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音频的时候要回避的 5 个小错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MusikM 添加于 2018-06-23 · 共有 1 条评论

作者:Joe Albano

编译:MusikM

现代的DAW(数字音频工作站)让我们编辑音频变的已经特别方便了,但是功能越多小陷进就越多,在这里Joe Albano就带大家一起来看看,在编辑音频时有哪些小坑大家需要躲一躲的,他给大家提出了5个专业小贴士。

音频编辑已经从模拟时代的简单编辑,发展到了现代DAW里的更加精细的很多功能。在模拟时代的时候,可以通过缓慢地找到需要编辑的点并用剪刀来剪切和拼接不同的音频部分(甚至是多音轨音频)- 一刀定音,没有第二次机会 - 并且可以随时去替换一段音频(绝对没有第二次机会)。当然,现在音频可以非破坏性地进行编辑,并且拥有无限数量的“第二次机会”,并且由于现代DAW里的时间和音高工具,可以对单个音符,单词甚至音节进行调整,这些都是在过去的日子里无法想象的。

但是就算这么方便,大家还是仍然会犯下一些错误,有时候会在一个忙到哭的工程里出现并在后期阶段出现问题 - 就算是这些错误可以修复,这些修复的步骤可能会分散注意力并使混音陷入一片混乱,最坏的情况下的话,细微但是仍然能听到的的编辑错误可能会一路用到最终版本里。下面这些小贴士的点没有特定的顺序,它们是在任何音频编辑工程里都要注意5个错误。

1.在comping(汇编)时不要做太多切片和删除动作

大家都知道,comping(汇编)的意思是通过利用录制过很多遍的相同音乐部分中的最佳部分来创建合成最终音轨,这种手段最常用于人声。 即使在过去模拟时代,通过选择来自不同音轨的音频片段也是可能的,但在现代常用的DAW中这就很容易实现了。很多DAW提供专用的编辑功能,允许编辑扫描各种不同的首选部分,然后自动移动到主要轨道的最终“comp(汇总)”轨道。


图一

有些编辑师使用这种技术来追求性完美性,将各种不同的片段切割成很小的片段,甚至剪到了每个音节!但对于许多表演,尤其是声乐表演,这可能会对音乐产生不利的影响。

很多声乐表演从歌曲的开始到结束都有一个音乐“律动弧度”,强度,音调的细微变化,以及声音动态的具体用途,以增强强度或音乐方面的起伏。即使是专业演唱会的歌手,这个律动都可能会随着录制的次数而变化,从一些表演中可以看出,在切片这个过程中任何音乐“律动”都会消失,这种情况并不少见,特别是在很多切的太碎的切片上更清楚的能表现出来。

许多编辑喜欢采取更简单的方法来comping(汇编);通常他们会选择一轨作为最佳整体表演,然后进行调整以保持特定的音乐“律动”。他们可能会纯粹由于技术原因而从其他方面带来一些小问题,例如修复问题。要不然他们可能会用使用更长的乐句,这些乐句既保留了整个弧线,又能获得了特定乐句或线条上的更小,更局部的律动。如果音乐是用音乐人耳朵完成的,那最终的结果不仅可以达到高水平的技术成品,而且还可以提升音乐的连贯性,听起来可能就是一个完整的音乐性的为剪切过的乐曲了。

2.一定要让波形连续

接下来的两个建议都涉及到了更具体的技术编辑问题。在工程项目中培养音频编辑师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当两部分音频被剪切并粘贴在一起时,波形是肯定被切割了的,所以不能看见任何波形不连续的情况。意思就是必须在剪切的时候就看好,示例请看图二。这样的跳跃让扬声器也快速跳跃,会出现不自然地跟随波浪的情况,这种情况就导致了人耳能听见的“咔嗒声”,就算在混音中处理过或者音量相对较低时,这个声音通常也会很突出。

在最理想情况下,所有切片都将在波形中的所谓“过零点”处进行,也就是波形显示中音频波暂时位于(垂直)中心线处。当扬声器处于产生声音的正面和负面之间的静止的原始位置时,这代表了音频中的瞬间静音点;在两个波浪的过零点进行的切割和连接是应该保持静音的。但请记住,为确保干净,没有杂音的编辑,还需要在过零编辑点保持波浪的方向,以确保以最干净的方式来编辑。


图二

但是,在需要进行大量编辑时,仅在零交叉处切割可能是一个单调乏味并且工作效率地下的工作过程。幸运的是在现代技术里,有很多方法可以避免波形的不连续,来实现更高效的工作流程。某些DAW可以自动检测并移动所有切割点到最近的过零点,让编辑器以更高的缩放级别来更快地工作。这可以适用于某些录音,比如说说话的单词,但是如果音乐表演没有在正确的位置出现过零点,那么音乐节奏或时间就可能会缩短,从而导致动感很强的编辑。

