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 Cox:化学兄弟音乐里的 MIDI 技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PrincessX 添加于 2018-04-05 · 共有 1 条评论

文:David Greeves

编译:PrincessX

化学兄弟拿到舞台上演出的设备甚至比我们大多数人在工作室里用的设备还要多。Matt Cox就是这样一个在他们的现场演出中确保这些设备都能很好的工作的一个工程师了。

化学兄弟乐团已经在当今世界乐坛的舞曲风格上走了很长的一段路,这也是相当难得的一件事。在90年代初帮助定义了"Big Beat"声音以后,Tom Rowlands和Ed Simons已经给他们的同辈人上了一堂关于如何继续前进的大师课,这里面也包括我们中的一些人。其实化学兄弟并没有什么秘密的方法来保持他们这种能量。他们用的东西只不过是一堆工作室里的LP碟子(包括一个还没有损坏的音序器,他曾经制作过五张热门专辑,从1997年的Dig Your Own Hole到2007年的We Are The Night),中间还有无数的单曲和定期发布的一些具有开创性意义的音乐录影带、鼓励性的合作方式和别出心裁的混音手法。

这对兄弟的特技是在于现场的演出上,这也给他们的不断增长流行度带来了巨大的帮助。同时还有一些其他的乐器电子化的用法可以给他们用来充斥整个舞台,而且这里面并没有一个能让台下如此庞大的观众群全都发狂的技巧。化学兄弟的现场演出--或者我们应该把他称为现场经验--是一个对观众的全方位的感官冲击,集合了这对兄弟脏脏的合成器声、让人头晕眼花的滤波器扫频声、猛烈敲打的节奏声以及无可抵抗的、足以融化视网膜的虚拟视频影像,以完全同步形式的视频和灯光演出来表达,如图1、2。


图1:化学兄弟2011年在Creamfields的演出现场:Ed Simons(位于左侧)和Tom Rowlands被笼罩在他们壮观的灯光特效表现中,几乎很难让观众看到他们本人。


图2:Matt Cox正在Creamfields的现场演出开始前调节Roland Jupiter 6多复音合成器的音色。请注意图中的自制的防雨覆盖物,这东西可以让所有的设备在后台保持干燥而不被雨水淋湿。

武装起来的兄弟

化学兄弟在演出的时候并不会采用简单的方式来进行,他们舞台上360度的键盘、合成器模块、鼓机和一系列效果器的摆放方式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Rowlands和Simons站在舞台中间,操控着那些复杂的控制器,就像是一对疯狂的科学家一样。掌管这些稀奇古怪的、广泛的设备并且让他们工作起来没有任何问题的人就是MIDI技术和现场工程师Matt Cox了,他同时也担当Goldfrapp、Hot Chip、the Prodigy和the Kaiser Chiefs这些艺人的技术人员和工程师以及现场演出系统设计者。Cox沿用了音乐工业里一个相似的流程,尽管在这里他的起始点是那么的不寻常,如图3。


图3:化学兄弟的大多数舞台上的设备都被装在了定制的机架内,这些机架都是设计用来使他们著名的Serge模块化合成器的声音形成一系列回声效果的。

"我年前的时候曾经在军队里担任信号兵(也就是负责收发电报和通讯工作的一个兵种),"他说道,"所以我有一个电子工程方面的很好的训练背景。但我总是非常沉迷于电子音乐的制作。我从1988年就被Techno音乐而吸引然后开始接触这类音乐的制作了。于是我就离开了军队,回家胡搅蛮缠了,而且我那时候就在想,我太TMD爱这专辑了,他们是怎么弄出这样的声音的?于是从那时候起,我就开始购买SOS杂志和一些这类型的其他杂志,比如说90年代早期介绍如何入门音频工程的一些杂志"

