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访谈:Keith McMillen,技术、合成以及多维音乐控制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兔子 添加于 2016-12-02 · 暂无评论

Keith·McMillen有着超过35年的乐器,MIDI控制器和音频接口的设计经验,对音乐制作人喜爱使用的工具有着深远的影响。他将会和我们谈谈KMI,高科技以及未来!

AskAudio:你能否告诉我们一些关于你的经历,以及你是如何踏入音乐技术领域的?

Keith·McMillen: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已经对乐器以及那些能发出声音的东西非常着迷。大概在我15岁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有着严重的近视(尽管并没有医生的确诊)。这也许让我能认知的世界非常有限,但这应该是让我对声音变得非常敏感的原因之一。我出生在充满音乐的家庭,因此可以很早地开始学习吉他以及折腾制作吉他放大器(安全范围内)!在大学里,我的专业是声学,这为我在声音物理学上打下了非常坚实的基础,当然学习范围还包括工程学和操作技能。之后我从伊利诺斯州搬到了加州,创办了一个名为Zeta Music的公司。在20世纪70年代末,我们设计,制造和销售的电小提琴几乎成为了业界标准,直到现在仍然在生产。

“我还设计了世界上第一台可编程的Mixer,AKAI MPX820”

那真是令人愉快的工作,但我也很希望制作出吉他能够控制的合成器,所以在1979年初开始了这一研究。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但我认为这是可以做到。Zeta后来被Gibson吉他收购。在Zeta期间,我还设计了世界上第一台可编程的Mixer,AKAI MPX820,我把它授权给他们。我认为电脑未来的发展空间是非常充足的,我认为音乐家们将来能通过某种网络在舞台上连接到一起,演奏家们能够一起演奏,乐器能相互影响,这份热情我至今能够感受到。


配图: Keith McMillen的第一届NAMM show.

Ask: 在Gibson你担任了什么角色?

KM:我担任副总裁兼首席研究员约五年,与Harmon一起做了不少研究,与此同时我还在继续我的“音乐人网络”的研究。我在2000年开办了另一个音响公司,之后又把它卖了,这给了我大概3年的时间自由地玩音乐。我组建了一个三重奏乐队,我们带着很多设备到处巡演,给人们展示联网的音乐人能创造出怎么样的声音。音乐会播放到某个点上停止,直到小提琴手演奏某个乐句之后才会继续,而且贝斯的音色会影响我的吉他音色。你将听到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你会听到从乐器里发出完全不一样的声音。

Ask: 在设备和技术上,这是如何实现的?

KM:我可以从每个乐器中输出准确的MIDI信号:吉他,小提琴或者大贝斯(所有的乐器都是我制作的),他们的复音音频信号被输送到电脑和一些外置处理设备上。计算机有许多我预先写好的程序,它可以播放我们演奏的音乐,并且在特定的条件下触发不同的声音处理。音乐可以影响演奏者,演奏者也可以影响音乐,这给演出带来了一个全新的层次。

这个合成器从一款新产品变成了一款有价值的音乐工具,这意味着以后演出的时候你不需要再带上一大堆的设备——比如沉重的钢琴。我的一个工作分支是创建我称之为一体化的新系统,我有一个非营利的组织,致力于保持音乐的可延续性:您只需要下载一些软件,并把预设记录在里面。因此,即便用在原始作曲上的技术已经过时,作曲者所使用的工具以及手法仍然可以保持活力。就像你可以打开一个20年前的Word文档,我们可以建立一个计算机平台用于存放预制,这样即便在未来,也能提供给艺术家们去探索。


The K-Mix, KMI推出的最新的控制器和音频接口

Ask: 请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现在的公司KMI

KM:KMI是我在2007年是创立的,这家公司制造小型的乐器,并致力于改善原声乐器、电子音乐和合成控制器之间的关系。我只是不停地制作我想要的东西!在海湾地区有许多的人同时拥有技术和演奏技巧,所以我雇了一群非常厉害的家伙,人数还在不停的增加。现在我们有30人左右,我们一直在不断创造乐器——我们觉得有必要和有趣的设备,其中最有趣的莫过于K-MIX。