因此,大多数编辑师都会使用稍微不同的方法来剪辑,而不是仅仅将编辑限制为在零点交叉,他们利用非常短的交叉来淡入淡出掉任何波形的不连续和最终的片段。


图三

大多数数字音频工作站都可以选择这个功能,并且可以设置大约10毫秒左右的自动交叉淡入淡出效果,这个功能可以有效地消除任何不连续的地方,而且不会以任何明显可听见的方式影响到声音。这个方法可以用到所有编辑上,或者可以在需要时使用到选定的音频片段(如果选中了片段),可以快速编辑困难或精细的编辑工程。

3.不要不小心切断了瞬间动态

另一件需要注意的是在对节拍进行编辑时意外切入的音乐瞬态。自然地在剪切和粘贴音乐片段的时候,修剪或延长歌曲长度或者以不同顺序重新排列它们时,你会切断节拍以确保连接的点在编辑点的地方能保持一致;将所有部分/轨道一起切割时尤其要这么做。但是,如果存在未量化的音频表演,就可能在这里或者那里的节拍之前出现一点点的音符,并且节拍的切断可能会切断这些音符的初始瞬态,使它们听感变的不好,可能使音乐和动态都出现问题。


图四

当然你可以减掉一些节拍,但是一定要在剪完之后仔细听完成的片段(当然要放大仔细看着编辑片段一起过一遍),并且如果你注意到任何截断的瞬态,只需拖动受影响区域的起点到左侧的任何吸附功能都可以瞬间禁用。很多DAW都有一个工具,可以让您将区域的左边缘和前一个区域的右边缘(末端)同时移动; 如果有必要的话,在瞬态之前使用短暂交叉淡入淡出,来避免任何剪切,然后应该就可以直接使用了。

4.不要让音频过度转调

现在随着音频调音准的编辑工具的过多,我们倾向于理所当然地去修复音高(自动调谐),不仅去修复还经常创造性地编辑音高,自由变化旋律,并在录制后创建人造器乐和声乐和声。但是我们必须记住,即使这些顺手的工具也有它们的局限性。音调处理和转调记录的音符,尤其是与原始音高离得太远的人声,仍然会产生一种老式很熟悉的效果,那就是可怕的“花栗鼠效应”,就是人声变得明显的很不自然。向上移动的音高可能会变得尖锐; 向下移动的话就会听到更多的喉音。


图五

大多数现代音高编辑工具,在比较旧的设备上使用更大的音高变化时可以更有效地保持自然音调,并且有些自动调节会自动使用某种程度的补偿来帮助编辑,但是你仍然可以获得一些期望的效果。如果被调换的部分埋在铺的很多的编制中,它通常会被忽略掉,但是如果调换后的声部在前面的部分和中间,那就可能是一个会让人分心的缺陷了。但大多数DAW的音高编辑工具也提供手动补偿的选项,通常会把它们标记为“共振峰(Formant)”控制。

共振峰(Formants)是我们声音中最普通的固定的声音共鸣;当一个人唱不同的音调时,共振峰不会转调,但当音频被人为地调高或降低时,它们就是花栗鼠效应的主要组成部分了。手动共振峰(Formant)编辑选项可让编辑器只移动音符(或所选音符组)的共振峰(Formant),这个跟音符的实际音高无关。从音高转换到相反方向可能有助于恢复更自然的声乐音色。有一件事要注意:你不一定需要按照与音符相同的时间间隔来改变共振峰;其实在通常情况下,小得多的转变最有效了,无论是单独进行还是在编曲的情况下通过耳朵进行最终的调整。

5.不要让音乐跟着不合适的节奏而变化

最后,随着包括音轨在内的整个工程速度的变化,不仅要在加速或减慢歌曲的速度时仔细听任何技术细节,而且还要保持耳朵对任何音乐上不适宜的细节作出反应。很多时候,速度调节之后的鼓或节奏性吉他在技术上听起来可能会不错,但在新的速度下,对于音质完全不起作用。如果他/她的声音真的要在新的节奏上表演,细微的鼓声或乐器的变化可能会在新的速度上听起来很赶和很蠢,一般这些感觉是演奏者从来没有演奏出来过的。所以这可能会造成特别的问题,因为明显的放慢最初在更快的速度下执行(或编程)的部分的速度,可能无法以更慢的速度律动起来,然后就变成了杂乱无章或无聊的作品。


图六

总结

现代的编辑工具提供了很多乱七八糟的炫酷功能,但是如果你是真的干活要出好的效果来说,对细节更多的关注肯定会产生很大的不同的结果。


本文出自《midifan月刊》2018年5月第146期


可下载 Midifan for iOS 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 iPad 或 iPhone 上下载并阅读。


文章出处:https://magazine.midifan.com/detail.php?month=2018-05#30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共有 1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