"我让自己离开了军队,又跑到曼彻斯特去学了一些录音的课程,然后就在一个录音工作室里找到了工作,一开始只能做一个磁带机操作员和一些端茶倒水的工作,仅此而已。这也是我刚开始 是如何进入这行的。自从工作在那个工作室以后,我就有机会与曼彻斯特的一些乐队面对面交流了,其中有一个是Lionrock(90年代时候的一个Big-beat二重奏团,由Justin Robertson和Roger Lyons)当他们在我们的工作室里完成了第一张专辑的录制以后,我最终得到了机会来参与制作他们的专辑,帮助设置MIDI和键盘,并且通过这个机会,后来又得到了化学兄弟的这份工作。我第一次与化学兄弟的巡演就是96年底的时候,并且是在我刚刚得到这份工作的时候就开始了。现在我已经不做任何的工作室里的工作了:我现在已经是专职管理现场演出中的键盘以及MIDI程式了"。

大块的摇滚节奏

当说到与化学兄弟合作的这方面的时候,Cox显然有很多话要说。这对兄弟的现场演出设置,包括一系列不可思议的数字和模拟设备,从全新的设备到相当古董级别的一些设备都有,所有的这些设备都需要保持在非常稳定的同步状态下工作,伴随着苹果的笔记本电脑里运行的Logic和Ableton Live软件。但是这个现场的核心技术,说出来多少有人令人惊讶的是,久经沙场伤痕累累的Mackie的32:8的混音台,放置于舞台的中心,位于Tom Rowlands和Ed Simons中间的位置。

"他们的现场演出其实是一件非常无意识的自发性的事情,"Matt解释道,"Mackie就像一件乐器一样。他们将推子推上去,取消一些通道的静音键--他们知道所有的东西在哪里而且应该怎么做。机架上的一些滤波器是直接接到输出通道里的,因此如果他其中一个起作用,那个Electrix滤波器就会在所有合成器中起作用,他可以只使用直接输出的那个插口,接入他想要的那个合成器的直接输出通道里,那么他就不必再在机架上去扭那个滤波器旋钮了。他们已经对他们面前的这些界面相当的熟悉了,所以用起来几乎就是件很自然的事情。他们可以甚至可以在实际使用中产生无数的想法并且把这些想法直接实验出来"。

但是这个Mackie控制台确实是比那些美其名曰跳线盘的东西在舞台上更实用,更能很好的管理这些设备:这也是整场演出如何表现出来的一个核心部分。"在Logic里面,我们已经得到了一些主要的音频素材,并且用他们充满了Mackie控制台的前面12个通道。然后再在Ableton那台电脑上,也有一些从核心轨道中来的非常相似的素材。因此有可能是一个贝斯旋律线和一个鼓loop从Logic里面来,而这两个元素是某首歌的核心成分,然后再在Ableon的软件里面再分别调用这两个单独的loop和贝斯旋律线。这就意味着,比如说,他们可以在Ableton里面独立的调节这些音频素材的EQ并回放他们,这与Logic里回放的那部分素材就会有区别了。然后他们还可以在中间切掉这些素材,犹如他们就是DJ一样在切一段音频素材。这时他们将仍然播放着同一首歌曲,但是在播放的过程中他们可以完全的实时改变这首曲子的声音。因此有很多东西可以在控制台上操作,允许他们以一种DJ的方式来移动和操控这些效果来让他们起作用。这就有一点点像人们在Ableton里做的事情一样,但我们只是把这些事情在硬件上实现了而已。这看起来几乎是前后颠倒了一样"。

按下这个键

我们已经开始意识到这不是一个平常的现场演出。虽然Matt提供了一系列简洁的解释和说明,"他们正在用一些模拟硬件设备来将他们的曲子DJ化,"这样就可以将两种素材源同时播放然后他就会遇到一个如何让所有的东西都能正常工作困难必须克服。根据Matt的说法,在化学兄弟的现场演出中站在前排的观众听到的是一系列声音元素的集合体。从Logic里面播放出来的音频和Live软件里播放的音频基本上把鼓组、贝斯和那些"铺底的东西"这些基础元素都表达出来了,同时舞台上的合成器就可以表达所有在上面的元素了。这些元素就会在现场以演奏的方式表现出来,而且Elektron Monomachine SFX60+同时也可以在Logic的编排下被MIDI信号触发。

