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inberg UR-C 细节全知道!第三期:驱动

Tegeler Audio Manufaktur VTRC 评测:「昂贵」的声音长这样吗?

喜大普奔:midifan.fun 音乐人欢乐社区 iOS 和 Android 应用下载起来!

2020年10月号《Midifan 月刊》技术刊物上线,戳这里阅读

Roland GROOVEBOX 系列 MC-101 测评:盒子虽小,律动无量

Arturia 联合创始人 Frediric Brun专访:Arturia 这 20 年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iKnowMusic 添加于 2020-05-25 · 暂无评论

左到右:Gilles Pommereuil(Arturia联合创始人), Maxenxe Brun(Arturia另外一位联合创始人的儿子) 和 Frederic Brun(Arturia另外一位联合创始人,也正是本人的被采访对象)


今年是Arturia的20周年庆。这对任何一家商业公司来说都是值得骄傲的,尤其是Arturia,他们在过去的20年,从早期作为一家软音源公司,成长为多元化快速发展的硬件和软件制造公司。

Arturia的核心人物是Arturia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和现任总裁Frederiic Brun。他与合伙人Gilles Pommereuil于1999年一起在法国Grenoble创建了Arturia。Grenoble以其冬季运动闻名,曾经是1968年冬季奥运会的举办地。此外,当地还拥有大量的高校,实验室和其他技术资源,所以Grenoble也是法国的硅谷。

我们在2011年曾采访过Frederic,那个时候正是Arturia转型成为软硬件公司的初期。从那个时候开始,Arturia和Frederic经历了很长的发展道路。他们最新的产品MicroFreak是一款大胆创新,推陈出新的产品。它不仅非常轻巧和平价,它还拥有特殊的PCB键盘,这个键盘体现了Arturia的特征,形态,以及如今开发制造的专业工艺。

Arturia从一个软件公司发展成为软硬件公司。您觉得有什么变化?

我们在2004年开始开发Origin,我们真的花了比我们预计多好多的时间来将它上市。在这段开发进程中,我们了解到成为一个硬件制造商意味着什么。这真的太有挑战了,这比一个软件开发公司要困难太多。


早期的Origin

也更有风险…

风险,那是肯定的。每件事每个决策都必须和公司财务相关。我们在2004年到2008年开发Origin的时候,真的很艰难,但最后产品上线了,我们也从中学到很多。同时,我们也获得了制造第一款控制器键盘的机会,也就是Analog Factory Experience,它比Origin更早发布。这两款产品帮助我们改变了公司的组织结构。

关于Analog Factory Experience更多的介绍:


那时公司中有人是做机械设计或电子工程的吗?或者您就是这样的人才?

不,这并不是学机械设计或电子工程出身的。我一开始是物理化学工程师。我们为了制造硬件雇佣了相关人员。Grenoble有很强的工程文化,所以我们找到了合同工,雇员,实习生和一位退休了的相关行业的经理,这位经理帮我们理解了整个供应市场链中每一步的价值。我们花了几年时间真正了解制造商到底是什么,它与软件实在是太不一样了。这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挑战。

Grenoble和美国的硅谷很像。为什么法国的硅谷会是Grenoble呢?

造成这个情况有几个方面。这里有很多院校,也有很多实验室,有许多非常富有创意的公司在这里起步或搬到这里。惠普欧洲分公司长期在这里,以前惠普还在Grenoble制造计算机。还有ST Micro, Xerox公司等。现在苹果公司也在这里。实际上福布斯将Grenoble看作是全球第5大创意城市。

 

你们也在Grenoble生产产品吗?

