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录音师 Peter Cobbin 讲述电影《国王的演讲》中的音乐录制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总有一天 添加于 2018-05-14 · 暂无评论

作者:Sam Inglis

编译:总有一天

出处:《Sound On Sound》2011年5月

第83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国王的演讲》讲述了英国乔治六世国王在公众面前讲话结巴的痛苦经历以及他经过不懈努力最终战胜自身缺陷的感人故事。这是一断真实的历史,乔治六世国王甚至拥有一支专门为他定做的麦克风。


图1:Peter Cobbin同EMI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为英国乔治六世国王定制的麦克风在一起

鼎鼎大名的Abbey Road金牌录音师Peter Cobbin(如图1),我们今天故事的主角开门见山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很多古典音乐以及交响乐团的音乐人们总觉得制作流行音乐是件让人瞧不起的事情,但我想说这中间真的有很多精妙技术以及技巧可以使用在任何风格音乐的录制过程中。”对于Peter Cobbin来说掌舵如此知名的录音工作室,在流行音乐以及严肃音乐之间游刃有余,似乎只有Peter这样的全才才能应付。

Peter Cobbin是澳大利亚人,在来到英国闯荡之前他在EMI公司做录音师以及制作人工作。他这样讲述自己的过去:“我刚来到Abbey Road找工作的时候,他们说他们希望招聘的人不但可以录制摇滚乐,同时还能完成交响乐的项目,他们问我是不是对这种工作感兴趣。我的答案当时是肯定的。我当时想不管怎么说先干一年两年再说,但是一转眼十六年过去了,我现在对这里还是有着无限的创作激情,我把这里当成我自己的家。”

在Peter任职于Abbey Road录音室的这十六年里,流行音乐制作的成本被不断地压缩,电影音乐的制作对Abbey Road的经营和生存来说显得越来越重要。Peter Cobbin在音乐制作方面的良好口碑让他很自然的赢得了这些工作机会。但即使是和完整的交响乐团一起工作,Peter依然可以把他在制作流行音乐以及摇滚音乐中的技巧融进去。始终清楚自己在录音过程中所处的位置,想尽一切办法把音乐的情感通过最好的连接方式传递给观众。

Peter Cobbin和Abbey Road录音室团队成功完成的电影配乐项目不计其数,包括像Peter Jackson指导的《指环王》三部曲以及《哈利波特》系列电影这样的大片。但是为了生存Peter Cobbin和Abbey Road也不得不接受一些不那么出名的电影配乐项目。因为仅仅靠大片他们很难生存。在众多的小成本电影中,《国王的演讲》就是其中之一。片子的导演Tom Hooper找到了Alexandre Desplat为电影作曲,而Alexandre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这份工作似乎有些特别。

Peter Cobbin说到:“当时我们正在制作下一步哈利波特的电影配乐,非常非常忙。Alexandre找到了我并且对我说他正在为一部小成本的电影作曲,他已经看过了这部电影并且相信这将是一部非常特别非常有潜力的电影。他说他会把电影发给我看看,然后再和我沟通想法。”

“随后他把电影发给了我,在当时那个阶段电影本身已经拍摄完毕很久了。通常都是一个没有最终确定的版本,电影里的对话还比较灵活,所有的镜头也都没有任何音乐的陪衬。这感觉就像是一个乐队已经有了一张很好的小样,你已经可以从其中看到它将来被录制成专辑后所必将取得的成功。我想我还没有在一开始就对一部电影具有如此强烈的创作热情,我很快就打电话给Alexandre并且告诉他这个活儿我接了。”Peter接着说:“我曾经做过的电影配乐不计其数,有很多都是在商业上非常成功的电影。但是我一直也非常热爱小成本制作的电影,这部《国王的演讲》在当时就是这样一个情况。在电影配乐方面他们的预算非常少,我们几乎很难做一些昂贵的尝试。尽管我们有很多很好的想法,没有资金的支持都很难实现。我们面临的问题就是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用很少的钱作出他们想要的音乐来。”由于紧缩的成本,Desplat决定不邀请完整的交响乐团,而是采用了一个由四十名演奏家组成的小组。在钢琴,竖琴以及管乐的基础配置上补充了一组弦乐器。这种精明的做法不但没有在预算方面超支,同时获得了电影所需要的音乐效果。Peter Cobbin也在Abbey Road Studio One工作室繁忙的棚时安排中(如图2),见缝插针的为这组录音挤出了时间,这对于作曲Desplat和导演Hooper来说多少也算个惊喜,要知道这可是鼎鼎大名的Abbey Road录音室。


