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EQ 2.0 时代——UVI 创造性 EQ 均衡插件 SHADE 简测

上 Midifan.fun 发布上海乐展见闻,到 Midifan 展位拿敲可爱喵小嘀礼品

上海首家 Ableton 官方认证教育中心 GateMusic 門音乐正式上线

Steinberg UR-C 细节全知道!第三期:驱动

Tegeler Audio Manufaktur VTRC 评测:「昂贵」的声音长这样吗?

怎么让你的声音听起来有体积感?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太阳的后羿 添加于 2020-10-01 · 暂无评论


我们经常用声音的体积感来作为混音品质的标准之一。“大”、“巨大”、“庞大”,一大堆词都能用来形容声音的体积感。

所以体积感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如何让混音听起来更“大”呢?

对于我来讲,体积感可能有很多层含义。有些混音有着很深很细节的空间来塑造体积感,比如通过混响和Delay来让听众沉浸;而另一些混音则是让声音更近,有策略的使用压缩、EQ和失真(而不是大量使用混响和Delay)来让声音的各部分听起来非常贴耳以至于你感觉能够触碰到他们。

在这篇文章中,我将介绍我怎么在录制、混音甚至母带中让声音变得更“大”。顺便让我们看看到底有多少个“大”的含义。


这篇文章是混音的“大力丸”,但是可能会让你头大,谨慎观看!


在录音阶段

一个好的录音工程师能够充分理解作品内容,什么歌曲需要什么样的声音特性,怎么选择、放置麦克风还有其他特殊处理来达到想要的效果。

正确录音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了解“相位(phase)”和“极性(polarity)”。相位与声音信号传播的时间有关,比如你的吉他放大器(amplifier)前面放置了两个麦克风,一个与放大器只隔了几毫米,另一个隔了3英寸。那么声音到达两个麦克风就会有略微的时间差,产生的波形就会如下图所示,其中一个会比另一个早出现。这会影响录音的成品效果。


在某些情况下,两个信号不需要完全相位对其也能在作品里听起来很合适,所以在你做相位对其之前,可能需要考虑一下需不需要。但是在录制鼓的时候,我会特别注意相位,特别是任何overhead麦克风录出来的音轨,你必须保证他们能够同时接收到鼓的所有信号。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的话,他就会产生各种问题,在并轨之后对频率、鼓的瞬态还有整个空间感产生很多负面影响。所有这些问题都直接关系到鼓听起来的“大”,所以一定要注意相位关系!

相似的,音轨之间的极性错位也会影响听到的效果,这一点在极低频(low-end)最为明显。

考虑一个录军鼓的方式:两个麦克风,一个在军鼓上方,贴近鼓皮;另一个在军鼓下方,贴紧底部的链条(或者被称为响弦)。

响弦为录音提供高频内容,这是军鼓在混音中能够“透彻”的关键。假设顶部的麦克风指向下,底部的麦克风指向上。那么为了让他们能够听起来一致,我需要反转一个音轨的极性。但是我需要反转哪一个呢?

我会反转底部的麦克风信号,因为其他所有麦克风都会想军鼓顶部麦克风一样指向下方,如果不反转底部麦克风的极性,军鼓可能会缺少低频,因此体积感就会不足。任何来自同一乐器的两个信号,或者说有着相似频率范围的音轨(比如底鼓和贝斯),都应该注意相位和极性的问题。共同的极性对于清晰的极低频尤为重要,同时也会影响体积感。


不是所有东西都需要体积感

在我深入介绍我怎么使用EQ、压缩、失真、混响等过程使声音听起来有体积感之前,我需要事先说明得失没有任何一个乐器是没有体积感的。

换句话说,你需要考虑每个乐器之间是怎么相互影响的。当你处理80+轨的巨大工程时,并不是所有音轨都能拥有巨大的体积感。事实上,如果你想要让每一个乐器都听起来比真实情况大的话,结果只会导致你的混音变得浑浊、臃肿。

除此之外,现在商业作品的混音和母带都在大量使用压缩器和限制器。在他们让声音变小之前,你只能将这么多信号塞进有限的数字空间中。所以在混音的时候,其实你可以往相反的方向考虑。