Ask: 这看起来很有趣——它的多功能性以及可以脱离电脑运行的特性。

KM:如果你要做出东西,你不仅需要把它“做好”,而且需要考虑它对于使用者的适应性。在我巡演的时候,我发现最赚钱的是航空公司和理疗师!因为音乐人并没有那么多的钱付额外的行李托运费用,所有的东西都必须装进手提行李里。它可以快速地组装好,让音乐人更专注在表演和听众的反应上,演出结束后也只需要15分钟就能收拾好东西,而不需要一个半小时。特别是在吉他的世界里,这似乎是不可能的。吉他手喜欢带着一大堆的单块效果器,但是你用这些东西组合出来的音色是非常有限的。我很久都没有听见过用这些东西创作出的新东西了。所以我希望弦乐器能够发出更加现代的声音,而不限于他们本身的声音。


Keith正在体验VR套件。

合成器的控制从键盘开始发展是有原因的,如果你是一位弦乐器演奏者,你不得不考虑到这些东西:敲击,弓弦噪音等等,所有的这些都需要被考虑在控制方式上。

Ask:在MIDI作为标准协议的时候,你在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遇到了什么瓶颈?我了解过你的一些关于OSC的研究,作为MIDI替代方案,你是在寻找一些MIDI无法解决的东西吗?

KM:在80年代早期也许是MIDI2.0到来的好时期,但是由于某些原因,事情超出了我可以控制的范围,相关的知识产权与我的研究发生了一点争议,这也就让我错过了这段时间。 

OSC是伟大的,但是它实际上并不能达到我的目的——有能够表达声学方面的控制信息:亮度,粗糙度,噪声VS谐波成分,小提琴家的弓弦弹跳——但这些东西很难转化成信号。MIDI还是能够通过数字连接轻松地完成很多东西,尽管它并不完美。我认为它还有很长的路可以走,但我希望我们能有更多的自由度,以便音乐家能够更加自由,比如不需要为吉他设置对应的弯音范围。

Ask: 吸引我去看K-Board Pro的演示的原因是用户与乐器的互动有一点点像在演奏Hammond organ。并不是雷同,但是在演奏的时候似乎也使用了多重控制。

KM:你的比喻是完美的:想象一下风琴的拉杆就是琴键本身。人们了解这些动作,但他们一直没有得到很好地集成,而音效设计师们也还没有办法完全重现他们,尽管这正在改善。我希望会有越来越多的乐器支持这些技术。我们的设备提供的处理能力是惊人的,但控制器的实际能力还没有被完全发掘。从历史上看,技术始终先于新的音乐。


Jordan Rudess & Keith McMillen 与 K-Board Pro 4

Ask: 你已经参与过非常多有趣的技术开发,并且现在还在继续。你觉得音乐技术的下一次重大更新会是什么?你能对更广阔的音乐技术作一次预测吗?

KM:我并没有完全放弃希望,但是现在在市场上我并没有看到太多我想要的创新。这是一个鸡和蛋的问题:音乐家们现在拘泥于他们所听见的东西而不是他们想要创造的东西,音乐的产业化势必会减少人们对于新事物的追求。因此,满足这种需求并没有什么难度。但我不认为这会一直持续下去。快捷也许是这个时期的主题。但我希望音乐家们能够更接受创新与更加强大的设备。我认为我们拥有乐器所需要的一切,但是如何让它更理解人们的行为,并正确地发送到软件里,则是我们下一步需要考虑的。对于合成器来说,标准化还可以被更深入地被挖掘,而且这也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多维控制器的成本已经下降了,这是我们乐于看到的,尽管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我们已经被它的便捷性所折服了。技术将会改变我们对于音乐的品味!它会改变,这只是时间的问题。

Web: https://www.keithmcmillen.com

Read our review of the K-Mix: https://ask.audio/articles/review-keith-mcmillen-kmix-audio-interface-digital-mixer-control-surface



可下载Midifan for iOS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iPad或iPhone上下载并阅读。

文章出处:http://www.midifan.com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