图2:Abbey Road的Studio One一号录音室是专门为完整交响乐团录音而建造的,这张照片拍摄于录制《国王的演讲》所请到的小型乐队录音期间,在图片左下角的指挥台位置,大家可以看到由三支Neumann M50麦克风组成的Decca Tree麦克风摆放,这种形式被广泛应用在录制交响乐团的演奏中

Peter Cobbin事业生涯中非常重要的闪光点就是不断地为EMI唱片公司在录制和制作方面加入很多技术上的创新。举个简单的例子,他主张并且使用了很多Abbey Road经典的录音硬件以及软件,比如RS124压缩器,TG系列限制器和均衡器等。他还从器材商店淘了很多非常老但是又很经典的设备,把它们重新带回了Abbey Road进行录音。他说:“我们这样做的目的是希望在这里录音的年轻工程师和制作人们能够知道我们公司拥有的光荣历史,并且能从我们正在工作的项目中获得自信。”大概十二年前,Peter Cobbin就去EMI公司的档案室阅读了TG系列调音台的资料,现在我们可以在三号录音室的控制室中找到当时记载使用的型号产品。“我对资料员说,我真的不知道我们公司曾经为乔治五世国王制作过麦克风(如图3)。那个资料管理员则说我们并不知道太多这个事情的细节,但是,是的,EMI公司确实这样做过。当时在我的脑子里浮现出了一个感叹,这是一个拥有着多么优秀历史的公司啊!随后一切如常,直到我看到了这个电影。电影里主要描写的是乔治五世的儿子乔治六世国王。于是我找到了公司的负责人,询问我们是否可以找到当年为乔治五世国王制作的麦克风。我得到的回答不仅仅是‘有’这么简单,事实上我们一共有五个,其中就包括乔治六世国王曾经使用的一支。当时我觉得如果我们可以把这些曾经由英国皇室使用过的麦克风摆放在录制现场,这将是一个非常好的视觉启示,我相信大家都能从中获得灵感。当Tom Hooper看到麦克风实物的时候他表示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如图4),他很快就打电话叫来了很多人参观,其中还包括他的父母。在音乐录制以及创作的过程中,有很多电影的演员以及工作人员来到了这里,其中包括乔治六世国王的扮演者Colin Firth,大家看到这些老旧的珍贵麦克风时,都表示出了很大的兴趣和激动之情。”


图3:《国王的演讲》电影作曲Alexandre Despalt同三款特殊的麦克风在一起。中间由白色大理石制成的话筒属于乔治五世国王,两边的麦克风分别属于乔治六世以及伊丽莎白王后


图4:影片导演Tom Hooper在见到曾经被国王亲自使用的麦克风时的敬意之情溢于言表

Tom Hooper并不完全知道的是这些曾经由皇室成员使用过的麦克风并不仅仅是提供视觉上的灵感那么简单,事实上它们都被使用了,而且在《国王的演讲》这部电影原声的录制过程中被摆在了很重要的位置上。Peter说:“EMI存档负责人非常信任我们并把这些麦克风拿给了我们在Abbey Road使用,时限是一个星期。我们专门负责麦克风的技师Lester Smith仔细的研究了这几个麦克风(如图5),最终他确定下三个让我们使用。”这三个麦克风曾经被乔治五世国王,乔治六世国王以及伊丽莎白王后所使用这些麦克风的使用以及制造年代大概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其中的一个是由乔治五世国王使用的,制作的技术很原始。它的原理是在一个八边形的大理石上进行雕刻并在其中装满石墨颗粒,当给它施加一个直流电时,空气气压的变化会给振动膜不同的反应,从而使石墨传导出微小的电信号。另外两个麦克风大概是在十多年后制造的,采用了大家更熟悉的‘移动线圈(动圈)’原理,虽然它们所使用的振动膜设计对Smith和Cobbin来说都非常陌生,但很明显这三款麦克风都是指向性的。