"那是少数几个硬件设备中可以用MIDI触发器来控制Logic的其中一个设备,"Matt说道(Roland的Juno和Dave Smith Poly Evolver是这其中的另外两个设备)。"MIDI的部分通常是从Logic的工程里的特定轨道中来的,并且分为几个不同的要点。他们可以自己控制他而不是以自动改变程序来实现,因此这就是为什么你们可以看到那些硬件设备上贴的那么多标签了--就像是在提醒这个音色是用于这首歌的这样子。因此他们就可以手动的切换到这个音色然后他就可以被MIDI触发,然后他们就可以再操控这里面的其他控制功能了"。

"我们肯定会用一些程序变换信息。我们有一个设备叫做Elektron Monomachine,他可以记录一些loop素材,这些素材比一个小节还要短一些,因此他们就特别需要在某些关键的位置进行程序变换操作,来确保loop能在正确的位置进入音乐。Elektron设备里的合成单元非常的神经,你可以用他来让一个鼓声最终变成听起来像一块金属物体或者什么东西在敲击一样的感觉。这就是他们经常喜欢在演出中做的事情:先找出一个控制功能可以让某个声音素材提升五个八度并且让他听起来像是变性了一样。听起来就像,"他那晚上做了什么?!"然后加上所有的延迟和各种奇怪效果上去,然后再加上过载之类的效果……",如图4。


图4:这三台键盘是整场演出中最重要的元素。底下那台是Elektron Monomachine;中间那台是百灵达的键盘,用于触发一些声音特效、人声采样素材、打击声和扫频音效声以及其他的一些乐队成员认为演出中需要的奇奇怪怪的冲击耳朵的音效,在最上面的那台是Roland Juno 106,他们把一个吉他踏板连接上了这台合成器。"他们喜欢Boss的重金属失真单块效果器。这也是他们在Chemical Beats里曾经使用过的一种标志性的声音。你在106的音色基础上胡乱弄弄他,就可以得到这种肮脏的声音--真是一种可怕的、肮脏的、愤怒的音色啊"。

在这些上面,Tom和Ed触发以节奏型为基础的合成器同时整理这一系列标志性的打击声、人声采样、扫频声和其他一些音效并且将他们分布在一系列键盘和控制器的界面上,摆在面前以便操控他们,一个广阔的和细致编排的现场就出来了。他们始终在使用他们的机架和滤波器以及效果器来调节以上提到的这些效果。

"Tom倾向于做现场的混音那部分",Matt解释道,"然后Ed则喜欢在现场做一些调节包络和滤波器扫频等等的工作,同时将东西分配到键盘的调制轮上,再把他们胡乱调整一气。他们其中总是有一个人会迅速转动控制器同时抓住一些东西,但是Ed会做大量的手上工作,比如调整合成器之类的,同时Tom则更多的是盯着控制台来确保正常的工作"。

"如果你在同一排的位置里观看过五场演出,他们将会全都听起来不一样,从声音效果上和音乐表现力上来说都会不一样。除去其他任何东西,通常演出都会犯一些错误。其中一个错误就是在一个合成器上添加了一个延迟的效果,把这个延迟效果放在了主底鼓上然后开始演奏,等一下,我很喜欢这种效果呀!然后再把这样加了效果的底鼓连续演奏了五分钟。然后下一场演出里他们会把同样的事情再做一遍,只是做的比之前更精练而已。现场演出的的确确是一个千变万化的东西,至少大部分时候是这样。因为实在是太多的参数需要调整了,你不可能在每天晚上的演出中都能精确的再现昨晚的效果,所以有时候出了这样的小错误,你到头来倒反会挺高兴的"。

当我们问到他是否能想象乐团能够甩开所有的模拟硬件设备而只用电脑软件来进行巡演的时候,Matt的回答是非常的固执的,"不,这是不可能的。如果你看过了他们的工作室,就不会这样说了……他们已经拥有了最令人惊讶的设备收藏--试着想象那些最稀有的合成器都摆在里面--然而这些设备的触觉感受都是他们如何制作这些音乐的关键所在。他们已经有了三个巨大的模块化合成器摆在工作室里。我见过了Tom在那里工作的时候把一堆跳线缠在脖子上的样子。我想他很可能已经在那里折腾了一天了,仅仅是想得到一个好点的音色,然后继续他的创作,啊!好明亮的音色,听起来非常棒!这样子也许永远都会比坐在电脑前瞎摆弄那些虚拟的按钮要多一点乐趣吧"。

