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重温:Cakewalk CEO 回顾 20 年创业历程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musiXboy 添加于 2017-11-26 · 共有 1 条评论

正值Cakewalk成立20周年之际,CDM网站的Peter Kirn专程采访了Cakewalk的CEO,同时 也是创始人的Greg Hendershott,让我们通过访谈来听一听Cakewalk公司这20年来的创业 历程吧。

图1:Cakewalk CEO兼创始人Greg向我展示最 新的SONAR 6和最老的Cakewalk 4.0 DOS版

20年前,Greg Hendershott(图1)一手创立了 12 Tone Systems(后改名Cakewalk),并开发出 了运行在DOS下的MIDI音序器软件Cakewalk。我对 Cakewalk有很深的情感,所以才决定开始这次访问。 实际上我的第一款MIDI软件就是Cakewalk 4.0 DOS 版,它的样子还经常浮现在我脑海中。巧合的是Greg Hendershott也曾经跟我的电子音乐老师Gary Lee Nelson学习过。当然能有这次访问的最主要原因在于 Cakewalk在全球有超过100万的用户,Cakewalk的 发展史就是一部电脑音乐的发展史。

图2:早年间的一个Flash网剧Homestar Runner里的主角Strong Bad也在用Cakewalk啊

问:20年了,现在是谈谈Cakewalk初期的时候了,可以说说一些历史吗?

答:我生于......哦不,哈哈,开玩笑。我想应该从我从Oberlin学院毕业开始说起。我主修哲学, 但Oberlin学院酷就酷在它还是一所音乐院校,所以你可以交叉听一些音乐的课程,我当时基本每周都 去听电子音乐的课程。

问:电子音乐方面主要学习了哪些技术?

答:我们主要使用CP/M(一个Intel的操作系统)机器,用Turbo Pascal编程。我还记得当时学 校引进YAMAHA DX7合成器之后,所有人都异常兴奋。由于我们当时都在用类似Moog Modular的合 成器,我们都习惯了直接触摸到Moog大型的模块合成器,所以大家对如何在DX7的一块小屏幕上编程 都一筹莫展。

这也使我对电脑开始感兴趣,我并不是一个喜欢数学和科学的人,上高中的时候我更喜欢英文和 历史。如果不是因为音乐,我想我是不会研究怎么做软件编程的,但这对我来说确实很有乐趣。于是 我开始写软件,也找了一些编程的垃圾工作,在业余时间我一直在琢磨怎么把在学院里学到的软件编 程支持与音乐结合,写一个音序器软件。

问:第一次写音序器软件感觉如何?是在Oberlin学院完成的吗?

答:我完全不记得了。不过我当时确实尝试了很多种方法来完成一个基本的音序器软件,我想我 是不是应该做点小广告来卖呢?结果居然有4到5个人看到了我的广告来订软件,这些钱已经足够我再 打两次广告的了。在那段时间里,我不仅要写软件,还要接电话做技术支持,还必须每天在17:30前 赶到当地的UPS快递去发货。

问:你怎么想到Cakewalk的名字的?

答:在做广告之前,你的软件必须有一个名字。就在必须确定名称的最终期限的前2天,我发现 我之前想好的名字,好象是Opus之类的名字,跟另外一个软件重了,于是我去翻音乐词典,发现了 Cakewalk这个词。哇,太棒了我想,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混合词,你知道怎么拼写,充满内涵,即便你 不了解音乐,也明白这个词。

问:那么12 Tone Systems呢?是因为有些人不喜欢这个名字吗?

答:12 Tone Systems是当时公司的名字,了解音乐的人都明白它的意思。但当多年之后无数人总 是在问“它就是Cakewalk吗?”,我决定直接把公司名称改成Cakewalk,这样的名字更简单直接。

问:我对DOS下Cakewalk 4.0(如图3)还有很深的印象,可以说界面简单而高雅。随着科技的进步, 现在的SONAR当然跟那时候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但我依然能感觉到一些始终不变的东西。是 否有一些东西从Cakewalk第一代一直延续到现在呢?

答:早期Cakewalk的设计理念是让简单的工作通过简单的操作完成,要做复杂的工作操作也会 很复杂,就像你说的,比如选择音轨或在一条音轨上录音,你只需要一个快捷按钮就能完成。我一直 在试图遵循这样的理念,尽管软件拥有越来越多的功能,也依然要做到让简单的工作通过简单的操作 完成。

我认为SONAR今天做的很棒,它可以为你做很多事情,特别是跟Cakewalk 4.0一比较。虽然现 在显示器的显示界面比以前大的多,但你依然要考虑怎么把用户界面设计的更合理。

图3:我们在Cakewalk的办公室里找到了最老的Cakewalk 4.0 DOS版软件的包装——我还记得当年撕开我人生第一个音序器包装时的记忆(我当初试用了Voyetra和Cakewalk,选择了后者),注意看这个金色标签上写的提示,满满的回忆

问:你认为Cakewalk成功一路走过来靠的是什么?