如果你想要做一个“宏大”的混音,我建议你最好先在内心做好决定——如果你想让你的混音想厨房水槽一样满,而你面对着一个150+轨的工程,那么只有某些轨道能够听起来有体积感,所以你需要选择这首歌真正需要的,同时也是客户真正需要的乐器。


压缩,但是别过度压缩

压缩器是让乐器听起来比真实演奏的更有体积感的神器。底鼓和军鼓被压缩之后几乎给人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如果你不仔细听的话很容易压过头。

当信号被过度压缩时,极低频和瞬态往往是最遭殃的。所以没有什么比过度压缩更能让你的混音没有体积感的了。(真有的话可能就要说在总线上挂一个high-pass滤波器的操作了)

所以我们怎么避免过度压缩呢?

我建议在底鼓、军鼓、筒鼓等封闭式的鼓上使用较慢的attack时间,release时间取决于整首歌的拍速和节奏。设置合适的压缩比和阈值,并且时刻关注这些操作对低频和瞬态带来的影响。如果你在瞬态上做了很多文章,但是低频听起来有点影响,那么在压缩器后面插入一个适当提升低频的EQ,如果在压缩器之前插入的话,会使压缩器对低频的反应过于灵敏。

出了管理动态范围只爱我,压缩器还可以将各种各样的音色赋予音源。我最喜欢对低频进行轻微增厚的几个插件,包括UAD Farichild 660/670和Softube/UAD的CL-1B。两者都会在使用的过程中为音源提供令人愉悦的温暖感,前提是你设置对了参数。

就像我说的,压缩器塑造瞬态的过程会影响体积感,我最喜欢的瞬态塑造类型的压缩器是UAD/waves的dbx 160,UAD的Distressor以及任何1176的复刻插件(有很多)。这些压缩器对音色的处理各不相同,因此请确保对它们使用不同的参数进行实验,然后进行比较,决定哪些参数在那些乐器上效果最佳。

我会把压缩器同时用在单个轨道、并轨bus和母带总线上的。在母带总线上的压缩器一定不要过度压缩,因为他会让你的声音听起来干、稀薄、声音小。而如果总线上使用了正确的压缩器,则会为你的作品带来独特的动态和音色。

就像压缩鼓来保留瞬态一样,总线上的压缩我建议使用较慢的attack时间,并且避免任何超过2dB的衰减量。我的最终目标是看到GR表(Gain Reduction)与我的音乐翩翩起舞,以达到二者相互融合的境界。使用这种方式来旋转硬件或软件压缩器的旋钮(我最喜欢的操作),我能够给我的混音添加更多的临场感和重量感,从而带来体积感。


……除非你是故意过度压缩的

混音有点像拼拼图——在专业的混音当中,所有碎片都能恰到好处的贴合在一起。也就是说,如果对某个音轨进行了巨量的压缩,但是这样做能够在作品中好听,那就放心的去压吧。

许多流行混音都想要实现比真实录制出来的更有体积感的东西,而我喜欢在这种风格的混音中给Lead vocal加大量的压缩。虽然压缩会让信号的低频缺失,但是它能够让听众感觉离信号更近,因此,如果我希望有一个贴脸的人声,我会进行大量的压缩,并且用EQ来弥补被压缩器压掉的那部分低频。


正确的叠音色是很有用的

在电子音乐的制作和混音中,我们都知道叠音色是必不可少的。

假设我要创建一个利用整个频谱的bass-line,我就回去考虑这个音色中不同的组成。在这种时候,允许叠音色的合成器或者采样器很必要。我喜欢使用我最喜欢的插件来制作bass:BASSSYNTH。它允许你最多叠4个独立的音色,并且有着大量有用的功能,能够让你在低频极其精密的进行操作。我也很喜欢这个插件用纯大写字母来命名。

在制作一个全频bass的时候,一个厚实的低频“JP SINE”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我可能还想再中频加入一些东西,比如合成铜管“BRASS TERROR 2”,或者其他在500-4kHz之间有内容的音色。

其次,我希望有一个瞬态单元“FREQ STRIKE”来模拟拨奏,这样bass就有了一定的音头。之后我还会加一些噪音单元“FOLEY RAIN”,然后再数千万种选择中调整他们的attack和release来达到一个完美的平衡。这只是创造bass音色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可以在很多vst和硬件合成器上应用。