已经服役了很久的Mackie控制台虽然已经接近退役的程度了,他和一个Toft Audio ATB32的控制台连接起来一起工作,现在需要的只是在乐团停工休息期间有足够的时间来立刻更换新的设备。"可靠性是在巡演中最重要的一个因素,"Matt说道,"如果你发现一个系统使人感觉非常可靠,尤其是当你像这样子掌控一整个舞台的时候,你是非常不情愿失去这种可靠性的,除非你已经有时间来慢慢排练将这些东西摆平然后确信这东西能正常工作"。

同步性

自从1996年和化学兄弟合作以来,Matt Cox见证了他们的现场演出设置是怎样一步步变得更稳定、更强大和更复杂的。"每一年他们都会弄出一些新玩意摆上舞台,这些也是他们最新的专辑里使用过的东西,然后他们会说我们可以将这些放进设备群中去吗?所以我们总是会抓耳挠腮的去想,我们应该把这些东西摆到哪儿去才合适呢?"

硬件混音台总是会处在这些设备的核心位置上,但是随着更多的设备和他连接起来,Matt不得不在保持这些东西都同步的问题上更下功夫。追溯到1996年,那时候我们只是用一个16通道的Mackie混音台搭载一些硬件模拟合成器键盘和一个Roland SH 101合成器,以及用Akai MPC来作为所有东西的一个核心部分(如图5)。在下一个巡演中就多出了几个采样器和几个键盘。从那以后,我们就开始使用Tascam DA38数字多轨磁带录音机,里面带有一些音频素材采样,加上时间码用来与MPC同时运行,因此我们就可以把每个设备和其他设备的MIDI和音频保持同步了。然后从此以后我们又增加了Akai DR 16硬盘录音机用于回放,同时也用Logic来应用一些音频素材文件。那样来操控SMPTE,同时也可以操控MPC和MIDI设备,就可以把MIDI和音频素材牢牢的紧扣在一起了。


图5:几乎每一个控制旋钮都被贴上了标签,或者都有一个位置标记画在上面,这样Matt就可以在演出开始前彻底的检查是否所有的功能都被设置在正确的位置:"我工作的主要部分就是在准备工作阶段--在演出前能确保所有的东西都精确的设置好。当我在检查所有的功能时,我总是开始于同一个起点和结束于同一个终点。这些功能全都在键盘上被标记好了,同时我也有丰富的老音色目录信息用于调节那些老合成器比如说Monopoly和101之类的。检查和设置所有的这些东西已经有点儿变成我的老习惯了,但我也会把所有东西都写下来,尤其是当一个崭新的设备加入进来的时候"。

"实际上我们是从今年才开始使用一些笔记本电脑来进行现场演出的。Tom仍然是在Logic里面编排那些MIDI部分,因此这样使用笔记本电脑就显得更有意义而且可以节省我们很多时间--而且,在巡演途中他还可以在旅馆房间中就按需要来编辑他的这些东西。我们被卡在了如何能让硬盘长时间稳定的回放这一环节,就因为他是如此的可靠。因为在这个演出中视觉的部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因此时间码的信息不会在演出中丢失显得非常重要,因为视频全靠它来实现同步了。只是最近几年,我觉得,我们才可以真正的说笔记本电脑在演出中是足够可靠的,而且现在我们可以有足够的设备来组成A / B系统以形成故障保护功能,这样万一笔记本电脑停止了工作或者当机了,他就不至于成为演出终结者"。如图6。


图6:被贴满了标记的Korg Nano Key MIDI控制器摆在装有Ableton Live软件的笔记本电脑前面,被安排了各种不同的Live场景设置,这样子Cox就可以在试音的时候随意的呼叫和触发出任何一个部分的效果了。

