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年集大成:TR-808 开发者、前 Roland 社长菊本忠男的 RC-808 软件免费大放送

10 全 10 美——有史以来最强大的 Cubase Pro 10 上手试用(下)

八面玲珑、便捷专业:Roland GO:MIXER 系列手机专用调音台简评

测评:能让 nord 闻风丧胆的 Roland VR-730 终于出现了

免费吃喝 + 二手市集 + 聊天演出 = 交流方式 Vol.13 @Cafe Zarah

探索 U-HE 优越背后的实质——U-HE 创始人 Urs Heckmann 访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官方新闻稿 添加于 2019-02-14 · 暂无评论

Urs Heckmann 是 u-he 的创始人,他起初只是因为业余爱好而创建了这个品牌,但后来随着一些备受喜爱的软件音源和效果器的推出,包括 Diva、Repro和 Satin,公司知名度得到了大大的增长。在 u-he 的柏林总部,Urs 谈到了他如何决定开始制作自己的软件乐器、使用软件进行硬件模拟的技术,以及他最期待的声音设计和软件乐器领域中的新趋势。



你为什么创造了 u-he 这个品牌?

我从13、14岁的时候开始接触计算机编程,当时用的是 Commodore 64 计算机和其他类似的设备。当其他人都在打游戏的时候,我在编写游戏的代码,比如在软件里编写一些在别的游戏中被使用的执行序列。我最终放弃了制作游戏,不过我的目光转向了在电脑上制作音乐上。10 年之后的我,当时学习的是工业设计。当时互联网时代到来了,我的重心就又回到了编程上。我主要研究的是多媒体编程,比如与建筑师一起制作一些视频,或者是在 Macromedia Director 上写一些脚本,诸如此类。

在我毕业之后,我的重心便转向了制作插件上。那时候插件真的很贵,尤其是顶尖的那些插件。我比较喜欢设计我自己的合成器。当时随着 VST 标准的发布,突然大家都有统一的标准来编写这些插件了,于是我决定辞职并且开始认真编写我的第一款插件。Zebra 是我于 2003 年的第一次尝试,一切都从那里开始的。 

大约在那个时候,在网上关于插件合成器与模拟硬件合成器的声音差别,存在非常激烈的争议,那些“自作聪明”的家伙觉得模拟的东西听起来不同,更好。当时我的感觉是:“这都是心理作用!”但当模拟合成器重新成为潮流的时候,我买了一些模拟合成器,发现它们的声音听起来真的很棒。所以我的兴趣又转向虚拟模拟合成器,Diva 和 Repro 就是这么来的。



你是怎么想到创造 Diva 的? 

我曾在 DSP 论坛上与一些人讨论过零延迟反馈滤波器(zero delay feedback filters)的想法。当时这是一个新鲜的、很酷的概念,并且没有像现在这样被滥用。当时,我和与我在论坛上交流的朋友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实现方法。而我把我的解决方案包装在了 Diva 中,这是这种技术应用到实际产品中的非常早的一个案例。

Diva 的基本目标是与硬件尽可能相似,但给予它充分的基于软件的灵活性,让一些愿意探索的人从软件里得到更多。当使用虚拟模拟合成器时,比如 Diva、Repro 和 MONARK(开发于 Diva 同时期),每个产品对不同细节的偏重都有不同。某一些细节如果完全按照硬件还原,那其实是非常浪费时间的,比如我们举个例子:如果你想让软件 100% 的模拟硬件,那是不是也要模拟硬件容易出现故障的特性?没有人想要每年一次对软件进行精密调校,甚至修复故障,就像硬件合成器一样。

所以你必须专注于真正对声音来说重要的事情。对我来说,它始终归结为:人们真的能分辨出软件和硬件之间的声音区别,还是一切都心理作用?如果你能看到哪个是哪个,回答通常是:“是的,这显然是软件,那显然是硬件。”但是在盲听中,我相信现在你真的很难区分它们。



能和我们介绍一些关于你设计的这款模拟Prophet 合成器的软件 Repro 吗? 

