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ves 小贴士:现场混音中的混响应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Logic Loc 添加于 2017-02-27 · 暂无评论

作者:Ken "Pooch" Van Druten

编译:Logic Loc

无论面对怎样的挑战,在任何场地,前场工程师Ken “Pooch” Van Druten(Linkin Park、Kid Rock、Kiss)都能利用混响创造出清晰明了、令人兴奋的现场混音。

大家好,我又回来了!哈哈,你知道的,生活总是很忙碌。我尝试坚持下去,但总被一些事情打乱。好吧,自从上次我们碰面,又发生了很多让人激动不已的事情。Waves发布了H-Reverb,一款投入了不少精力的新混响插件。我用了一段时间,深深地被其打动。

混响的使用很考验技巧。为你的混音制造出人工空间,不让乐器变得模糊或者遮住人声,这本身来说就是一门艺术。然而,在现场环境下,混响与你混音的空间也会发生作用,这将制造出新的问题,让声音变得混杂不清晰。记住,大部分的场馆和场地都不是为摇滚演出建造的。它们的建造方式(按照声学家的设计)会让声音变得更宏大。他们想让1万5千人在观看体育赛事时,发出震天的呼喊。但当我们将摇滚演出搬进这个环境时,一切就变得糟糕了。坦白地讲,大部分新的建筑都会考虑到这点,它们会设计一些可拆除的声学处理板,根据当天的活动决定是否使用,但即便这样,你也要与树脂玻璃、塑料板凳和混泥土地面作斗争。


前场混音工程师Ken "Pooch" Van Druten。

如果你选择不使用混响,那么混音的结果会很闷,没有激情。一旦混音没有了人工混响提供的深度,就会失去辨识度。为什么呢?因为人耳习惯听到人声(或鼓,或吉他)在空间中产生的空间反射。我们的世界本身就是具有回声效果的房间。没有混响的近距离拾音给人的感觉只有不自然。那么,我们要怎样在声学空间中利用混响,让高能量的混音听起来清晰不糟糕呢?这无疑是一门平衡的艺术。下面是一些我在现场混音中使用混响时会遵从的准则。

1.预延迟

预延迟是信号输入和第一声混响出现之间的延迟时间。预延迟是自然存在的,但我这里所说的并不是。我会使用较长的预延迟时间,以便区分信号和混响,让两者保持距离。通常,我会在每个混响上使用40到80毫秒的预延迟。我发现,在不够清晰的空间中,这有助于保持混响的深度,避免遮挡原始信号。

2.更短的混响时间(尺寸)

有时候,我们会发现自己已经在一个有很长混响的声学空间了(1,2,4秒,甚至更长)。再加入什么也无济于事。通过使用相对较短的混响时间,你可以制造出深度,不让混音变得浑浊。通常,我会使用1到2秒的混响时间。现在要记住 - 我们在这里使用了很长的预延迟时间。所以,在很长的预延迟和2秒的尾迹下,我们实际听完混响尾迹需要大约3秒的时间。对于快节奏的歌曲来说,这实在太久了。所以,对于快歌,我可能会在人工混响上使用800毫秒的“混响时间”。


Waves的混响插件。

3.混响类型的关系

使用什么混响类型取决于我施加的对象。在大部分的人工混响中,我喜欢大厅的声音。H-Reverb有一些很出色的大厅混响。有一件最困难的事情是制造商不得不处理的——在制造人工混响时,需要消除混响尾迹最末端的“断裂”。有很多技术原因(这里暂时不讲,怕大家觉得无聊)能解释这个问题,但我们所需要知道的,就是它很难修复。这也是在听人工混响时,我会最先注意到的问题。为什么呢?因为这是现实世界中不会发生的,自然混响不会在尾迹处中断,它会平滑地消散,直至融于噪声。断裂的问题让我很头痛。有些人工混响会做得比其他的好。很幸运,H-Reverb就是其中之一。它支持你塑造和定制混响的衰减。但有的混响类型会有明显的断裂,因为它们本身就是如此。我习惯避开板式混响,或者那些卷积混响对自然空间的建模。对我而言,它们的断裂听起来是更为奇怪的。最后,混响的类型取决于个人偏好,但你的选择是很关键的。千万要分清场合。

4.在乐器上使用多个混响来创造空间

架子鼓是由多个鼓合并到一起的完整乐器。当工程师采用近距离拾音,强化某些鼓时,常会让我抓狂。强化后的底鼓并不是我喜欢的。我更喜欢听起来像站在架子鼓之前的感觉。与乐队合作时,我首先会做的就是让鼓手演奏。然后,我会站在架子鼓前,专注观察他的敲击方式。军鼓是不是比其他的鼓更响?当他敲击通鼓时,是否有过分地强化,或是融于了整套鼓的混音?然后,我会尝试在前场混音时重现。

几年前,我跟Van Halen一起工作(尽管非常短暂),有一件事让我特别尊敬他。在排演的第一天,Eddie Van Halen专心地听我给他哥哥Alex的架子鼓进行混音。过了一会儿,他让我停一下,跟他一起走到台上。他让Alex开始演奏,让我们站在架子鼓前,他说:“你听到军鼓了吗?我们站在这里能听到它的共鸣吧?你没有在前场混音中表现出来。”他说的是对的。他的耳朵出奇得好,能立刻对我混音中的问题做出反应。

我是如何修复的呢?最初,我在整套鼓上用了一个混响,发送给了底鼓、军鼓和通鼓,制造出一个声学空间。但在我与Alex和Eddie到舞台上去了之后,我单独给军鼓加入了第二个混响,设置了40ms的预延迟和很短的(800毫秒)混响时间。我对混响做了EQ,将Eddie在架子鼓前听到的共鸣特征重现了出来。我这么做之后,他就说,“对了!你懂我的意思了。”

我对获得的结果很满意。之后,我思考了这么做的原因。在声学空间中,军鼓通常比其他的鼓更响亮。它对房间的刺激,跟其他的鼓不同。只是对军鼓做EQ处理,或者把军鼓多发送一些到鼓组的混响中,并不能获得同样的效果。所以,从那之后,我在所有的架子鼓上,都会使用不同类型的两个混响。

我希望今天分享的内容会对你有所启发。当你上手H-Reverb时,可以看看我在插件中存储的一些预置。不要忘记使用混响。它很重要,适时地使用,能让你的混音告别平凡,惊艳全场。



可下载 Midifan for iOS 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 iPad 或 iPhone 上下载并阅读。


文章出处:http://magazine.midifan.com/detail.php?month=2017-02#87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