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评:能让 nord 闻风丧胆的 Roland VR-730 终于出现了

免费吃喝 + 二手市集 + 聊天演出 = 交流方式 Vol.13 @Cafe Zarah

欢迎到艾比路三号棚混音:Waves ​发布 Abbey Road Studio 3 插件

第 4 话:剪不断理还乱的线线线——Eurorack 模块合成器从入门到精通直至放弃

Steinberg Nuendo 10 试用心得

《仙剑奇侠传肆》配乐详鉴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孙志贵 添加于 2013-05-18 · 共有 16 条评论
可能此前已经有不少读者看过笔者写过的《仙剑奇侠传伍前传》(下称「仙伍前传」)配乐详鉴了,但是笔者发现这些乐师在《仙剑奇侠传肆》时期的表现仍旧有和各位玩家详细分析的价值。(先勘误一下:仙伍前的「海晏天青」和「来生祭」出自周志华之手,之前的错误是笔者拿到错误的资料、且没有用心析听所致;这两首曲子和周志华在仙四的配乐有相关性,下文会解释原因)


仙剑肆的配乐班底和仙伍前传雷同,但是乐团主创却不是同一个人(仙肆音乐主创是骆集益,仙伍正传及仙伍前传的音乐主创是曾志豪)。音乐主创的作品可以决定整套配乐的风格走向,而仙剑肆的配乐则在一段时间内暂时成为了仙剑配乐在那几年内的旗舰风格。首先,让咱们看看四位音乐制作人都做了哪些曲子(引用自麦振鸿的电视配乐不算在内,所有照片均来自于网路):



骆集益(主创),十五首
Chi-Yi Lo


周志华,十四首
Joe Chou


吴欣叡,十三首
Izumi Woo


曾志豪,九首
Rizet Zeng (Shigou)

凤歌青天、玉水明沙、织梦行云、苍浪剑赋、寂难永劫(及变奏)、君莫思归、浮生长恨、风雷骤起、肃杀绝剑(仅原奏)、回梦游仙(及变奏)、飞升(开场动画配乐)、蝶恋REMIX、金珑璁(「大开眼界」REMIX)。

踏歌行、西域风、昆仑道、仙妖乱(及变奏)、戏弄潮、亘古谣、焚心以火(及变奏)、浣花洗剑(及变奏)、危时仗剑(及变奏)、肃杀绝剑(仅变奏)。

清平乐、寒声碎、林间慢、寿阳曲、太平欢、步虚词、沙幕天、镇魂调、哀幻瞑、死生悠茫、醉思凡尘、是昔流芳、琼华堕兮弓逐日(结局动画配乐)。

乌夜啼、别洞天、失魂引、迷离境、赤焰霞、鬼哭无明、曲刃乱影、炎狱怒涛、神威千重(「Dethroned」REMIX)。

注一:时任音乐企划是张毅君,负责对编曲师直接提出游戏对何种音乐的需求等工作。
注二:上表所述曲目名称皆以大宇资讯官方在KKBOX发行原声带时的名称为准。
注三:周志华和骆集益二人当时是MUSIT制作团队的成员,彼此的曲目可能会互相借力。
注四:可能会有人想了解,那就说一下:当时这四个人除了吴以外都在用Cubase(吴当时只在用GIGA + Cakewalk Pro Audio;曾志豪亦是这种搭配,但用Cubase混音,此后抛弃Cakewalk)。

是昔流芳-吴欣叡

抛去演奏技巧先不谈,吴欣叡在仙剑肆和仙剑五正传的曲目都有很强的欣赏性。此前吴欣叡亲自操刀负责《轩辕剑伍:一剑凌云山海情》的配乐(多半以自然环境等场景配乐为主打风格),在那段时期的配乐经验自然对他在仙剑肆的配乐工作大有助益──尤其是在旋律方面的推敲、以及合成音色和GIGA采样音色所属的各种声部的合理编配。如果不是从演奏技巧等技术特征进行分析的话,几乎让人察觉不出来是吴欣叡的作品。论及弦乐的演奏技巧的话,除了最终结局动画配乐的演奏技巧比较偷懒失败(原因和仙伍前传的管弦乐相同,很可能是赶工了)以外,均有仔细推敲琢磨,能让音乐在节律方面有恰到好处的轻微的呼吸感。