不,因为我们遇到了一些问题。在欧洲的90年代,有许多大型通信公司生产PCB,并在小工厂做集成。2000年,他们开始将这些小工厂出售给整合类似工厂的小公司。

所以,之前我们是与这些公司合作的,他们从通信公司收购工厂并将其合并。有时他们会将我们的产品生产线从一个工厂挪到另一个工厂,只是为了便于他们管理,但这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帮助。我们慢慢有了经验,有时不得不处理一些棘手的问题,后来我们开始与中国公司合作,让整个生产流程变得更简单。

在经营公司的20年中,您收获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我学会了改变自己,为了让整个公司改变。我学会了放弃一些确定的事情,在一些很确定的事情上也看淡了;更信任人并给他们空间去成长。我总惊讶于做这些事如此有效。困难的事总在改变我。最后,经理是使整个公司往下走的可能因素。公司的成长是建立在每个个体成长的基础上的。

就策略来说,我曾经有过一段痛苦的时间,那个时候我告诉自己不要做太多的事情。就像您看到的,我们现在做界面,软件,硬件,合成器,模块等。这就是我们,我们想要接受新的挑战,我们寻找创新的力量。也许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很清楚地知道我们在市场上的定位。在我眼里Ableton是一个伟大的公司,它很专注,也有很清晰的未来眼光。而在Arturia,我们存有对事物的爱好,对新里程和频繁创新的渴求。


运行在Ableleton Live中的Arturia Pigments

您觉得自己是个怎样的人?

我觉得我是个坚毅的人。我也不知道这种坚毅是从哪儿来的——也许来自童年的经历。也许这与压力或需要有关。这也是与时间的对抗,我们为了实现目标,为了确保目标能尽早实现,避免一切为时已晚,我们都要尽力。这种坚毅肯定也与我们在公司正在做的事情有关系。我们很努力地工作,也完全奉献自己。

您曾提到在Origin开发时,您几乎要破产了。我想是坚毅精神帮助您度过了那段时间。您那段时间有贷款过吗?

是的,那时我贷款了。我们公司曾经也有资本介入,当然2年前我们就将股份赎回了。为了建立公司,独立运行,同时又要让它成长,肯定是要付出很多努力的。回过头看看,你会发现其实也就那样。

你们现在有这么多项目,您有没有一个开发计划?您是如何做优先级安排的?

是的。我有一个团队,团队中的高管负责不同的领域,比如IT,研发,软件开发,制造,产品管理,市场,销售——所有这些团队的组合才能让我们继续前进。如果仍然是我自己在做太多事情,那不仅很累,而且对一个公司来说这会是很危险的。

我的一部分工作是保证公司的价值,提供动力,设定方向。下命令可能是我最擅长的事情之一,但却不是我喜欢的事情。这可能与我的天性有关,我不能接受太确定的事情。这太痛苦了。


但您必须享受它…..

是的!很刺激。有很多时候你会发现自己有太多事情要做了,现在我还有4个孩子。公司也需要在美国和亚洲发展。当然我没必要找个人来替我做这些事情,但是如果不找人,我是不是要全部自己去出差并调整时差,因此我开始思考替代方式,试着找到捷径,并思考“如果我更聪明的话我会怎么做呢?”

您的孩子对您的公司有兴趣吗?

是的,特别是我的第三个儿子。几年前他看到我在夜里基本不睡,他想帮我。所以他开始画乐器,开始收集所有的宣传册,当他去公司的时候,他超开心的。

他在办公室里可以看到所有这些乐器,他也喜欢公司的圣诞派对。对他来说,这真实太享受了。他很沉浸其中。


一个年轻的设计师


一些设计

这肯定感觉很棒。

没错,确实是。

在您20年前建立软件公司,您的赛道发声了怎样的变化?从策略的角度来说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我一开始建立公司的时候,很多人都怀疑软音源可以帮他们创作音乐吗?那时市场上也只有一些相关产品。当时有来自丹麦的叫做Koblo的软音源,一个法国人做的叫Virtual Wave的产品。那时真的很早,这些产品只能在音乐商店中找到盒装版。Native Instruments随后兴起,我们也是。