答:我想是因为我们一直在努力的工作,当然也感谢我们的运气很好,我们有很多忠实用户一 直在给我们提建议。倾听用户的反馈和他们的愿望,我想就是我成功的秘诀——或者说我们的成功秘 诀。这说起来很简单,但对公司来讲做起来并不容易。

在最开始,比如说Cakewalk 1.0,我要做的就是集中精力让它做好几件事情,虽然它只能做这几 件事情,但它完成的非常出色。这样就可以吸引来那些只需要做这几件事情的用户。但随后而来的就 是你要倾听用户的意见,使软件增加更多的功能,这时软件就不再像只要满足几个用户那么简单了, 而且你要一直这样下去10、15、20年,这绝对是一大挑战。

问:有这么一段时期,特别是90年代,各个软件看起来都差不多,你也有这种感觉吗?

答:对,我感觉特别是Cubase和Logic当时很热忠于新特性大战,如果一个软件加入了某个功 能,另外一个软件也会这么做,这使得各个软件越来越接近,虽然Cubase和Logic有各自的风格,但 它们的功能都差不多。

我在想,也许Cakewalk 1.0对刚开始的那些用户就很够用了,但随着这些用户的进步,我们的 软件也跟着一起进步。但是当软件变得复杂之后,总会有新的用户刚刚进来,他们一上来就用一个很 复杂的软件会感到手足无措。我想,一个软件不能无限的按照终极用户的要求去增加功能,就像现在 的Ableton Live、Reason、Project 5,它们重新对音乐软件做了定义。

并不是说Cubase、Logic、 SONAR就不好,但对于一部分用户制作特定的音乐来说,新兴的软件更适合。

大概每5年,科技会推倒重来一次,虽然你做的还是那些事,但新的技术会让你更轻松。

问:你所说的推倒重来,或者叫重新启动,是指SONAR吗?我想SONAR也是某种意义上的 “重新启动”吧?

答:实际上Pro Audio 9到SONAR 1我们下了很大的心血,在用户界面和底层代码上我们完全推倒 重来,这样才能支持一些新的技术。

问:Cakewalk在20后依然健康的成长,但对你来说整个业界是否还有很大的挑战去面对?

答:盗版一直是软件公司的大问题,当然也包括Cakewalk。不同的公司有不同的应对方式,我 们没有使用任何保护措施,而只是通过最基础的序列号认证方式,这与其它公司软件激活和USB狗的 方式完全不同。我认为那些防止盗版的方法都会被破解,而它们会增加用户的成本,并为用户带来不 便。我始终认为这些方法并没有阻止住盗窃,反而增加了正版用户的负担。

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就可以复制软件了,用户不只是购买软件这么简单的事情,他们可以得到很 好的技术支持,在论坛里互相交流,所以我想用户实际上是买到了一个长期的互助关系。比如我发现 有些用户对于Steinberg从Cubase 4里突然拿掉DX插件很不满,也许他们从来不用DX插件,但他们 这么做确实破坏了用户与软件之间长期建立起来的关系。我只是拿Steinberg举例,实际上我们也有 类似的错误。总之我的观点是你购买到的是与软件之间的长期关系,而不是一个盒子一张光盘那么简单。

图4:波士顿办公室里Cakewalk的荣誉之墙,你都认识它们吗?

问:大概有多少盗版用户?你心里是否有数?这对你们有什么影响?

答:我知道人们都喜欢统计数据,但我真的不确定。大家都知道你要为你正在用的软件付钱,但 也许你当时没有那么多钱。我还记得在上学时候我翻录 同学的磁带,在1年还是3年之后,我才去买了当初那盘翻录的磁带。


图5:Jamie O’Connell,首席软件工程师。 他是MIDI-OX和MIDI Yoke(两款知名的MIDI小工具) 的联合创始人,如果你是PC用户,这两款软件应该一 直就在你的硬盘里躺着吧?


图6:Scott Stepenuck,软件质量工程师。由于Cakewalk同时开发苹果系统上的插件,所以 你会在他的办公桌上看到PC和Mac。虽然我采访的时候是8月,但他们已经提前用上Leopard了。注意Scott身后堆着大量的声卡,是的,他要检测软件在各种硬件上的运行情况。


图7:Chad Beckwith,旗舰插件产品经理,他负责Cakewalk所有旗舰级别的插件开发工 作,他跟我聊了许多关于Rapture的使用技巧。


图8:Chad Beckwith拥有办公室里最大型的Roland鼓机

本文撰写自2007年,出自:http://cdm.link/2007/11/interview-cakewalk-founder-greg-hendershott-20-years-on/

文章出处:https://www.midifan.com/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共有 1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