不论是什么东西在驱动这一套系统,这里有必要说的是,整个机架从笔记本电脑到合成器到效果器,必须要完美的从歌曲的第一拍到最后一拍同步起来。"MIDI时钟是整场演出的一个重大部分,因为他控制着舞台上的模拟音序器,"Matt说道,"我们有一个Future Retro 777 噪声控制效果器,他是一个Roland TB 303风格的机器,运行在同步的时钟上的。所有的机架上的效果器也是被MIDI时钟同步着的,因此当我们需要在某个位置改变拍速的时候,所有的延迟和滤波扫频和移相效果器都会被锁定节奏而跟着改变拍速"。

他们全都以装有Logic的笔记本电脑为开端,这台电脑可以产生时间码信息来将视频与灯光效果联合起来--对于这场演出的整体性是至关重要的--当我们把他与一台镜像的备份用的Logic笔记本电脑同步起来的时候,同时第三台电脑也在运行着Ableton Live软件。Logic那台电脑同时也发出MIDI时钟信号来发送给舞台上的一系列设备。

"这里有一个具有极大挑战性的东西,那就是让所有的设备能在一个半小时的演出里都能保持严格的同步,"Matt解释道,"这并不像你按下播放键来播放一首两分钟的歌曲然后播完以后再按下停止键。在现场演出时,一旦你按下了播放键,你就只能跟着他了。他就会在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内保持时间的同步,否则音乐就有可能听起来像是跌下了楼梯一样。所有东西都会游离开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只信赖带有同步锁功能的设备了"。

这些独创性的设备都是从澳大利亚的Innerclock系统里来的,他们的出现是为了解决当你需要将软件DAW和外部的模拟硬件设备同时使用的时候遇到的一些问题。代替了火线或者USB MIDI接口,Sync-Gen II LE系统里面带有一个插件,他可以生成一个音频脉冲,将这个脉冲从音频接口发送到外部的带有同步锁功能的设备上(看起来有一点点像是DI盒的感觉),他就可以按顺序的产生MIDI时钟了。当传统的音频素材和音频脉冲信号同时发送过去的时候,得到的结果将是一个稳定的、没有抖动的、精确采样的时钟信号并且能精确的与从Logic回放出来的声音保持时间上的同步。从Matt的位置向舞台上看去,在演出中他的眼睛一直盯着那三台苹果笔记本电脑Macbook Pro,MIDI时钟信号发送到一个Kenton LNDR的MIDI驱动上这样他才能由以太网线发送到舞台上的设备中。这里,信号是经由MOTU的MIDI跳线盘来分配发送到所有相关的舞台设备上的。

同步发生系统拥有另一个关键的优势,就像Matt解释的那样:"MIDI时钟的自然特性就是这样,一旦你按下了播放键,我们就没有别的方法再去重新触发那个信号了。如果你是在Logic里面来生成时钟信号,而同时其中一个鼓机被你不小心关闭了,但是当你重新打开那个鼓机的时候,你是不能再次触发他的了,因为在MIDI时钟格式里,是没有一种重新触发的信息存在的"。

同步锁效果器的一个好处在于,他能让你达到同步。从基本来说,会有两个音频信号被通入这个同步锁效果器。你也有一个插件在后台工作,同时产生音频脉冲信号,然后你又有一个小小的音频文件用来在你的演奏中表现出来,这个文件会发出一个go的信号。我手上是已经有了这个小小的音频文件的,因此在任何时候时钟都是顺畅工作的,这样我就可以只是取消静音来将信号发送到同步锁里来重新产生时钟同步信号了。

"这样子一来,运行一个半小时的演出所需要的基本条件就达成了,设备们会从头到尾都顺畅的工作。如果你与传统的乐队合作,情况将是大不一样的,乐队的成员就有可能说对不起哦,我们已经把这些弄混乱了,就让我们从头开始演奏这首曲子吧。但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并没有这种选择的余地"。如图7。


图7:对Matt的其中一个最大的挑战就是要让所有的设备都能精确的同步,这个小小的盒子极大地帮助了他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