伴随着Peter发现这些麦克风可以被切实的使用,Cobbin也下定决心真正的采用它们。一共有三个麦克风被提供使用,那么最显而易见的使用方法就是把它们摆放成Decca Tree形式。Peter解释说:“最老的那款由乔治五世国王使用的话筒实际上采用了乔治六世国王使用的话筒十年前的制造技术,频率响应范围相应也窄了许多,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它也有它特有的迷人之处。通过它所录制的声音听上去就像是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收音机里播放的声音那样,噪音的水平也相对比较高,但是正是这些特性才使得它的声音与众不同。我把这个话筒摆放在了中间位置,另外两款由乔治六世国王和伊丽莎白王后使用的话筒制作原理相似,都采用了动圈的原理,所以这是完美的一对,我把它们分别放在了老款话筒的左和右,以此组成了Decca Tree的摆放方式。这是我在制作电影音乐过程中经常采用的方式,我会尝试中间不同的声音,配合左右的立体声效果。我很快就听了用这种配置录制的声音,我对它们的表现非常满意。但是当我们决定不做监听处理之后,我就知道在录制结束后的四五天里,我们需要花大功夫在混音上。有些录音你听它们都很好,但是当你把它们混在一起的时候可能听起来就并不是那么优秀。我们的混音非常重要,需要表达出那种空间感。”

Peter接着说:“当我们完成一个录音的工作时,我们要确保我们做得足够出色,因为这些音乐在电影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它们的出现有着不可替代的功能性。让导演Tom满意,也是我们需要做到的一点。如何平衡导演需求以及音乐上的处理正是我要做的工作,事实上我也是一个中间人,Tom Hooper就在控制室里,而在录音室中是Alexandre在指挥着乐队。我要做好这之间的沟通和平衡。事实上除了上面说到的配置,我还采用了另外一种线阵列式的麦克风录制方式。也是基于Neumann M50麦克风的Decca Tree方式同时配合大量的点式麦克风摆放。我是Decca Tree录制方式的拥护者,我认为这是一种非常好的保持声音特点并兼顾立体声效果宽度的方法。”

图5:麦克风技师Lester Smith手持手工制作的麦克风护罩,这是专门为乔治五世国王的皇室麦克风定制的

只有当录音都顺利完成进入到混音阶段时,Peter Cobbin才有机会评价他的录音方式。他说:“我喜欢混音,我想要做的就是可以不断的尝试新东西。所以我通常的做法是用很多的麦克风录制很多的音轨,这样在混音的阶段我就可以有更多的素材可供使用。录音阶段对我来说则是另外一回事,当我录音时我会告诉自己用最正确的技术方法做最正确的事情就可以了,我需要做的就是捕获记录下这些声音。但是作为一个制作人我要从音乐情感上进行把握,明白到底什么样的音乐是效果最好的,同样作曲者也要有同样的努力,这之间需要很好的沟通,而在这个过程中我并不把太大的精力放在声音本身上。平衡是很重要的,要明白表演的用意。有时候我会在音乐家们演奏的过程中告诉Alexandre这段是不是需要再强一些或者那段是不是需要再弱一些,Alexandre就会想办法再让乐队按照我们预计的音乐情感从新演奏。这感觉就像是我们在音乐演奏和录制得过程中就已经进行了混音的工作。这样当我在到混音室进行混音的时候,在得知了导演对音乐的要求后,我就有了所有需要的因素。很多有混音经验的人都应该知道,很多时候你在一天内所做的东西在第二天听起来可能就会完全不一样。所以对我来说混音最重要的就是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不是盲目的去调整调音台上的旋钮和推子。我有自信可以把声音制作的很华丽,但是这到底是不是适合它所应该表达的感情呢?所以当我来到了混音室,仔细聆听这几个老麦克风录制的声音后,我才知道它们是多么的与众不同。”当Peter调整这些推子和旋钮时,这几个古董话筒所表达的声音完全超出了Peter自己的预期。“我把这三个‘皇家话筒’对应到调音台的几组推子上,这样我们就可以很容易的听到它们的不同并进行操作。到了后期Tom Hooper通过很多渠道给了我暗示,他希望更多的使用这些话筒进行录制。有些时候他要求我们干脆直接用这三个话筒录制的东西,那感觉听起来就像我们置身于上世纪三十年代之中。但是出于情景的考虑我们还是要对声音进行处理,有些时候我们需要配合一些现代的麦克风来获得我们想要的声音。我们的工作没有什么条条框框可循,所做的都是听从内心情感上的指引。因为我已经从业超过三十年了,很多时候技术已经不再是问题,重要的是你内心想要的是什么。有时候声音听上去会不那么华丽,但这或许就是最好的表达方式。这些老旧的麦克风在Decca Tree的摆放方式下也可以很好的还原空间感。”