Repro 与 Diva 截然不同。Diva 非常流畅和圆润,它实现了我称之为模拟声音的精确虚拟。Diva 被设计得刚刚好在各种参数的甜蜜点上。Repro 恰恰相反。Sequential,这个生产了 Prophet 5 和 Pro 1 这两款硬件合成器的厂商,根本不在乎参数范围。Prophet 5 具有巨大的调制范围 - 你可以在 12 个八度上进行达到音频速度的快速调制。在 Minimoog 中,只有两个八度,或者算上正负两极也只有四个八度。

而且它也有一些很有意思的芯片故障。我们 Repro 模拟的 Prophet 5 的滤波器是其实是不完美的。如果滤波器的截止频率不变,它就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但是一旦使用别的信号来调制滤波器的截止频率,调制信号就会被“印”在输出的音频信号上。这可能不是故意的,但是这也是 Prophet 5 标志性声音的一部分。

至于振荡器,Prophet 以它的 Sync 声音闻名天下。但是这个 Sync 声音其实与它应该达到的特性也是有差距的。比如说它的第一个锯齿波合成器的 Sync 开启之时,会有一些严重的信号溢出,导致这个声音比别的合成器的 Sync 声音更加粗旷,而这其实就是 Prophet 5 和 Prophet 1 闻名天下的 Sync 声音质感的来源。这并不是一个在设计时就帮你调整到甜蜜点的合成器,它其实可以很“脏”!



Diva,Repro 和 MONARK 与市场上的其他虚拟模拟合成器有什么区别?

我其实很讨厌使用“温暖”、“坚实”这样的字眼来形容合成器的声音,但就是这些对硬件的“不完美”特性进行模拟才导致了它们听起来更像是真的模拟合成器。在 Stilson Smith 的论文等资料中,我们发现在 90 年代的数字滤波器算法中,他们都会在滤波器之间加入失真算法。在模拟低通滤波器中我们的确能听到一些失真,但是它在正反馈和负反馈中的失真都是一样的。其实这并不像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失真”,而更像一个压摆率限制器(slew-rate limiter),这其实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了。如果你像一些早期的解决方案一样在不同的滤波器序列中加入失真,你得到的是一个削波后的信号。但如果你在反馈信号中也加入失真,那么总体的信号并不会被削波。它可以超越之前的限制,而且不像一些经典的数字滤波器算法一样,它反而会缓慢的达到最终的目标。这其实已经不是“失真”了,虽然你可以说这是失真的一种变种。你是可以很明显的听到这种质感区别的,而这个质感其实就是“温暖”、“坚实”。

哪一种音乐技术的发展趋势对你来说是特别期待的吗? 

真正令人兴奋的是模块化合成器领域的所有创新,比如 Eurorack 等等。我可以举几个例子。第一个,当然是  REAKTOR BLOCKS ,另一个是 Arturia 的新插件,里面有我觉得非常有趣的叫做 “west coast” 的模块。每当我们谈论制作新模块或添加新功能时,我们通常会先看看 Mutable Instruments 干了什么,因为他们非常棒。这些其实并不适合应用在复音合成器上,因为它概念上就不是为复音合成器所设计的。但是这里面的一些概念……啊对!我们都知道模块合成器的本质就是对混乱进行控制。在音乐层面上添加一定程度的随机性是很有音乐性的,你也可以感受到:“嘿,我做了点好玩的东西出来。” 

这就是发现新事物并享受它,我非常喜欢这样的感受。当需要做很多工作来获得特定的结果时,我开始发现某些软件很乏味。通常情况下,你添加的功能越多(即使它听上去更好),就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才能从中获得有用的功能。简化通常会更好。 


告诉我们一些关于 NKS 集成的事情,以及它如何与你的乐器和效果器一起使用吧?

