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为你讲述建造 Atlas 工作室的故事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总有一天 添加于 2018-04-01 · 暂无评论

原文作者:Franck Ernould

编译:总有一天

法国流行音乐在人们的印象中总是感觉不够酷,但在过去的十五年里,AIR通过自己特有的电子风格征服了世界,改变了人们的看法。

最早的AIR(如图1)是Nicolas Godin的个人音乐项目,AIR分别是法语单词Amour(爱),Imagination(想象力),Rêve(梦)的首字母缩写。当时的Nicolas是一位出色的音乐爱好者,他大学期间的专业是建筑学。在接到了童年玩伴的邀请后,他为法国独立厂牌Source创作了一首歌曲。这首名为"Modulor Mix"的单曲是为了纪念Le Corbusier而创作的。Nicolas Godin在自己的Portastudio完成了录制,歌曲被收录在1995年发表的合集中,次年经过几版不同的混音后,这首歌在英国MoWax厂牌下再度发行。


图1:Jean Benoît Dunckel(左)和 Nicolas Godin(右)在Atlas工作室中

在获得了小小的成功之后,Godin邀请了自己的朋友Jean Benoît Dunckel加入自己的音乐项目AIR,Jean自幼学习古典钢琴,随后在大学主修数学专业。二人合作为Source创作了大量的音乐,包括"Jai Dormi Sous Leau","Les Professionnels","Casanova 70"以及"Le Soleil Est Près De Moi"。绝大部分的歌曲都是纯器乐演奏,歌曲风格相对缓慢抒情。所有的录音都是在家中完成,他们使用到的乐器包括Rhodes电子钢琴,Solina String Ensemble键盘,Moog,Korg MS20合成器,音码器以及管风琴。Dunckel,Godin同他们的朋友还在此基础上加入了鼓,打击乐,吉他,贝司,大号等。

Nicolas Godin说:"那个时候我们没有钱,所以买的都是我们负担的起的乐器。一些七十年代的模拟合成器,实际上我们更想要的是八九十年代数字合成器的声音。所以我们的声音听上去可能会比较有特点,但这也是我们的无奈之举。"这些音乐让我们想起了François de Roubaix,Jean Jacques Perrey,Ennio Morricone,这些艺术家都是AIR公司之前签的艺人。Godin和Dunckel还为Neneh Cherry,Depeche Mode这样的艺术家兼职做一些混音工作。

十年的旅程

最终在1997年,Source邀请AIR录制他们的第一张专辑。二人组在巴黎市郊的Studio de Saint Nom工作室花了几个月时间进行专辑的录制,他们还邀请了朋友Stéphane Alf Briat担任声音工程师。Dunchel和Godin在Fostex D80上完成了基础音轨的录制,随后他们又到了巴黎的Gang工作室为音轨增加了一些元素,之后他们来到了英国伦敦的Abbey Road聘请了传奇人物David Whitaker为他们创作弦乐部分,这对他们来说算是一个梦想得到了实现。经过了繁忙的工作,这张名为《Moon Safari》(如图2)的专辑在1998年初发表,由于专辑中采用了大量的复古乐器,如Fender贝司,Rhodes钢琴,模拟合成器,电子管风琴,鼓机,电子琴等,整张专辑听起来充满了七十年代电子乐的味道。歌曲"Sexy Boy""Kelly Watch The Stars"更是登上了《Charlies Angels》电视剧,在法国的广播台这两首歌也是热门单曲。很快《Moon Safari》就在全世界范围内销售了三百万张。


图2:Moon Safari

AIR的成功很快蔓延到了英国和美国,他们的首次巡演更是被Mike Mills拍摄成了名为《Eating,Sleeping,Waiting&Playing》的纪录电影。Sofia Coppola邀请AIR为自己的关键电影《Virgin Suicides》(如图3)创作音乐,AIR答应了Sofia的请求,他们在Saint Nom用一台普通的Akai DR16录制出了很有特点的音乐。Brian Reitzell的鼓速度更快,整体的声音更加干净。这张专辑无疑成为了AIR的第二张成功的专辑,也正是因为这张专辑的成功AIR逐渐成为了国际化艺人,同Laurent Garnier,Daft Punk,Alex Gopher一起被誉为法国音乐的骄傲。之前的两张专辑很难将AIR与House以及Techno音乐风格联系到一起,在第三张专辑《10000Hz Legend》(如图4)中,他们的音乐更加大胆,同时他们开始和Beck以及意大利创作者Alessandro Baricco合作,与此同时他们也开始为新专辑《Talkie Walkie》(如图5)的创作。Godrich在听到了他们的创作后非常喜欢,在贡献了自己的点子之后,他将AIR的作品带到了好莱坞的Ocean Way工作室。2004年专辑发表,相比之前的作品这张《Talkie Walkie》有着更大的野心,模拟合成器音色不再是主角,原声钢琴则站到了更显要的位置。本次的弦乐部分由另外一个传奇Michel Colombier创作,他也是AIR两兄弟共同的偶像。