不似吴欣叡在仙伍正传《霜华春.变奏》这样通过律动表达强烈使命感、宿命感的配乐,吴在仙剑四当中的这一类场景配乐绝大多数都有着以自然风景为主的悠闲画面感,和周志华在仙伍前传的场景配乐一样让玩家「和场景共呼吸」…那气场可谓存在感满满,同时很难找出「为了大气而大气」的做作感觉。如果用流水帐来形容这几个曲目的大体感觉的话:《清平乐》作为太平村的主题曲来讲,就是专门负责中原小乡村的那种宁静气息;石沉溪洞主题曲《寒声碎》专门衬托这个场景的神秘感──天河的双亲到底给天河留下了什么东西?玩家听了之后会不由自主地去脑补;《林间慢》和《步虚词》得益于吴欣叡对自己手头的GIGA吹奏民乐的恰如其分的运用,野外树林的幽寂感和密叶流光(可以用日语「木洩れ陽(コモレビ)」来形容)的感觉体现得非常透彻,尤其是后者通过搭配合成音色来渲染玩家所处环境的新奇感;《寿阳曲》和《太平欢》顾名思义便可知其职能,前者在敲击乐器的编配方面花了很多心思(以致于很容易让人忽视主旋律后半段的笛子的演奏技巧),而后者的主旋律则脱形自吴欣叡的另一个编曲作品《悠游山海界》,借助这种律动给玩家一种游历奇异的繁华城市的感觉(光是看到那两只镇门大象就让人觉得足够新奇了);《沙幕天》是播仙镇外的沙漠迷宫主题曲,和周志华在仙五前传的《孤烟寂》相比所体现的反而是充满神秘的新奇感;《镇魂调》是无常大殿的配乐,气氛推进十分沉稳,不从打击乐器分析的话很难听出是吴欣叡的作品;《哀幻瞑》少量掺杂了幻瞑界的众生的凄清境地,和《迷惘的少年》一曲同样使用了相同的鼓点演奏方式,稍微带起玩家的一丁点哀思。

接下来说说吴欣叡这次的情景配乐。吴欣叡对管弦乐团打击乐器的运用水平就目前来讲也还是那样平庸,但是起码吴欣叡这次能用到刚好表达出点到为止的情绪的程度,突兀感不算强…《死生悠茫》就是这样的曲子,主奏乐器沿用吴欣叡此前在仙剑参时期的抒情曲的配器风格,利用管弦乐团打击乐器塑造节奏感的同时却刚好做到不喧宾夺主;《醉思凡尘》承袭了吴欣叡在仙剑参时期《情牵》的风格,并进一步通过他在同期其它曲目当中惯用的吹奏乐器风格的混搭运用,藉此呈现思状的幽远;《是昔流芳》承袭了吴欣叡在苍之涛《若知此身在梦中》的女声合唱风格和演奏风格,通过混搭弦乐的方式塑造起落感,再用合成音垫塑造缓慢柔绵的节律感,可见吴欣叡所花心思无数。

若要说吴欣叡这次的成功,则必须提及为仙剑参、问情篇、仙剑肆做过音乐企划的张毅君。张毅君似乎对吴欣叡的编曲能力非常了解,于是将吴欣叡摆在了近乎最合适的位置上。或许笔者应该采访一下张毅君,问问他当时是怎么企划配乐并和编曲师交流的,窃以为箇中奥秘可能不只是「有话直说」那么简单。