这是我们可以解决软件痛点的一种方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尝试了各种不同的集成模式,但它曾经更加困难。比如说很多宿主其实挺糟糕的,每个宿主都有它不同的限制。所以当 NKS 出现时,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概念。从技术方面来说,它很容易实现。当然,我们仍然需要整理一遍我们所有的预设做好标记(Tags),这是很大的工作量,但 NKS 本身并不是问题所在——未来的一切都会是 NKS 标准的。我们比大多数插件厂商要更进一步,因为我们的插件可以直接保存NKS 格式的信息。这意味着你可以获得任何第三方预设包并自行转换 NKS 信息,无需任何特殊软件。

插件和 NKS 结合的优点在于你可以分配八个 Macro 旋钮。这八个旋钮可以让你非常快速的调整音色的各个方面,也能帮助你更好的使用 NKS 进行现场表演。这些都是在软件中自动分配的,但你也可以手动进行调节,如果你觉得原来的声音比较乏味的话。其实就算你有非常复杂强大的功能,如果被设计得很无聊的话,用户是不会去主动使用它的。NKS 聪明的一点就在于它让软件开发商去解决这些无聊的部分,把它们映射到 NKS 标准之上,这样用户就是最终的受益者。



你设计效果器的过程是怎么样的呢? 

我们经常一开始以结构工具包作为参考。Satin,Presswerk - 这些都是使用这些搭建出来的。但与 Diva 和 Repro 不同,Diva 和 Repro 基于我们仿效的真实设备,而 Satin、Presswerk 这些,它们没有尝试去复刻任何单个设备。Satin 不是基于任何特定的磁带机进行模拟,而是基于以前的德国公司的一些旧书,这些旧书包含非常多有关此类工程的独特的知识以及如何制造这些效果的方法,一些无法通过卷积或寻常软件方法捕获到的东西。许多磁带模拟器都在这方面弄错了:大多数磁带模拟器都会随着信号量的增加而增加失真量,但其实真正的磁带机上,当信号电平较低时才会有更大的失真效果。当然你可以完全过载磁带——我们都知道那种声音。然而,真正有趣的效果器反应在低电平的信号上:大多数磁带模拟器都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有了 Satin,Presswerk,Color Copy 和 Twangström,我们可以捕捉那些我们认为非常重要的细节,而不需要任何直接模拟。例如,Presswerk 最初是基于一款非常非常受欢迎的压缩器。我们希望我们这个版本更好,所以我们给它加了六个同时工作的探测器模块,做自动释放曲线和其他东西。而这些传统的硬件只有最多两个探测器,我们可以加入六个是因为 Presswerk 是软件:Presswerk 可以完成所有硬件都不能完成的疯狂东西。 

使用 Color Copy,我认为我们在没有附带任何硬件的缺点特性的情况下,得到了水桶队列延迟(bucket brigade delay)的超凡声音。我们的磁带效果器 Satin,有大量的客户专门为了其中的降噪电路去购买它,你可以单独选择这个降噪是应用在输入还是输出上。很多人还有一些旧磁带对吧?图书馆数字化他们的磁带时并不是总能使用到最原始的降噪系统,所以我们在 Satin 中包含了最著名的那几款的数字算法。 

所以如果你有一些从老旧磁带(比如那些经过处理却也只能正常播放一次的磁带)中拯救出来的带有噪声的音频,Satin 也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这就是我们在虚拟化 “真实的” 模拟电路时,并不被模拟电路的限制所限制的方式。我们会配对设备的 EQ 曲线、一些失真等等,但你可以用你想要的任何方式组合它们。 

限时特惠

Native Instruments 与 u-he 合作,为您带来了他们创新型合成器和效果器的独家优惠:


访问 NI 商城了解更多
https://www.native-instruments.com/zh/specials/komplete/u-he-offer-2019/




文章出处:https://mp.weixin.qq.com/s/nrpmqUOdcRitbGvQ4guSIg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