生命中的一天

根据Matt Cox的说法,事先准备是至关重要的,而且在对于化学兄弟的这种情况下,事先准备的事情就会起步得更早,大大早于我们巡演的第一天。"我在巡演之前的一段时间就早早的去到Tom的工作室,我们做了一些Logic里面的转移工作,"他解释道,"然后我们将会到一个房间里摆弄一堆设备,这样持续很长的时间,以确保这些东西运行无误。过后,我们会将这些东西都带到一个更大的房间里,伴随着完整的视频和灯光系统来测试,这个测试又将会进行一周的时间。但当我们完成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会对我们做的每件事感到高兴,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开始上路了"。

当我在Creamfields音乐节的后台遇见Matt Cox的时候,当时正好是下午两点钟而且第一个乐团正准备走上舞台演出。然而化学兄弟一般会是在晚上九点半以后才开始他们的演出的。但是Matt和他的同事们从早上八点钟开始就守候在这儿了,是为了组装和检测他们乐队的巨大的现场演出设备设置,他们把设备放在一个舞台下边的升降台上,这个台子是覆盖有防水材料的,并且被戏称为温室。根据Matt的说法,像这样如此早到场来设置设备的情况是基本上不可避免的,但是有时候也许会有更好的方法。

"我们已经为了这场演出而做了一阵子宣传了",他说道,"这样子肯定会使我们的工作变得更轻松些。我宁愿这样子做,也不会在第十一个小时的时候出现将他们扔上舞台去。就像这些在工作室里的设备们一样,我们同时还运用了大量的灯光和视频特效。所有的东西都必须在演出之前设置起来、然后调好音并且测试好。因此你只有选择要么在演出这天早早的就来到现场准备这些事情,并且要在第一个乐队开始走上舞台之前就把所有事情都弄好,或者要么你就只能在每一天的最后一个乐队演完散场以后,在半夜里做这些事情了"。

当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好以后,我们等候在舞台的两翼,Matt这时就可以去巡演巴士上稍微休息放松一会儿了,直到化学兄弟演出开始前的几小时才需要出来。然后就又要开始工作啦。"我将会在演出真正开始之前的两个半小时到三个小时之间回到舞台旁边,将温室中的那些设备都拆卸下来然后再把所有东西都打开,这样仅仅是为了使那些老的设备都能很好的预热以便进入最佳状态,这样子那些音调就不会变的像精神失常一样了。这也是我们需要对付的一些其他问题。如果那些合成器听起来非常良好声音非常温暖,那么你就可以把他们推出去摆在舞台上,但你仍然不得不非常的小心。那些东西有时候真的是喜怒无常的!在Tom和Ed走上舞台的时候我还会迅速的将所有这些设备再次检查一遍,然后确保这些乐器的音调是工作在正常状态下的,否则你就有可能奏出个半音或者其他什么的了"。

当演出结束的时候,就该是拆卸打包设备走人的时候了,这就意味着我们要拆散整个舞台上的设备设置。"如果所有的键盘都稳坐在他们的箱子里那就是最好的了,你就可以直接把大大的盖子盖上然后对他们说,明天同一时间见哦~!但实际情况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子。那些东西在演出的时候完全都被弄得散乱得到处都是。但是所有的这些键盘都必须小心的装好在盒子里,因为他们是必须跟着我们旅行的,因此所有的东西都会被放在大大的后备箱里。我们想尝试把所有东西都能照顾到,因为众多周知,那些模拟设备都是喜怒无常的。我们有两个人在把这些东西装载起来。我负责那些程序方面的东西同时Aaron Cripps(后备技术人员)则负责那些保养之类的事情。偶尔一些情况下某些设备或者组件需要修理一下什么的,所以我们也会直接拿出电烙铁"。