Peter接着说:“Alexandre在音乐创作上进行了尝试,他希望表达出乔治六世国王在表达方面的弱点。我们知道国王在很多方面都非常优秀,他有很好的修养,有很大的权利, 有数不完的金钱,他只是在说话的时候结巴而已。这是很显著的特点,我想Alexandre的音乐很好的表达了这些。我想声音的维度也在一定程度上很好的诠释了这种国王特定能力上的缺陷。”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几个用现代标准衡量并不那么出色的麦克风所录制的音乐竟然被制作成了5.1环绕立体声效果。“这很特别,因为我们不仅仅有立体声,还有环绕立体声。这感觉就像是两个极端,我们都觉得如此老旧的麦克风应该被制作成单声道的效果。但惊喜的是它们被很好的制作成了环绕立体声。”

事实上,用这三个八九十岁的老麦克风录音在程序上并没有那么复杂。“对最老的那个麦克风,我并没有使用噪音门,而仅仅用了一个滤波器。对声波的两侧进行了一些滤波,而另外两个相对较新的麦克风我没有这么处理,因为它们录制的声音要平滑得多。我不想让不必要的噪音影响整体的效果,录制的品质很让我满意,我想大家不会有感觉我们是故意把声音做旧。因为这都是很自然的过程,我不想让它们听上去像是纪录片。我只是想真实的还原那个时期的声音,这样做也是最好的配合了电影本身。因为电影要表达的是在英国历史上很重要的一些乔治六世国王讲话的时刻,这些不是真正的纪录片,而是经过艺术处理的电影片段。我们做出来的东西要在环绕立体声的条件下在全世界的电影院里进行播放(如图6)。”


图6:电影中使用的道具确实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型号,当时BBC正使用这种麦克风。电影制作人们并不知道实际上EMI公司为皇家专门制作了定制款的麦克风

Peter Cobbin始终没有忘记使用自己在流行音乐和摇滚乐中擅长的技巧,最终他很好的把这些应用到了电影原声之中。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他用到了混响效果,延时效果,平行压缩效果以及再放大效果等等。配合这三个皇家话筒的出色Lo-Fi效果,Cobbin取得了极富特点的声音。“我们可以录制高保真的声音,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需要一直这么做。很显然我对这几个麦克风的使用进行了很大胆的尝试,因为它们是为了国王的演讲而制作的,从那之后它们就再也没有被使用过。把它们用在音乐录制上确实是一个实验,在找到了正确的方式后,我对结果非常震惊。在结束了这个工作后,我也迫不及待的用它们搭配鼓,演唱,得到的出色Lo-Fi效果让我惊喜异常。我确实对这些老旧的录音方式以及技巧偏爱有加,当我们听最后的成品时,我知道如果不用这些麦克风我们通过技术是不可能得到这种声音的。另外音乐家的表演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一百年前音乐家们可能使用不同的乐器,但是调音可能和现在一样,很好的平衡音乐家的演奏也是一个技巧性的工作。”他接着说:“想得到这种富有时代感的声音,绝不是做好一两件事这么简单,它是一个复杂的集合体。我所知道的是如果用这些老旧的麦克风结合现代技术,所能得到的可能性是令人兴奋地。这是这些话筒在当年被国王和王后讲话后第一次再次被使用,这也是它们第一次被应用到环绕立体声体系中!”