炎狱「烹」涛-曾志豪

曾志豪在仙剑贰时期的战斗曲算是非常洒脱,但是他自仙剑参开始和张毅君合作了之后…自那时起,他的配乐开始给人一种「水锅里面的青蛙忽然被张毅君盖上了锅盖慢慢炖」的感觉。孰优孰劣,这锅盖子虽然让曾志豪的曲目瞬间减少了很多洒脱感…然而,以退稿率高居不下而出名的张毅君对曾志豪提出的各种要求看似繁杂,却成功促使了曾志豪在曲目凝重感方面的自我雕琢和塑造(尤其是曾志豪爵士乐的焖骚感)。后来,曾志豪自仙五正传开始成为仙剑配乐主创,重新找回了他的洒脱风格,但仍以凝重感为主(通过凝重感来发挥洒脱感),并成功培养了他的全新的个人特色爵士风格。小旭音乐可以把曾志豪的战斗音乐的快节奏学走,但这曾氏爵学的焖骚感则是绝难习得,只能靠自身领悟…而他比别人更愿意在各种演奏细节上面花费更多的功夫去推敲,这也不是一般MIDI音乐人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此外,曾志豪同时负责轩辕剑肆开始的轩辕剑系列的开场动画的配乐制作,这也为曾志豪积累了大量的综合配乐经验,加上曾志豪很久开始就广泛猎听、推敲各种风格的配乐…这些都极大地培养了曾志豪灵活驾驭配乐风格的能力。

从仙剑参开始,曾志豪不只是在做战斗音乐,同时也在做部分场景音乐,以结合心境渲染的场景曲目居多。他在仙剑参时期所做的《水岸风堤》(后来在仙剑肆当中沿用)就是典型的代表作品。这里简要说一下他在仙剑肆的场景配乐表现:柳府大院迷宫《乌夜啼》主要凸显夜闯深宅的神秘感;《别洞天》是曾志豪在纯民乐方面的又一次小规模成功尝试,不过这种曲目更适合用于人间闲杂场面,和居巢国那种动物城镇其实并不贴;不似林坤信那样通过旋律塑造将军冢的显著恐惧感,曾志豪为淮南王陵编配的《失魄引》则通过声效为主塑造阴冷风格的潜在听感;《迷离境》继承了曾志豪此潜在《紫陌丰田.变奏》一曲当中运用的编曲思路,但是…为了让这曲子更好地和酒色财气四大迷宫的气氛互相融合,曾志豪在配器方面做了新的推敲;《赤焰霞》则纯粹是通过声效方面的组合来营造画面感,就动态而言比较适合拿来煲耳机(可惜用的采样音色的精细度仍旧不算高)。

可能是因为曾志豪同时要负责其它游戏的配乐的原因,这次仙剑肆的战斗配乐不再由曾志豪一人独揽(而是和MUSIT共同完成),但即便如此,却仍旧只有三首纯原创战斗音乐作品(都是BOSS战斗曲):《鬼哭无明》、《曲刃乱影》和《炎狱怒涛》。至于《神威千重》可能是因为游戏配乐制作时间赶不上等原因,参考了X-Ray Dog的「Dethroned」的编曲架构,并填入了《炎狱怒涛》的旋律的变奏(箇中详情需要去问张毅君,曾志豪多半也只是禀命行事,笔者实在不方便对此品头论足)。《鬼哭无明》作为淮南王的战斗曲,在节奏方面引入慢爵士风格也算是比较新颖的尝试;《曲刃乱影》从电贝斯的用法上来看属于典型的曾氏爵学,爵士鼓的用法也和《剑之旅II》有着或多或少的相似性,但是在气氛营造上则被推敲出另一种品味,整个曲子十分焖骚,感觉拿到仙剑伍正传内当作黄山三怪的战斗主题曲比较合适;《炎狱怒涛》的钢琴声部就是这首曲子姓曾的直接证据,但是曾志豪花费了大量心思在这首曲子的节奏塑造方面进行推敲,毕竟是上古神受(兽)级别的BOSS战斗曲,论及怎样同时做出对应的气场的灵活性和威压感…也是一门苦差事。