自定义音色的分层


把音色叠加在一起

我已经在几篇文章中对这种叠音色方式进行了解释,我在这里介绍的目的是有时候我会对鼓音色进行相同的处理。如果我的客户给我的分轨里鼓听起来没什么体积感,我会用我自己的采样替换掉。

假设底鼓听起来没有体积感的原因是缺少低频,那么我会设置一个触发器,然后叠一个听起来像猛犸一样低沉的采样来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我得到的军鼓有着很好的瞬态,但是由于没有深度和空间感,所以听起来很小,我就会叠加一个在大房间里录制的军鼓音色。这种操作可以有很多种实现方式,我一般用Addictive Trigger,Massey DRT还有我一大堆收藏的音色。


精准的使用EQ

掩蔽效应,或者说一种声音被其他声音影响了听感的现象,是让你混音听起来又浑浊又没体积感的最常见的原因。

深入了解自己使用均衡器的方法对解决掩蔽问题非常关键。如果我的底鼓和贝斯都在100-300Hz内有很多的能量,那么他们都在抢占听众的注意力,最终他们都不会突出。我通常会先决定好哪个乐器是在“下方”,然后将“上方”的那个乐器的冲突频率删除。这就是为什么做出好的录音决定是那么的重要的原因。如果录音师决定底鼓在贝斯的“下方”,那么乐手和录音师就可以做出相关的声学设计,来让两个乐器和谐共存。

这个原则适合任何两个冲突的乐器。有时候背景人声听起来和主唱相同,因此很难决定哪些应该位于“前面”,如果我觉得我的主场应该听起来更有体积感,那么我会衰减那些影响主唱的背景人声。

上述两个例子都印证了我的观点——“不是所有东西都需要体积感”,你必须做出一些牺牲和选择。


失真是很有趣的效果

很多时候我都在找合适的失真效果器(saturation),我最喜欢的是Fabfilter Saturn 2,Soundtoys Decapitator还有UAD Studer A800,这些是做任何压缩、EQ之前可以为你的声音增加谐波的工具。虽然他们可能无法修复频率和动态相关的问题,但是有时候你必须要失真来提供一定的温暖感和厚重感。


混响和Delay会让你的混音变浑浊(或者说杂乱,不清晰)

某种意义上讲,你的混音越干净,听起来就越有体积感。各个乐器的频率不会互相干扰,瞬态特别明显,每个乐器都能让人感觉到是从扬声器里直接发出来的。但不是所有作品都需要这种干净的混音风格,所以你必须要清除的直到时间相关的效果器是怎么影响整个混音的。

当我处理混响和Delay的时候,我绝对不会把它当作一个随便一调就放在那不管了的操作。我会仔细去听我到底需要哪一类的混响和Delay,调整设置来让他们适当的增强输入信号,然后根据我用的效果器的类型调整发送量或者插入量。

需要清楚的是混响和Delay本质上是在重复原始的信号,所以如果你要处理的素材听起来就没什么体积感,那这些效果可能也没什么作用。

我最喜欢用来塑造空间感的混响是UAD Capitol Chambers,他能带来极少数混响插件能带来的深度和温暖感,而且在低频有着令人惊讶的效果。除此之外还有 Soundtoys Little Plate,它能让一个乐器听起来感觉更靠后一些。

对于普通的延迟效果,我很难找到一个能打败Echoboy的Delay。你可以用它尝试不同的Delay效果,并且通过调节他的失真参数来让声音听起来有穿透力、虚幻并且让所有东西都听起来非常的有空间感。


总结

音乐也是要注意段落时间的。我很喜欢那些主歌里听起来很棒的歌,但是到了副歌可能就会听起来不那么完美。这种情况有很多解决方式——通过改变乐器配置、通过某些处理(比如EQ)让一些乐器在主歌听起来小一些,或者干脆把他们视作两种乐器。

尽管你的客户可能以为的想要追求体积感,但是不要因为这个放弃思考。你不需要为了体积感而创造体积感。


本文出自《midifan月刊》2020年08月第174期

 

可下载 Midifan for iOS 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 iPad 或 iPhone 上下载并阅读。

 




文章出处:https://magazine.midifan.com/detail.php?month=2020-09#30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