当时的挑战就“看,我们可以使用计算机当作乐器来创作音乐,计算机不再仅仅是一台录音机。”我记得我第一次将我们的第一款软音源产品Moog Modular给Bob Moog看的时候,他问我们,我们有多少音色,他震惊于计算机居然可以做到有这么多音色。


Koblo Vibra 9000


Bob Moog


Arturia Modular V

那是第一个挑战。看,这是行得通的,这种行为模式也让人们换了一种工作方式。这种模式变得更平价,更易整合。

现在又不同了。现在人们更关注工作流程和体验,确保技术不会碍事儿。这不仅仅是个问题,更是一种方式。所以我认为现在我们应该做的更多是关于设计和工作流程的改善。这比声音更重要。人们已经懂得你们可以做好多事情,将计算机、控制器和软件进行整合。这就是用户现在想要做哪些事儿,而我们能将其实现,这是需求被满足的完美配合。

在早期,您的难度是在教育他人。现在是在帮助他们有更多作品能产出。

是的,并在他们现有的环境中进行整合。而不是“来看看我们产品能在计算机上做什么”。我们走进用户,隐藏我们的技术。仍然在用户所处的环境中,我们帮助用户做一些新的事儿,帮助他们在他们想在的地方做他们想做的事。这个地方可能是舞台上,可能是池塘边,或在飞机上或任何其他地方。无论在哪儿无论您想做什么样的音乐,我们都会让它实现。

实际上这几乎是所有领域一样的大趋势。多年前,您需要去餐厅就餐。现在您可以致电DoorDash或其他的平台。以前您想跑步,您需要去运动场。现在您只要穿上运动鞋,在哪里您都能跑。以前您需要走向世界,但是现在世界正在向您走来。这对我们来说是一样的。我们不得不将音乐人带去在任何他们想去的地方。

我们来谈谈MicroFreak。它的键盘是PCB吗?你们是怎么得到这个理念的?这感觉跳脱开了思维定势。

我觉得我们是从Don Buchia制作的乐器中获得的灵感,但是它们很专业又很稀有。我们觉得将这个界面带到新一代音乐人面前是很有趣的,这群音乐人是一群非“传统”键盘演奏者。在某些意义上来说,这个PCB键盘的入门门槛不高。此外,我们认为音乐表现力要比单纯演奏一个旋律更重要。您可以演奏和弦,我们有音序器。如果您想演奏旋律,用它也可以,但这并不是这款产品的主要开发目的。这款产品对使用者的要求不是您必须是个键盘手才行的,它对准备拥抱键盘合成器却不会弹奏键盘的人来说有更多的意义。

它是个仅有25个琴键的短键盘。您可以演奏您的和弦,琶音,音序,音序是很有意思的因为它们能包含四个不同的参数。您可以在它运行的时候切换模式。我们加入了如Spice和Dice这样的控制,用户可以获得令人兴奋地可控制的随机感,即使您不是一个键盘手,它仍然可以很有趣。总之,我觉得这款键盘入门门槛不高,而且音色也很好。


MycroFreak

PCB有力度吗?

是的,力度和复音触后。只要将您的手指放平在琴键上拓宽接触面,就可以实现。我曾担心用户觉得这样不好用。我也曾担心用户会觉得很难操作,会有点怪,但后来我很高兴地看到音乐人们在使用它,反响也很好。

目前用户对PCB键盘的反应是怎样的?

非常好。PCB键盘很好弹奏。将其嵌入较小的合成器,比如MicroFreak,它可以满足您98的需求,并可以让您挖掘更多有趣的东西,比如复音触后,这些对传统的键盘来说是很难的实现的。

你们已经为支持模块化合成器做了很多努力。您认为现在到哪一步了?