这些就是曾志豪和张毅君反覆交流之后做出的成品,大抵可算做曾志豪在仙剑肆时期的水准表现(还要再将同期曾志豪为《汉之云》制作的战斗配乐也算进去,轩辕剑系列的战斗配乐对曾志豪来讲更有自主度和自由度)。不过,如今(仙五前传时期)的曾志豪的功力已经远远高出当年,最起码在配乐的感情拿捏方面已经可以和骆集益互相匹敌(风格不同)。希望那些在仙剑肆之后听信谣言、对仙肆之后的仙剑配乐不再抱期待的玩家,都去听听曾志豪为仙剑五正传和前传制作的配乐。笔者已将仙剑五正传的配乐作者统计表整理完毕,择日会写仙剑五正传的配乐评论,届时大家就不会再因为错听其它人的曲子而对曾志豪的编曲风格有误会了。笔者在这里就再度引申仙五前传最著名的台词:「总会有希望的。」

焚心以火-周志华

台湾混音界前辈级人物张翊华在和笔者私聊过电玩配乐的时候,对周志华的评价是「大咖」。不过,周志华本人因为配乐专案太多太忙…就笔者看来:可能出于不可控的原因(比如排程收紧,等)的影响,周志华的电玩配乐的水平发挥偶尔不是很稳定(比如他给古剑初代制作的部分战斗配乐就很潦草,最起码在感情拿捏方面是如此)…当然这个现象在仙剑历代配乐当中体现得不是很明显,就仙剑三和仙剑肆的配乐来讲是几乎没有能够妨碍欣赏的问题的(笔者听不出来),而他为仙五前传制作的场景配乐更是大咖级别的颠峰水准(算是笔者听过的周志华的最好的作品)。

周志华在仙剑肆时期的一些场面配乐在气氛拿捏方面很成功(于是他在为古剑初代配乐时,就同种类型的曲目发挥来看也很出色)…而其中某些曲目,就风格和配器方面,却又和他在仙五前传时期的配乐彼此呼应(可以将前者理解为后者的「风格雏形」):《踏歌行》和《春草碧》同样都是描绘野外的春草清新的情景,前者用相对较快的节奏突出欢快感,而后者则放慢节奏怂恿玩家主动体认场景气氛;同为西北沙漠内的城镇的配乐,《西域风》曲风偏重欢快,适合播仙镇那种热闹的风格…而《塞上秋》因为楼兰城区缺水等原因而更显凄凉;《戏弄潮》和《海晏天青》同为海港城镇配乐,配器思路也基本相似,但各自塑造的气氛不同──前者(即墨海港配乐)侧重于对海港小镇的生活风格的描绘,而后者(明州城海港配乐)则动用了浓重的手笔对古朴风格的城镇文化气息进行营造。论及其它的有主题的大场景配乐,周志华此番在气场方面的拿捏也很恰如其分──琼华派主题曲《昆仑道》自然是典型,琼华派那种天地一体的威严气场很成功地表达出来了,不过二胡的演奏技巧是个硬伤(《海晏天青》0:36秒的笛子也存在这个问题);《仙妖乱》原奏是剧情配乐,而对应的变奏则用作冰封后的琼华派的配乐,两首曲子都在「急」、「乱」这两个主题情感方面下了足够的笔墨,然而论及编曲本身却又十分工整;不周山场景配乐《亘古谣》成功捏就人间烟火不再的荒寂气场。

