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Chris Sweetman 和“有趣的室内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小旭音乐 添加于 2017-02-02 · 暂无评论


Chris Sweetman有一个新的声音素材库,叫做“有趣的室内音”,他友善地接受了采访。

请您向那些不熟悉您的人快速介绍一下自己的职业好吗?

我很幸运在早期就接触了声音行业。我的父亲Brian Sweetman有50年丰富的电影声音经验,我儿时就经常被带到实地录音现场,在放映室里闲逛,所以我离开学校后很自然地就进入了声音行业。一开始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父亲有自己的声音事业,他在电影电视行业工作,我与他一同工作。我们主要从事胶卷和磁带库存工作(因为那时还没有发明数字音频工作站),比如16mm, 35mm, 1/4″和光学胶卷。我热爱这份工作有触感的一面,我围绕在接片机、声画剪辑机和steenbeck等剪辑机周围。我们大部分的工作都是录制声音、胶片传送和配音。这个时候我才真正开始对制作声音感兴趣。我开始在一些很棒的项目中与许多厉害的同行合作。其中最棒的一个体验之一就是与上一代的声音大师一起工作,看他们如何做事,这对我日后的创造过程带来深刻影响。

大概过了8年,差不多1997年,我离开了电影行业。我感觉游戏技术发展进步的速度之快,一定需要游戏方面的声音设计师。这是一个如此新兴的行业,有着非常振奋人心的机会。在那个时候并没有很多职位提供给专门的声音设计师,所以我辗转许久,在1998年早期才获得第一份游戏方面的工作,在Gremlin Interactive公司。1999年我去了Acclaim,在那里遇到了一些对我未来影响重大的人(Ben Minto和Steve Root),之后我去了Argonaut, Criterion, Splash Damage, Sounds Sweet’man,现在我到了微软。

您到目前为止的职业亮点是什么?

在电影方面,我认为我最大的亮点是和Jim Shields合作了《黄金眼》和《圣徒》。Jim Shields和Derrick Leather、Bill Rowe一起,都是《异形》声音背后的人物。他们的努力赢得了电影电视学院奖。Jim对我从事声音创作和使用声音的方法有着深刻的影响。他对声音的直觉和掌控能力无人能及。我非常幸运能和他合作,虽然只是很短的时间。在游戏方面,首先应该要数和Criterion公司团队合作《Black》和《Burnout Paradise》的日子,这个团队做的《Black》非常棒,这也是我职业生涯中最享受的阶段之一。每个人都各抒己见,我们有着非常好的凝聚力,真的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最近我正在与一位才华超群的音频导演Zak Belica就Epic Games公司的《堡垒之夜(Fortnite)》游戏进行愉快合作。我们想出各种声音来填充这个疯狂的世界,我们从中获得了很多乐趣。

您从做线性的视频转为做游戏音频,您的工作方法和审美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如果有的话)?

说实话并没有太大变化。我在游戏行业中已经工作15年多了,这其中的变化肯定比电影中要大。除了学习新技能、在如何把声音分解为独立元素方面多加思考外,游戏和电影其实很相似。对于我们这个行业的飞速发展,我仍然觉得非常激动。这是一个持续演变的行业,我永远都不会厌倦!




您选择室内音作为您的第一次发布内容,是出于什么原因?

说实话这其实是一个无意识的决定,我一次又一次地把这些声音搜集到一起,发现它们恰好都属于室内环境音的类别。我给它们加了很多有趣的标签,以区别于其他室内环境音的素材库,我不希望别人认为它们只是嘈杂的嗡鸣声。对于选择录制此次发布的声音,您的思维过程是怎样的?

我有一个很庞大的声音库,收录我工作中常用的声音。这些都是我通常用作声音元素的内容,或者我想要做一些不同的声音时使用的。此次发布的是从这些声音中精选出来的一些最好的声音。对于我来说,这些声音的特色是我一直寻找的,我希望它们对其他人来说也能同样有用!

您能简要列举几样您使用的设备吗?

这些录音都是由我和父亲随身带着的便携录音设备即兴录制的。

现如今你会发现人们都在用Zoom、Edirol、Sony这样的品牌设备。但是以前使用的设备就没有那么便携,比如Technics SV260和Sony立体声电容器,我认为那是早期的ECM(这种想法持续了好一段时间!)。再之前,我都是带着一个Nagra 4S设备和几块备用电池、5卷1/4″磁带和一对Sennheisers话筒。我觉得我在那时候是很幸运的!

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使用模拟设备录音,那么您对数字录音的优缺点有哪些看法?

老实说,使用数字设备的优点太多了。有好几样声音我总是使用模拟设备录制(也使用数字设备)。像枪声、爆炸声的素材使用1/4″磁带录音产生的饱和度和模拟失真会更好,但是我肯定不想随身背着一套Nagra设备,带着一套话筒、几块备用电池(很笨重的那种,不是AA电池)和几包1/4″磁带。现如今我们有很多选择,比起前数字时代花更少的努力做更多的试验。比如,1/4″磁带录制的环境音跟数字录制的比起来糟糕透了,如果使用5.1声道录制那就显然不是同一个层次了。

我想说我真正怀念模拟设备录音时代的唯一一点就是工作的可触感,绑上35mm的mag机器,或者把1/4″磁带拼接在一起,这些都是我怀念的感觉。我现在还有一台Nagra设备,我时不时会用一下,来怀念旧时光!这很好地提醒了我,那时候的事情做起来并不容易……



您现在通常使用什么录音设备?

我通常使用DAP1设备,加上一批不同的话筒,品牌从Sennheisers到Schoeps都有。我车里也会放一台Zoom。我并不是喜欢疯狂使用各种设备,对我来说一切都是为了收集有趣的声音。

您会给那些想要提高他们领域录音技术的人什么样的建议?

不要害怕试验,带着设备随时准备录音。素材库中的所有录音都不是计划好的,都是在空余时间随手录的。只要声音听起来有趣,我们就可以录下来!熟能生巧——我总是问其他录音师技巧方面的问题,尤其是那些在我想录制的声音上有经验的人。比如,如果我想要录制枪声,我首先想要对话的就是Charles Maynes和Ben Minto。我很奇怪的一点是,我录音时不会戴耳机,这是跟我父亲学的。我总是选定了对象就录音,激动的时刻在于每次回到屋里听自己录到了什么!









可下载Midifan for iOS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iPad或iPhone上下载并阅读。




文章出处:http://magazine.midifan.com/detail.php?month=2017-01#21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