图3:The Virgin Suicides


图4:10000Hz Legend


图5:Talkie Walkie

2006年,在Nigel Godrich的再度帮助下,AIR为Charlotte Gainsbourg创作了专辑《5:55》,这次Nigel出任了专辑的制作人一职。Dunchel说:"我们在录制和制作方面从Nigel身上学到了不少,不过他的方式也很特别,他是在最后处理。在我们的专辑中,他总是最后出现,然后在混音和其他方面加入他的想法。不过在Charlotte Gainsbourg这张专辑方法完全不同,我们创作并且演奏,Nigel从头到尾担当制作人。"同年Dunchel还发行了自己的首张个人专辑《Darkel》,不过反响很一般。

一年后AIR再度同Godrich合作开始创作《Pocket Symphony》(如图6),这张专辑充满了浓重的日本音乐影响。Godin演奏了日本的十三弦古筝以及日本三弦琴,声音听起来更光滑,比起之前的AIR专辑听觉感觉更冷。为了支持《Pocket Symphony》同时庆祝《Moon Safari》诞生十周年,AIR再度启程开始他们的世界巡演。但巡演结束之后很快,Dunckel和Godin就消失了,人们都猜测他们是不是选择了去休假,完全不是。他们已经开始在自己的工作室里为新专辑忙碌了。


图6:Pocket Symphony

Atlas工作室

伴随着不断的成功,AIR开始了搭建属于他们自己的专业级别工作室。实际上从2004年开始,他们就在物色合适的地点,最终他们找到了理想的答案。坐落在巴黎第20行政区的一间老旧仓库。AIR并不想把这间工作室做得像Peter Gabriel的那间那样商业化,他们希望这是一个像家一样舒服的地方。他们在过去已经在他们演奏的乐器或者是调音台前面工作了数百个小时,他们希望这间工作室可以让他们延续这样开心的经历。他们请来了Christian Malcurt,法国知名的声学家。他曾经参与建设了巴黎著名的Plus XXX以及Zorrino工作室,另外他参与的项目还包括法国很多著名音乐厅。

Malcurt的使命是要把AIR所有的电声乐器收藏都很好的设计到位,并让工作室像家一样舒服。另外,一个独立的隔音原声录音室也是必不可少的,他们需要有地方在不打扰邻居的情况下录制鼓,吉他音箱或者是原声钢琴。Dunckel说:"从建造的第一天开始,这里的所有细节都是按照我们的需要和愿望建设的,我们想要一个大的控制室这样就可以摆放下我们所有的键盘设备(如图7,8,9)。这样我们可以在20个不同的键盘中做选择(如图10),所有的设备都准备就绪,想用哪个就可以用哪个。我们用一个16轨输入的Speck X-Sum机架充当线路混音台,这样我们可以按照我们的要求对设备进行连接。在中间我们配备了一个模拟的控制台,一台28轨Trident T24,监听音箱采用了Acoustic Energy的AE1以及K+H O300和Auratone喇叭。我们没有选用太大的监听音箱因为我们并不需要它们。在我们的背后是一面很大的窗户,它可以为我们提供自然光线,工作室里到处都是木头,原声环境非常干燥。"