周志华在《焚心以火》一曲方面极尽气氛压抑之能事,却又在感情表达方面做到了干脆爽快,且丝毫没有潦草感。至于玄霄的战斗主题配乐《焚心以火.变奏》,周志华在节奏塑造方面也是花费了大量的功夫进行推敲,各声部结合形散而神不散,似乱非乱。周志华同时负责了一些泛用战斗音乐曲目的制作,比如《浣花洗剑》和《危时仗剑》等(包括这两首曲目的变奏),也体现了他和曾志豪相比迥异的用鼓风格特色。《浣花洗剑》原奏以轻快的原声吉他律动来塑造原野节奏,而变奏却在加大管弦编制的基础上更换用鼓风格突出紧迫感;《危时仗剑》主要用在人与人对决的战斗,变奏相对原奏通过撤掉爵士鼓声部的方式凸显无助感。《肃杀绝剑》的原奏和变奏单独听起来似乎关连并不大,但都是和神将句芒有关,开战前(原奏)和正式开战(变奏)的气氛差异拿捏得也很准确…不得不说周骆二人彼此配合得十分默契(作为战斗音乐的变奏是周志华负责的)。

就周志华的这些泛用战斗音乐来看,其表现确实也比他为古剑初代制作的大部分泛用战斗音乐要好得多…不过,也算是笔者个人口味的偏好吧,个人更喜欢听周志华的场景配乐(尤其是他为仙伍前传制作的场景配乐)。笔者对周志华在仙剑肆时期的配乐表现就说这些,只期盼周志华之后的作品能够在民族乐器(笛子、二胡等)的MIDI演奏技巧方面再精进几分。

织梦行云-骆集益

笔者为什么要把骆集益放在最后面来讲呢?这和骆集益的实力无关,而是和相当一部分电玩玩家群体的看法有关。有些玩家玩仙剑伍前传、仙剑肆…或是玩古剑时,听到任何一首好听的曲子,就喜欢在BILIBILI上面刷弹幕随口讲一句「这么好听,骆神的作品吧?」…却没想到一曲音序作业乃是爆肝数日夜的心血成就(曾志豪四十岁还没到,却已是黑白发五五分成),那些曲目的真正的作者在听到这种评价之后…想必也不会觉得好受。我就记得当初在BILIBILI看仙伍前传第二波宣传动画的时候,正好镜头挪到客栈的场景(瑕和罡斩在吵架),那配乐是周志华的《春草碧》,可我看到斗大的黄字说那是骆的作品…真要是听不出来的话,写成MUSIT出品岂不是更好?

不过骆集益确实处于强人行列,单说他和周志华负责给古剑初代配乐的事情来说的话──当时骆集益负责了很多曲目:古剑初代整整四张原声CD近百首曲目听下来,就通过对这庞大的工作量的推想,便可以很容易理解张毅君为啥在微博上说他觉得「骆集益很想杀了他」。骆集益的抒情曲泛用性很强(适用于多款GALGAME,无违和),他的情曲在配乐界出名于他为海角七号所作之《1945》,但在电玩界则出名于他为仙剑肆制作的那曲《织梦行云》…就从角色主题曲说起吧:
《凤歌青天》和《玉水明沙》这两曲风格有着微妙的差异,却又在风格方面近似且相衬,说是配乐夫妻档的话再恰当不过;《织梦行云》无论是配器还是呈情方面都算得上是那几年内的流行经典,亦是骆集益典型抒情风格曲目之一;《苍浪剑赋》是慕容紫英的亮相主题曲,主角团队对修仙人的兴趣藉此曲目便可窥得六七分。

