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聆听新体验——BLUE Satellite 蓝牙降噪耳机评测

Primacoustic 建筑声学吸声板及设备进入中国

Native Instruments 理想主义的节奏工作站:Maschine MK3 上手评测

Waves 限制器在母带中的运用

全场视频:爱新聚福 Steinberg Nuendo 8 交流会

Tom Lord-Alge 是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官方新闻稿 发布于 2017-08-27    2 评论

CLA我们都熟,那TLA又是谁?Tom Lord-Alge,Chris Lord-Alge的亲弟弟。


The Rolling Stones、Blink 182、Sum 41、Korn、Dave Matthews Band、Live和Weezer......所有这些摇滚大咖的作品上都有TLA的混音烙印。而他更凭借给Steve Winwood和Santana的制作/混音三获格莱美奖。在佛罗里达南滩的SPANK录音棚里,Tom向Waves介绍了他的混音经验和理念,也让我们有机会了解这位混音传奇人物的日常工作。

你的职业生涯从何开始?别告诉我们说你以前真的是个灯光师?!

嗯哼,16岁时我确实给一支新泽西当地乐队打过灯光。因为一直跟我俩哥哥Jeff(注:对,还有JLA!)和Chris一起混,我对音频设备也有了一定的知识储备。于是有一次做现场灯光工作时,正好赶上场地的音响师生病了,演出乐队就问我是否能代劳调音。没问题啊,我觉得那次调得不错,因为当晚我就升职为驻场音响师了。

与此同时,我哥哥Chris一直也在撺掇我去和他一起工作,到纽约的Unique Recording Studio(注:传奇神棚,已关张......)做录音棚工程师,我就接受了这个机会。最开始我帮着Chris做叠录,到后来就开始自己接项目了。

80年代你给Steve Winwood做的那些超级专辑《Back In The High Life》、《Roll With It》确实非常成功。你觉得是什么让它们与众不同呢?

我想我给他那种相对温和的音乐风格增添了几分锋芒。我听了很多Bob Clearmountain的混音作品,非常喜欢他做的鼓声,直率又凶猛。另外,Mike Shipley给Def Leppard乐队《Pyromania》做的混音,算是我处理整体均衡曲线和鼓电平时的参照标杆。我尽可能地让鼓声充满侵略性,这也带动了其他所有乐器更显出咄咄逼人之感。

你在90年代更多地给另类摇滚混音,比如Live的《Throwing Copper》和Weezer乐队。有什么原因吗?

我当时给Talking Head乐队前键盘手Jerry Harrison混了不少东西。Jerry问我是不是有兴趣给他担任制作人的一支叫作Crash Test Dummies的乐队混音,后来又问我想不想试试给Live混《Throwing Copper》。
于是我就跳上我的1966款“野马”,一路从泽西开到威斯康星州日内瓦湖畔的一处《花花公子》的老宅。我给Live混的第一首歌是《Selling the Drama》,他们都很喜欢。

那座湖边录音棚有一个超级超级大的同期录音室。我在那间屋子里放了很多话筒,你在Crash Test Dummies的《God Shuffled His Feet》和Live的《Throwing Copper》里都能听出我在那儿的空间利用。

 



你当时料到Crash Test Dummies《Mmm Mmm Mmm Mmm》那首歌会火吗?

我真没去想这事。我只是想把每一个项目都作为自己的职业生涯作品好好完成。

 点击试听

你混乡村音乐不是很出名,不过Faith Hill的《Deep Tracks》却出自你手。你在混这张的时候是不是用了不同于高能摇滚专辑的手法?

基本上我还是拿它当摇滚专辑混的,只不过用了“纳什维尔”式的人声电平设置——差不多比我做的摇滚歌曲里的人声要大1-2db。

你的混音里有一点值得注意:比如Faith Hill的《Cry》或Dave Matthews Band的歌里,你是以人声演唱或吉他作为工作起点吗?又或者Coldplay的歌里只有人声和钢琴时,你让一种乐器完全独自支撑起整体?

让每一件独立的乐器尽可能地声音最大化,是我一直以来努力的目标。这赋予了我创作上的自由度,把我认为的歌曲中的重要部分都彰显出来。当然,有时候为了让所有东西能混合在一起,我还需要做一点点让步。

如果拿你今天的混音和早年作品做比较,你觉得最大的不同点是什么?

