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ifan 月刊》2018 年 4 月号上线,113 页技术内容在线阅读

我们不一样——ADAM S2V 监听音箱试听与简评

召集:iCON ikeyboard S 系列键盘试用活动征集开始

优雅又多功能的模块箱——Arturia RackBrute 6U eurorack 电源箱体验评测

Steinberg Nuendo 8 评测


Eddie Kramer 给 Hendrix 的『最终遗产』混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官方新闻稿 发布于 2018-04-17

传奇制作人、音频工程师Eddie Kramer录制过摇滚界最伟大的经典之作,比如Led Zeppelin、The Beatles。Waves就和Eddie一起聊了聊最新重制的Jimi Hendrix录音室专辑《Both Sides of the Sky》的方方面面。

 

“录音室是Jimi真正的家,是所有音乐和魔法发生的地方“,Eddie Kramer说。他经手过Hendrix在60年代的原创经典作品,并监制传奇的续作,就包括最新的一张《Both Sides of the Sky》。

2018年3月9日发行的《Both Sides of the Sky》是Jimi Hendrix未发行的录音室录音作品的最终集合。值此机会,Eddie向我们讲述了如何在与Jimi合作时推进音乐的声音界限,以及参与这张令人惊叹的录音室专辑的重制过程。

Eddie,重新开启这些原始录音的感觉如何?

这是一次难以置信的体验——不是故意说的双关语啊(注:Jimi的乐队名字即The Jimi Hendrix Experience)。这个项目我们做了很长一段时间——差不多有一年。这是这一系列的第三张专辑,前两部是《Valleys of Neptune and People》和《Hell and Angels》。制作这两张唱片的过程中,整理素材时我们一直在想,“再做的下一张专辑会很酷。”

所以,这个唱片中都是Jimi在录音棚里试验、排练和录音时的演奏。当我将所有磁带转换成数字素材回过头再听,发现这些演奏简直令人惊叹,活灵活现。这些素材都是40多年前完成的录音,听到Jimi的声音从喇叭里传出,听到我在对讲机里的声音,真是太神奇了,神奇得有点吓人。

在Jimi创作生涯的每张专辑中,你都担任了首席工程师。在他的作品中发生过音乐转变——形成一种更加放克,更加情感充沛的声音。讲讲这个过程?

《Electric Ladyland》中包含了这种放克的元素。你可以在《House Burning Down》或《Still Raining,Still Dreaming》这样的歌曲中听到——那还是在1968年。很明显,那是Jimi前进的方向——放克、R&B、蓝调、以及流行的东西。

到了1969年,《Both Sides of the Sky》里的大多数录音都已经完成了,这一时期Jimi在进行调整和大量实验。他基本就生活在录音室里,并学会用它也作为一件乐器。不过那非常昂贵。事实上,我们之所以建立Electric Lady录音棚,就是因为我当时说:“你们疯了!我们为什么不为Jimi建个世界上最好的录音棚,你们知道他每年要花大约30万美元在那儿——1969年,30万美元!磁带还得不停地运转录音!”感谢上帝我们做到了,因为它收获了一大批美妙素材。

 

差不多50年前的Jimi和Eddie(左后)

你是如何处理《Both Sides of the Sky》数字化重制的?

我的技术和工作方式来源于让Hendrix的声音变得更大更好的渴望,我对恢复过程的细节给予了很多关注。所以,我的理念是,充分利用模拟和数字世界的精华。我有一半工作是通过In-the-box方式完成的,另外50%用到了我的外挂设备和控制台。

这些演奏都是在录音室里现场完成的。所以你可以想象,所有的人声轨里都有一堆鼓声和一个100瓦Marshall音箱!分离得不可能太好。我必须像是在考古挖掘一样,用小刷子拨开泥土,找出小宝石。使用插件让生活变得轻松很多,因为我可以精确定位出某些东西,并在软件中做我以前不能做的事情。我可以对素材进行真正意义上的微调,并像外科医生一样——仔细挑选人声音轨,找出所有的细微差别。