《国王的演讲》这部影片在刚刚结束的第83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成为了最大的赢家。在十二项提名中,获得最佳导演,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这三个分量知足的奖项堪称不易。Alexandre Desplat获得了最佳音乐创作的提名,Peter Cobbin也获得了最佳混音的提名,尽管最终没有获得奖项,但是Peter在这部小成本影片上赌博式的投入毫无疑问是成功的。他说:“我很高兴Tom Hooper和Alexandre Desplat获得的这些成功,这部影片赢得这样的认可令我很满足。我也为我在Abbey Road的团队以及EMI公司而感到骄傲。尽管我们的贡献有限,但我们毕竟为影片的成功起到了作用。”

Peter Cobbin将“流行技术”应用到混音当中

“显然我为自己参与录制了这么多有很高声望的电影原声而感到自豪,我很喜欢自己在流行音乐领域所做的一切,所以我会把技术毫不保留的应用到电影原声当中。”Peter Cobbin坚定的说:“举个例子,无论是流行音乐还是交响乐队,或者是老摇滚乐,我都喜欢重复录音这个做法。在Abbey Road我们有一号录音室,二号录音室以及最小的三号录音室。我通常会把在一个封闭环境下录制的音频(比如一个管乐声部)通过另外一个录音室的喇叭播放出来,并在那个房间通过麦克风再次进行拾取并录制,一般我会用铝带式话筒来寻找一些不同风格的声音。这种技术在国王的演讲中特别适合获得那种演讲的现场感,在我们的音乐部分混音接近结尾时,我能感觉到导演Tom希望可以用这些真正的话筒从新录制影片内国王讲话部分的愿望。但是显然当时影片已经拍摄完毕,这样的做法是无法实现了。所以我答应导演会用这些麦克风对电影中国王讲话的部分进行一些再录音,而试图获得他想要的效果。他很快联系到了影片负责音频的小组,给我发来了未经任何处理的演讲部分音频,当我完成了音乐部分的混音后,我和我的助理John Barrett一起开始对这些演讲的部分进行处理。我们在一号录音室里搭建了两个B&W系列扬声器,其中一个播放乔治五世的声音,另外一个播放乔治六世的声音。我们改变了麦克风和扬声器之间的距离来获得最接近的效果,这就像是你在录制一个歌手演唱一样。我们调整了老麦克风的位置,让它处在扬声器中频和高频喇叭中音色最好的位置,随后对音量进行了调整,这样可以使得信号和噪声比处在一个最理想的比值状态。当我们开始录音过程后,我们后背紧张的直出汗,结果惊人的好。我们没有进行任何均衡处理,没有用任何失真效果,滤波器,只是把原始的音频通过这些麦克风再次进行了录制。最终电影中国王讲话的部分都使用了我们从新处理的部分,这也为影片的整体效果增色不少。在结束了演奏部分的音乐制作后,我的同事Andrew Dudman又用这些麦克风对一些素材音乐进行了处理,这样素材音乐和演讲都通过这些老麦克风的处理,使得听觉感受自然和谐,这也为电影整体的效果增加了不少分量。”

Cobbin将流行音乐技巧应用到电影原声中的尝试并没有就此结束。“在一些其他的部分,我使用了专门录制交响乐团的麦克风组,进行了预延时和预回声效果的处理,我是在Pro Tools里进行的这些操作,这样可以获得立体声延时的效果,随后通过一些滤波器的处理使得在保持声音品质并且在一个相对较低的音量范围内对声音进行轻微的缩小,随后我不会把这些信号送回调音台,而是送到另外一个原声的空间,这时我会用一个比如Lexicon的混响再给声音增加一些空间感。随后再把这个信号掺入,这不是一个静态的过程,有时候我会做一些上上下下的调整。很多这些微小的细节部分组成了对音轨的处理,有很多操作我甚至无法形容,但是我知道怎么样做是正确的,怎么做是不正确的。”

“另外我还是个非常喜欢使用压缩效果器的人,尤其是使用像Chiswick Reach或者是老Teletronix LA2A这样的经典单元时,我们这次使用了老的EMI RS124和Beatles Fairchilds。压缩是一个奇妙的处理效果,我想很多时候人们用得并不够,而很多时候人们又用得过分了。有时候我希望在一断录音里突出一个特定的动态部分,我通常不会先把所有的部分都进行压缩处理,尽管最后我或许会这样做。我通常会送一路直接信号通过不同的音头和释放时间,有时候还会加入一些混响或者限制器效果,甚至是一些比较重的编辑,最终我会把它送回到调音台里。随后我会用我的方式进行混合,你可以对任何部分进行这样的处理,比如贝司部分,让我来给你举个例子。我可能会在交响乐团的贝司演奏者旁边放一个麦克风拾音,在最后的混音过程中我可能不会直接使用这个部分,但我还是想用这个部分来给整体增加一些低频。于是我可能通过一个侧路信号对它进行处理和滤波,随后再把它融进去。这样你或许能听出在这个乐段有些低频的味道在,但又不是特别的抢。这种方法我也很喜欢用在录制人声上,我可能会做刚才提到的预延时处理,随后使用侧路压缩来带回一些临场感,这会使整体的听觉效果好很多,随后我会对整个音轨进行压缩,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种制作技术。”