除了这些角色主题配乐外,骆集益的剧情主题配乐也多半属于画龙点睛的类型:《寂难永劫》原奏以哀思为主,对应的变奏通过扩大管弦编制的方式增添了一种使命使然的气氛(骆集益为仙伍前传制作的《关河碎影》总体也是这种感觉,但是哀思明显减少,以使命感为主);《君莫思归》以分离和寄思为主题,前半段用独奏乐器塑造苍凉感,后半段通过弦乐编制加深感情,最后佐以冷钢琴收尾,整个曲目的情绪表达可谓细腻有序;同样水准的《浮生长恨》则以轻弦乐为开头衬以送终的哀思,藉由大编制铜管将乐曲中段的气场迅速扩大,然后整个曲目放缓,淡入的木管乐器又重新燃起哀思并将曲目引入结尾。《风雷骤起》一曲和《肃杀绝剑》的原奏很相像(起始段落除了节奏和打击乐器以外,几乎雷同),但却为不同的剧情服务,这两曲都有着鲜明的骆集益个人特征,该特征同样也可以从古剑二代的《沧海飞尘》的和古剑初代的《霜天晓角》这两曲当中体会到。

骆集益此番也对仙剑奇侠传DOS版的两首知名曲目做了重编曲(REMIX,原作曲为林坤信)。此前仙剑参时代,曾志豪重制胡伟立的《市集》(情形和《神威千重》类似,参见上文)用作游戏的交易介面配乐,虽然在情感拿捏方面强于原作,但在玩家群体内引起了一些争议,于是这次换成了骆集益对林坤信《大开眼界》一曲的REMIX(改名为《金珑璁》)──骆集益在这曲子的中后段自己发挥了一些旋律,和原曲的吻合度也是相当不错。至于蝶恋的REMIX,估计是音乐企划刻意想吸引仙剑系列的老玩家,所以才安排骆集益制作的,在剧情当中也只出现了一次,连方辰实录的二胡也是相当动听。

论及开场动画配乐《飞升》,这次骆集益不像以往仙剑参和问情篇的开场动画配乐那样突出旋律感,所以没有独立欣赏价值,只能配合开场动画本身同时欣赏──我只能说吻合度相当高,毕竟骆集益给笔者的诸多印象之一就是「画龙点睛」…而他所负责的主题曲《回梦游仙》则更显现了他在这方面的能力(他为仙伍前传制作的《关河碎影》和《杏花天》也是典型的点题作品):整曲的旋律将大气和情柔以及各种辛酸的体验感觉融为一体,即使是变奏也跑不了味道。

小结

骆集益在仙剑参、问情篇、仙剑肆的配乐工作当中的贡献举足轻重,但这也是和周志华、吴欣叡、曾志豪的作品相辅相成的结果:归功于张毅君的精心企画和协调,这些乐师才能彼此配合得这般无缝…起码吴欣叡在仙剑肆的配乐工作当中的表现是很出色很稳定的。至于笔者为什么对吴欣叡在仙剑伍前传的配乐表现是另一种评价(笔者的一些同行好友在听了他在仙剑伍前传的作品之后,失去了欣赏其他三个人的作品的耐心),不是这篇文稿要拿来细说的内容;而此前笔者写的仙剑伍前传的乐评,因为当时有一些东西没有弄清楚的原因,留了一些伏笔没有说明。笔者会抽时间撰写仙剑伍正传的乐评,那是吴欣叡和曾志豪的配乐功力的重要转折点,是吴欣叡在轩辕剑陆之前的配乐水平的最高阶段,也是曾志豪新风格的苏醒期。

文章出处:http://www.midifan.com/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共有 16 条评论

添加评论
  • 2014-09-09 孫志貴
    回复 匿名:這個專欄已經關閉了,今後也沒有寫的必要了。
    其实写的挺好的,比我们那种带感情的评论能学到更多东西,期待继续写仙三音乐。那些说他是炮灰、喷子的,你们听仙剑音乐几年下去,即使不去学音乐相关知识,只要用心去听,那必然是要发现仙剑音乐的不少不足之处。
  • 2014-02-15 匿名
    其实写的挺好的,比我们那种带感情的评论能学到更多东西,期待继续写仙三音乐。那些说他是炮灰、喷子的,你们听仙剑音乐几年下去,即使不去学音乐相关知识,只要用心去听,那必然是要发现仙剑音乐的不少不足之处。
  • 2013-08-07 孫志貴