图7:我们可选择使用的键盘大概有20个左右,一切都按照我们的要求进行连接。从最上开始依次为Sequential Prophet 5,Yamaha CS60

图8:Moog Memorymoog,Yamaha DX7,Manikin Electronic Memotron,Moog Minimoog

图9:Korg MS20,Roland SH101,PPG Wave,Solina String Ensemble,Elektron Monomachine

当然工作室中也不乏很多"现代化"音频设备,包括两个Avalon VT737输入通道,两个Chandler Germanium压缩器,一个Demeter Stereo Tube Direct和两个Urei 1176压缩器,我们还发现了诸如Ibanez AD230,Ensoniq DP4,Korg SDD2000以及Roland SBF325这样的效果器,这些都是AIR声音的必备"武器"。工作室里还配备了一台Yamaha的大钢琴,一套鼓,一台颤音琴(Vibraphone),一些拇指钢琴(Kalimbas),一个Neumann U47麦克风还有Godin的一些吉他以及贝司音箱收藏。工作室最终被命名为"Atlas",2007年末建造完成。Dunckel接着说:"这是我们送给自己的圣诞礼物,当时我们刚刚完成巡演,我们把设备都安放到了Atlas之中,连接好线路,一些准备就绪,我们兴奋的开始了一些演奏,这成了我们下一张专辑《Love 2》(如图11)的最开始创作。"


图10:更多的AIR使用的键盘:Korg VC10 Vocoder,MS20合成器,Fender Rhodes电钢琴,ARP2600合成器


图11

Godin接着说:"我们在Atlas录制的第一首歌曲是So Light Is Her Footfall,作为专辑的第一首歌曲它有着特有的色彩。就像《Talkie Walkie》中的Venus或是《10000 Hz Legend》当中的Electronic Performer一样。每当我们在一个新的地方驻扎下来,录制出的第一首歌总是非常特别。我想这是因为感觉非常新鲜,在不知不觉的过程中我们就发挥出了自己某些能量,当你第一次听到你的吉他音箱在一个全新的环境下发出的声音,这也会对你的演奏产生影响。所以我们开始在Atlas大量的演奏,在So Light里面你可以听到非常多的乐器,包括合成器,鼓,打击乐,原声吉他以及电声吉他,贝司,人声等等,我们希望把这首歌做得尽量丰富,我们都很喜欢这首歌。"Dunckel补充说:"在这张专辑中我们演奏了我们所有能演奏的乐器,当然还有很多以前从来没试过的。比如颤音琴,魔音琴(Mellotron),我们在它们的基础上加了很强的滤波效果。我们还买了很多我们从前没用过的设备,包括Moog Source,PPG Wave 2.2,Prophet 5,Vermona DRM1,Elektron Monomachine SFX60。我们甚至还购买了一台Vox的吉他音箱,我们喜欢它温暖的音色和出色的颤音效果,另外我们还买了一支Neumann的话筒录制人声。另外我们还使用了一些小孩子的乐器,比如拇指钢琴(Kalimbas)。"

AIR还雇佣了Louis Arlette在工作室中为他们当助手。Louis是年轻的学院派专业人士,当Atlas工作室建造完毕后他就来到这里帮忙。他会负责很多细节的操作,尽管来的时候设备各方面都已经工作正常。Godin和Dunckel希望在创作的过程中获得更大的自由度,尽管他们知道如何处理这些技术上的小问题,但是他们还是让Louis来解决技术问题,而自己将精力放在音乐创作上,整个2008年Louis都在Atlas工作室工作。

老朋友的回归

同AIR之前的专辑相比《Love 2》有很多不同点,首先这张专辑中没有任何弦乐部分,除了鼓手Joey Waronker外没有任何的受邀艺人。Nicolas说:"这张专辑的速度要快很多,我想我们希望释放自己,这是一张节奏很快的唱片,音色更加摇滚,更加有能量。在自己的工作室里我们可以把演奏的音量尽情的放大,吉他音箱可以开到之前从没开到过的大音量水平,这在之前的工作室或者在自己家里是不可能实现的。"

Dunckel说:"我们两个多数时候都在一起创作,Louis帮我们解决技术问题。在几周的时间内,我们就完成了10首歌。另外还有3,4首也基本完成。这些歌最终都出现在了专辑当中,但实际上我们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制作这张专辑。事实上当时我们还有一些其他的工作要干,当时我们要为电影《Quartier Lointain》创作,我们还为一个中国艺术家的纪录片创作了音乐,我们很希望这个作品尽快能够发表。"