继续演出

当化学兄弟的巡演日程只剩下几天时间的时候,Matt Cox就开始考虑他的下一个巡演任务了,作为一个MIDI程序员以及键盘技术支持人员与非主流摇滚乐手Snow Patrol合作。在经过了只有几天的休假时间之后,他就又直接跑去跟这个乐队一起排练了,然后立刻就坐上了去南美的飞机,在巴西和阿根廷的音乐节上巡回演出。他并没有得到什么休息的机会,但是Matt并不想急于回到那种更安静、更具有工作室感觉的生活中去。"在一张专辑完成以后走进来然后把他从这个起点推向现场演出的世界中去正是我现在所做的工作,"他说道。"我发现其实这个挺令人满意的,因为这里仍然有一些工作室方面的东西在一开始是需要做的--比如MIDI编程,还有在一个排练房里把乐队的设备都设置起来--但是最终你还是得把这些东西全都拿出去在巡演中用上。听起来非常酷吧。"

"同时我也非常喜欢现场演出的一种即时性。在工作室里,你可以花一整天的时间而只是在不断的尝试如何把一个底鼓的声音调出你想要的效果来。但是对于现场演出,我却更喜欢一个事实,那就是当你遇到某些问题的时候,你就需要更迅速的解决他们。因为所有的东西都是在同一个时刻变化的。在工作室里,如果某些东西出故障坏掉了,你将会立刻打电话联系一个修理人员,让他过来尽快修好他。但是在现场演出的时候,如果设备突然坏掉了,你就必须自己来修好他了。因此你最终会主动的去收集一堆重要的信息来应付这些情况的发生。对此我更喜欢说,嗷!我今天又学到一些新东西啦。"

当你站在雨中,站在运输卡车旁边或者临时的避雨区旁边的那些泥泞的地方,看着那些忙碌的安保人员,你将发现,在任何一个音乐节中,最令我震撼的是比起Cox的以前作为军队的信号兵的工作来说,巡演技术人员的这种工作看起来并不是特别的遥远。"这两种工作有一堆相同点--他们都很奇怪",他笑着说道,"当你已经拿到了你的巡演行程安排的时候,这就像是你的订单一样。你拿起你的行李,将他们放上运输车然后带着他们一起去到某些地方。然后你把他们设置起来,然后花一整天时间来做你需要做的事情,然后再将他们收起来,走人。当我刚刚开始巡回演出的时候,我就在想,你知道吗?我将会沉迷于这个工作里"。

录制化学兄弟的现场演出

就像他们带来的那些合成器、机架效果器和音序器设备一样,化学兄弟同样也在巡演中带来了一个完整的多轨录音机架硬件,并且他们大部分的现场都会被视频记录下来,以便于给以后有可能的一些发行做准备。"这个明显的表明了那些虚拟成分的东西,同时音频部分也可以表现出来,"Matt Cox说道,"伴随着拥挤的连续镜头和大量的近距离设备拍摄来刺激那些设备狂人们的眼球!"

巡演中的每一天的演出都会被记录下来,运用一组舞台上的设备直接输出以及一系列的麦克风混合起来的信号进行录制。"我们将这些东西保持在24个轨道之内,目的是为了要保持整体的设置尽量简单化,这在音乐节的演出中是相当重要的,因为转场的时间是相当短的,"Matt解释道。"我们把这个混音台里的12个输出进行多轨录制--主输出里的左和右通道,八个副编组和一对立体声的备份输出,我们同时还录制下他的SMPTE时间码轨道以作为参考,还把舞台上的控制台里的直接输出也录制下来,其中包括一些重要的乐器,比如说那些重型的音色,像Elektron的鼓机和Future Retro 777的音色。"

"在舞台的前置麦克风上,我们有两支AKG的干涉管式麦克风放在舞台前面,分别在左右两边指向舞台的前端边缘处,指向正后排的观众。我再重申一遍,把麦克风们都装在升降器上会让我们在音乐节这样的演出中的舞台转换时候变得更轻松和自如。我们同时也有麦克风设置在舞台前端(FOH)的混音位置。我们用了两支T. Bone EM 9600的干涉管式麦克风对着舞台录音,偏离轴心并穿过人群指向PA喇叭,还有两支森海塞尔的MKH 416s的话筒指向FOH的左边和右边,用于录制人群发出的噪声,以及一个Soundfield的(环绕声)麦克风指向FOH的上端,并且架在一个很高的话筒支架上边"。

