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对音乐圈的影响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MusikM 添加于 2016-11-16 · 暂无评论


作者:Peter Kirn

编译:MusikM

与其他行业一样,英国通过脱离欧盟的投票后,对音乐界的震撼程度也是不小,我和我的一些朋友想对此一起讨论讨论,他们通过一个关于音乐和文化的优秀德语在线杂志 Das Filter,邀请我们一起聊了聊这件事儿。

我觉得对于英国的政治上的事情,不太方便从我的嘴里说出来。其实坦白讲,从任何一方面我都没有资格去这样做,可能我能做的只是站在美国这边的角度聊一聊。所以英国的朋友们请先接受我的道歉,我非常期待听到你们的意见。

我们有资格讨论的是这两件事儿:第一,情绪(这是一个比较明智的方式来开始这个讨论话题);第二,关于移民,流动性劳工和音乐的具体问题。

我不想在这个问题是提出主导权,我能想到有一些 CDM 读者们投了支持票。对于欧盟及其运作方式的不信任包括一些批评之类的言论,我觉得确实应该提出。但我还是要提醒一下大家,英国退欧基本上很难讨论出什么结果,因为投的支持票有一些都是不清不楚的,投离开票的支持者们大多已经分散或已经发送了一些跟投票意愿相反的信息。但是在音乐界对我们最重要的问题是欧洲内部的劳工运动,他们的前景非常的不明朗,可能英国会随时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来开始脱欧程序。

但是其中的一些问题与 CDM 至关重要,也是我们正要在这里讨论的话题,整个电子音乐界与欧洲及其组织已经紧密地交织在一起了。它甚至与 CDM 本身直接相关—我个人是一位德国移民(商务)并且住在欧盟,选在柏林的意义是欧洲一体化的很多有意义的要素在这里被结合起来了,我们也在欧洲市场销售硬件产品(MeeBlip)。

如果你需要的话下面有整个音频,而且在这次讨论中出现了一些独特的主题。

我们有理由深切关注种族主义,对于种族的误解和恐惧。这是最重要的一点。无论对于英国在欧盟中的优点或是缺点,我们都有理由要去担心欧洲种族恐惧派的崛起,这不仅仅是右翼极端主义以让人吃惊的速度急速扩大,而且还有种族偏见的主流化,这也是音乐界应该亲自关注的问题。我没办法离开我的朋友和合作者,他们来自波兰,来自罗马尼亚,来自中东等等。每当听到种族偏见的故事或者看到一些在英国新闻和政治运动目标或者讽刺这些小团体的时候,是非常伤心的。最终这并不是一个『离开』就能解决的问题,甚至是整个欧洲的问题—面对恐惧和仇恨,要理解它的起源在哪里并且学习如何去对抗它,是我们所有人的一个任务。

移民,自由人和流动性劳工对音乐和音乐技术是必不可少的。使欧洲成为一个充满活力的地方,一大部分的原因是拥有欧洲护照的人能够在欧盟的任何地方生活和工作。目前还不清楚脱欧后是否还会在这方面花费一些精力和成本去维持,但是同时它确实产生了一些不确定性—很多脱欧的支持者特别指名道姓地批评了来自欧盟其他成员国的移动性劳工,现在让这些本来欧盟公民拥有的权利又一次回到了谈判桌上。

在音乐媒体上有很多讨论是关于 DJ 们的旅行的事儿等等,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在音乐技术方面是有特定的价值的。去年夏天我参加了一个由 SoundCloud 和 Native Instruments 的首席执行官组成的小组,他们大大称赞了在柏林招聘的员工的丰富能力。NI 曾经有一个对这个问题投反对票的官方声明,除此之外我还在私下看到了各个人的证词。我也和 UK 的制造商讨论过这个问题。

来自整个欧洲的人才库是柏林存在原因的一部分,甚至对于那些没有欧洲护照的人来说,它让我们在欧洲的生活和工作更加有吸引力。如果你想说技术方面,我相信组成多样化的团队非常重要,跟上一个观点一样。我们都知道,文化的多样性和移民是对经济的投资。我们不是在讨论某些一时头脑发热产生的新自由主义金融梦想,我们是在讨论建立实际的工作岗位和做一些真正的事情。

欧洲一体化对小型企业,包括乐器制造商,都具有真正的好处。Propellerhead,Ableton,Focusrite / Novation,Steinberg 等等这些品牌是欧洲的榜样。它也是一个可以建立新的,小型的制造商,并且依靠欧洲供应链的地方。比如关注在单一的货币上,虽然我基本上不知道宏观经济学或者货币是如何真正地操作的。但是我可以说,这对于小型硬件制造商来说是有意义的,他们可以雇佣欧洲各个地方的人而不用担心签证,运送一些必需品而不用担心征收进口关税,并且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于完整的法规。(我说在某种程度上,因为我认为我们更多的很多人是希望欧洲一体化的,包括 SoundCloud 的 Eric Wahlforss 在内的企业家最近主张定制更多标准的商业法规—这也让 CDM 更容易在这里合并和运营。)

这也有助于欧洲推进回收利用的计划,从电子元件里去除毒素,这些是很复杂的监管问题,但这可以让我们抱有一些希望,希望我们做的这些音乐硬件对地球只产生轻微的影响。

英国脱欧后可以制定关于版权和互联网的可通用条款。我们没有在讨论中聊到这个话题,真的,但是它是一个另一方面的大议题。整个欧洲在版权和互联网等问题上的合作也是抱有希望的。脱欧或是没有脱欧,英国单独以它自己的方式在这里发展是非常困难的。

一定要有来自德国的问候。我在柏林的一部分原因是,不管它属不属于欧盟,它对移民的政策(包括我使用的非欧洲护照)在我之前经历过的经验来看,是在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的。这里有一个社区越来越多样化,在音乐领域的德国当地人有很多的全球性合作,也加深了他们的国际影响力,这也包括那些柏林人(东柏林和西柏林都有)。这些问题最终还是一个国际化的问题。我要谢谢社区和政府提供了一个这么糟糕的环境来解决这些国际问题。当然,我知道有些人说像伦敦这样的城市,是一个泡沫,日益增长的反国际情绪已经渐渐让他们与国际脱节了。

我认为其实问题要比脱欧来的更广泛,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有效的方法来讨论国际之间的合作,国际法和移民等等问题,它们如何在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在音乐方面,我们已经有了一个有着国际化思想的人民的『国家』,这样的人随处可见。现在的问题就是,我们是否可以人人都可以这样想。

小组成员介绍

Melissa Taylor:销售网站 Tailored Communication 的创始人

Jay Ahern:Irrupt Audio 创始人

Mathew Dryhurst:他做的事情太多了没法儿写下,简单可以说是一位从艺术家到思考着的角色吧。但是有一个话题我没有跟他谈到,是关于『他的 Saga 平台和权力分散』。Mat 对于在线社区和将来会怎样发展有很多话要说,所以我们之后肯定会要再次邀请他回来跟 CDM 来讨论这些话题。



可下载Midifan for iOS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iPad或iPhone上下载并阅读。

文章出处:http://www.midifan.com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