在最近15年里,我一直在有意地专注于软件化混音。这在预算上差别巨大,而且我觉得我的最大兴趣所在就是,混音时不用大型控制台。我自己的棚里有SSL台子,但我主要还是用插件混音,仅拿控制台作为总线或母带之用。所有进台子的乐器都像是录在老式多轨磁带上那样,不过前期处理则都是利用插件完成。

你最近的一些作品,比如The Beaches或New Found Glory,混音都有“音墙”的质感。但是虽然音色已经特别失真了,但不同的吉他部分却都能听得清楚。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招数?

我力图让所有不同部分都能听得见。有时我会用EQ给它们在混音里找出自己的位置。比如吉他,我爱用Eddie Kramer Guitar Channel插件,它的EQ和压缩刚刚好,如果想来点混响或延迟,它也能行。还有时候我会用CLA-76来添点火花。


此外,我特别喜欢挑出一段节奏吉他,用Manny Marroquin Distortion插件给它加失真,一般都放在声场的中间,非常狂野。我在副歌里也会用这招。用Manny的签名插件时,我会把Attack调慢一些,这样声音一出来就特别有炸裂效果,位置刚好合适。

 点击试听


你近来还混了不少日本摇滚乐队,比如One OK Rock、Hello Sleepwalkers和The Radwimps。歌词语言不一样,这对你的混音会有什么影响么?

日本确实出了一些NB乐队。语言对我从来不是问题,因为音乐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只是当我想加一些人声重复段时,语言问题才会出现......所以有时候我会问他们,以确保我用作效果来截取的反复唱段截对了地方。

通过和这些日本乐队共事,我了解到,他们中很多人都是听着我以前做过的唱片成长起来的,比如Blink 182、Sum 41。因此他们都很信任我,能让我发挥。

说到Sum 41,你给他们做的很多混音里,鼓几乎都快成了主要乐器——不仅仅是给个节奏,而是在贝斯和吉他之上。你是怎么做的呢?

对于鼓,我一般会用SSL E-Channel,算是我长久以来的第一插件。然后,我会给嗵鼓另加一些压缩,根据素材声音而定,选用CLA-76或着Waves的dbx 160。

 

点击试听

你还用哪些插件工具?怎么用?

有了SSL E-Channel就算是通杀了。要是再想加点攻击性,我还会用到SSL G-Channel。我没有机会用过物理板式混响,不过Abbey Road Reverb Plates这个插件算是一个补偿。我还很喜欢Abbey Road的Reel ADT,当然还有J37 Tape——老式饱和和延时效果!

 

你怎么判断一首作品的混音算是完工了?

就是个感觉......混音时会有一个节点,我一改变某个地方,一切就浑然一体了。有时候我感觉混音就像是玩情绪化的过山车。每当我最后感觉已经把一首歌的能量全部榨取出来了,我就知道该是时候给乐队或艺人听听了。

如果你混音的艺人有所坚持,而你又坚信他的意见会破坏混音时,你会怎么做?

我会提醒自己,我是团队的一份子,我们都在努力做一张可能是最棒的唱片。有时候我会退一步,通过别人的耳朵去听。这令我成长为一名真正的混音师。说来也让人惊讶,你很快就又能认可艺人他们的想法了。

你欢迎接受什么样的客户建议,或者说你有没有什么底线?

你知道,这个行业就是围绕客户而生的,如果客户不高兴,不管你混音混得多好,他们都不会再找你了。所以我会鼓励客户们随便提建议,只为让歌听上去更好。我也会尽全力让他们对我的混音工作百分百满意。

 

如果你混音的歌不是你亲自录的音,有的音轨很差劲,比如吉他弹得很糟,或者鼓录得不理想,你会怎么办?你会去重录或者做些替换吗?

这种情况并不少见。通常我遇到那些糟糕素材时,都是有人在赶工,根本没注意到有问题。有些东西是可能修补的。大多数歌曲都有重复段落,移动这些重复的部分去修补瑕疵也很简单。

不过我的个人原则是,只使用给到我的东西,而不去替换或重录。如果我修不了,我会问艺人看他们能否重新录一遍问题部分。

最后,我们想问的是,你会用CLA签名系列插件吗?

我哥Chris还有签名款插件?!当然用过啦,我能没用过嘛!CLA Vocals也是我的首选插件之一,如果我不满意贝斯声音素材,我还会用到CLA Bass。

 



Waves官网现已支持支付宝及银联信用卡消费,方便快捷购买插件:
www.waves.com



文章出处s http://www.waves.com/

转载新闻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

共有 2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