"两份录音会同时在Alesis的ADAT HD24录音机中进行录制,在舞台两边的FOH和监听混音的位置上,由FOH的工程师Shan Hira和监听工程师Ian Barton来操控,经由舞台上的一系列不同的线材,信号被发送到每一路的多核心录音设备当中。FOH附近的麦克风通入混音台的前置放大器,这个混音台是Midas XL4,我们曾经在我们的演出中使用过他,这些麦克风也同时接入三台Focusrite的前置放大器中。所有的录音都在24 bit / 44.1 kHz的格式下完成,并且以WAV格式备份录入Mac电脑以备以后使用"。

当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

Matt Cox已经设计出了一个强大的失效保护系统来应付Logic笔记本电脑的死机情况,这对于音频和视频部分的表演都是一个潜在的灾难性情况。"我们已经设置好了镜像的备份系统:A和B笔记本电脑会运行相同的Logic设置,"他解释道。"从这两套系统的笔记本电脑中输出来的音频信号会进入机架后面的一个Radial SW8自动切换器中。伴随着音频信号,你基本上可以只从电脑中发出一个基本的音色,这一路音色会进入这个切换器中的一个分离的输入端口中。如果这个信号停止了--意味着电脑当机了的时候--这个设备就会自动的把信号切换到另一路输入端口上来。而且这个操作是天衣无缝的--你根本听不出他是在神马时候切换的信号"。

这个方法已经把音频部分的问题给解决了,但是MIDI部分应该怎么办呢?在这个时候我注意到了一个大大的红色的按钮,位于Matt这一侧的舞台上的设置中,标记为"Mungo Sync 2"。"这个东西看起来很棒,难道不是吗?"他笑着说道。"这看起来就像是你在敲击这个按钮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会停止了一样!你把MIDI时钟信号输入这个Mungo设备,而他会记住每一个小节的第一拍的位置--当每个小节的第一拍触发的时候在他的上边有一个小小的灯会闪动。这个设备能让你做的事情就是停止MIDI时钟源信号,因此你就可以通过这个按钮来重置一个设备了,然后当你再次按下这个按钮的时候,他就会在下一个小节的第一拍上启动。这个东西的产生,一部分是为了那些使用两台笔记本电脑从事DJ工作的人,当你拥有一台电脑作为主而另一台电脑作为从,而你想停止那台作为从机器的电脑并且重新加载你的新设置再重新把他跟主电脑同步起来的时候。如果我遇到需要从A机器转换到B机器的时候,我就会使用这个按钮,也是我在需要一种方法来重新启动MIDI时钟然后驱动舞台上的一切的时候。Mungo Sync这个设备对于这种情况是可以完美解决的"。如图8。


图8:在紧急状况发生的时候,就按下这个红色的键……

"然后我又得到了一个定制的MIDI A / B切换器,我把他放在了机架设备的底部,"他继续说道,并且指向他的机架底部的一个大大的黑色的控制板,上面带有一个巨大的单独的旋转切换旋钮。"看起来他像是一个从俄罗斯的潜水艇里弄出来的东西一样!我所有的MIDI信号都会经过这个设备。如果在现场演出中发生了当机的情况,我第一件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去触摸这个MIDI切换器,重新启动Mungo,这样我们就又变成刚开始的状态了。这个设备就应该是这样的快捷和方便。我们有可能错过MIDI时钟上的某一个节拍,但是这已经是我们能做到的最好的状态了,上帝保佑"。

当第三台Mac Book Pro在运行着Ableton Live软件的时候,他并不是这场演出所需要的一台设备,Matt说他可以管理好所有的设备而不用备份工作,尤其是在三台Mac协同工作并且都装配了固态硬盘驱动器的情况下。Matt还说,这样不仅仅意味着这三台电脑能以比平常情况下双倍的速度重新启动,而且也可以更好的对付舞台上的SPL。"这就意味着我们不用为了传统硬盘上的磁头跳跃而操心了,这也是我们以前遇到过的一个大问题,"他说道。

文章出处: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共有 1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