好的准备意味着一切

尽管像《国王的演讲》这样由四十多位音乐家组成的乐队班底并不算庞大,但是也会在录制过程中花费很大的价钱。尤其是当你选择在Abbey Road这样大名鼎鼎的录音棚进行时,资金将成为很大的挑战。在这里工作的时间每一分钟都价值连城,所以做好充足的准备是至关重要的。

“我现在正在为《哈利波特》最后一部电影的原声做着预制作,我将在下个月底进行录制工作。”Peter Cobbin说:“这是整个系列的最后一部电影了,是一切的终结,所以大家都有很多的压力也有更多的期待。由于预算充足我们可以轻松就叫来一百多人的伦敦交响乐团,包括唱诗班,宗教乐器,各种音乐家和演唱者。所以在从事这种工作的时候,你不可能只是依靠上次录音的麦克风并随便改改位置,就期待获得很好的效果。这期间需要很多的技术来保证,为你演奏的音乐家们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处在最佳状态,你不可能录制的所有东西都如你所想。在真正的录制开始之前,我至少会提前一天就把所有的麦克风都放好,进行预先的测试,我会放一些音乐,来确保各个部分都运转正常。在为《国王的演讲》录音过程中,为了摆弄好这三个老麦克风,我甚至被累的上吐下泻,因为我之前从没有接触过这样的设备,我希望它们运转正常。在如此昂贵的棚时面前,你没有时间去解决一些不必要的技术故障,这些都是可以通过事先的准备避免的。即使我们拥有一个全职的麦克风技师,即使我对我要使用的麦克风了如指掌(甚至可以读出它的产品序列号),即使这些麦克风在前一天都运转正常,我总是会在事先做好测试。最基础也是最简单的测试方法就是用手刮麦克风上的格子,这可以确保你检查信号是否运转正常。通过这些检测你可以确保所有的麦克风都已经准备就绪,但你要事先对进行检测的人员进行培训。如果被检测的是电容话筒,你要告诉他们在刮格子的时候要使用相对动圈话筒相对小的力量。我对这些人员倾注了很大的心血,我会告诉他们如果是检查为长笛录音的电容话筒,通常由于乐器的音量相对比较小,在控制室里的前级放大器就会加入更多的增益,所以当他们在刮格子的时候要使用相对给低音贝司鼓或者是交响乐大鼓所使用的麦克风更小的力量,事实上由于被录制的音量很大,我通常会让他们用很大的力量敲打麦克风顶部,因为我会把这些动圈话筒的前级增益设置在一个非常低的范围。通过这种方法可以确保最基础的连接状况是否正常,有时候麦克风和卡农线之间的连接并不牢靠,通过这种检测方法我可以听到不正常的噪音甚至是失真,我马上就知道在物理连接方面这支话筒出了问题。在检查完最基础的连接后我会让我的助理在每一个麦克风前说话进行测试,对于一个有经验的工程师来讲声音的测试是很到位的,你可以在最快的时间内知道声音是否是你想要的。对工程师来说最重要的工具就是麦克风,你在选择麦克风的时候要根据它不同的特点进行配置,因为很多时候一款特定的麦克风是不可替代的。有些时候当你在测试一个将要录制大提琴的麦克风时,当你听到通过它的人声时,如果听上去有些薄那么即使物理连接没问题,肯定还是别的地方出了差错。有可能是麦克风,有可能是前级,也可能是在它们之间的某个环节,所以对每个麦克风我都会做人声测试。即使总数量是八十多个,也不例外,这样当在录制过程出现问题时,我可以排除掉这些最基础的可能性。有时候我还会对信号环路做测试,信号在进入调音台后会从正确的地方输出,随后进入正确的Pro Tools通道,然后我会在输出的地方听这些信号,我会对比输入和输出来检查信号。”

文章出处: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