在《Love 2》的制作过程中,AIR邀请到了他们的第一任声音工程师Stéphane Alf Briat,他在2001年后就再也没有和AIR合作过,但2006年他为Dunckel的个人专辑担当了混音师的工作。Godin说:"在这张专辑的缩混过程中,我们很高兴又能和Alf一起合作。我们要找的人技术上要过关,但做人方面也是我们非常看重的。我们感觉Alf是个不错的选择,结果证明我们的想法是正确的。"Jean Benoît接着说:"我们希望Alf给我们带来更加温暖的声音,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希望在Trident控制台上做混音的原因。我们信赖Alf,他在处理立体声和声音的平衡方面都非常有一套,有很多方法在当时很少有人敢用。"

就像很多自由职业声音工程师和制作人一样,Alf Briat也有自己的工作室,名叫Bleeps。但整张专辑的缩混都是在Atlas(如图12,13)之中完成的。他说:"我们当时商量好要在Atlas混音,这样才能最好的利用AIR特有的声音环境,我们要感谢Louis的帮助,所有的技术层面都被料理的很周到。Nicolas和Dunckel在96kHz的Pro Tools环境下工作,很多设置都已经被处理完了。我很快就进入到了AIR音乐领域的情绪当中,感受他们创造的各种声音元素。编曲和声音都非常棒,我使用了一些我觉得需要的插件,我还建议他们购买了一些设备(Chandler Germanium压缩以及Alan Smart C2)方便工作。"


图12


图13

Less Is More

Alf说"我记得当时处理了大概20到30首歌曲,我选择了处理原始的版本,这样可以获得更多的动态效果。除了处理总体的声音色彩外,我还在一些小的地方做了处理。Nicolas和Dunckel录制了延时和混响效果,这是声音中非常重要的部分。专辑中主要使用的混响是AKG BX20,这是他们自己的设备,我知道他们还有一个BX5。每首歌都用到了这个单声道的混响效果器,当我们需要立体声混响时,Dunckel就会用他的Lexicon 200,设置永远都是相同的,在整个过程中我们没有使用任何的混响插件。在音量的处理上需要我控制的非常精准,但实际上我进行了很少的编辑处理。所有的选择他们两个已经决定了,他们知道自己想要的声音什么样。我使用了自己的监听音箱,因为我喜欢使用KRK E7,现在市场上已经买不到了,但我却非常依赖它。每天晚上工作结束我回到自己的录音室我都会用它们听效果,结果总是令人满意。AIR的音乐非常娇贵,如果你在上面操作得过度或者你希望把它们处理的很光亮,结果你将会毁掉他们的音乐。过度的均衡调节会让很多经典的老乐器失去它们特有的声音特点,听起来也会非常糟糕。在最后的缩混过程中我们都秉承了这个原则,那就是Less Is More(少即是多)。我们在整张专辑的缩混过程中使用了一台Studer D19,加了很少的EQ均衡效果,就这些。"

《Love 2》同前一张作品《Pocket Symphony》声音上的巨大不同,这一点乐队却感到很满意。Nicolas说:"我们的每一张专辑都有自己的个性,我们知道很多我们的歌迷喜欢这张,当然也有不少人不喜欢。有些人更喜欢《Moon Safari》有些人更偏爱《10000Hz Legend》,还有人或许会告诉我们他们喜欢《Virgin Suicides》、《Talkie Walkie》,但从来没有人说过《Pocket Symphony》是他们最喜欢的AIR专辑。这并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但现实确实如此。"

Dunckel接着说:"我绝对不会使用键盘插件,如果你仔细的听,可能会发现有些歌中有一些不必要的杂音,但我们并不介意。我们希望它出现在那里,我认为现在的音乐作品都太干净了,听上去没人愿意在作品中留下一点什么,他们不希望犯错误,而我们则选择把这些都留着。(笑)"

 《Love 2》发表后,AIR并没有着急回到他们的录音室再度开始创作。在英国鼓手Alex Thomas的帮助下,他们利用2010年展开了规模宏大的世界巡演,美国,欧洲,世界很多地方以及数不过来的音乐节都留下来他们表演的足迹。电影《Quartier Lointain》也在当年12月在法国上映,AIR的配乐为电影带来了独特的个性。进入2011年,AIR回到了他们的录音室,正如Dunckel开玩笑说的那样:"如果每张专辑我们都能从新建一个新的工作室,那它的销量总能创新高!"

电脑空间中的AIR

更多关于AIR的Atlas工作室细节照片,可以访问网站(http://en.aircheology.com),你可以在该网站上找到有意思的游戏以及关于AIR的苹果APP

文章出处: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