    回复:那你該聽聽曾志豪的「殤別離」了。駱集益的配樂在大多數橋段下的感情抒發都很到位,但這些橋段都是感情起伏不大的場合--就感情起伏比較強烈、純正的橋段來講,這是曾志豪最拿手的地方。這兩個人彼此做搭檔的話完全沒問題。
    为什么大部分玩家包括我个人都是最喜欢骆集益,不用找更多的理由,就一个:这4个人里骆集益揣摩一个正常人类细腻情感变化的能力是最强的——请注意我没有谈技术,说白了,这就是音乐人的天分和个性问题。有的人性子就是冷的,你还让他做需要细腻需要温情的东西,这怎么可能能做得好?另外我不认为仙剑的音乐在技术上有多大值得探讨之处,因为编曲没有多少新意和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它对我来说贡献最大的就是旋律好听,结合游戏有故事感,如此而已
  • 2013-08-07 匿名
    还有为什么现在不管大陆还是台湾的RPG都一个鸟样那么喜欢杯具?想找个喜剧都找不到,逼我重打幻想三国志4外传吗?
  • 2013-08-07 匿名
    为什么大部分玩家包括我个人都是最喜欢骆集益,不用找更多的理由,就一个:这4个人里骆集益揣摩一个正常人类细腻情感变化的能力是最强的——请注意我没有谈技术,说白了,这就是音乐人的天分和个性问题。有的人性子就是冷的,你还让他做需要细腻需要温情的东西,这怎么可能能做得好?另外我不认为仙剑的音乐在技术上有多大值得探讨之处,因为编曲没有多少新意和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它对我来说贡献最大的就是旋律好听,结合游戏有故事感,如此而已
  • 2013-07-10 孫志貴
    勘誤:金珑璁是曾志豪改編的(消息源自大宇資訊官方出版「仙籁情深」音樂集的說明書)。
  • 2013-06-01 匿名
    仙剑配乐还行,和游戏契合非常好,表达非常准确,算是比较成功的商业音乐,但远非精品,艺术或技术上基本没多大价值
  • 2013-05-30 匿名
    没看过电影的也能写影评。同理,不认识捣来咪的当然可以写乐评。
     

  • 2013-05-27 孫志貴
    回复:目測您很可能沒玩過仙劍五前傳。

    文章还没有仔细看,不过看到作曲老师的表格,一下就明白了为啥寿阳曲那么重的一股轩辕剑味道……

    志贵老师 我是微博解易凡

    也许是我病重垂死过的原因,一下子明白了生命的不易。所以不觉得仙四和古剑传递的内容是被动地接受,反而很多内容挺认同的囧

  • 2013-05-26 夸父

    文章还没有仔细看,不过看到作曲老师的表格,一下就明白了为啥寿阳曲那么重的一股轩辕剑味道……

    志贵老师 我是微博解易凡

    也许是我病重垂死过的原因,一下子明白了生命的不易。所以不觉得仙四和古剑传递的内容是被动地接受,反而很多内容挺认同的囧

  • 2013-05-26 匿名
    喷子又乱喷东西了,哎
  • 2013-05-26 匿名
    炮灰又乱写东西了,哎
  • 2013-05-21 孫志貴

    回复:同感,仙劍三、三外傳和仙四以及古劍有個共同特點就是很難讓玩家主動去思考一些東西…讓玩家被動接受的反而比較多。不過四位樂師在這三作當中的發揮及配合最穩定(音樂企劃都是張毅君)。
    这游戏倒贴我钱我也不玩 浪费生命
  • 2013-05-20 匿名
    这游戏倒贴我钱我也不玩 浪费生命
  • 2013-05-20 匿名

    炮灰又乱写东西了,哎

  • 2013-05-20 孫志貴
    之前我曾經在某些QQ群內提到過我正在寫的空之境界的樂評,不過那篇樂評根據檔期可能要延遲一段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