我首先通过Burl AD/DA转换器将原始的4轨、8轨和16轨磁带格式转换到Pro Tools,所以我的源素材与原始磁带的一样好。然后,我用带有电动推子的复古API台子上混音,并在软件里做一些自动化。我有很多自己喜欢的EQ和压缩器。我经常使用我自己的Kramer HLS Channel,因为你知道它基于我最初在伦敦Olympic录音棚录制所有Jimi作品时用过的Helios EQ。那上面有我用的很多特定频率——这非常有用。2.8kHz的提升能带给吉他光彩,让Jimi声音的这个特定区域凸显出来(对于大多数吉他手的声音也是一样)。

 

我也使用了PIE Compressor插件——无PIE不成活。我在Olympic棚用过原始硬件,在早期的几张专辑我们几乎没用过别的。因此,PIE无处不在:主唱、吉他、钢琴上都用。现在的插件也一样,用在鼓和钢琴上特别有侵略感。我是说,你真的可以让声音跳动。

 

关于《Both Sides of the Sky》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就是几乎每一首里都有Abbey Road Reverb Plates,但是有一个小技巧。如果你把Kramer Master Tape插件放在Abbey Road Reverb Plates插件之前,并将它设置成预延迟用,那听起来绝对令人惊叹。我们在这张专辑中这招用的很多,每首歌每个混音,无论是Jimi的声音还是吉他,或者两者兼有。真的很有效。而且如今我在自己工作室里做现代作品的混音时也常常用这个办法。


点击试听音乐:Hear My Train a Comin - Jimi Hendrix - Both Sides of the Sky

这个版本的《Hear My Train A Comin’》火力十足。这张专辑里,我们听到的还是Jimi Hendrix Experience乐队Noel Redding和Mitch Mitchell的演奏。那是怎么回事?(注:1970年初录制《Band of Gypsys》时乐手都换人了。)

是啊!这是这张专辑中最棒的曲目之一。它玩的三角洲布鲁斯,并且将远远超出蓝调前人的想象范畴。可以说是把布鲁斯带向了另一个星球。

所以是的,我们听到的是1969年录音版本,但仍然是Experience乐队的录音。这也是他们聚在棚里的最后一次表演。顺便说一下,在原始的磁带上它的名字是《Get My Arse Back Together》。标题是这个。我认为歌名这么冲的原因之一就是Noel Redding事先已经知道他要被离队了。他听到了些风声,所以很不爽,点火就着那种。但是他的怒气也变成了激烈的能量,确实推动到了Jimi的演奏。

点击试听音乐:Mannish Boy - Jimi Hendrix - Both Sides of the Sky

在《Mannish Boy》里Jimi再次将三角洲布鲁斯的边界推向外太空。Univibe的使用,他的人声和吉他的呼应,令人难以置信。你是如何想办法打磨这段人声录音的?

那版太棒了,不是吗?在做《Both Sides of the Sky》时,如何以波形看待人声音轨,这真的是一个问题,比如你会发现,“噢,在这儿吉他声溜进入到他的人声话筒了。”我用好几种EQ、滤波和压缩做了很多内部处理,尽量过滤掉那些特别惹人厌的东西,以免影响人声质量。最后结果我觉得挺好。对于现场人声录音,我认为这听起来很真切了。

你知道,我仍然可以想象出Jimi正站在棚里演奏那首歌,弹着吉他,嘴里唱着假声。他不仅是同时演奏主音和节奏吉他,还指挥着乐队,点点头眨眨眼,示意歌曲进行到哪,接下来该做什么,并用华丽的吉他演奏带给乐手更多灵感,然后再加点儿幽默感。你知道这太不可思议了,真的是神级的表演。

作者:David Ampong,Waves

 

Eddie Kramer的Waves艺术家签名系列套装,包含人声、吉他、贝斯、鼓和延时效果5种通道插件


文章出处s https://www.waves.com/

转载新闻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