我们的Step产品线,是目前市场上第一,也是唯一一条支持模块乐器的产品线,以键盘的方式提供除了简单USB连接外更多其他连接的选择。我们想做的是建立模拟和数字的桥梁,因此您不仅可以使用USB,也可以使用KeyStep或BeatStep上的CV;我们也在搭建制作和演出的桥梁,您不仅可以在制作中使用Step,也可以在舞台上在没有计算机的情况下进行使用。

我们在这一点上已经做得很好了。BeatStep,KeyStep,BeatStep Pro都不贵,它们使用起来简便,也可以很方便地与您原来的系统一起搭建整合。这带给我们一个很强的方向和下一代产品的走向,那就是MiniBrute和MiniBrute 25。此外,我们拥有RackBrutes,以及可以整合所有设备的Link系统。舞台上的音乐人可以使用这套解决方案,并快速进入演奏状态。

关于行业的发展方向,我认为音乐人和普通用户想要的是更自然,更手势化地控制。这是我们非常想做的。我们感觉技术应该真正地帮助人们创造音乐,并不是以将音乐商业化为代价的。这也是有风险的,因为今天要做一些事儿实在是太容易了,特别是通过网络。最终每个人制作的东西一样或触发相同的样本。我们必须对带给我们的东西有要求。

这也是我们所看到的对乐器来说现在最重要的部分,已经不再仅仅是声音了,而是每个方面,是用户体验,以及将乐器、计算机和音乐人相互整合的简单过程。我觉得这是我们发展的方向。我们正在尝试制造优秀的数字化模块,我确信我们也将看到更多既满足数字又满足模拟的解决方案。


MiniBrute

有了模块,就会有更多的即兴可以玩,但这又和传统的乐器即兴不一样。这就像演出一样,而且计算机是无法达到这样的触感的。

确实是。这是关于MicroFreak键盘的问题。有时侯用它就是实验,一不小心出现的意外声音就会非常有趣。假如您想要捣鼓捣鼓键盘或找回您的音序,Spice,Dice,您可以在界面上找到可使用的元素,来为作品加入一些不确定性。


愉快地意外…


在任何地点使用

从作者视角看MicroFreak(请不要将下文看作是产品报导)

在1月的冬季NAMM展上能看到这个产品,我真的很兴奋。我并不是一个合成器专家,我会弹点吉他,但是我又很喜欢大胆又有趣的产品。我看到MicroFreak的那一刹那,我就预定了一个,而且使用后没有让我失望。

Arturia一开始就持续关注产品细节和积极的用户体验。吸引人眼球的包装盒中包含了一个小尺寸的使用手册(颜色很绿),红色卡片,2个1/8”的MIDI连接器,电源(如果您有了USB接口,就可以不用这个电源)。

它们把MicroFreak叫做协音4声部半模块合成器(A Paraphonic 4-Voice semi-modular synth)。它是波形和数字振荡器,模拟过滤器和高灵活模块的矩阵。它很小,只有2.5lb的重量,也不贵,市场价299美金,却拥有强大而实用的功能特点。因为它可以通过USB供电,您可以将它用作MIDI控制器。您也可以在上面选择一些振荡器模式,比如Texturer, KarplusStrong, Harmonic OSC, 和Superwave。面板上还有一个音序器/琶音器。

真正的键盘手在使用这个特殊的键盘时需要转换一下他们的演奏技巧,但是对我来说,这很容易上手,它的触感灵敏度和复音触后都令人印象深刻。它的带式控制器(Ribbon Controller)也很独特。


不好意思推广自己一下

我现在拥有四个合成器,最早的是1984年的Oberheim Xapander,1986年的罗兰 MKS-50,2016年的Sequential OB6,以及这一款……

我们代表KVR恭喜Arturia成立20周年,并期待它们下一个20年能更好。
Gilles Pommereuil, Frederic, and Maxenxe Brun 正在计划下一个20年


本文出自《midifan月刊》2020年04月第169期

 

可下载 Midifan for iOS 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 iPad 或 iPhone 上下载并阅读。

 


文章出处:https://magazine.midifan.com/detail.php?month=2020-04#86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